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018章 等我回来(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苍老的容颜轻轻颤动着,强忍身体带来的痛苦,静静迎接死亡的来临。

    只是一缕咯吱音,不期而遇的落入耳中。

    双眼勉强睁开一丝细缝望过去,一方熟悉的模糊影子,映入眼帘。

    诸多长老躬身中,他默默来到床边坐下,并掀开被褥。

    李自成浑身上下均是刺眼的酷刑伤痕。

    有烧红的铁烙,烙印的发脓伤疤,有铁钩贯穿肩甲的撕裂血洞,有一条条触目惊心的鞭刑血痕……

    一道道,一条条,将李自成苍老的身躯折磨得体无完肤。

    他人已苍老,历经诸多折磨,严重伤害他的生命力。

    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

    “谁干的。”来者,自然是夏轻尘,他轻轻盖上被褥,低头间,除了李自成,无人能看清他那沉着的面容。

    长老们沉默不言,难以启齿。

    李自成沙哑道:“我自己……弄的……没事,没事……”

    命都快没了,还没事吗?

    夏轻尘扭过头,侧眸望向几个长老:“最后问一次,谁弄的?”

    他没有威胁谁,但谁都听得出那话语中压抑的暴风雨。

    几位长老看了看李自成,终究不忍李自成平白受此摧残,道:“是六扇宫副宫主,公羊庆!”

    他们将所有事情,一五一十道明。

    六扇宫吗?

    夏轻尘记得,玄机问道时,六扇宫全靠夏轻尘才能额外得到几颗洛神遗珠。

    他没指望对方报恩,但,用不着落井下石吧?

    他人一死,就迫不及待折磨他的人,帮羽家夺取他的灵宫。

    沉默中,夏轻尘取出三瓶上好的疗伤秘药,有治外伤,有治内伤。

    但,李自成伤势如此重,夏轻尘只敢保证,能够治好伤势,他能否活下来,无法确定。

    “药,给他用上。”夏轻尘戴上一顶斗笠,默默走出病房。

    几位长老问道:“大人,你这是要去哪?”

    夏轻尘望着黑沉沉的天空,缓缓道:“我去杀一个人就回来,你们照顾好他。”

    说完,迈步出门。

    一阵黑夜的冷风吹来,掀起他墨发,轻轻飞扬……

    六扇宫。

    尽管深夜,六扇宫一间书房里,孤火明灭。

    六扇宫主正在审理最近的要案,其中一份令他愁眉不展。

    那是曾经烟雨郡主奇人馆成员,剑九被杀一案。

    至今为止,还不知道凶手是谁。

    有人怀疑是夏轻尘,因为仙魔棋局时,夏轻尘和剑九爆发了剧烈冲突,他的嫌疑最大。

    但各种取证都表明,夏轻尘并没有作案的时间和证据。

    此案已经有拖延两月不曾结案,凉王对此有些不满。

    剑九的师尊是鼎鼎大名的疯人剑,后者求见凉王,恳请凉王做主,因此凉王特意关注过此案。

    作为六扇宫宫主的他,压力不小。

    咚咚——

    沉思之际,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此时此刻,还能找自己的,只有作为副宫主的公羊庆,一位同样兢兢业业的同道中人。

    门开启,一个山羊胡,脸型尖瘦,肤色泛青的老者开门进来。

    “副宫主深夜找我,有事吗?”宫主随口问道,语气不太客气。

    两人虽然都是六扇宫的至高任务,但针对案件的理念却不尽相同。

    六扇宫主更倾向于证据,宁可放过可疑人,而绝不冤枉人。

    但,副宫主则热衷于讨好上级,但凡上面要求侦办的案件,都必须定案,哪怕嫌疑人可能是冤枉都要想尽办法将其定罪。

    两人多年来为此争吵过不少。

    公羊庆坐在宫主对面,道:“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加强炼心狱的防范了。”

    最近六扇宫察觉到一些迹象,暗月似乎打算闯入六扇宫执掌的炼心狱,营救一些人,所以公羊庆负责加强防御。

    “嗯,小心无大错。”宫主点了点下吧。

    公羊庆继而道:“但是防御加强,意味我们办案的人手就少了。”

    六扇宫的捕快就那么多,抽调一部分前去看守炼心狱,就意味具体办案的人员减少。

    顿了顿,公羊庆道:“或者尽快将某些证据确凿的案件定案,这样能够减轻大家的压力。”

    宫主目光轻轻一闪:“比如呢?”

    “比如剑九被害案!如今证据确凿,完全可以定罪嘛。”公羊庆道。

    这才是他来的真正目的。

    宫主淡淡道:“证据确凿,什么证据?给我看看。”

    公羊庆正色道:“根据我们调查,剑九一年中唯一结仇的就是夏轻尘,只有他才可能将对方杀死,所以我们能够推测……”

    宫主不客气的打断:“我要的是证据,不是推测!”

    “可是,事实应该是这样……”

    宫主一拍案几,打断他,严厉喝道:“决定一个人命运的,不是我们捕快的推测,而是证据!”

    “我们捕快的公职,是惩治凶恶,而非冤枉无辜之人!”

    公羊庆本就泛青的脸色,更加不好看。

    他低沉道:“但此案是凉王关注的案件。”

    宫主道:“那又如何?凉王关注,更应该以法断案!”

    公羊庆心头恼火,怪不得六扇宫不得凉王喜爱,有这样死脑筋的宫主,六扇宫能讨得了凉王欢心吗?

    顿了顿,宫主语气缓和一些,道:“听说最近你在审理一桩牵涉灵宫的盗窃案?”

    并非所有的案件,都归属宫主管辖。

    副宫主同样有一部分管辖案件的权力。

    “是的,是灵宫宫主盗窃羽家材料的案件。”公羊庆道,心中有些发虚。

    宫主意味深长道:“是依法办案吧?”

    他是昨日才听说,六扇宫的地牢里,送走了一位犯人,追查之下才知晓,那人是灵宫的宫主。

    而灵宫是属于谁的,天下皆知。

    “当然是!”公羊庆面不改色道:“我公羊庆是违法乱纪之人不成?”

    宫主没有再多问。

    仅仅是普通的盗窃罪,公羊庆不至于乱用私刑。

    “嗯,回头向夏轻尘好好说明一下,我们六扇宫是依法办案,并无针对之意。”宫主随意吩咐道。

    他不想因此影响了六扇宫和夏轻尘之间的关系。

    怎么说,夏轻尘都对六扇宫有过一些恩情,还是他徒儿,江雪心的丈夫。

    不过,以他对夏轻尘的调查,其人品心胸不俗,只要说清楚,应该没问题。

    “不去!”公羊庆不假思索道:“我们六扇宫办案,什么时候还要向人好声好气的解释了?这有损我们六扇宫的威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