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四章 空手套白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益都城李家大院,李家是青州最大地布庄的东家,家族中还有一个人做到了朝廷的吏部员外郎,在青州广有名声。

    李家家主李岩看到管家递过来的名帖,眉头紧皱。“你说,这宝珠寺智深大师突然宴请老夫是什么意思?”

    能担任一个世家的管家,自然是心腹中的心腹。管家想了一下,说:“太公,小的听说智深大师这几天放出话来说,要办义庄,让那些不幸遇难的乞丐孤老能入土为安。会不会和这件事有关?”

    李岩听到,眉头皱的更紧了。“应该是了,不然好好的叫我们过去干什么?哎,只怕又要捐银子了!”

    管家劝说道:“太公,要是这样,不如称病推辞掉!”

    李岩摇摇头说:“哎,要是其他人都去了,就我们李家不去,普通老百姓会怎样看待我们李家,智深大师会怎样看待我们,活佛又会怎样看待我们!去还是要去的,不过捐款嘛……还是要量力而行的。李贵,你拿我的名帖去请王明员外!这种善事要讲究细水长流,每个人捐个十几二十两就够了!”

    李贵忙躬身说:“小的这就去!”

    ……

    活佛、宝珠寺在青州影响力很大,就算那些世家豪族的有些担心监寺会要求他们捐款,但他们依然不敢不来。

    四月初九,二龙山下的龙山酒楼门口停着一排的牛车马车。不少世家豪族接到请帖时,还是带着几个家丁赶来赴约了。

    酒楼的大门口,张正带着几个壮汉在门口守着。

    两个客商刚习惯性的想走向酒楼的时候,一个大汉当即站出来,伸手拦下了他们。“官人,可有请帖。今日龙山酒楼被包下了。要是没有请帖的话,还请多多包涵,移步其他酒楼!”

    “什么请帖?”被人拦下来了,一个客商不善地喊道。

    壮汉还没有解释,穿着蜀锦棉袄、青布鞋,挺着大肚腩,李岩员外从随从家丁手中接过一个大红色的请帖,递了过去。

    张正接过一看,当即喊道:“李员外,里面请!”

    “张掌柜,客气了!”

    一旁的壮汉当即说道:“那就是请帖,要是两位有的话,小可恭请两位进去。要是没有的话,还清两位多多包涵!”

    两个人听到有点不痛快,但是看到门口站着的10个壮汉,个个身材魁梧,一看就知道是不好惹的主。

    他们不敢造次,只能臭着脸走了。

    看到人走了,壮汉当即退回门口,双手环抱站着。

    看着时间差不多就到了,曹正当即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各家掌柜,坊主,他都拱手说道:“多谢今日赏脸!招呼不周,多多包涵!”

    李岩几个人忙拱手说:“曹掌柜客气!不知道监寺今日邀请我们来,是有什么事要商量?”

    曹正笑着说:“各位,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小可斗胆请大家去外面走一走,看一看!”

    听到曹正要邀请大家出去走走,不少人感到很疑惑。

    要是想办义庄,要我们捐款的话,那就赶紧说啊!

    我们也好早点捐完款,早点回去啊!

    何必搞这些,纯粹是浪费时间啊!

    李岩开口说:“曹掌柜,这次不是智深大师发出请帖,邀请我们吗?大师呢?听说大师要办义庄,安葬乞丐孤老。这等善事,我们自不会吝啬,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

    王明等员外也忙说:“曹掌柜,大师呢?怎么不见他。不会是你假借他的名义,把我们坑来吧!”

    曹正听到,才明白过来,他们是误会自己,误会监寺的意思了。

    不过他并不打算现在就解释清楚,耳听为嘘,眼见为实。反正到时他们自然会明白的。

    “哈哈……各位误会了,这次请大家来,并不是要募捐。至于是什么,恕小可卖个关子,只要大家跟着小可去,到时大家就明白了!”

    “哦,不是募捐。既然曹掌柜不肯说,老夫就跟着你去,看看你到底卖的是什么关子!”

    “大家请!”曹正忙伸示意。

    一众人出了酒楼,坐上各自的牛车马车,跟在曹正马车后面,走了五六里,到了建好的围龙屋前。

    看到眼前高大的围龙屋,李岩他们看的是目瞪口呆。

    这什么时候建了这样大的一个屋子?

    李岩指着围龙屋,说,“曹掌柜,这屋子是谁建造的?什么时候建造的?”

    曹正自豪地说:“这屋子是我们龙山建坊建造地!大家请跟着小可,进去里面看看怎么样?”

    李岩他们都十分好奇这围龙屋的建造结构,忙喊道:“好,正好大家都十分好奇,还请曹掌柜带路!”

    “大家请!”

    “曹掌柜请!”

    曹正打头带着一众人走进围龙屋,一边走,一边介绍。“这种楼房是南方客家人的围龙屋。大家请看,这种楼房占地将近十亩,堪比豪宅。不过呢,普通百姓是买不起这种围龙屋的。所以洒家呢,就将这屋子划分成几十间,上百间房屋,分散出售。一间小房屋只要二十多两银子就行,这样普通老百姓绝对能买的起!大家或许会问,为什么要把房子建造成这个样子是不是?”

    大家齐齐点点头,等待着曹正的解释。

    “现在世道不平,各地贼寇横行,大家住在城里还好,有高大的城墙保护,安全不成问题。但是城外的普通村落百姓却是容易被外敌及野兽侵扰,安全没有保障。但是这围龙屋却是不一样,这围龙屋皆防范严密,甚为安全。”

    “这围龙屋虽然占地上百亩,但是只设一般只开一个正门一个后门,方便有外敌时,能关闭大门。外墙一、二层不设朝外的窗子,三楼四楼和每个房间都有朝外的大窗,既利于采光,流通空气,又成了了望敌情和向外射击的枪孔。土楼大门的门框,门槛都是条石,门板厚约10厘米。十分坚固!土楼内有各种齐全的生活设施:设于天井的深水井,是被围困时的水源,楼内有砻、碓等加工粮食的设备。有了这些措施,就算贼寇有上千人,也能坚守三五天,到时我们二龙山的武僧就有时间下山降妖除魔!保的一方百姓安危!”

    看完这围龙屋,不少人心里都对这围龙屋的设计之巧妙,感到惊讶。只是……

    这围龙屋是好,但是关我们什么事?我们的宅院都建在城里,有高大的城墙保护,山贼强盗打不进来,普通的人家也不敢冒犯我们,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建筑啊!

    不知道曹掌柜今天把我们带到这里,是什么意思,想卖屋子给我们?

    但是看这围龙屋好似都住满了人,没有空闲的屋子要卖啊!

    一众人心里更加疑惑了!

    曹正带着人一众人走完围龙屋,说:“大家都应该看完这围龙屋了吧!还有谁想再看看的嘛?”

    李岩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李岩站出来问道:“曹掌柜,这围龙屋我们也看过了。说吧,今天你们把我们找来,到底是有什么事?”

    曹正打着哈哈哈说道:“既然大家都看过了,那我们就先回去。到时智深大师会亲自跟大家解释的,到时大家就清楚了!”

    李岩他们听到,当即按捺下疑问。重新坐上牛车马车,跟着曹正回龙山酒楼了。

    五六里不远,大概一碗茶的功夫就回来了。

    李岩重新走进酒楼的时候,让他们震惊的是,龙山酒楼一楼大堂,原本摆满的桌椅通通被撤走了。

    正中放着是一个大木盘,长丈,宽一丈。

    真正让他们吃惊的是着这木盘里盛放的竟然是用泥土、木头制成的,好似是二龙山周边的地形图。

    鲁智深站在木盘旁,正微笑着看着大家。“贫僧拜见各位施主!”

    看到鲁智深,一众人急忙合掌说:“拜见大师!大师今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

    鲁智深指着木盘说:“这是贫僧叫人制成的二龙山沙盘,好让大家一目了然地知道二龙山附近地情况!”

    听到鲁智深确定这木盘就是二龙山的地形图,不少人满是好奇走近。

    这沙盘正中的二龙山宝珠寺自己清楚,不过这二龙山附近有这么多建筑吗?自己好像没怎么看到,就只看到一座围龙屋。

    李岩指着那沙盘的几座围龙屋说,“大师,这些屋子都是在二龙山附近的吗?老夫好像没有看到有!”

    鲁智深笑着说:“哈哈……李员外没看到是正常的,这些都还没有建造!这沙盘是未来的规划建造模型,并不是现在的!”

    李岩疑惑地说:“大师,那你是打算……”

    “没错,贫僧是想建造这些屋子!”鲁智深拿着一个小竹竿,指着一处地方说。“这里,我们将建造十个围龙屋,然后还要建一个学堂,供这里附近的适龄儿童读书。从启蒙到进学,一概包办!这里我们将会建造一个医馆,请最好的大夫坐镇,让大家可以安枕无忧!这里会建造一个大型的集市,贩卖各种货物,各种农作物……”

    听到鲁智深的计划,不少世家豪族的当家人都目瞪口呆了。

    李岩更是失声喊道:“大师,你这是想打造出一个县镇吗?”

    鲁智深听到,当即打了一个响指,说:“对,洒家就是这个意思!”

    不少人听到,不由得感叹道。“大师好大手笔,不过大师好好的干嘛要建造这么多的房子屋子,而且真的有这么多人入住吗?”

    鲁智深说道:“是这样的,大家捐赠来的银子,除了一小部分拿出来养着武僧,保护活佛,保护百姓外,其他的都拿出来救济百姓,例如施粥、办慈幼院,现在又要办义庄,这些可都要花费不少银子。为了能救济更多的人,贫僧和活佛商量过了,我们宝珠寺提供土地,甚至青壮,你们出资,大家合伙做这门生意。赚到的钱,除去开支,对半分怎么样?”

    听到鲁智深提出地这个计划,一直站在鲁智深身后的韩伯龙他们直接是愣住了。

    一开始他们和曹正一样,都以为今天监寺请这些人来,是想借钱的。

    但是他们现在才知道监寺不是要借钱,根本是要空手套白狼啊!

    这样的条件,这些人怎么肯接受的,监寺也想的太好了吧!

    韩伯龙完全不相信监寺这样的计划能成功。

    要是二龙山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银子建造这么多建筑,他们都要怀疑活佛以前宣传的甘愿白粥青菜过日子,省吃俭用救济百姓是不是假的,蒙骗他们的!

    那样的话,他们以后可不没有兴趣再捐赠给宝珠寺,甚至之前的那些银子,他们都想要拿回来了。

    现在听到宝珠寺没有银子,却是希望自己这些人拿出银子来,修建这些屋子。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

    李岩站出来,笑着说:“宝珠寺提供的这些土地,根本就是一片荒地,完全不值钱!现在却是要让我们拿出银子建造,然后你们要分走一半的银子。大师,这可太贪了吧!”

    鲁智深一脸正气地说:“怎么能说是荒地?刚刚建造好的围龙屋,你们不是看到了。有多少人抢着购买,为什么?一是活佛再这里,往来的信徒众多,不少客商担货郎都在这里开店铺,做买卖!现在二龙山每逢初一十五还有大型的集市,那个时候百姓就更多了,一天上万人都不稀奇。店铺比较少,这些客商担货郎只能摆地摊做生意,要是有了店铺,你们就觉得谁多少人愿意抢着购买!那围龙屋的屋子店铺,三天时间,就全部被抢空了。现在不少百姓商人都希望我们能建造更多的!建好了根本不愁卖,这样好的赚钱机会,你们不想赚?而且为了降低风险,这里的屋子不是一次性全部建好,是分批次,分阶段建造。比如这十里内的这些屋子会从今年开始建造,十里外的明年才会开始建造。卖一批,建一批,筹备一批……”

    李岩、王明他们听到鲁智深详细解生后商业区计划时,他们相互对视了一下,从各自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一丝兴趣,一丝贪婪。

    这一路上,看到往来的客商百姓当真是车水马龙,往来落日不绝。就像智深大师说的,二龙山的屋子商铺缺口很大,要是真的建成地话,应该很容易销售出去!

    卖屋子的利润有多高,他们这些世家豪族比谁都清楚。一间屋子成本就是木材、瓦片这些建筑材料,再加上请的木匠工匠这些。一间屋子转手一卖,最起码能赚个三四倍,甚至十倍二十倍都不是不可能!

    他们相互低声说了几句,公推李岩出来和鲁智深继续讨价还价。

    李岩笑着说:“可是大师,你们单单只是出土地的,就要拿走这么多。我们可是很吃亏的!要是两成的,我们就答应了!”

    听到这些人还真的同意这样的条件,只是要求分到的利润更多一点。

    韩伯龙他们全部呆住了,还真的有空手套白狼的啊!

    这些人是不是傻了,自己拿出银子来,还要送那么银子给监寺?

    2成?

    监寺赶紧答应下来,反正二龙山附近的十几里的土地,慕容知州作主,只是用两百两银子,就全部卖给我们宝珠寺了。

    这样的荒地我们手里可是有大把!

    现在不用出一分银子,我们坐着就有银子收入了。这样好的条件,往哪里找啊!

    要是错过了这个村,可就再也没有这家店了!

    要不是监寺平日的威望十足,韩伯龙他们都想抢着帮鲁智深答应下来了。

    担让他们失望的是,鲁智深好似一点都不满两成条件。他摇摇头,说:“不不不,五成一点都不算多。你们只是明面上只看到我们付出一片土地。却是没有隐性的付出呢?为什么那么多百姓来二龙山,还不是因为活佛在这里。想想和活佛住的这么近,随时能过来听活佛念经诵佛,讲解经书,这样好的事,谁不愿意?再说了,为什么青州现在这么安定,除了有活佛,二龙山的一众武僧也是有很大功劳的,住在这里可是比城池更安全可靠。这也是一大付出啊!还有为了吸引客商百姓,我们宝珠寺付出的努力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说我们只要五成,一点都不多!”

    这些他们心里其实清楚,不然他们都是青州地世家豪族,在青州地位崇高,怎么会这么客气地对待鲁智深。

    只是他们刻意地选择性不提这些,不过是想要索取更多地罢了!

    现在听到鲁智深点明了,李岩眼珠子一转,说:“话是这样说地,可是大师,你们没有银子,也建造步出这些,变现不了。现在银子全部是我们出,你们可以说坐着就能收到钱。可是占了大便宜。要不这样,三成五怎么样?这收益可不低了!”

    鲁智深抬起头看着屋顶,神色哀愁地说:“诸位,我们宝珠寺并不是贪得无厌地人,只是这要救济地人太多了,没办法才出此下策地。为了开慈幼院,活佛都发下话,说宝珠寺不要扩建,简单维修一下,能让佛祖有个遮阳庇荫地地方就好!这赚到地银子,日后也还是要用在救济百姓上,诸位就当是做做善事,就不要纠结这一成半成地收入,传出去不好听,也不好看!”

    听到鲁智深搬出活佛,甚至隐隐约约地提醒说要是让百姓知道了,我们这些世家竟然想从活佛手里赚银子,连救济百姓的银子都想霸占,只怕会被百姓指着脊梁骨骂!

    李岩几个人相互讨论了一下,李岩说:“好吧!就当我们捐款做善事。一半就一半吧!大师,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建造这些屋子!”

    还真的答应?

    韩伯龙、李忠他们完全愣住了!

    这种条件他们都肯答应,这和白送银子给监寺有什么区别?

    韩伯龙感觉自己的脑袋完全不够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