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五章 求佛不如求我5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时,几乎所有人的脑中,都脑补出了一场足够狗血的设计陷害大戏。

    包括脸黑如墨的丞相夫妇。

    二人也都在沉思着,他们到底哪里得罪了冯氏的娘家,或者怠慢了这位表亲大侄子?

    柳大少不动声色的给了自己的小厮使了个眼色。

    小厮会意,上前就踹了还在耍酒疯的小厮一脚,喝道:“知道你现在在哪儿么?谁让你来的?”

    酒劲儿上头,那小厮无比嚣张。

    被踹了一脚,在地上轱辘了一圈。

    他手脚不好使,爬不起来,却还不忘叫嚣:“老子可是得了表少爷的吩咐,来传话的。”

    “知,知道表少爷是谁么?啊?”

    “那那可是,滋......咱丞相夫人面前最得宠的亲侄子。”

    “敢动老子?老子,嗯,好疼,谁特娘的又踹我?看老子回去了,扒你一层皮。”

    醉酒的小厮狐假虎威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好似他能在丞相府当家做主,比管家还牛气似的。

    站在柳丞相身边的大管家忍不住态度更加谦恭。

    他在柳家可是最得脸的下人,却也都不敢大放厥词,随随便便就说要扒谁一层皮的。

    柳丞相闻听此言,却是转头看向了冯氏,嘴角挂上了一抹似笑非笑。只是那抹笑容,怎么看怎么都透着一丝冰冷。

    “哦?我怎么不知,你疼爱娘家侄子如斯?竟能当得我柳家的主了?”

    冯氏的冷汗“唰”的一下子就下来了。

    但她却极力沉住了气,并没有去阻止那小厮胡说八道,而是态度放低,向着已经在暴怒边缘压抑很久的柳丞相深深一福:“那个孽障本就是娘家硬塞过来的。若非看在他明年要秋闱,家父家母来信的份儿上,我也不会舍了脸跟夫君求了博海院,让他好生攻读。”

    说到这,冯氏顿了顿,又道:“至于渤海院内的一应用度,都是我私自拿出的体己银子。并非是多溺爱他,而是不想走了公账,引得二房三房不满。全都有样学样,丞相府岂不乱了规矩?”

    冯氏三言两语,就把自己给摘出去了。

    柳丞相的面色好了几分,却依旧阴沉。

    夜云岚在一旁挑眉,通过原主爹娘简单的对话,她已经看出来了,若非今日之事,这对夫妻应当是十分恩爱的。

    两人即便不悦,撂了脸色,说话也都是我,而非按着规矩或者打着官腔那般生硬。

    只这一点,就能看出,这是对平日里交心的夫妻。

    而冯氏的做派,夜云岚也看着顺眼。

    她没有因为遭到丈夫的奚落,就慌了手脚,去阻止小厮的疯话。也没当场就去教训他那侄子。

    看似冷情淡然,实则是最明理明智的。

    如果她掺和进来,柳家和冯家可就别想消停了,这问题就会上升到两个家族的矛盾。

    她摘出了自己,那这就是孩子之间的事情,跟大人无关。

    最多是这个侄子心术不正,其心可诛。

    两家和一人,取舍并不难。

    当然,冯志远这一出,也的确激怒了她。

    她的这个侄子,想要毁的,是她最宝贝女儿的闺誉名节。

    她出于大局考虑,几不相帮,实际就是在护着自己的闺女了。

    家里有一个护女狂魔,连带着四个护妹狂魔。她只要不护着娘家侄子,会是个什么结果可想而知。

    来白吃白住白拿银子也就罢了,扯着丞相府的大旗出去结交,她也能睁只眼闭只眼。

    这些,都是看在娘家亲戚的份儿上。

    她如今日子过得舒坦,能拉拔一把,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但若是娘家人认为她过得好了,就得了红眼病,想来给她添堵,搅得她家宅不宁。

    呵呵。

    当她撑起丞相府偌大的中馈这么多年,是吃白饭的么?

    冯氏站在那儿,看似淡然。

    但夜云岚却将她的心思看得通透。

    哪怕是她冷情淡漠的外表之下,带着的那一丝戾气,都被她尽收眼底。

    看着这些,夜云岚更加安心了。

    她原本唯一担心的,就是对原主疼爱到股子里的这位娘亲。在这种时候,会被夹在中间难做。

    万一她一时犯了糊涂,真因为一个冯志远,再跟丈夫儿子起了隔阂,让这么和美的一家生出嫌隙来。她哪怕帮了原主完成心愿,那也绝不是完美的结果。

    她跟娘亲性格虽然不同,但却一样追求着完美。

    圆满的解决问题,才叫真正的解决。

    哪怕需要耗费更多的精力和耐心,她也不愿意去选一条虚无缥缈,极不真实的捷径。

    夜云岚嘴角勾出一抹极淡的笑意,淡到没人看的出来。

    就像是柳蓉香。她选择求佛,选择求她,就是在走一条捷径。

    而这样的捷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就如她曾经惨死。

    又如她将来,要为自己铸造金身,广纳香火。

    冯氏出来表了态,那边被一群小厮挤开,让他远离醉酒小厮的冯志远却慌了。

    这一次是真的慌了。

    但他的惊慌全都在眼中,却没有表现在脸上。

    他呵斥了那小厮一句,惊得醉酒小厮一个激灵,酒醒了两分。

    冯志远脚步匆匆向着柳丞相走了两步,就被忠心护主的大管家给拦了下来。

    有了大夫人的话,大管家现在再看向冯志远的眼神,就跟防贼差不多。

    他直接认定了这人心怀叵测,绝不能让他接近大老爷夫妻。

    万一他暴起伤人呢?

    能想出这么阴损的招,要坏蓉香小主子的闺誉,绝非善类。

    冯志远被拦住,额头都沁出了汗珠,他急声辩解道:“姨父姨母,事情并非如此,且听小侄一言。”

    冯志远急得眼眶通红,脸色煞白,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小侄冤枉,小侄并未让那厮前来传话,而是小侄身边的玉书。”

    “可方才来此之前,玉书却被人灌醉了。”

    “小侄从玉书口中听到只言片语,以为香香表妹与男人......,是小侄误会了。”

    “不,小侄这是被人算计入了套。小侄真的冤枉,还请姨父姨母明察,还小侄一个清白呀。”

    冯志远再度露出了痛心疾首的神情,好似他会入套,全都是因为心系表妹。才会这么轻易就钻进了一个设计好的圈套内。

    他那副样子,当真好似害人的不是他,而是有人想要以丞相的“心尖肉”来算计他。

    这......,众人全都一脸懵逼,这个翻转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夜云岚却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