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808章 反复无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弟实在太令人失望。

    君如茵和君瑶岚齐齐摇头,从小到大,他没有一点能够让她们满意的优点。

    咯吱——

    身后的君正朔站定脚步,立在阶梯上,一动未动。

    可双脚却踩得地面的铜砖咯吱作响,预示其内心的不平。

    “大姐、二姐,你们所说的成熟,所说的有眼力,不就是忘恩负义吗?”君正朔沉声说道。

    有用就捧,无用就弃之,哪怕他曾经对其有功、有过帮助都可以忽略。

    说得那么委婉动听,其实就是忘恩负义。

    “三弟,注意你的言辞!”大姐君如茵转过身,威严的盯视他。

    二姐君瑶岚亦严肃道:“我们教育你为人之道,乃是为你好,为何你就是听不进去?”

    君正朔虽然没有两位姐姐的才能,但性格亦相当执着,自己认定的事绝不更改:“我只是实话实说!”

    君如茵失望的看了他一眼,道:“随你吧!总之不要再和夏轻尘有任何公开的来往,那样会连累我们君家!”

    说完,她和君瑶岚并肩入殿。

    只剩下君正朔远远缀在后面,当进入大殿前,他回头看向夏轻尘,望着对方孤身一人立在那里,遭受众人孤立,一股心酸油然而生。

    英雄,不该落寞。

    夏轻尘面无表情的回到座位,嘴角勾起一丝自嘲的弧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现在的他,大概已经被认定为羽家的刀下亡魂,所以就连曾经想要招揽他的军宫子嗣都敬而远之。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夏轻尘独饮一口微冷的茶水,呢喃道。

    并非所有人都是公孙无极,会顾念恩情,那样的人在真实世界里终究是少数。

    正在此时。

    一声询问声传来:“你是夏轻尘?”

    夏轻尘抬头一看,乃是边疆军团的赛和拖,他望着夏轻尘,脸上透着深深惊讶。

    身为边疆军团,谁人不知一月前矿山那惊天一战?

    夏轻尘指挥区区千人战团,就剿灭敌军五万,伤敌十万之多!

    论战绩,远胜数万大军。

    到如今,那一战依旧成为边疆军团上下讨论不休的话题。

    而夏轻尘更是被边疆军团的士兵吹捧得如若天上战神降临!

    方才耳听夏轻尘向君如茵自我介绍,他不由大惊,适才上前交谈。

    夏轻尘点了下头,打量他:“你是?”

    赛和拖讶然无比的凝望夏轻尘,拱手一拜道:“夏千骁骑大名,赛和拖如雷贯耳!想不到能够在此一睹你的风采。”

    想一见夏轻尘真容的边疆军团士兵不计其数,但夏轻尘在矿山时深居简出,基本不见客,根本就没机会见到他。

    想不到,如今在宴会上得见。

    并且,他和传说中一模一样,当真只有不足二十岁。

    夏轻尘道:“过奖了。”

    赛和拖哈哈一笑:“夏大人战功赫赫,今日赛某有缘一见荣幸之至。”

    他爽快的取出一颗狼牙,递给夏轻尘,道:“这是我们赛和拖家族送给勇士最珍贵的礼物,请夏大人收下。”

    赛和拖来自南蛮之地,乃是土生土长的蛮人。

    他们那里有将狼牙吊坠送给敬佩的勇士的风俗。

    自从赛和拖来到边疆军团,还从来没有送给过谁狼牙,因为他自己就是边疆军团的第一勇士。

    此礼物送给夏轻尘,可见其内心敬佩。

    夏轻尘想了想,将其接过,放在了桌上。

    赛和拖咧嘴一笑,正要继续交谈,忽然,和夏轻尘同坐的一群势力以不善的目光盯视他,警告道:“赛和拖万晓骑,还是请你不要和他说话为好。”

    嗯?

    赛和拖近期才来凉州城,尚不知凉州城内已经发生剧变。

    他眉毛一拧,斜睨着他们:“老子跟夏大人说话,你们算老几,也有资格插嘴?”

    真是莫名其妙!

    他和夏轻尘说话,碍着他们什么事?

    “我们当然有资格插嘴。”一名脸上有疤痕的中年,双臂交叉抱在胸前,悠然的靠在椅子上。

    赛和拖呵呵冷笑:“那就先说说,你们算老几吧!”

    可话音刚落,其衣袖便被人扯了扯。

    回头一看,乃是禁卫军团的一位万晓骑,他同样作为献礼使者来到大殿。

    两人均是来自同一域的老乡,只是因缘际会,一个去了边疆军团,一个来到了禁卫军团。

    多年来,他们一直在保持联系。

    “扯我干什么?”赛和拖不满的对老乡道:“你们凉州城的人就这么嚣张霸道?还不许我和人说话了,呵呵!”

    那位老乡向那位刀疤脸中年赔笑的弓了下腰,然后强硬拽着赛和拖离开。

    “有话就说,拉拉扯扯干什么,那群凉州城的人还以为我怕了他们。”赛和拖甩脱老乡,不罢休道。

    老乡连忙噤声,道:“嘘!他们都是羽家安排的人,你有几颗脑袋跟他们较劲?”

    羽家?

    恼火中的赛和拖,宛若被丢进冰窖,冷不丁的哆嗦一下。

    面上的愤怒迅速冷却,取而代之的是一丝忌惮,可嘴上却不服输道:“羽家又怎么了,他们还能管别人说话啊!”

    禁卫老乡压低声音道:“哎呀!你跟谁说话都没关系,唯独不能跟他说话!那是羽家等会就要铲除的人,整个凉州城都知道。”

    “你现在跟他结交,羽家会怎么看你?”

    闻言,赛和拖咂了咂舌,惊讶道:“羽家要除他?”

    禁卫老乡瞅了瞅刀疤脸中年,道:“不然你以为那群人为什么都坐在夏轻尘一桌?”

    赛和拖打了一个寒蝉,忽然想起一事来,道:“刚才大小姐接见夏轻尘时,态度十分冷淡,不愿意多说话,难道也是因为羽家?”

    “你说呢?”禁卫老乡道:“总之,最近凉州城发生了剧变,你不想死,或者不想连累九族的话,就离夏轻尘远点。”

    赛和拖倒吸一口气,立刻弓着腰,缩手缩脚的回到自己的席位上,不敢再看那刀疤脸中年一眼。

    唯恐对方记住自己,引来天大灾祸。

    夏轻尘微微摇头,看了眼放在桌上的狼牙,道:“你的狼牙,拿回去吧。”

    此言一出,赛和拖浑身一僵,他眼珠连连变幻之后,一拍桌子起身,大步来到夏轻尘面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