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四章 敢问壮士婚配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要是男的还好,不过对方是个女地,这让鲁智深实在是没有办法使劲砸她。

    最重要的是和女人打架,赢了不光彩,输了没面子。

    输赢都讨不到好!

    鲁智深一棍将杨天莹的银枪打偏。“姑娘,你强行将扈三娘的马抢走了。现在我们不追究了,你何必再苦苦相逼!”

    好大的力气!

    杨天莹松松了自己的手腕,眼神中透露出兴奋。

    随手一甩,就将自己的银枪打偏,这家伙果然是个高手。

    自从4年前自家的武师被自己打跑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家伙能和自己斗上几回合了!

    这扈三娘倒是有几分本事,不过,也就是能让自己稍稍认真几下。要不是看在她也是女地,练武不容易。要不是看在这几年都没有人可以给自己解闷,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现在终于遇到了一个高手了,怎么能轻易放过。

    “少废话,要是你能赢我,我就将马还给你。要是不能赢我,你们的马都给本姑娘留下!”杨天莹大喝一声,手中的银枪疾刺鲁智深,这次她可没有再留手。

    瞬间,鲁智深看到眼前宛如出现了万千枪影。

    和她交手时,虽然觉得她厉害。但是看到交手二三十回合不落败,扈三娘只是觉得她就比自己厉害一点。现在站在一旁观战的时候,扈三娘才真真发现她的厉害,才明白刚才都是她让着自己的。

    这让她一脸地羞愧。

    杨天莹银枪刺来,一时间,鲁智深也分不清哪个是真的。

    分不清那个是真的,鲁智深也不在乎了。他强任他强,我只要攻敌必救救行了!

    没有里会那些枪影,鲁智深手中地重浑铁棍凶狠地打向杨天莹地脸。

    铁棍在枪雨穿过,直打向自己地脸,杨天莹吓了一跳,赶紧策马躲闪开来。

    啥时,雨停了,枪影也没有了!

    六岁习武,七年有小成,十五岁开始在青州名声鹊起。

    十七岁那年,兵马总管秦明亲眼看过她的枪法后,曾扬言只要她持续练武,十年以后天下再没有一个是她的敌手。

    今年她二十岁了,可是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地大亏。

    被人一棍逼退,杨天莹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更加兴奋了。现在她全身上下的血都好似沸腾起来,眼神中隐藏不住的溢出来!

    “再来!”杨天莹喝道。

    银枪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

    看到她还是不肯罢手,鲁智深无奈的策牛从左侧奔驰。

    牛马就要交叉而过的时候,看到银枪就要刺过来了。

    鲁智深一横扫,铁棍从幻影中扫过,直到碰到银枪。

    碰!

    骑马冲锋的杨天莹被银枪上巨大的冲击力牵扯的手腕痛疼,冲锋的方向都不由地偏离了方向。

    勒住马,看着一脸轻松的鲁智深。

    杨天莹生气了。

    三番两次被人用蛮力打破了自己的枪法,让她感到有些气憋。

    该死的!我就不信打赢这家伙。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这么吃亏过的杨天莹这下彻地爆发了。

    不同之前两次,这次杨天莹可没有急着纵马上前,她缓缓压住马速,拿着银枪的手也是收缩着在腹部。

    这个架势能确保杨天莹的这一枪可以蕴含她的全部力量于一点。这一枪绝对能洞金穿石,无坚不摧。

    看到杨天莹这举动,鲁智深非但没有感到安心,反而一脸凝重。

    她现在这种蓄力待发地样子更可怕,之前就舞若梨花了,可想到接下来这样聚力过来的杨天莹,那她最终刺向自己的那一枪会有多么厉害?

    眼看着她就要靠近了,鲁智深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是等到她真正出招地时候,鲁智深依然大吃惊一惊。

    不见了!

    杨天莹手中地银枪就在自己眼皮底下不见了!

    瞬间,鲁智深反应过来,不是不见了,是太快了,自己一时间看不见。

    看不见!

    连对手地枪都不知道在哪里,还怎么抵挡?怎么反击?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等死?

    不!鲁智深可不是会投降地人。

    他闭上眼,静心沉气,感受着空气,听着周围地声音。

    在死往地威胁下,鲁智深五感都获得了极大加强,个人潜能被最大限度的激发了。

    流动的风,如针刺肤的感觉,让感觉鲁智深瞬间感觉到杨天莹银枪的轨迹。

    一刹那,鲁智深手里的铁棍瞬间刺出。

    就在杨天莹一枪刺向鲁智深的同时,鲁智深铁棍也同样的刺出了。

    他铁棍是下意识的刺出,但是却是刚刚好刺在了杨天莹的银枪枪尖上。

    针尖对麦芒,两个人的力量硬碰硬的撞上了!

    论枪法鲁智深可能比不上杨天莹,但是论力气。一百个杨天莹都不是鲁智深的对手。

    杨天莹手中的这根枪再也抓不住了,嗖的一声,就从杨天莹手中向后飞出。

    杨天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右手好似被一根烧红了的铁烙穿过,手掌通红,滚烫的刺痛。

    剧烈的疼痛让杨天莹忍不住双眼朦胧,她凶狠地瞪了一眼鲁智深,掉转了马头,扭头就跑。

    看到杨天莹跑了,鲁智深还待在原地,扈三娘非常不满地跑过来。“人都跑了,你还愣在这里干吗。莫非喜欢上人家了,不舍得了?要是这样地话,我这就回扈家庄,省的碍了你地眼!”

    看到撅着嘴,吃醋地样子,还挺有趣地。鲁智深笑着说。“吃醋了?”

    扈三娘一甩头,高傲地说:“怎么可能,本姑娘还不稀罕你!”

    鲁智深笑着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她家都在这里了,你还要让我怎么追?”

    “那就进去把我的马抢回来啊!”扈三娘瞪着鲁智深,喊道。

    鲁智深眉头紧皱,“不好吧!虽然她抢了你的马,但是刚才她和你交手都三番四次留手了!大不了,让她赔偿你的马钱,然后我去帮你找一匹更好的马,怎么样?”

    扈三娘断然拒绝道:“不好,我就要我的青马!”

    扈三娘平时并不是胡搅蛮缠的家伙,只是看到杨天莹的武艺比自己厉害,而且她的样貌竟然还不输给自己,这让她感到打击。

    一时一种叫嫉妒情绪充满着她的心灵。

    她才会这样想着要抢回青马,也好弥补一下她失落。

    鲁智深看到扈三娘执意要抢回马,大感头疼。

    正当鲁智深思考着到底是该帮扈三娘要回马,还是该劝劝她的时候。

    刚才还紧闭的杨家大门大开,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皮肤堪黑的中年人带着一帮人涌了出来。

    看到那么多人,鲁智深不由地握紧重浑铁棍。

    那跟着来地武僧也抓起斧头警惕着。

    看到鲁智深他们警惕着,那中年人急声喊道:“各位壮士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

    他回头让庄客都待在原地,那个中年人独自上前。

    离鲁智深还有两步远地时候,他拱手说道:“本人杨高,是这家家住。敢问刚才打败我小女的可是这位壮士!”

    看到人家没有恶意,鲁智深不敢无礼,急忙翻身下牛,忙拱手回礼。“哈哈哈,杨员外,不过是一场误会,只要说开就好。还请不要担心!”

    杨高上下打量了一下鲁智深,一看鲁智深岁数不小的样子,再看到他粗狂的样子,担忧地问道:“敢问壮士婚配否?”

    啥?

    杨高地突然问出一个有些让人无语地问题,鲁智深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壮士?”杨高急忙问道。

    杨高提醒一声,鲁智深才回过神。“那个,还没有!”

    听到鲁智深还没有结婚,杨高顿时两眼放光。他一手抓住鲁智深,异常欣喜地喊道:“太好了!敢问壮士尊姓大名,祖籍何地,家里还有什么人?外面阳光毒辣,快随我进屋!”

    说完,杨高还拉着鲁智深走向杨家大宅,生怕鲁智深逃跑的样子。

    鲁智深一头雾水,现在是怎么回事?

    这家人怎么这么热情,莫非是看到打不赢,然后准备来阴招了。下毒,还是屋里藏着刀斧手,等到我一进屋就一涌而上,乱刀砍死我?

    弄不清对方的意思,鲁智深哪里敢胡乱上前。

    他止住脚步,不敢跟着杨员外往里面走。

    鲁智深不想走,谁能拉的动他。

    杨高正想往自家大宅走的时候,鲁智深突然不走,巨大的反作用力,让他差点跌倒。

    他好不容易站住,急忙回身说:“壮士怎么不走了!”

    鲁智深哭笑不得说:“员外要是不说清楚,我只怕是不敢跟着你去你家!”

    杨高听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哎,都怪我没有说清楚!”

    他看着鲁智深说,“壮士,我女儿自小被我宠惯了。她打小练武,到是练的一身武艺,可是也养成了眼高的坏毛病,武艺低的,她一贯看不上眼。可就她的本事,又有几个人能赢得过她。20岁了,还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郎君。今天好不容易……壮士要是不嫌弃的话,就请到寒舍坐坐!”

    什么?这个该死的王八蛋,竟然是想招女婿!

    鲁智深都还在惊愕中时,扈三娘整个人都已经炸了。

    因为气愤,扈三娘整个人都高了一分。她冲上来,一把手将杨高拉着鲁智深的手打断。

    “不行,他不能娶你女儿!”

    杨高看到一个女的突然冲进来,打掉自己的不说,还嚷言壮士不能娶自己的女儿。

    自己好不容易才逮到一个可以打败自己的女儿,更重要的是还没有娶妻的男人。

    杨高怎么肯轻易罢手。

    他不满地看着扈三娘。“姑娘你是?他又怎么不能娶我女儿?”

    听到杨高质问自己,扈三娘这才清醒来,自己反应过度了。

    她一个女儿家总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说,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未婚夫吧!

    太羞耻了!

    情急下,扈三娘看到鲁智深站在那里就一脸的傻笑,也不帮忙解释,拒绝。

    她气地上前,一把将鲁智深一支包裹的头巾扯下来。“他不能娶你女儿,因为他是一个和尚!”

    杨高看到鲁智深那光溜溜的头,大吃一惊。

    该死的,好不容等到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和尚。

    他顿时气愤地喊道:“你这厮好没道理,明明是一个和尚,竟然敢调戏我女儿。莫非是欺我杨家无人乎?来人,将这和尚乱棍打走!”

    听到庄主要将鲁智深打走,一些已经认出鲁智深就是宝珠寺监寺智深大事地庄客急忙喊道。“庄主不可,此人就是那宝珠寺监寺智深大师!他可是活佛座下的弟子,是万万不可以得罪的!”

    杨高常年外出,久不在青州,没有去过二龙山宝珠寺,没有见过活佛。

    但是他妻母却是经常去宝珠寺为他烧香祈福,保佑他平安万福的。

    他没有想到眼前眼前的和尚竟然是宝珠寺监寺,大吃一惊

    他皱着眉头问:“大师你真是宝珠寺监寺?”

    头巾都被打掉,现在想隐瞒也隐瞒不了了。

    鲁智深只好合掌行礼说:“回员外,贫僧正是宝珠寺监寺智深!不是有意隐瞒,只是此次前来,不想大动干戈。还请员外见谅!”

    杨员外听到,更加疑惑了。“大师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还带着这么多人?莫非我女儿又闯祸了?”

    鲁智深听到,只好将杨天莹抢了扈三娘的青马解释了一遍。

    说完,鲁智深喊道:“贫道听到员外的女儿抢了扈三娘的马,想到她还是个姑娘,怕有误会。就想过来问清楚。又怕将事情闹大,于是就乔装一下才过来。没想到竟然和你女儿动起手来,却是贫僧的不是!还往员外见谅!”

    听到自己的女儿抢了人家的马,今天人家是上门来追讨的。没得说,责任全是在自己女儿身上了。

    杨高叹了一口气,说:“多谢大师体恤,我这女儿自小被她母亲惯坏,我又常年不在家,养成了她无法无天的性格。哎,我这就回去教训她,让她把马还给这位姑娘,并且愿意送上五十两银子当赔礼,只求两位看在她年少不懂事份上,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看着她样子只怕十九二十岁了,就她现在这个年纪,这个时代早就嫁人了,命好的,都当人家的母亲了。

    还年轻?

    只怕她养成这样的性格,是被你惯坏了吧!

    不过人家都说要将还回来了,还答应要赔偿五十两银子。鲁智深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他看向扈三娘。“三娘,现在人家都答应归还你的马,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让鲁智深意外的是,扈三娘一口拒绝。“不行!她打败了我,抢走我的马。我也一定要赢了她,把马抢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