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86章 一死一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独孤一方真‘豪杰’,鹤言山上舞剑狂;

    古有屈原离骚赋,一曲《千寻》断人肠。”

    这首打油诗描述的是一年前大理城外鹤言山一战,是由幻音阁一位亲身经历那场战争的属下所写,虽有夸大其词贬低独孤一方的意思,但也由此可见得幻音一首《千寻曲》的威力。

    严云星在幻音抬手拨弄琴弦之际,便示意手下众人徐徐撤退,严火儿有伤在身不能作战,便去照看了李玉清,而白小碧则率领紫衣等人快速赶往正面战场,去支援千喻成、金关衣二位堂主,幻音联盟的众人倒也不阻拦,也开始缓缓后撤至正面战场去寻找副阁主,幻音一曲《千寻》威力极大,伤人且伤己,是以,这片战场片刻之后便只剩下幻音与严云星二人。

    夜已深,随着众人的撤离火把的熄灭,整片战场变得漆黑一片,只有在那躲在阴云里的血红色月亮的偶尔照耀下,才能依稀辨得清两袭白衣,不一会,一阵悠远而又哀怨的琴音便传入严云星耳中,伴随着琴音的还有一段如泣如诉的忧郁低唱。

    “还记得吗?梧桐树下的小白花,是你陪着我一起种下的啊;

    是我忘了吗?白衬衣上的泥手掌,是你偷偷得刻印上去的呀;

    不要闹啦我知道是你呀,苦着脸,是不是不好看啦;

    你说好丑,

    不过我喜欢啊!

    从前的种种岁月,突然流下了脸颊,听到一声蝉鸣便是那未知的远方;

    后来的辛酸日子,我找遍了全世界,却再也见不到你笑靥如花的模样;

    ……

    那一年早晨,阳光洒满了白窗纱,在堆满书本的课桌上,你睡着啦;

    永远忘不了,你那忽闪忽闪的睫毛,和在阳光下晶莹的泪花;

    你说你发现我偷看你啦,笑着说,是不是喜欢上我啦;

    我说没有,

    再见吧!

    从前的种种岁月,霎时间滑落了脸颊,你笑着说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后来的辛酸日子,我恨透了自己啊,如果我说爱你,该去哪里寻你啊……

    ……

    一曲终了,幻音抬起了头,伸手擦了擦脸庞的一滴泪,想起过往种种,忽而嗤笑一声,笑自己懦弱无能,笑自己不敢说爱。

    收拾心情,此时那个大魔头应该正沉醉于自身往事不能自拔吧,呵呵……这首《千寻》,总能让人想起那段青涩的初恋时光,像他那样的人,也不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初恋故事。

    幻音借着朦胧的血色月光,看着远处低头沉思的严云星,此时的他陷入幻境沉思是最脆弱的时候,音律攻击,并不是指单单把自身内力运用于琴声,那叫“借琴发力”,而音律攻击的另一窍门在于“借琴发声”,在遥远的五百年前,南伶门内自分为“琴、笛”两派,自然是以琴为主,而“琴”派也有分门,分为“琴力派”和“琴声派”,这两派自三百年前“琴笛分家”之后在焚琴阁仍有争论,此为亘古往事,不在此详细赘述。

    幻音缓步走至严云星身旁,左掌暗运一股气力,只见那手中“天羽琴”琴沿便瞬间生出两把森白短剑,幻音不再犹豫,举起手中古琴,口中默念道:“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吧!”说着便狠狠挥出古琴,只见那古琴两把短刃瞬间化作了两道银光便往严云星头顶扎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把短刃快要扎进严云星脑袋的时候,严云星却突然的伸了一个懒腰,幻音惊讶之余急忙收剑后撤,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大声问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只见那严云星伸了一个懒腰的同时,又捂着嘴打了一声哈欠,睁着朦胧惺忪的睡眼看着急往后退了几步的幻音,挠了挠头开口道:“你……弹完了?”

    “KAO!”幻音实在气愤,别人听他弹琴要么鼓掌附和,要么陶醉其中,只有严云星这憨货在TM睡觉,一点都不尊重自己,好歹尼玛听一下啊!

    严云星借着月色看到幻音一脸的通红,也不知道是血色月光的映射原因,还是被气的……

    “埃……别生气,说实话啊,曲呢,是好曲,但这个词嘛……”

    “词怎样?!”

    “为什么不是古语呢?”

    幻音有些气结,MD我能说作者那憨货文采不够不会写古词吗?

    “不是古语也就算了,就你这样的小情歌,描写初恋的,说实话,还配不上‘千寻’二字,最多也就是无病呻吟……”

    “严云星!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一丝念想,你这样贬低我是不是有点过了!”幻音听到这句终于是怒了,什么叫无病呻吟?像你这种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怎么能体会得到初恋的心酸?

    严云星无奈一笑,转身摆手,扬长而去,只听他边走边说道:“任何美好的琴声在遇到真正高手时,都太过不堪一击,内心强大的人更不会被你琴音所迷惑,自古以来,用琴声来做武器的高手无不是借琴发力,发声的话……呵呵,被感动的,不过只是你自己罢了!”

    “借琴发力吗?难道,是我的坚持错了?”幻音听得严云星越来越远的话语,渐渐陷入了沉思。

    血月,阴云。

    严云星此时正在疾驰赶往正面战场,想起幻音看到自己打哈欠时的一脸惊讶模样,心中就禁不住一阵偷笑,自己确实太损了。

    其实严云星根本没有睡着,这么紧张的时刻,严云星再傻也不会做这种自断生路的蠢事,只是幻音的这首《千寻》的确对他来说太小儿科了,一年前独孤一方怎么会“断肠”的?这着实令人想不通,不过存在即合理,既然有“借琴发声”这一门功法,则必然有它存在的理由,或许那一战独孤一方的心智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不过在严云星看来,以琴为器,既为攻伐之器,必然以伤人为本,琴力可做为伤人之主力,辅之以琴音,这才应为琴客之道,不过这也只是严云星这个门外汉的看法,总之,幻音这一战正如严云星之前所说,根本无还手之力!确实没有还手,因为严云星“睡了一觉”。

    此时这座小山头四个战场只剩下正面这一大战场,“洛阳十三鹰”来了四人,全被严云星手刃,独孤联盟势力则在严云星的“威吓”之下撤回了大理城,幻音联盟一部分人跑到了正面战场,而幻音则被严云星打击的还呆立在山头沉思,也就是说正面战场如今是五毒教群雄对抗焚琴阁、煮鹤谷、香严寺、万灵门、柳京护城军、贾府爪牙以及幻音联盟残部,形势确实不容乐观,甚至是根本没有乐观可言。

    在严云星赶至正面战场的时候,五毒教已经节节败退了,地面上满是各种尸体,有五毒教众的,也有敌方的,还有严云星召唤来的毒物们以及万灵门驱使的各种野兽,总之整个山头鲜血淋漓,在火光和月色的照耀下,显得凄惨万分。

    浓烟滚滚,严云星汇合了五毒教众头领,闻着烧焦尸体的阵阵恶臭,严云星皱着眉头低声问道:“教内伤亡怎么样,灵空和完心准备的怎么样了?”

    金关衣卖力了砍杀了冲上前来的一名万灵门女帮众,抬起头擦了擦溅在额头的一道鲜血,只是那袖袍早已被鲜血染红,脸上的血迹却是越擦越多,金关衣也不再管那点血迹,喘着粗气回答道:“禀教主,敌人数量太多,攻势太猛,我教伤亡过半,已经被逼退至山脚,向堂主和心堂主早已准备好,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碧堂主小心!”正当五毒教众头领围在一起讨论战况的时候,山头一只穿云箭却直往小碧胸前射来,只见白小碧听得这一声喊不屑的冷哼一声,微一抬手便拨开了这一冷箭,严云星看着身旁围着自己一群人的众教徒,其中三人手持长剑,目光如炬,随时戒备着周围的敌人动向,喊那一声小心的正是三人中的其中一位女教徒。

    严云星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那名女教徒的肩膀,有些赞赏的看着这两男一女,轻声问道:“你们三人叫什么名字?”

    “禀教主,属下毒蛇堂下,名唤程思颖。”先说话的正是那名女教徒。

    “属下毒蜈堂下,林至秋。”

    “属下毒蜈堂下,林至远。”

    严云星欣慰的点了点头不再看这三人,转而盯着山头那汹涌而下的敌方群雄,意味深长的说道:“我们缺的不只是天时,还有地利!”

    “教主何解?”

    “不需用解,从此刻起,全力攻下此山头,不然今晚所有努力全都白费!”

    “是!谨遵教主圣令!”

    “教主有令,全力攻下此山,弟兄们!给我冲!”金关衣、白小碧、千喻成三人一声令下,程思颖和林家兄弟三人一马当先便呼啸着冲上山去。

    严云星冷着脸看着天空那轮血月,拔出毒王长剑,挥手便砍下了香严寺一名僧众的光头,只听他冷哼一声咬牙道:“等着吧!冲上山头那一刻,我便要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