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77章 酒桌博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原来如此。”姚霜一边作恍然大悟状,一边心里暗暗猜想着北岛悠翔说这番话的真正目的。

    他这算是拉拢吗?拉拢风忍一族的支持?没必要啊,六道忍之间根本不需要看别人脸色啊!

    那他说这番话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加藤君,想什么呢?”

    北岛悠翔一句问话打断了姚霜的思绪,姚霜顺手接过他斟满的一杯酒之后,开口道:“我在想悠翔兄将你影忍一族内部的分歧告知与我,究竟是何意思?”

    姚霜想不明白,便直接了当的询问缘由,以加藤英俊这个身份来问的话,他俩也应该不会起疑。

    “哎……我的意思是加藤君恐怕还得在暗影堡多住些时日,因为八位长老之间分歧太大,一时间还决定不了是否接受源大人的雇佣,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等待我父亲的决定啊……”北岛悠翔接连叹气,愁眉紧锁,又是连着喝了两杯闷酒,那神情模样似乎真的是在为影忍一族的分裂而感到痛心。

    姚霜虽然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也不好再仔细询问什么,只能是假笑几声,开口劝慰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帝国皇室,皆免不了族内争斗,悠翔兄且宽心,我此番是带着源大人和族长的命令前来,不得到结果是没有办法向二位大人交差的,我便在这里多住些时日也无妨,只是却要叨扰两位兄长了。”姚霜说到源赖朝和加藤君一时,免不了向东方行礼,这种身份细节他可是不会忘的。

    北岛悠翔听得姚霜这般说,脸上这才露出些许笑容,只见他微笑着行了一个礼,面容真挚的道歉道:“加藤兄客气了,还望加藤兄能多在源大人面前美言几句,我影忍一族受此大命,未能快速做出决断,以至于耽误了源大人大计,在这里,我代表影忍一族向源大人道个谦,但还请源大人能体谅难处,我们确实也有自己的一些苦衷。”

    姚霜装作大气的摆了摆手,口称皆是小事,一切缘由他自会向源大人说明,北岛悠翔再次称谢,两人互碰一杯酒之后,姚霜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对此事也不再提及。

    三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你一言我一语闲聊,不知觉一场酒又是喝到临近子时,这一晚三人都没有喝太多,因此也没有出现前一晚酩酊大醉的情形。

    姚霜聊着聊着也对影忍一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此时突然想起暗影堡内空无一个字迹,心中疑惑,便开口问出了声。

    “英俊斗胆问一句,不知为何我自从进入暗影堡以来,四下皆没有看到有任何碑文匾额,甚至是笔墨纸砚都没有,难道这是影忍一族的什么规矩?”这个问题姚霜已经憋了很久了,今日终于有机会问个清楚了。

    北岛悠翔一听姚霜说到此事,竟是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便低下了头自顾自的喝起了闷酒来。关于这件事,他不想被提起,整个影忍一族也都不想回忆,所以也只能由憨厚单纯的北岛悠真来为姚霜解惑了。

    北岛悠真此时却也是神色黯然,幽然长叹一口气,开口道:“这件事,一直是我们影忍一族的一道伤疤。所以很多族内人也都不愿被提及此事,但加藤兄同为六道忍兄弟,又是源大人秘使,想要知道这些往事我二人自然是有义务告知。”

    姚霜听到此处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也一时说不清楚,只能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继续听北岛悠真讲下去。

    而北岛悠真说完一句话瞥了一眼北岛悠翔,看到自己的哥哥依旧在低着头喝着闷酒,却是暗暗舒了一口气,脸上竟露出一丝丝憨实的笑容,姚霜自然是将两人的神态表现全都看的一清二楚,此时脑中忽然灵光一现,终于明白自己刚才感觉到的那一丝不对劲到底不对劲了在哪里。

    姚霜自从假冒风忍身份进入暗影堡以来,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个动作,无不是小心翼翼,万分谨慎。除此之外,他对这段时间内见到的每一位影忍也皆是察言观色,揣摩其心理,没办法,孤身闯敌巢,任何时候都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万一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也好尽早脱身,免得将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而姚霜刚刚察觉到的那一丝不妥,便是北岛悠真的说话方式和表现。

    从刚开始见面到刚才北岛悠真说话之前,他的表现始终是一个憨厚直爽的状态,跟他的哥哥北岛悠翔根本没得比,但是就在刚才悠真开口说出那么一句有头有尾、条理清晰、咬文嚼字、一气呵成的客套话,这根本不符合悠真的形象,这种话如果是悠翔说出口,或许姚霜也能理解,但从一个自己眼中“傻子”形象的悠真嘴里讲出来,就完全变了一个味道。

    什么“六道忍兄弟”,什么“源大人秘使”,什么“有义务告知”,这种话是他一头脑简单的人能说的出口的?

    在姚霜心里,北岛悠真若是这般说,或许还能符合他的性格。

    “这件事,一直是我们族里不愿意提起的事,但加藤兄弟既然想知道,咱兄弟俩又这么对脾气,告诉你又有何妨?”

    虽然姚霜内心起疑,但北岛悠真后边的表现还是打消了姚霜的疑虑。

    北岛悠真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偷偷的瞥了悠翔一眼,显然是在偷看他哥哥的脸色,在得到悠翔的默许之后,暗暗舒了一口气,竟然还能笑出来,就是这一笑让姚霜明白了自己顾虑的同时也随即打消了这个顾虑。

    在姚霜眼里看来,北岛悠真这一笑,无非有两种解释,一种便是自己的哥哥没有责怪自己话多,他感觉到很庆幸,因此而笑;第二种就是他感觉到自己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有了在客人面前展现自己“口才”的机会,因此而感到一丝丝骄傲,所以他笑了,至于影忍一族的脸面,在他看来根本与自己没有丝毫关系,往事不就是用来谈论的吗?再说都过去几百年了,当事人也全都作古入土,酒桌之上好不容易轮到自己说一段故事,就算这个故事是影忍一族的伤疤,那又有何妨呢?

    这是姚霜的想法,不得不说姚霜心思之细腻,短短的一句话之内,已然想到了这么多可能的疑惑和顾虑,不过显然是自己多想了,姚霜心里这般安慰着自己,便也不在意之前的细节,转而开始细细聆听起北岛悠真的讲诉。

    其实暗影堡之前也是有字的,每一座院子每一层楼阁每一片花园都有自己的名字,也有石碑或者匾额,每一位影忍皆是知书达理,学文识字,甚至是暗影堡内每一块石头上都刻满了歪歪斜斜的稚嫩字体,这本是一件十分稀松寻常的事情,但这所有的一切在那个人到来之后,就变得再也不寻常了。

    那个人便是“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

    那个年代,织田信长是东瀛的唯一霸主,再加上其斩杀八岐大蛇之威名,地位更是牢牢不可撼动,但由于其暴戾滥杀的性格行为也结下了不少仇人,当时就有其中一位仇家献了长衡弥须虎做为礼物,雇佣影忍一族出手刺杀织田信长,这个任务和此次源赖朝贡献毒蜈剑雇佣影忍暗杀源义经简直一模一样,甚至要更难,源义经再怎么说也只是一方霸主,而织田信长呢?在那个年代就是东瀛的秦始皇。

    本来影忍当时的族长北岛安诚对这个任务是明确表示拒绝的,但做为一辈子的陪伴,刀,是东瀛人的灵魂寄托,而长衡弥须虎,东瀛十大宝刀之一,任谁见了也都会心动,人的本性是贪婪的,欲望促使着影忍中的暗杀忍者接受了这个任务,当时偷偷接下这个任务的人,便是北岛安诚的堂兄,北岛寺诚。

    北岛寺诚这个人,不仅武功强胆子大,还有一点就是有足够强烈的欲望,他幻想着自己拥有长衡弥须虎就可以与北岛安诚争夺族长之位,甚至是统领六道忍,进而称霸全东瀛,但一个人的欲望始终要与自身实力相匹配,且不说他够不够资格与织田信长一战,单单就说他一个致命的缺点,就足够他背负起影忍一族差点被灭门的千古罪名了。

    北岛寺诚不嗜酒、不好赌、不近女色,单单只有一个兴趣,那就是名人字画和诗词歌赋,此人之前从事暗杀任务每每杀掉苦主之后,都要在其家中寻找名画用来收藏,这还不算,兴致勃发的时候,还要沾着苦主的鲜血赋诗一首,题于墙壁之上,自称为杀人诗。这种行为就和现实中《水浒传》里的武松一般,只不过他没有武二郎的英雄胆,武二郎杀人留名,他不敢留名,仅仅是写一首诗而已。

    但也正是这首诗害了他,也害了影忍全族。

    当时他潜入织田信长家中之后,看到床上侧躺着两个黑影,二话不说举刀便砍,一刀穿胸入腹,直接将两人穿了个对穿,拔刀之后又是一刀,冲着黑乎乎的血洞再次穿过,床上两人皆是倒在了睡梦之中。成功刺杀织田信长,第六天魔王,这让他很是兴奋,当即沾着鲜血舞文弄墨挥笔题诗,之后便飘然离去。

    但织田信长会这么轻易死掉吗?显然不会,既然拥有魔王之威名,岂是两刀就能杀死的?

    织田信长那晚很幸运,躺在他身边的是他的爱妻斋藤归蝶,而他也自与寻常人不同,他的心脏是长在右边的,那晚被刺穿之后,他便装死过去,瞒过了沾沾自喜的北岛寺诚,但他的爱妻却永远的离他而去了。

    之后,东瀛江湖便掀起了一股腥风血雨,六道忍也迎来了第六天魔王无尽的怒火。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