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810章 不配献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殿内。

    十宫宫主和子嗣,全都正襟危坐于大殿两侧。

    尽管大殿中央舞姬翩翩行舞,丝乐动听,可他们神情却很是严肃,不敢露出异样。

    时而还会将余光悄悄瞥向王座。

    那里,金色轿子立在王座上,轿帘虽然掀开,里面却幽暗一片,只能模糊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影坐着。

    那,就是凉境之尊,凉王!

    如此正式而盛大场合,凉王却在金轿中不露面不现身!

    只不过,十宫宫主们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自从二十年前,凉王便突然如此,再也不曾露面于世人面前。

    绝大多数时候召见群臣,都是在金轿中。

    整整二十年,再也没有人看到过他真身一次。

    此刻,诸多献礼使者的礼物被送上来,舞姬们识趣的退下,将空间留给那些礼物。

    红袍青年微笑道:“凉王,今年百位献礼使者的贺礼都已经送来,请凉王过目。”

    两侧的宫主们,放眼望去,不由惊叹不已。

    除却他们自己送的贺礼外,其余的贺礼都同样弥足珍贵,每一样都别具意义。

    “嗯,送入宝库吧。”金轿里传来疲惫的声音。

    凉王不知何故,显得十分困倦,无精打采。

    哪怕今日是其五十大寿,都毫无精神。

    红袍青年略感意外,以往每年凉王都要简单过目一下,从中挑选出一些比较亮眼的。

    如果心情好,还会召见相关的献礼使者,简单询问。

    可本次,居然连看都未看。

    凉王的精神是一日不如一日。

    两侧的宫主们彼此都交换了一下眼神,均有些无奈。

    当今世上有不少小道传言,凉王身体状况不佳,每况愈下。

    其实,这是谣言。

    真相是,凉王不是身体不佳,而是快驾崩了。

    二十年前地狱门开,他作为当时的凉境第一强者,亲自率领凉境诸多巨擘强者,会战于从地狱中出来的魔掌。

    交战中,很不幸被魔掌所伤,并且伤势日渐严重。

    最近几年身体更是越发沉重,不出意外,未来几年凉王将可能驾崩。

    现在凉王应该是没心情看什么贺礼。

    红袍青年躬身一拜,便招了招手,命令仆人们将托盘一一带走。

    可是忽然,金轿中传来一声微弱的询问:“那个空托盘是怎么回事?”

    凉王仅仅是随意扫了一眼,任何华丽的贺礼在其眼中都引不起注意。

    可那空托盘,委实太扎眼,引来凉王随口一问。

    遭到询问的托盘青年,身躯一颤,顿住脚步道:“回禀凉王,该献礼使者并未献礼。”

    此言无疑引发宫主们的哗然。

    封王宫宫主眉头大皱,喝问道:“是哪一宫的献礼使者?”

    托盘青年躬身道:“是……军宫的!”

    军宫?

    封王宫宫主若有深意的盯了眼军宫,便默不作声起来。

    这下,军宫宫主君七夜,顿时坐蜡,连忙道:“该献礼使者没有来吧?”

    他心中震怒,回头定要彻查,是哪一军团的献礼使者,胆敢缺席凉王的寿礼。

    这不是故意令他这位宫主难堪吗?

    “来了。”托盘青年回应道。

    君七夜怔了下,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献礼?

    作为某一军团的献礼使者,他应该携带有军团准备好的寿礼才对。

    君七夜立刻起身,向凉王躬身说道:“凉王,请容臣下前去调查清楚,或许是该献礼使者的寿礼出现问题也不一定,对方绝无冒犯之心。”

    金轿中传来凉王疲倦的声音:“罢了,只是随口问问。”

    他无心跟一个小小献礼使者计较。

    君七夜适才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无声退下。

    但,就在此时,托盘青年眼神闪了闪,忽然跪下,道:“凉王,本奴不敢隐瞒,其实那位献礼使者的寿礼并无问题,只是,他自己毁掉了!”

    唰——

    大殿之中瞬间死寂一片,所有宫主乃至后裔们,全都屏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喘。

    居然在凉王的寿宴上,毁掉送给凉王的寿礼?

    他是想牵连自己九族吗?

    机敏如九位宫主,纷纷低下头,等待凉王的震怒。

    唯有君七夜,浑身一僵,心脏噗通狂跳的喝道:“你可是在胡说八道?”

    哪一位军团的献礼使者,不是军团里精挑细选出来的人物,怎可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托盘青年继续道:“那位献礼使者还让我转告凉王一句话!”

    军宫宫主心脏跳到嗓子眼,不用想也能猜到,那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他伸手阻拦托盘青年说出口,可凉王却悠悠发话:“说来听听。”

    当众毁掉给他的寿礼,还让奴仆带话,这个献礼使者很特别吗!

    当然,凉王心中的特别,没有任何好感。

    托盘青年道:“对方说,凉王您……不配他献礼。”

    咔擦——

    金轿中,响起了茶盏碎裂之音。

    两侧的宫主和子嗣们,纷纷离席,来到殿场中央单膝跪下,齐声道:“请凉王息怒。”

    他们心惊肉跳,仿佛已经能感受到此刻凉王的怒意。

    “他叫什么名字?”凉王淡淡问道。

    托盘青年说道:“夏轻尘”

    是他?

    君七夜却反而很平静,并不意外。

    一个心如死灰的人,做出什么举动都能理解。

    护城军团遭受那样的不公对待,夏轻尘早已对护城军团,对军宫,乃至对凉王都失望透顶。

    他微微叹息一声,默默低下头。

    凉王免不了要灭夏轻尘九族,连带他这位军宫统帅,大概也要受到一定惩罚。

    “嗯。”可出乎意料的是,凉王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没有任何表示。

    既没有表示严惩,亦不曾露出宽恕之色。

    红袍青年首领见状,招了招手,让一百托盘奴隶全都退下。

    宫主们和子嗣们,亦纷纷回到坐席。

    看样子,凉王似乎没心情和一个小人物计较。

    “真是好运!”广场,得知消息的羽归田错愕良久。

    不论是他记忆里,还是外界的评价中,凉王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冒犯他威严者,遭到重处的可不是没有。

    如今其五十大寿,这么隆重的场合,一个千骁骑公然破坏,凉王居然放其一马,真是不可思议。

    就在此时。

    凉王府外,传来一缕声调高扬的长喝:“中云境使者团,到!”

    闻声,殿内外宾客纷纷惊动。

    中云境怎会忽然不声不响的选择在此时刻前来拜访?

    他们一定不怀好意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