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六章 求佛不如求我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场众人,只有夜云岚是唯一那个清楚冯志远底细的。

    这人就是个戏精。

    当然,他的谋划也的确精巧,把自己隐藏的够深。

    事发之后,会被问责的是这个醉酒小厮,和他所说的那个叫玉书的。

    所以,他自己再这么明目张胆的跳出来。

    看似愚蠢,实则真假参半,反而会让人觉得他没城府,是那个被人利用的蠢蛋。

    料想那个叫玉书的,要么忠心不二。要么就是被糊里糊涂的绕进来,这会儿已经凉了。

    夜云岚附身柳蓉香身上,是没有她的记忆的,因为柳蓉香的魂魄本来就在她自己体内。

    她不会去读取她的记忆,损伤她的魂魄。

    有事她会问,但却不会全然相信。

    她会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有些事情至关重要,她还会抬指掐算。

    夜云岚看过太多人心,也太懂得什么是人性。

    故而,她哪怕做了这笔交易,也不会全然相信原主的一面之词。

    这会儿看着冯志远演戏,她最多的是观察和猜测。

    现在人多,尤其还有个修仙的大哥在,她可不敢堂而皇之的掐算。

    这位大哥可不好糊弄,万一暴露了,少不了一番麻烦。

    夜云岚心思电转间,冯志远已经靠着他精湛的演技和三寸不烂之舌搬回了一城。

    最起码的,二房和三房已经相信了他的说辞。

    至于大房的态度,只一眼,夜云岚就险些勾起了嘴角。

    柳丞相父子五人就不用说了,那是全然站在原主这一边的,一点儿动摇的意思都没有。

    哪怕冯志远说的是真的,他们也不会原谅他。

    让他们不会原谅他的最根本原因,是他无论是否是被坑害入套的,他都来了蓉香院大闹。

    就算他再无辜,这番做派,都是喧宾夺主,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不知礼数,不明就里就给人定罪,乱扣屎盆子。

    这罪过他已经坐实了,再怎么事出有因,那也甭想在这父子五个心中洗白。

    而最让夜云岚担心的冯氏,大概也有了同样的想法,或者因为沾亲带故,故而更为腻烦。

    事实上,冯氏这会儿还在心中怨怼娘家呢。

    就这么个蠢的,就算秋闱榜上有名,入了仕途。也不知将来会得罪多少人?说不得还会给娘家招灾惹祸。

    娘家竟然把这样品性的侄子当宝?

    糊涂!

    真真糊涂!

    冯氏这会儿已经在盘算着,今晚她就给娘家写信,必须要劝!

    偌大的冯家,可不能因为识人不清,毁在此子手中。

    冯志远的演技甚至把他自己都给骗过去了。

    他越往后说越激动,眼圈通红眼泪却坚强的转在眼圈里,不肯落下来。

    那样子就好似他受了天大的委屈。

    在夜云岚的眼中,现在的冯志远就是一副“宝宝快挺不住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来哄我”的样儿。

    而冯志远在那洗白自己的时候,地上被踹了好几脚的醉酒小厮已经醒了小半的酒。再听到冯志远的话后,剩下的那一大半酒基本就全醒了。

    一股臊臭味瞬间传开。

    众人全都厌恶的向后缩了缩。

    二房三房的主子们,即使是这会儿,面上都露出了嫌恶之色,也只是向后退了退,掩住了口鼻。

    没一人敢随随便便开口。

    足见大房积威甚重。

    小厮叫嚷着饶命,神情惊慌失措。除了喊饶命,大概是因为太过惊恐,竟是一句辩驳的话语都说不出口。

    夜云岚也谈不上失望,她在想的是,绿柳刚才所说的那一番话。

    一个是这小厮醉酒闯进来,一个是闯进来的时机。

    从柳蓉香那里,她听到的版本。

    是她被堵在了浴桶中,那小厮醉酒闯入,直直逼近了浴桶。

    绿柳想尽办法阻拦,却是拦不住。

    一群丫鬟婆子只知道尖叫,都没想着拦阻一下。

    绿柳被推倒数次,头都磕破了,依旧起来阻拦。

    后来,眼见着那小厮逼近了浴桶,柳蓉香被吓得尖叫痛哭。是绿柳拔下了头上的簪子,扎在了小厮脖子上。

    那一簪子意外扎准了小厮的颈动脉,人当场就没了。

    也因为小厮的死,一下子死无对证,把事情推向了最糟的一面。

    门外冯志远痛心疾首的指责,让当时的柳蓉香无地自容。

    她还是很在意这位表哥的。

    虽然她生前没有前世记忆,可却一眼就对冯志远情根深种。

    这本是她前世夙愿,一眼动情无可厚非。

    但相处下来,却没看出冯志远的狼子野心,一腔真心挚爱错负尤不自知。

    当时这件事儿闹的动静颇大,柳蓉香又是个只知道哭的锯嘴葫芦。

    绿柳在杀了人以后,也因为失血过多昏厥了过去,之后因为办事不利被发卖了。

    因为冯志远堵在了浴室前,里面抬出了衣衫不整的小厮尸体,后面柳蓉香也是慌乱穿衣,同样衣衫不整。

    这事儿当场被坐实。

    柳蓉香只当表哥误会了她,紧张的也是这个,其余都没多想。

    而且,被个外男闯进了浴室,逼近了浴桶,的确坏了闺誉名节。

    她在冯志远面前,下意识的就觉得自己十分羞愧,总是小意逢迎着,任由冯志远拿捏。

    这一次的事情,在柳蓉香的心中成了死结。

    到死,她都还没想明白。

    觉得是因为自己被那小厮坏了名节,冯志远才会那般待她,才会移情别恋,才会最终毒死她。

    她恨冯志远的绝情和变心,同样恨闯进她浴室的小厮。

    也因此,夜云岚掐算到了时间点,扭转了这一世第一个意外。

    还在梳妆的时候,将这次意外是冯志远如何设计的,原原本本的告知给了偏执的柳蓉香。

    一语惊醒梦中人,死后恢复了前世记忆的柳蓉香这才恍然大悟,想通顺了一切。

    也才有了她之前气得哆嗦和强烈的恨意。

    然而,事情出了之后,夜云岚却是同样不出头。

    为的是让原主这个眼中只有那渣男的痴女,好好感受一下。除了渣男之外,她究竟错过了多么值得珍惜的亲情。

    院子里飘动的臊臭气味,让柳丞相十分不爽。

    污了他宝贝女儿的浴室,现在又当场污了院子。

    柳丞相第一次开口下令:“将人关进柴房,仔细的审。叫浴室里那几个该死的婆子,把浴室和院子全都洗刷干净。其余人跟老夫去博海院瞧瞧那玉书可是酒醒了没有。”

    夜云岚不动声色的观察着。

    在柳丞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冯志远一点儿担忧之色都没有,反而垂下了眸子,嘴角微微勾了勾。

    这里面......,定有蹊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