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306章 白蚁之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奸细?”南宫瑾挠了挠额头疑惑问道,“哪家门派会派奸细到丐帮?”

    “哼!”中年乞丐冷冷的注视着他,又是问道:“你既然知道丐帮无甚油水可捞,为何还要投身进帮?”

    “哦……呵呵,就是一时兴起罢了。”南宫瑾挠着额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哼!你当我丐帮是酒楼妓院不成?”中年乞丐冷喝一声,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划了个圆圈,呼的一声,向外推出一掌,一声龙吟虎啸,掌风直逼南宫瑾面门而去。

    南宫瑾被这乞丐的突然袭击惊得有些手足无措,怎么还有这种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再者我也没说什么让他不高兴的话啊?

    他张了张口想要辩解什么,但眼下的情况却根本容不得他解释,降龙十八掌一旦施展开来,哪能容得他分心思考?

    他本能的想起了姚霜教给他的轻功步伐,纵派心法运转全身,如一道离弦之箭疾往旁侧闪去,但他的功力比之敌手,差的不是一丁半点,将将跃动了身形,掌风已然扑面而至,眼看着就要命丧当场,殿门外却突然袭来一股劲风,一头发花白的老乞丐瞬间挡在了他的身前,同样一招“亢龙有悔”使出,两道掌风猛烈撞击,那先出手的中年乞丐却是猛地后仰倒地,呕出了一口鲜血。

    旁侧椅子上的三位长老同时起身,指着老乞丐的鼻子怒骂道:“好你个王洛,又来抢人!”嘴里谩骂的同时摆开了架势便要出手对敌,此时高台上的谢杞贤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威喝一句:“都给我住手!”

    三位长老恨恨的瞪了老乞丐一眼,转而将中年乞丐扶到座椅上,领头一位年轻长老这才躬身抱拳道:“师父,这王洛着实可恨,上一次便是……”

    “闭嘴!”谢杞贤瞪了年轻长老一眼,转而笑着对王洛说道:“王长老,今日怎么又有空回落鸦坊来呢?”

    谢杞贤问完这句话,南宫瑾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位救了他的老乞丐,他自与别位长老不同,浑身衣物虽然破旧,却是打了不少的补丁,一双草鞋也沾满了湿泥土,肩头披着一块黑毛巾,脖子晒得通红,这模样这行头倒不像四处行乞的老乞丐,更像是刚从田地间归来的老农。

    王洛似乎感应到了南宫瑾的目光,回头冲着他和蔼一笑,转而向前走两步,躬身抱拳道:“只听手下兄弟讲,我丐帮又新来一位功力非凡的少年,这样值得全帮欢庆的大喜事,我又怎能错过呢?”

    “哼!说的好听,不还是来抢人的?”年轻长老狠狠的瞪了王洛一眼,怒气冲冲道。

    “此言差矣……”王洛满脸堆笑,刚想辩白几句,殿门外又是闯进来两男一女三个乞丐,这三人与王洛同样的农夫打扮,那位年轻女子红扑扑的额头还淌着几滴汗珠,很明显是一路跑过来的。

    王洛回头看了三人一眼,这三人也走上前去,对谢杞贤躬身抱拳,异口同声的道一句:“见过帮主。”

    到此时,南丐帮八大长老终于聚齐。

    首先第一位传功长老,便是谢杞贤的试炼者徒弟,名叫“降龙十巴掌”,是最早一批进入天下的试炼者玩家,别人一般称他为“十长老”。

    第二位执法长老,乃是当初随同谢杞贤南下三分舵之一的分舵主——王洛,后晋升为长老。

    第三位掌棒龙头,同样是原三分舵之一的分舵主,后进来的三位长老中较为年长的那位,姓王名孟,是王洛的亲兄弟。

    第四位掌钵龙头,同为原分舵主,十长老下首那位老乞丐,复姓西门,单名一个飞字。

    接下来四位护法长老,分别是十长老下首第二位,尤子安;农夫打扮的中年乞丐,娄鹏;袭击南宫瑾的中年乞丐,包择;以及王洛的徒弟,那位年轻女试炼者,暴躁的小舞。

    南宫瑾就算再少年天真,到此时也看出来了,南丐帮内部,也分裂成了两派,很明显王洛兄弟自成一派。

    谢杞贤扫了一眼台下四人,笑着开口道:“几位长老一路辛苦,还是坐下交谈吧。”

    王洛四人也不客气,三两步走到座椅前坐了下来,此时空旷的殿内独独站立着南宫瑾一人,显得很是突兀尴尬,他抠了抠后脑勺,试探性问一句:“帮主大人,我可以坐不?”

    “你还要上天?身份不明,来历不清,给我跪下!”十长老瞪着他怒喝一声,南宫瑾白了他一眼,嘴上嘟囔道:“不坐便不坐,我又没犯错,凭什么跪下?”

    “好你个臭小子!”十长老年轻气盛,刚要起身教育他一番,却见王洛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十长老又何必动怒呢,这小子的身份自有我执法长老来盘查,就不劳您费心了。”

    王洛软绵绵一句话,把十长老气的差点噎死,他一口怒气涌上心头,指着王洛的鼻子又是破口大骂:“王洛,别TND总是借着职权名义来抢人,上次那两个人的帐还没找你算清楚呢,这次,你休想再带走他!”

    “住嘴!”谢杞贤又是冷喝一声道,“国有国法,帮有帮规,我南丐帮分出职权就必须各司其职,乱了规矩何以服众?”

    十长老听到师父发话,只能悻悻的一屁股坐下,扭头不再看王洛几人。

    王洛几人此时也站起身,微一抱拳,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带走这少年好好审问一番,如若是奸细,定然交给帮主发落。”

    谢杞贤笑道:“王长老又何必与老十怄气,执法长老之职便是负责清除对帮会产生危害后果的帮众,叛变者、接应者及对方派来的卧底,此事合该你管,又何必来交予我发落?”

    “帮主深明大义,实乃我帮之福。”王洛恭维一句,随即接口道:“既如此,老乞丐就先行告退了。”

    谢杞贤笑着挥了挥手,王洛微一点头,转身对娄鹏、小舞二人说道:“把那小子押回去好好审问一番!”说毕便率先离去,王孟紧随其后,娄鹏和小舞二人则一人拽住南宫瑾一只胳膊,南宫瑾也没有反抗,任由他二人押着往殿外走去。

    待几人全部离开,十长老终于憋不住了,起身抱怨道:“师父,难道就这么任由王洛胡作非为?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仗着执法长老的名义,带走多少投身我丐帮的好汉了?”

    “是啊,帮主,再这么下去,我们南丐帮恐怕要再一次分裂了啊!”西门飞也皱眉焦心道。

    “对啊……”尤子安、包择二人也随声附和,四人皆是低垂着脑袋,心中愤慨不已。

    “呵呵呵……”谢杞贤扫了四人一眼,冷笑数声,继而说道:“你们着什么急呢,王洛他不做乞丐,不顺应时代的潮流,终究不会被丐帮兄弟们所容,他有他的职权,我们也有我们的大计,再说了难道你们便没有职权么?”

    “帮主的意思是?”西门飞疑惑问道。

    “呵呵……”谢杞贤并没有回答西门飞的问题,帮内抢人这种事他根本看不上眼,随便出招都能制服的了王洛,他谋划的,比这种屁事要大多了。

    ……

    夜深雾重,南宫瑾跟着王洛几人七拐八绕,也辨不清方向,只感觉走了许久,脚踩着湿地穿过一片森林小道,雾气消散,眼前豁然开朗,前方也明亮了许多。

    只在不远处,是一座亮着点点烛光的小村庄,几人行至村口,王洛这才回过头来,一脸严肃的问道:“你老实说,到底是哪门哪派,来我丐帮作甚?”

    南宫瑾习惯性的想要挠一挠额头,无奈双臂被娄鹏二人押着,只能皱了皱眉,没好气的答道:“我就是东海海岛的一个小弟子,到中原来游玩,听闻了许多关于丐帮行侠仗义的轶事,心驰神往这才投身前来,谁知道却是这般对待,真是令人失望!”南宫瑾说完还忿忿不平的哼了一声。

    其实这句话他在刚才脑海中已经过了无数遍,怎样才能博得王洛的信任,中原大门派招式都彼此熟悉,唯有东海海外才能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东海哪处仙山海岛,你师父又姓甚名谁?”王洛继续盘问道。

    南宫瑾也自有应答,只见他皱着眉头冷声道:“东海弱水岛,师父不能说。”说完又左右看了娄鹏二人一眼,愠怒道:“恁地小气,杀也不杀,放又不放,这般对待,却要如何?”

    王洛死死的盯着南宫瑾的双眼,半晌才露出了笑容,只见他挥了挥手,笑道:“放开他吧,所言非虚。”

    娄鹏二人这才放手,小舞更是乐开了花,只见她笑嘻嘻的拍了拍南宫瑾的脑袋,调戏道:“小弟弟长的好帅喔,以后跟着我如何?”

    南宫瑾略微不爽的甩开了小舞的手,白了她一眼,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肩膀,心里暗道一声:“轻浮!”嘴上却是气呼呼说道:“你们要留我,我还不想呆了呢!”说着便作势要走。

    小舞急忙拉住他的胳膊,说道:“多情弟弟别生气嘛,刚刚只是例行公事嘛……”

    “什么例行公事?”南宫瑾反问一句。

    小舞刚要回答,却听得王孟说道:“夜深了,还是到大哥房里详细说吧。”说着便与王洛往村子里走去。

    小舞很熟络的挽上了南宫瑾手臂,却被其轻轻推开,她也不介意,这群原住民小朋友毕竟没有那么开放,也便与他并排行走,同时解释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故事。

    ……

    南丐帮堕落,并不止南宫瑾一人看不起,做为帮内元老的王洛几人,也十分的心痛。当初跟随谢杞贤南下,并非是为了好吃好喝被人供奉,那种生活不是乞丐的生活,更是践踏了丐帮历代祖师爷的尊严,是以,王洛有了地盘有了人手之后,也不再去乞讨,转而在落鸦坊北面山林深处,建了一个名为乞丐村的小村落,从此开辟农田,勤劳耕种,自给自足。

    明面上,他们还是南丐帮的人,但私底下已经有流言传出,南丐帮分裂成了两派,一派是王洛为首的种田派,另一派则是十长老居头的收租派,这两派有着本质的不同,王洛自己也认同。

    而丐帮,虽然为天下第一大帮,但带艺投帮者少之又少,很简单,别人但凡有点本事做什么不好,岂能做了脏兮兮的要饭乞丐?

    而像南宫瑾这样的少年英才,更是凤毛麟角了。

    种田派为了不让投身丐帮的好汉明珠暗投,在落鸦坊内也埋伏了许多的眼线,只要有人被带进来,第一时间便能得到消息,之前王洛便利用职权之便从十长老手中抢走了不少人,而南宫瑾小小年纪便能一招击倒三袋弟子,前途更是不可限量,是以,种田派才全员出动,再次虎口夺食。

    而南宫瑾进到偏殿,迎面而来包泽的一招“亢龙有悔”,并不是包泽暗起杀心,仅仅只是例行公事,以及试探他在面临危险时真实的武功反应。

    他下手自有分寸,西门飞几人也绝不会坐视一位少年英才死在他们面前。至于十长老后来说什么奸细不奸细的话,那也只是场面上说给王洛几人听得,王洛也同样。

    就这样,丐帮好不容易投身而来的人才,就这么被种田派王洛利用职权之便,一个个划入到他门下。

    至于例行公事,那就真的只是敷衍了,就如同南宫瑾所说,没有哪家门派会派奸细到丐帮,他们与世无争又没有半点油水可捞,这是试炼者的时代,与他们无关。

    ……

    听完这许多关于南丐帮的秘辛,几人也行至了王洛的房间,南宫瑾心里忍不住感叹一句:看来丐帮还是有许多有骨气有傲气的好汉呐!

    就是嘛……既然上天给机会让他们做回一个普通的村民,为什么还要死守着破碗去乞讨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