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七章 谋夺二龙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地君亲师,现在鲁智深用师徒情义责备下来,曹正完全不能反驳。

    他只能咬牙喊道:“为了师父,小人当然愿意帮忙!可只有我们几个,小人是怕拿不下二龙山,害了大师的命!”

    鲁智深喝道:“休说五六百人,就算一二千军马来了,洒家也不怕。你别不信,你去拿起洒家的禅杖看看!”

    曹正听到,当真去拿那禅杖。一开始他以为仗杆是用木棍做的,于是单手去拿。

    曹正单手哪里拿的起来,这时他才惊讶的发现,这禅杖竟然是混铁打造的,起码有六七十斤重。

    看到曹正扛着禅杖过来,鲁智深站起来,单手将禅杖举起来,如同手指拈灯草一般轻松,简单。

    鲁智深单手提着禅杖,喝道:“出来,让你们看看洒家的本事!”

    鲁智深拿着禅杖走出了酒店,站在酒店门口,大喝一声,将禅杖如风的使动起来,

    曹正看到,大吃一惊,喝彩道:“大师两支臂膊没水牛般大小的气力,哪里能使得动这禅杖?”

    韩伯龙自豪地喊道:“那是当然,你可知道大师在大相国寺时,那可是一个人就将一棵柳树拔了出去!”

    曹正听到,吓呆了。柳树倒不算非常重,很多人都抗的动。但是那树根紧抓着大地。就算是用锄头将大地锄松,一般人都难拔出来,非三五个人不可。

    鲁智深却是一个人就将柳树就拔出来了。

    这还是人吗?

    鲁智深将禅杖舞了一回,收起喊道:“现在看到洒家地本事了吧!放心跟着洒家去,就算不成功。洒家都能将你们平安杀出来!更何况洒家不笨,不会强行攻打山寨地。到时我们可以这样……这样……”

    听到鲁智深地计策,曹正也好,韩伯龙也好,都是一脸诡异地看着鲁智深。

    大师你不是江湖上人人传唱最嫉恶如仇,最光明磊落地好汉吗?

    怎么……

    这么阴险卑鄙!

    看着曹正、韩伯龙一脸惊愕地看着自己,鲁智深面不红,心不跳地说:“事有权急。哎,要不是为了林贤弟,我也不会出此下策!”

    听到鲁智深说为了林冲,竟然连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都不要了。曹正羞愧地喊道:“大师为了我师父不顾名声,小人要是再不尽心尽力,岂不是猪狗不如。没得说,就算水里来火里去,就算舍了这百八斤肉,小人也定要陪着大师夺下二龙山!大师,暂且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们齐上山,定要拿下那二龙山。

    鲁智深点点头说,“好!”

    当晚鲁智深、韩伯龙就在曹正的酒店住下。次日五更起来,众人都吃得饱了。鲁智深的行李包裹,都寄放在曹正家。

    鲁智深、曹正,韩伯龙,以及曹正的小舅并5个庄家,取路投二龙山来。

    准备杀了邓龙,谋夺二龙山!

    二龙山宝珠寺的大雄宝殿,邓龙现在还俗当了山贼,就叫人把殿上的佛像都抬走了,放了一把虎皮交椅。

    金眼虎邓龙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酒壶,喊道:“今日,可有肥羊路过!”

    台阶上的一个小喽啰摇摇头说:“大王,周遭的百姓畏惧大王的威名,都不敢打这里过!这几日没有一个客商、百姓路过!”

    邓龙放下酒壶,瞪着那小喽啰喊道:“那就叫细作走远一点,本大王养着你们可不是让你们吃白饭的!”

    看到邓龙发火了,小喽啰当即畏惧地喊道:“是是,小的定会叫他们走远,打听清楚的!”

    “哼!一群没用的东西!”邓龙正准备拿着酒壶喝酒地时候。

    一个小喽啰跑了进来,他微微喘气喊道:“大王,山下来了一个和尚,带了7个人,吵着要上山见大王!”

    “和尚?”邓龙喊道:“我们这里不吃斋念佛,叫他去投其他寺庙。”

    那小喽啰喊道:“大王,他就是知道我们这里不吃斋念佛,他才吵着要入伙地!他还说入伙的规矩他懂,他带来了一份宝贝要送给大王。希望大王看在那宝贝的份上收留他们!”

    听到对方要送给自己一份宝贝,金眼虎邓龙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

    和尚?莫非是偷了哪家寺庙的铜像金像?

    这到是值点钱!就是不知道那佛像有多大?

    邓龙喊道:“那宝贝呢?”

    “他说要亲自送给大王!”

    “那还不赶快把人带上来!”

    “是,大王!”

    ……

    在三十人监视下,鲁智深几个人上山了。

    路过那三道关隘的时候,就算以前没打过仗的鲁智深都看的出这关隘的险峻。

    山峰雄壮,中间只有一条路上山。

    三重关隘里外,砍断的竹子削尖密密麻麻地攒着,防备敌人的靠近。

    关隘上摆放着擂木炮石,硬弩强弓这些利器。

    有这些守关利器,怪不得曹正敢说一万兵马都攻不上二龙山。

    这二龙山却是易守难攻!

    路过三处关闸,上到宝珠寺前。

    鲁智深走在前面,韩伯龙捧着一个长盒子紧随其后,后面是曹正6个人,他们一走进大雄宝殿,就看到金眼虎邓龙坐在正中。

    鲁智深手持着禅杖,装作不知道似地步步向前。

    眼看着就要走到邓龙面前了,左右几个小喽啰当即站出来喊道:“你懂不懂规矩,就站在那里就行了!”

    鲁智深也不烦恼,当即站住了。

    邓龙坐在正中的虎皮交椅上,打着哈欠,头都不抬,傲慢地喊道:“你就是那个要入伙地和尚?”

    鲁智深喊道:“正是洒家,洒家一直很仰慕大王。所以希望能入伙,甘心在头领帐下做一小卒!”

    “入伙的事先不忙,先让本大王看看你那宝贝是什么东西?要真的是宝贝,自然让你入伙,就是上山坐一把交椅都不成问题!”

    鲁智深拱手喊道:“谢大王!”

    “有什么宝贝要送给本大王,快拿出来吧!”

    鲁智深喊道:“大王,慢!洒家要是献上了宝贝,能坐第几把交椅?”

    邓龙听到,不耐烦地喊道:“等本大王看到宝贝,再说!”

    鲁智深摇摇头说:“大王,你先应承洒家,不然洒家怎敢轻易将宝贝献上!”

    邓龙听到鲁智深连宝贝都没有拿出来,却是硬要自己答应他们入伙,还吵着问坐第几把交椅。

    邓龙火大了,他抬起头喊道:“你到底拿不拿出来?再敢喽啰。惹得本大王不高兴,就把你们全部杀了,夺了你的宝贝!”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鲁智深如同火山爆发了一样,顿时脖子一粗,原本黑堂堂的脸孔顿时变得赤彻。

    他手指着邓龙怒吼道:“狗贼!洒家好心好意来找你入伙。你却是想杀人越货,杀了洒家一伙人,贪下洒家的宝贝。你这样不仁不义,如何能坐的了一寨之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