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百六十章 先住后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青州益都城龙山酒楼门口前,又贴出了招募工匠、帮工的告示。

    “二龙山宝珠寺又招募工匠、帮工了!这次可千万不能再错过了,一定尽快去!”

    “真的,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啊!”

    看到益都城四处张贴的告示,不少工匠、青壮看到,脸上露出喜色,都准备收拾一下就赶紧去二龙山报道。

    这些人刚准备走的时候,突然身后又响起一道声音。

    “来看看啊,李家招人了,不管是石匠铁匠、还是木匠,只要有手艺的,我们李家都要,工钱可不低,想来的就快点来啊。晚了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听到喊声,那些都准备走的工匠、青壮们都不由地停下脚步,回头张望。

    只见就在龙山酒楼门口的告示木牌旁,放着一张八仙桌,几个李家的下人正竖起一块白布,上面写着招工的告示。

    看到告示上写着的工钱一个月才1两,不少人嘴角一撇。

    “就这点工钱,还想招人。做梦去吧!”

    ……

    李家前厅,李岩端着茶碗,问:“今天招募工匠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之前几大世家还想着合作建房子,不过出地银子谈不拢,现在都各家自己建了。李家在城外五里外地地方买下了好大一块地皮,石材木材都买好了,就等着招募道足够地工匠、帮工就可以开工了!

    听到李岩的问话,管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了。“那个……情况不是很好!”

    李岩听到,脸色一沉,重重地放下茶碗,顿时茶汤水花四溅。

    “发生了什么事?以往只要我李家想招人的话,都是抢着上门的,怎么会招不到人的?”

    管家苦着脸说:“他们嫌工钱低,不肯来!”

    李岩一脸不敢置信地说:“一两银子还嫌低?”

    管家无奈地说:“二龙山宝珠寺那边出一两五,所有……”

    李岩喝道:“那里可是在二龙山,这里可是在益都,不用去那么儿远就有这么高的工钱,他们还想怎么样?”

    看到李岩生气了,管家不敢顶嘴。不过心里却是暗思:二龙山虽然远,但是人家提供住宿啊,而且中午还包一顿有肉的。人家当然更愿意去二龙山了。

    看到管家不敢回话,李岩不高兴地喊道:“石料、木料都买来了,总不能就慌在那里!既然他们嫌工钱地,加钱吧!我们也出一两五!”

    管事听到松了一口气,要是李太公硬是不松口地。他还真的不知道怎样完成招工地任务。

    “只要提高工钱地话,相信一定可以招募好很多工匠!””

    李岩瞪着管家喝道,“那就快去办啊!一招募好工匠,就马上开工,在我们城外地荒地上开建!”

    管家忙躬身应喝道:“是,小的这就去办!”

    昨日的招工告示已经被撕下来了,重新张贴了一张新的。

    不少人围观着,有些人开口说:“呵,那李家终于肯提高工钱了!”

    “他家要是不肯提高钱,谁肯去帮他家干活啊!”

    “就是,孤寒到死。还是宝珠寺的那帮大师实在,会体惜我们这些百姓。给的工钱高,不说,中午的那餐还带肥肉的,吃的人满嘴都是肉,有力气干活!”

    “不过,李家现在给的工钱也不低啊。一两五,不用用去那么远的地方,还是不错的。”

    “你傻的,李家是什么德行。你还清楚。想想他们家一贯的作风。要是你干完活,他们家又拖着不给银子怎么办?你去官府告他啊!”

    “这个……”

    “要我说,还是去二龙山好,有活佛,有监寺,没人敢克扣我们的银子!而且你们没听说吗,我们这些工匠容易得痨病,就是因为吸入了太多灰尘的缘故。监寺为了让大家不得病,特意去叫人制成了不少口罩分发给工匠。哎,也就是活佛座下的大师们才会真正为我们着想的!”

    “说的也是,还是去二龙山更省心,只要用心干活就行!”

    不少工匠听到,心里也觉得也是这样。李家名声可不好,连自家的庄客都要压榨,更不用说外人了。

    还是去二龙山更省心!

    李家前厅,李岩坐在正位,斜着眼看着管家。“提高了工钱,今天应该招募了不少人吧!”

    管家听到,吓得额头都出汗了。他低着头,死死看着地板,就是不敢出声。

    看到管家久久没有回答,李岩阴沉着脸。“不是加钱了吗?怎么?还找不到人?”

    管家小心翼翼地竖起一根手指头,说:“太公,招到人了!”

    “招到了几个人?”

    管家小心翼翼地竖起一根手指头,“一个!”

    “一个!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工钱可是提高了,怎么就只招到一个人的,是不是你们没用心干活!”

    “不是,官人你要相信小的们是真的很用心在干活了了。”

    “那怎么还招不到人的!”

    “他们……他们嫌弃我们李家,李家以前有些管事的做事不干净,克扣了工钱!他们都有些害怕,不敢来!”

    李岩听到,愕然了。

    克扣庄客、帮工的工钱可是他授意的,现在听到工匠们嫌弃李家的名声,不愿意来。

    他气地脸色赤红,呵斥道:“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管家无奈地说:“只能再提高一点工钱,然后等工匠们信任我们后,再降下来才行!”

    “需要提高多少?”

    “一两八!”

    “好,将工钱提高道一两八,但是这次再招募不到工匠的话,你就不用再回来了,自己去找其他家吧!”

    ……

    听到李家将工钱提高到一两八,这次到时有不少工匠决定去李家了!

    益都城的情况一传出来,找不到工匠的其他世家也纷纷提高工钱。

    各大世家提高工钱的消息很快通过龙山酒楼传到了曹正耳朵中。

    二龙山宝珠寺,曹正说道:“监寺,现在各大世家都提高了工钱,来二龙山的工匠少了不少,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要提高工钱。”

    鲁智深听到,坐在桌子上,摸着自己的光头。“现在我们招募了多少工匠了?”

    曹正翻着手中的账本,说:“包括之前的,现在总共有1013个工匠,2119个帮工!”

    鲁智深皱着眉头,说:“这么多人,要是提高工钱的话,以前的要不要提高呢?不提高的话,他们有意见怎么办?”

    曹正无奈地说:“可不提高的话,只怕招不到人。不够人手的话,只怕想在五个月后建好房子,不可能啊!”

    鲁智深沉思了好一会儿,说:“反正房子都是要卖的,卖给谁不是卖。曹正、你和蒋敬两个人商议出一套制度和流程来,我们以后可以这样……这样……”

    虽然经常从监寺口中听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想法,但是今天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曹正有点不敢相信的说:“监寺,这样真的可行吗?”

    “当然!相信我,防守大胆的去做!”鲁智深自信满满地说道。

    这些想法可都是经过时间验证的,绝对是有可行性的。

    看到鲁智深这自信满满的样子,曹正想到以前监寺提出的那些主意没有一个是不应验的。“小可和蒋敬兄商议一下,尽快商议出一个制度出来!”

    ……

    二龙山工地上,中午下班了。

    两百人为一个据点,分散开来,走进用竹子搭建的木棚里。

    李木和几个工友排队领到了饭菜,坐在长板凳上开吃。

    下午还要开工,一众人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吃完饭都坐在登上闲聊着。

    李木看着木棚外那些刚挖好的地基,感叹说:“围龙屋我去看了,当真是好房子。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在这里买一套屋子。”

    身旁的同乡李阳连连点头,说:“这么好的屋子谁不想要啊!再说买了这里的房子,日后小孩就可以在这里读书了,以后就可以考科举,要是祖宗显德,考中了,那可以当老爷了!”

    桌子另一头,另一个同乡李平山呼和道:“哎,不过也就只能想想。这些房子早就已经给人买下了!”

    李阳喊道:“不是啊,我听说4栋房子根本不够分,现在很多人都要求智深大师再多建几栋。智深大师也答应了,新的计划是再建8栋!”

    李木听到急声说道:“真的,真的要多建8栋吗?”

    李阳摊手说:“我骗你干嘛!现在又在大力招募工匠帮工了!”

    李平山鄙视地看着李阳、李木,说:“我说你们那么激动干嘛?一套房子要20两银子,你们有20两银子吗?没有银子,就算再多多房子也不管我们事,这些房子啊,终究是那些员外、官人的!”

    李木听到,原本激动地心情顿时失落下来。“哎,要是再晚上两年,我省吃俭用,也是能存够那么多银子的。可是这房子只怕不出一个月就全部卖光了。哪里能轮到我们!”

    李阳抓着自己的头发,说:“要不我们去跟大师说说,让他们留几套房子给我们!”

    李平山嘲讽道:“你啊,真是痴心妄想。就算智深大师体惜我们了,愿意留房子给我们了。但你们也不想想。这些房子可不是大师们出地钱,是青州各大员外出的钱。就那些员外的德行,想让他们给你们留个两三年才卖出去。简直是不可能!”

    听到李平山的话,在座的一众工匠、帮工齐齐叹气。

    李平山看到其他情绪失落,他耸耸肩说:“算了,不要多想了。也正是因为有宝珠寺在,那些世家才会对我们好心,肯给我们那么高的工钱,还能吃一顿肉。要是以前,别说吃肉了,只怕工钱了不起就给个一两,而且还有可能拿不到工钱!现在算好的了!”

    李木意气低沉地说:“不想了,等下就要上工了。找个树荫,休息一下就上工了!”

    就在一众工匠帮工都准备起身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你们想买房子?”

    听到这洪亮的声音,工匠帮工纷纷看过来。

    一看竟然是宝珠寺的监寺智深大师,他们急忙合掌行礼。

    “大师,我们就是随口聊聊。你不要当真!”

    “我们就是在胡说八道。大师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里!”

    “小的们就是聊一下,这房子可不是我们能买的起地!”

    鲁智深脸上带着深深的自责,说:“是贫僧的不是,竟然没有考虑到大家的感受。你们都认真工作,没道理不能买到自己亲手建造的房子!让贫僧想想……”

    看到鲁智深在思考,好似真的在考虑该怎样把房子卖给自己这些人。

    工匠帮工感动地说:“大师,我知道你是体惜我们,但是连这样的房子真不是我们现在能买的起,是我们没本事,怨不得大师。”

    “大师其实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要不是大师,我们全家都还要饿着肚子,就是靠着大师地帮忙,我们这些才能吃饱肚子!”

    鲁智深好似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喊道:“贫僧决定了!让你们先住后还!”

    后住后还?

    工匠帮工听到都一时间都愣住了,什么意思?

    李木小心翼翼,又带点期望地说:“大师,先住后还?是不是说让先把房子给我们住,我们以后再还!”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呢,大家也知道这建房子的银子是青州各大员外出的。要是完全给你们,日后再将银子补齐,只怕其他人不肯。这样吧!贫僧拿自己的名声给各位担保,你们先出个八两的定金,至于剩下的钱嘛,每个月从你们的工钱里扣除五百文钱,只到还清剩余的银子为止!”

    听到只要先付个八两的定金,剩余的银子可以日后再慢慢还钱。

    八两银子,自己在这里能干五六个月,省吃俭用的话,最起码也能存个五六两银子,再加上以前的积蓄,或者是向亲朋好友手中借一点,怎么也能凑过。

    虽然以后每个月要还五百文钱,不过这点还是能承受的起。

    心里估算过一遍,所有的工匠、帮工眼睛一亮,鲁智深说的办法,让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能卖上房子了!

    “谢大师,谢大师,大师好人啊!”

    “要不是大师,小的怎么能住的起这么好的房子。谢大师!”

    “小的给大师磕头!”

    鲁智深急忙把一帮人全部扶起来。

    “哎呀,万万使不得,贫僧根本没有出什么力,也就只能帮大家缓上几年将银子还上而已!贫僧惭愧啊!”

    李木等人激动地喊道:“大师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能现在就让我们有机会住上这么好的房子,而且还能让我们的孩子有机会读书识字,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大师对我们的恩情,我们一定会牢记在心里!”

    看到别人又要下跪了,鲁智深忙喊道:“快要到上工时辰了,大家先安心干活。等下班了,谁想要房子的,可以先去帐房先生哪里登记,也好统计一下,看看需要预留多少套房子。”

    “谢大师,小的日后定会好好干活,绝对不会辜负大师的厚爱的!”

    ……

    安抚了一下工匠、帮工们,鲁智深坐上牛车准备回二龙山。

    牛车上,鲁智深对曹正、蒋敬说:“对外说,各大世家不满意监寺的提议,是监寺苦口婆心才劝说各大世家同意的。不过为了让各大世家同意先住后还的条件,监寺无奈下只好同意剩余地房钱要收七八厘地利息。有这么低的利息都还是监寺苦劝才谈下来的。这些事记得一定要让全部人都知道,不过必须暗中散布出去,懂了吗?”

    从青州各大世家手里白手套狼般的借到银子,建房子。现在又将所有的污水都泼到各大世家身上,却是让大家都对监寺感恩戴德。

    这手段高明啊!

    怪不得当初坚持要跟各大世家合作,原来还有这样地缘故。

    “小可知道怎么做了!”

    ……

    五月初二,李家后院。

    李岩正坐在摇摇椅上,幻想着房子建好了,很快就卖出去,不用分钱给其他人,他李家就能赚取到几倍的收入。

    赚了银子,再建房子,再卖出去……

    只要再过三五年,这天下除了官家外,只怕就我李家最富了!

    李岩正想的美滋滋的时候。

    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太公,不好了!”

    陈李岩顿时不满地喝道:“慌什么慌?我们李家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规矩了!”

    管家喊道:“工钱提高到一两八了,前两天还招了十几个人工匠,今天一个工匠都找不到了,之前招地那些人,今天都跑了!”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莫非有人出的工钱比我李家还要高?是那家那么不懂规矩的!”李岩愤怒的喊道。

    “太公,现在工匠们都跑去二龙山了。听说……听说二龙山那边提出了一个‘先住后买’的方案,现在工匠帮工都跑去那边了!”管家说道。

    “什么‘先住后买’,你给我说清楚!”李岩沉声问道。

    听完管家的解释,李岩瘫坐在摇摇椅上,久久不出声。

    管家着急地喊道:“太公,要不我们也照着他们地办法实行?”

    “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工匠本来就这么多,现在人都被他们招走了。我们还去哪里招人?更何况那边有房子可以住,你还想他们愿意回来这边住吗?”李岩叹气说。

    管家听到,说:“可太公,不招人地话,那荒地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荒废在那里吧!我们可是投了不少银子在里边地!”

    李岩苦着脸,捂着自己地额头说:“你去二龙山,求见智深大师。就说我们李家有地,问大师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他们出银子,我们出地,共同建造房子!”

    “太公,他们会答应吗?”管家信心不足地喊道。

    李岩如同火山爆发似,猛然愤怒地站起来,呵斥道:“当初我们都同意他这样地条件,现在凭什么他不答应老夫这样的条件!”

    管家被李岩那愤怒到都有点扭曲地脸吓到了。虽然心里并不相信对方会同意,嘴里却是说道:“小的这就去求见智深大师!将太公的话转达给他听!”

    说完,头也不回地赶紧出去。

    李岩一个人站在庭院中,不停地摇头。

    怎么人家就能这么容易赚到银子,为什么我就连个人都找不到!

    李岩想破头也想不明白,站在庭院里,不停的叹气。

    ……

    听到李岩派来的管家提出的条件,鲁智深心里不屑一顾。

    老子这里还有一大片荒地还没有开发呢?

    凭什么放着好好的赚银子的地不干,出银子帮你赚大钱!

    心里满是鄙视,鲁智深嘴里却是说道:“哎呀,不是贫僧有意推脱。只是现在同时开建这么多房子,贫僧这里都快周转不过来了,实在是拿不出银子!李太公的好意,贫僧心领了。还是让太公找其他人吧!”

    李家管家听到鲁智深不同意李太公的提议。“大师,我们李家是很有诚意的,那块地离城门就不到五里,往来方便……”

    鲁智深不耐烦地喝道:“送客!”

    李家管家被武僧近似推送下,送出了宝珠寺。

    坐在罗汉凳,鲁智深摇晃着二郎腿,想到他们这些世家手中攥着的荒地,建又建不起,卖又卖不出的样子。心里就一阵乐!

    鲁智深正偷着乐时,送人下山的韩伯龙疾步走进房间,喊道:“监寺,山下来了一个叫焦挺的家伙,口出狂言,说要击败你,让你知道他地厉害!”

    鲁智深听到,愣住了。

    谁?

    焦挺?

    莫非是没面目焦挺!

    他怎么跑来二龙山了,而且还敢口出狂言要教训自己。

    他有这么厉害吗?

    鲁智深有点不敢置信地问:“他真的这样说地?”

    韩伯龙肯定地点点头说,“嗯,现在山下地一帮兄弟听到这厮竟然敢口出狂言,都非常生气,就在我上山之际,周通兄好像上前要教训那厮了!”

    鲁智深想了想,问:“他来了几个人?”

    “就他一个!”韩伯龙回答说。

    单枪匹马敢来挑战自己,不是对自己地本事非常有自信,就是白痴一个!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那种人,不过既然人家扬言要挑战自己,自己也没理由害怕。

    鲁智深喝道:“走,下山会会这厮,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