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42章 神秘洞穴(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沙沙——

    忽然,仇仇趴在地上,耳朵贴在地面:“你们听到了吗?”

    夏轻尘等人怔了怔。

    人类的耳力,自然不如妖兽。

    片刻后。

    云佛凝望向废墟的中央,道:“都离开。”

    中央是一处被炸开的深坑。

    此刻,深坑之下,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并且,越来越急促。

    而深坑附近的尘沙,正向坑底缓缓的滚落。

    “要塌陷了。”夏轻尘凭借经验,立刻判断。

    众人立刻后跳到附近的屋顶。

    居高临下望去。

    深坑四周果然不断往中央塌陷。

    而最中心,宛若个无底洞的沙漏。

    将滑落的尘沙全部吞噬掉。

    短短几个呼吸。

    整个中院全部塌陷。

    露出一个直径十丈的漆黑洞穴。

    无数的狂风,从洞穴深处往上吹,隐隐还带着一些腥气。

    “哪来这么大的洞?”仇仇瞪大狗眼。

    怜星同样惊奇:“怎么好像风隐寺所在的山,是空心的?”

    云佛沉吟片许,给出答案。

    “看来传闻是真的。”云佛道:“初代风隐寺的主持,为了冲击中月位,抽干方圆万里的地下河流。”

    “导致附近地形塌陷,造成很多横七竖八的地下坑道,这座山内部中空,应该和当年有关。”

    夏轻尘闻言,微微惊讶。

    初代风隐寺的主持,还有冲击中月位的本领?

    为何当代的主持,连小月位都望尘莫及?

    而且,八大圣地亦是一代不如一代。

    半神世家的两大神门,亦只有两位月境强者坐镇,再无移山倒海的日境,甚至是半神级别强者诞生。

    整体而言,天月岭在逐渐没落。

    回过神。

    夏轻尘总算明白,为什么吹入风隐寺的风,都有去无回。

    大概是通过某些暗道,进入了地下坑道中。

    “下方危险不可知,我们离远点。”云佛建议道。

    坑道存在数千年,十分脆弱。

    若是掉进去,坑道再一不小心坍塌,那就要永远埋葬在其中。

    他们精心等候。

    两个时辰缓缓过去。

    流清则慌忙不已,尽可能的带走风隐寺宝库的东西。

    他有一枚空间涅器。

    但,如何盛装得了风隐寺数千年的积累。

    他左手抓着三个包袱,右腋夹着好几个,肩膀上还扛着。

    摇摇晃晃的走出宝库。

    结果,不慎被门槛判到,摔了一个狗啃屎。

    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包袱,全都摔在地上。

    里面的东西,洒落一地。

    流清又气又急,趴在地上悲愤不已。

    他堂堂三大古寺的主持,竟然如此落魄和狼狈。

    “夏轻尘,云佛,这笔账,给你们记着!”流清恨道。

    眼看时间快到。

    他已经无暇收拾东西,索性就这样离开。

    但刚准备走。

    迎面走来醪公子、无花和一干武僧。

    “流清主持,你上哪去了?找你半天。”醪公子道。

    走近他才发现,满地的宝库资源,怔了怔,道:“你这是干什么?”

    流清如何有脸说,自己是被赶走的?

    “没什么,收拾一点东西。”流清眼神黯淡道。

    醪公子自然懒得管流清,吩咐道:“没事的话,立刻帮我准备一桌宴席,我要谢罪。”

    谢罪?

    流清道:“好,我命人安排。”

    说着,正要抽身离开,醪公子道:“你上哪去?待会你也要陪同才行,我叔父可是要来的。”

    谁?

    流清浑身一震:“你叔父,可是指你们醪氏的四家主,毒阳子?”

    醪公子点头:“是!他正在来的路上,中午之前会来。”

    闻言,流清目露狂喜之色。

    颇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惊喜。

    毒阳子是谁?

    银辉湖四大高手之一。

    一身实力,不在云佛之下,甚至还要强盛一分。

    他亲临黄风堡的话,云佛有何可惧?

    更何况,夏轻尘不知死活的斩断醪公子的手腕。

    这笔账,醪公子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哈哈哈,那是一定,毒阳子大人亲临,在下自然要多陪其喝几杯。”流清红光满面。

    脸上的晦暗之色,一扫而空。

    眼神里反而流露着幸灾乐祸之色:“这次,看姓夏的怎么办,以为靠着一位云佛,就可以横行无忌?呵呵,做梦!”

    谁知。

    醪公子龇着牙,冷冷盯着他。

    流清被盯得发毛,才意识到丝丝不妙,道:“醪公子,有什么不对吗?”

    醪公子直言不讳的冷笑:“也不撒包尿照照镜子,凭你也想和我叔父喝酒?”

    流清一个大星位,还真不够资格和毒阳子那样的人同饮。

    流清神情一僵。

    “那醪公子让我陪同的意思是……”流清不太理解。

    醪公子淡淡道:“你耳朵不聋的话,应该听到,我说本次的宴席是谢罪吧?让你参加,当然是让你也谢罪的。”

    “我?谢罪?向谁?”流清觉得异常突兀。

    他有得罪过醪氏的谁吗?

    凭什么要向人谢罪?

    “还能有谁?当然是夏轻尘夏公子!”醪公子哼道:“此次我和他起冲突,你们风隐寺有五成责任!”

    “这谢罪宴,你给我好好赔罪,但凡有丁点让夏轻尘不满,呵呵,我叔父不介意拿你喂虫子。”

    流清怔了又怔。

    他自问不算笨,而且还很狡诈。

    可是,怎么就是明白不过来。

    不久前,还对夏轻尘恨之入骨的醪公子,一眨眼就要向夏轻尘赔罪。

    嗯,不止他自己赔罪。

    还要拉着他一起赔罪!

    能再荒唐一点吗?

    夏轻尘将其逼得走投无路,还要他赔罪?

    “醪公子,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流清问道。

    醪公子知道流清的迷惑,但,其中涉及到醪氏的商业机密,自然不屑向其解释。

    “不该问的别问,只需知道,按我说的做,如若不然,后果自负!”

    后果就是,被毒阳子喂虫子。

    毒阳子是一位极其擅长运用毒虫的强者。

    手段十分毒辣。

    “立刻备宴。”醪公子呵斥道。

    流清面色阴晴不变。

    他若留下赔罪,夏轻尘还是会杀了他。

    若不留下赔罪,毒阳子也会杀了他。

    不管怎样,都难逃一死。

    难道真的必死无疑吗?

    正直绝望之际,流清望了眼醪公子断掉的手腕,眼中升腾一个极为大胆的注意。

    他定了定神,驱散周围的强者,道:“所有人都退下,我有一件事,想单独和醪公子谈。”

    无花等人纷纷退下。

    最后,只剩下两人在场。

    “什么事,说。”醪公子厌烦道。

    流清眼里流转着一丝狠辣之色,阴测测道:“你的手腕,还痛不痛?”

    (12点左右更新剩下的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