TXT小说网

第364章 冰释前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良久。

    夏轻尘和仇仇、章怜星回来,映入眼帘的,已经是一片疮痍。

    草木、灵气全都被毁。

    仅剩焦土。

    只有仇仇的狗窝,乃是长生神木锻造而成,有避雷霆之效果。

    那里还保存相对完好!

    “不穿衣服的女人!”仇仇立刻发现。

    夏轻尘闪身过去,发现对方还活着,只是昏迷而已。

    “运气这么好?”夏轻尘暗自惊讶。

    那种雷暴之下都能活下来!

    “看看你到底是暗月的何方神圣。”夏轻尘在其怀中搜了搜,很轻易搜出一枚金色叶片。

    仇仇一看,瞪大了狗眼。

    “这不是咱们星云宗圣地的身份令牌吗?”

    夏轻尘亦有些意外,只见背面有“白莲圣女”四字,余下一行则是“无阁弟子”,“渊副盟主”。

    白莲圣女?

    此女他听闻过,乃是一位近乎传说的神秘女弟子。

    武道天赋一流,十八岁就达到小星位八重。

    姿容倾城,与月明珠共称圣地双仙。

    秉性嫉恶如仇,时常游历于天月岭,深入龙潭虎穴,诛灭罪徒。

    说是奇女子都不为过。

    “尘爷,搞错了吧?她是我们圣地的人?”仇仇一脸发懵。

    夏轻尘将令牌放回去,正色道:“或许真是误会。”

    他立刻施救,令对方清醒。

    白莲圣女徐徐睁开眼,目视眼前近在咫尺的夏轻尘,立刻一掌拍来。

    只是她遭遇过雷击,伤势不浅。

    一掌未出,浑身刺痛的重新跌落回地面。

    “仇仇,拿我的星兑换一些材料回来。”夏轻尘丢给后者一点星。

    仇仇心虚的叼起星就跑。

    夏轻尘坐在白莲圣女身旁,抓起她的手掌。

    后者试图反抗,奈何浑身无力,只能任由夏轻尘施为:“你要做什么?”

    夏轻尘以自己的星力,从其掌心灌入,洗涤对方体内残余雷霆。

    如此,白莲圣女浑身刺痛感才减弱大半。

    “抱歉,一直将你误认为是暗月之人。”夏轻尘面含歉意。

    初次见面的偷袭,到此刻的雷击,皆因他误会而起。

    白莲圣女好受一点,靠在狗窝坐起来。

    其目光依旧平静,不曾有过委屈、恼火,或者别的情绪。

    “我知道,所以没怪你。”白莲圣女道。

    她自袖中取出一面红苦的剑形铜牌,道:“是你杀的吧?”

    原来,发现此令牌,她便对夏轻尘身份存疑。

    回到圣地后一番查询,才知道红苦死于本宗弟子,夏轻尘之手。

    夏轻尘收回剑形铜牌,点首道:“是的。”

    白莲圣女螓首微点:“红苦杀人如麻,手段残忍,你能杀死他,是为名除害,做得非常好!”

    她非但没有埋怨夏轻尘偷袭和雷击重伤。

    反而赞许夏轻尘除灭红苦之功。

    夏轻尘怔然。

    他在此女身上,感受到一股正气。

    非常纯粹的正气!

    一丝敬佩油然而生。

    天地间,不为名,不为利,只为惩奸除恶,匡扶正义的人,实在太少。

    强如夏轻尘,亦心生敬意。

    “师妹找我,是有事吗?”他比白莲圣女的年龄大几个月。

    白莲圣女目光微微移开,道:“肚兜能还给我吗?”

    她来,就是找夏轻尘要回肚兜的。

    并无别的意思。

    夏轻尘适才想起,面带一丝尴尬,将其还回去:“抱歉。”

    拿回肚兜,白莲圣女艰难站起身,道:“那我告辞了。”

    “怜星,送她回去,我调制好药膏,再过去。”夏轻尘道:“师妹的伤势并不轻,而我恰巧懂得一点医术,可以为你尽快治疗。”

    白莲圣女沉吟一会,并未拒绝:“有劳师兄。”

    她离去不久,仇仇就叼着材料回来。

    夏轻尘当即熬制。

    直到黄昏时分,才终于成功。

    “收拾好狗窝,重新找个地方吧。”夏轻尘望了眼化为焦土的灵岛,心中无奈。

    真不知该如何向颜老交代。

    仇仇不舍的望了眼,已经无法再住人的灵岛,背着长生神木下灵岛。

    刚下来。

    发现灵岛正下方,有一个少女正忐忑不安的等待。

    她看到夏轻尘,立刻走上前,僵硬微笑着:“奉老祖之命,前来侍奉夏公子左右!”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公良芸。

    “是你?”夏轻尘微微皱眉。

    公良芸委身一跪:“恳请夏宗师原谅,我无知冒犯你,现在愿意侍奉夏公子赎罪。”

    老祖严词告诉她。

    必须取得夏轻尘原谅,否则不要再回来。

    夏轻尘盯了她一眼,心知,这就是公良羽化所说的交代。

    让当代最优秀的后裔,给人当婢女。

    这份诚意和魄力倒是真不少。

    须知,此事传出去,公良古氏的千古荣耀,会因此大跌的。

    他面色缓和一些,淡漠道:“我不轻易收婢女!”

    言毕即前去给白莲圣女疗伤。

    公良芸留在原地,面现苦恼之色。

    结仇容易,化解难。

    想换取夏轻尘原谅,不下功夫是不行的。

    嗖嗖嗖——

    正思索呢,好几道人影飞快掠过来。

    均是闻听灵岛遭遇雷击,闲来无事看热闹的人。

    “啊!芸妹妹!”其中一人惊呼出声。

    公良芸抬眸一看,兴致不高:“是陆钟啊。”

    反观陆钟,格外震惊和兴奋:“芸妹妹,你怎么在我们圣地?”

    她虽然来了一段时间,但十分低调,知情者极少。

    “处理一些事。”公良芸心不在焉回答。

    陆钟格外殷切,道:“芸妹妹,你有心事?我能帮上忙吗?”

    你?

    公良芸心中不以为然,她和陆钟撇清关系都来不及呢。

    怎还会求他帮忙?

    她可是知道,夏轻尘与陆钟不和的。

    “我是为夏轻尘来的。”公良芸点名来意,希望陆钟主动离她远点。

    陆钟听来,却是误以为公良芸专程对付夏轻尘。

    不由露出狂喜之色:“芸妹妹,你终于要对姓夏的报仇了?”

    他一直都在等待这一天。

    以公良芸的性格,静远禅寺吃过那么大的亏,没道理不报复。

    “这姓夏的,现在是人神共愤了!”陆钟道。

    公良芸眉毛动了动:“怎么说?”

    陆钟哂笑道:“那姓夏的,不自量力,想要建立一个顶级联盟,我们渊主已经发话,绝对不会让他建立起来的。”

    “以渊主的能量,他连联盟驻点都别想建立。”

    公良芸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