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百五十七章 骗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二龙山聚集了上千个工匠,在一早规划好的荒地上同时建造4栋围龙屋,一时间这片荒地尘土飞扬。

    鲁智深巡查工地,身后跟着朱武、曹正、蒋敬、陶宗望几个头领。“现在建造上还顺利吗?”

    九尾龟陶宗望忙站出来说:“一切都很顺利,我们给的工钱算好的了,帮工1两银子,工匠1.5两,再加上一天还有一顿肥肉。现在工匠、帮工的积极性很高!”

    鲁智深叮嘱道:“那就好,虽然说要尽快完成建造,但是前提是必须房子要牢固可靠!”

    “这个监寺你放心,这房子是给人住的,当然是要牢固可靠!不然这不是坏自己的名声!坏大师的名声嘛!”陶宗望拍着自己的胸口说。

    “你明白就好!”鲁智深刚说完,他看到远处一个人在挖掘地基的时候,竟然没有带口罩,顿时走上前,喝道:“我不是下令,进工地的工匠、帮工一律要带口罩的嘛!你干嘛不带口罩?”

    听到呵斥,那个帮工抬起头一看竟然是监寺智深大师。他慌了神,低着头说:“大师,小的……小的是觉得带着口罩干活不舒服,就……”

    鲁智深朝着他吼道:“你的领工,没有告诉你。带口罩是为了你们好。带着口罩就不会吸进很多飞尘,不容易生病,等你们老了,也不会经常咳嗽,得痨病!你得领工呢?”

    听到吼声,一个三十多岁,面容有点苍老的人疾步冲了过来。“王福,你这小子趁着我不注意,又将口罩取下来了?”

    他吼完王福,转头对着鲁智深喊道:“小的是这个人的领工王祥。大师,小的一再叮嘱这个人要带上口罩的。但是这小子是个浑人,就是不听劝的!”

    鲁智深哼声喊道:“我明文下令。但凡开工的,一律要带口罩,不然不准上工。这个家伙不带口罩,不尊规矩,扣他一日的工钱,他今天不准来上工!日后要是再犯,直接逐出去。领工疏于管理,这次记过一次。日后要是再发生他队中有人不受规矩的,扣500文钱。事不过三,要是还再犯,逐出去!”

    听到要扣一日的工钱,今日不准上工,王福吓得赶紧躬身喊道:“大师,小的知错了。小的日后绝对不敢再犯了。求大师原谅小的这一次!”

    慈不掌兵,这次要是原谅他,日后其他人只怕也会侥幸不肯带口罩。

    鲁智深喝道:“将这个人赶出工地,明天才准他上工!”

    “是!”

    差不多算是鲁智深的哼哈二将,韩伯龙、周通两个人当即站出来,站在王福面前。“走吧!莫非还要兄弟当真将你捆绑,丢出去!”

    看到鲁智深面色严肃,不肯通融,王福只好垂头丧气地走出工地。

    就在王福在韩伯龙、周通监视下走出工地地时候。

    朱武好似很是疑惑地问道:“监寺,很多工匠等年老了,经常咳嗽,得痨病,真的就是因为吸入了太多飞尘吗?”

    “当然,这件事我有必要骗他们吗?要是不是地花,我干嘛要花那么多银子,制那么多口罩给他们用?我银子多了,没地方花吗?”

    “哎,监寺一片好心,可惜有人就是不懂监寺的好心!”

    “哼!洒家不用他们的感恩,只要对的起自己良心就行!”

    王福、领工王祥听到,急忙躬身喊道:“小的愚昧,竟然不懂大师的一片苦心,小的该死!”

    鲁智深站在荒地上,大声拿着:“洒家定下的规矩都是为你们好,谁敢不遵守的,轻者扣钱,重者一律辞退。谁要是认真干活的,除了工钱外,每个月还有赏钱,一个月500文钱。想要赏钱的,都给我认真工作!”

    工匠、帮工听到有赏钱,顿时激动地喊道:“监寺,真的?”

    鲁智深昂着头,喊道:“怎么?不相信我?”

    “不不!小的哪里敢怀疑大师。大师说了自然是真的,小的这就认真干活,努力遵守各项规矩。

    鲁智深一走,这些工匠、帮工立马热火朝天的干起活来。

    从今天开始,他们不敢摘下口罩,严格遵守各项规矩,认真干活!

    围龙屋建造进度也快了几分!

    巡查完工地,鲁智深又巡察了武僧的训练,这才回到二龙山山上。

    屁股刚坐下,灌了一口凉开水。

    韩伯龙走了进来。“监寺,子尘住持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

    鲁智深听到,莫非是扈三娘的回信。他急声喊道:“快把书信拿过来!”

    鲁智深取过书信,撕开,一看,傻眼了!

    扈三娘打小练武,虽然读过一些诗书,但仅限于读书写字。

    她的回信很大白。

    只见她在信上写道:骗子

    整封信就只有这两个大字,看着这封回信。鲁智深摸着自己的光头,啥意思?

    她不相信那首诗是自己写的?

    那首诗文确实是自己抄写的,但是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

    重要的是你要懂洒家的心意啊!

    莫非她看不懂,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也应该是了!

    那首诗太过有内涵了,就那小妞的文学修为,看不懂也是应该的。

    洒家应该再直白一点的。

    让洒家想想,那首诗文更加合适。

    有了,就这首诗了。

    鲁智深抓着铁笔,沾上墨水写道: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写完,鲁智深看了看信。这样简单粗白的打油诗,那小妞应该能看明白,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鲁智深将书信折好,放进信封中。“韩伯龙,将这份信派人尽快送到子尘手中,请他转交给扈三娘!”

    韩伯龙恭敬地接过书信,喊道:“是!”

    鲁智深摇摇头。

    这个时代地女人就是太过腼腆,想牵个手,抱抱都千难万难。

    哪里像后世,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说不定都可以直接滚床单,深入讨论人生哲学了!

    要是自己再年轻十岁,倒也不是不能和扈三娘花前月下来一番浪漫的山盟海誓。但是自己现在等不起啊!

    他娘地。

    她扈三娘要是再不懂洒家的心意,洒家就直接带人将她抢回来当……尼姑!

    尼姑配和尚。

    般配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