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404章 有客登门(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堂堂玄真上尊的弟子,竟然被发配专门清扫茅厕?

    “那五座办公地点是怎么回事?”玄真上尊低沉的口吻压抑着深深愤怒。

    孙步城擦着眼泪,哭道:“回禀师尊,是五座茅厕,弟子这些日以来,一刻不得休息,整日清洗茅厕,如同活在地狱中。”

    “师尊,求你带我走,快带我走,弟子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

    既然说出真相,怎会还愿意留在白云庄?

    玄真上尊内心里,引以为傲,极有出息的好徒儿形象瞬间崩塌。

    他出离的愤怒,一巴掌抽过去,狠狠抽在孙步城的脸孔上:“没出息的东西!把我的老脸给丢尽了!”

    干什么不好,跑来给人扫茅厕!

    他简直不敢想象,传出去,他玄真上尊的弟子,跑来白云庄专门扫茅厕。

    往后,他哪里还有脸面在其余上尊面前抬头做人?

    孙步城捂着脸,委屈到痛哭不已:“师尊,不是我的错!”

    回答他的又是一耳光,玄真上尊盛怒不已:“让你别来,你求着要来,现在丢人现眼,还说不是自己错?”

    他一甩袖,气冲冲的转身离去:“还不走?”

    可孙步城单膝跪在地上,愣是没敢跟着离开,只委屈道:“师尊,我和白云庄签有协约,必须满一年才能离开。”

    “否则,断掉一手!”

    玄真上尊扭过头,轻蔑的盯了眼夏轻尘,不以为然道:“协约又如何?你是老夫弟子!我让你走就走,看谁敢留你!”

    他是真未曾将夏轻尘放在眼中过。

    孙步城略一迟疑,牙关一咬,站起身来向着玄真上尊追去。

    “慢着!”夏轻尘淡淡道:“本来,你要走我不会拦,我白云庄不缺一个扫茅厕的。”

    让孙步城专门清扫茅厕,并非其本意,乃是二管家揣摩其心思,自作主张而已。

    孙步城想走,他不会留,更不会真的断其一掌。

    “不过,既然你师尊这么说,那,我还真不能让你走。”若是放他走,白云庄岂不是成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玄真上尊冷冷而道:“沐猴而冠!住着白云庄,就真把自己当成人物?”

    他一把拉住孙步城的胳膊,将其拽着往外走:“我就是要带弟子走,你能奈我何?”

    夏轻尘立在原地,纹丝未动。

    一阵清风入廊,掀动其轻衣与黑发,深邃的双眸亦散发着淡视苍生的眸光。

    “你有两个选择,留下弟子,或者留下自己。”夏轻尘缓缓道。

    他还有最后一粒神土。

    当初不可一世的天羽生,便遭到碾压,惨死于神土之下。

    其修为,并不逊色于玄真上尊多少。

    “就凭你?”玄真上尊嗤之以鼻,如若听到某个笑话。

    一位大星位的小辈,还想越两个大境界,威胁杀死一个中月位巅峰的强者?

    痴人说梦都不足以形容夏轻尘的猖狂。

    “我不和弥留之人,多说一句废话。”夏轻尘默默取出天星壳,淡淡注视着里面安静躺着的一粒神土。

    他想杀之,只在反掌间。

    “我们走!”玄真上尊不屑一笑,双脚一点,拉着孙步城便纵跃而去。

    然而,刚刚跳起来,他忽觉右肩一沉。

    弹跳到半空的他,竟然被一股沉稳如泰山的力量压制住,徐徐压回地面。

    玄真上尊的肺腑震颤不已。

    上一次感受到这种无法反抗的绝对力量,是在北渊剑尊面前。

    其头颅扭动,望向右肩,一只苍老如干瘪树枝的手掌,正轻轻搭在他肩膀上。

    顺着手臂望去,一张皓首苍颜,泛着淡淡悲苦的老者容颜,映入眼帘。

    其双眸,急剧收缩,浑身更是一颤。

    “黄家主?”玄真上尊骇然失声。

    眼前的老者,他怎会不认识?

    他是和玄真上尊同一时期的大陆强者。

    只不过,那时的玄真上尊籍籍无名,仅仅是凉境王室的成员而已。

    但,黄家主已经是威名赫赫的大月位强者,地位与四大渊主相当。

    不,是比四大渊主还要高。

    当他成名时,四大渊主尚未成就大月位呢!

    唯有最为神秘的南渊凤后,或许可以勉强和黄家主平起平坐。

    黄家主收回手掌,气度平淡,如非刚才显露一手,很难相信他是一位渊主级别的大陆超级强者。

    “你还是一如既往,心性难改啊。”黄家主望着玄真上尊,打量道。

    其打量的目光,令得玄真上尊浑身剧颤不已,慌忙躬身:“晚辈愧对黄家主昔日指点。”

    看在同是凉境强者的份上,黄家主曾指点过对方,可惜,他还是未能踏入大月位境界。

    黄家主轻轻摇首,诫勉道:“武道之徒,重心性,在修身,若心中杂念甚多,难以突破瓶颈。”

    “谨遵前辈教诲。”玄真上尊心弦猛颤,经不住的内心自问,为何黄家主会忽然驾临白云庄?

    直到,黄家主望向夏轻尘,主动伸出双拳,抱在一起,略略拱手:“有幸得见白云庄主,老夫心有荣焉。”

    什么?

    玄真上尊暗暗心惊,黄家主居然对夏轻尘如此客气?

    难道,传说中夏轻尘和南渊凤后关系匪浅是真的?

    夏轻尘目光轻轻一闪,淡然收回天星壳:“我们素未谋面,不用多礼。”

    黄家主轻轻一笑,笑得仙风道骨,神秘无比:“老夫或许是初见庄主,但庄主不久前应该见过老夫。”

    他的余光,瞥了眼那只围绕着夏轻尘打转的金属色穿山甲。

    既然对方已经找上门,且找到人,夏轻尘没有再遮遮掩掩,坦然道:“顺手为之,不必专程来寻。”

    黄家主苍老眸子一亮,确认是夏轻尘,容颜里溢出喜悦和深深难以置信。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黄家主赞叹不已。

    他一度猜测,救他之人应当是某位琳琅岛的隐世大枭。

    不曾想,竟是一位表面上看去,不足二十岁的少年。

    不过,黄家主阅历极深,深知炼药一脉有不少药理宗师都在钻研青春永驻的秘药。

    眼前的少年真实年龄未必和其面容相符,他上百岁都有可能。

    “可否耽搁庄主片刻,老夫想请教一些药理之事。”黄家主道。

    只是请教的话,夏轻尘倒不会拒绝。

    看了眼玄真上尊,他淡淡道:“待我先处理完一些杂事再说。”

    其手指一抹,再度准备取出天星壳,将不识好歹的玄真上尊就此磨灭。(晚上十点前,没有更新就不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