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308章 时间是最好的伤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个人为了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究竟能发挥出多少的潜能,又能使出怎样的手段?

    ……

    夜深霜浓,躺在草堆上的南宫瑾如同翻烙饼一般,都快把自己翻焦了。

    他睁开眼看了一眼躺在他身侧的冯十七,短短的睫毛上已经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一阵阵凉风破门而入,寒冷再一次降临这片大地。

    “这都一个时辰了,二人为何还没回来?”南宫瑾心里实在是好奇,做什么事能这么久,难不成真在屋里睡着了?

    南宫瑾睡不着,包择更睡不着,他心里不是好奇,是诧异,是着急,能力有这么强的吗?还是说遇到危险了?

    包择不敢再歇息,起身向庄院内屋走去。

    良久,未见人归来。

    南宫瑾终于憋不住了,悄悄的爬起身来,刚走了两步,突然感觉身后两道掌影袭来,他急忙回身反抗,肩头却是被人轻轻一拍,只听一人低声道:“情哥,同去。”

    南宫瑾卸下了防备,仔细一看,原来是祝新和汪原二人,他摆手招呼了一下,三人蹑手蹑脚的走出了草屋。

    出得房外,汪原回头瞄了一眼熟睡的冯十七、阿百两人,低声问道:“要不要叫醒他俩?”

    “不必。”祝新当即阻止道,“不是什么好事,也就不要麻烦他们了。”

    南宫瑾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同,随即问道:“你们也感觉到危险了?”

    祝新二人又是点头又是摇头,迟疑片刻,祝新答道:“起初是好奇,男女之事鱼水之欢,说不想去瞧个明白,那是骗自己,但包择走后,这许久未归,让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南宫瑾问道。

    “我感觉这地方有鬼!”汪原神秘兮兮的看了一眼黑乎乎的庄院,煞有其事的说道。

    南宫瑾心里直接否定了这个猜测,说有鬼他不是不信,但严云星曾告诫过他:这个世上说不清鬼怪之事,但百分之九十的荒诞离奇,都是源自于凡人自身,人心像鬼,务必小心。

    “我觉得不是什么鬼怪。”祝新摇了摇头提出了和南宫瑾想法相同的看法,他也遥望了一眼阴沉沉的神秘庄院,继而说道:“不过我也说不清。”

    南宫瑾点点头,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有自己的考虑。

    十长老这次点名种田派四人加入到这支队伍中,理由实在牵强,分舵七袋弟子都一个个惨死,同为七袋的几人去了又能如何?他更相信十长老是要借此机会除掉己方四人,以达到削弱种田派的目的,至于包择,或许就是这个刽子手?

    再往后,他也想不了许多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小心招呼二人跟在自己身后,三人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庄院,忽而一阵阴风袭来,那庄子似乎也随风而起,像极了一只张牙舞爪的幽冥鬼怪,只感觉脊背发凉,一阵阵的阴森恐怖。

    南宫瑾镇摄心神,心里暗暗给自己加油打气,迈开了步伐往院内走去。

    庄院内部,三人在下午进去时都查看了一遍,心中已有定数。进得小门,正面是两间大正房,左侧是小厢房,右侧开一道小月门,直通后花园,花园再往后,便是后院居所,四面围墙。按理说这庄子也不大,是个寻常人家,但为何却被主人荒废?

    南宫瑾晃了晃脑袋,屏住心神,向两间正屋走去,吱呀一声,祝新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汪原颤抖着吹亮了火折子,探进去一瞧,四处空空,并没有人影。

    三人没有进去,直接走向了另一间房内,同样空空如也。

    这样看来,是在后院了。

    三人经过这一阵,心中的恐惧也减轻了许多,穿过月门,快步往花园走去。

    这一路月黑风高,前头隐隐约约能看见一点火光,南宫瑾招呼一声,刚要加快脚步,却忽然听到远处房内传来一声凄厉尖叫,三人识得这声,正是许久不见现身的包择!

    连包择也出事了?还是另有蹊跷?

    南宫瑾停下了脚步,刚要与祝新二人商量一番,汪原却是一反常态,大喊了一句:“包长老,我们来救你了!”

    “MD!”

    南宫瑾祝新二人先后骂出声,这憨货,怎么就这么心急!

    他二人哪知道汪原心中所想,汪原是一直认为有鬼的,包择这一声尖叫显然是被鬼上了身啊!

    汪原疾跑了两步,却发现二人并没有跟来,回头一看,二人皆是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他也不知就里,只是神色怪异的道一声:“快去救包长老啊!”

    南宫瑾二人无可奈何,只能跟着他去硬闯这龙潭虎穴。

    三人跑了不一会,眼前的那抹烛光忽的消散不见,房内同时传来包择一声惨烈的尖叫:“啊……你们快走!回去搬……啊!畜生,我要杀了……呃啊!”

    南宫瑾三人听得这一声惨叫,心想那包择显然命不久矣,当下甩开腿疾往回跑,跑着跑着却发现怎么少了一人,南宫瑾回头一看,又怒骂一句:“这蠢货是想死吗!”

    不远处,汪原已经鬼使神差的趴到了窗口,他已经完全被吓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南宫瑾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又追着汪原而去,而在此时,汪原却是将眼睛凑到了窗户纸洞上,全身抖似筛糠,屎尿齐下,明明怕的厉害,可不知为何就如同鬼上身一般,偏要一探究竟。

    汪原睁大了眼拼命的往里瞅,四周黑暗如一滩死水,就在此时,他眼前突然猛地睁开一只血淋淋的眼,这眼睛周围没有半点肉皮,就好像被人硬生生挖出来一样,汪原大叫一声,直接被吓得双目暴突,仰面跌倒,气绝身亡。

    南宫瑾看汪原被吓死,想也不想拉着祝新就跑,刚跑了几步,花园内却突然传出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紧随而来的便是一声声轰鸣,整个花园像是被埋了地雷一般,被炸的泥土纷飞血肉四溅,南宫瑾二人哪还有心思探查这血肉从何而来,只是冒着这血泥白骨直往前冲,但地雷实在是太过密集,祝新又没有南宫瑾的轻功手段,只慢了一步,便被轰成了一片血雨。

    南宫瑾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心里止不住的悲伤和愤怒,这种手段显然不是鬼怪作祟,师父说的果然没错:

    这个世上,人心像鬼。

    “轰!”

    他最后一步已经逃离了花园,但月门下埋藏的最后一道地雷还是把他炸飞了天,“砰”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此时冯十七和阿百二人匆忙赶来,看到他这幅模样刚想出手相救,却听他大喊一句:“包长老也挡不住,你俩别再来送死了!快走,回去搬救兵!”

    阿百听此一言,二话不说拉起冯十七就跑,冯十七还想要挣扎着留下,却被阿百狠狠地甩了一个巴掌,这才恸哭一声,返身离去。

    只不多时,花园内尘土落定,正房房顶,“轰轰”两声,甩下了两具尸体。

    南宫瑾忍着后背上火辣辣的疼痛,看了一眼包择的尸体,霎时间一口怒血喷涌,差点昏迷了过去。

    包择的尸体,完好无损,只是臀部,涌出了无数暗红的鲜血,夹杂着一些肚肠屎尿,其死相之残忍,不忍直视。

    他是被人用器具活生生捅坏了**而死的。

    这是一种什么样惨无人道的手段?

    南宫瑾所能想到的,只有是从南华馨和姚霜嘴里听来的,那就是——雇佣军联盟!

    月色下,房顶慢悠悠落下来一人。

    这人手里拿着一支空心红管,红管一端兀自滴答着黑红鲜血,他贪婪的伸出屎黄色的大舌头,如同狗一般舔了舔红管上的恶臭血液,脸上露出了极其享受的神情。

    南宫瑾血脉喷张目眦尽裂,拼命想要站起身来杀了这人,却又是狂呕了一口鲜血,重重的倒在地上,嘴里含着一口血水,含糊不清的怒骂一句:“Duke,你这个畜生!”

    南宫瑾说的没错,此人正是Duke。

    自从他被姚霜阉了之后,一直修养在苏州,所有人都以为他那脾性能稍微收敛,可狗,就是改不了吃屎。

    他不仅性情大变,就连手段也变得更加残忍了,被虐死在他手下的北城男子不计其数,刚刚的包择,也是其Boo下亡魂之一。

    至于他盯上南宫瑾,那还要从过年那段时间说起。

    ……

    那段时间,南宫瑾身患痢疾,修养在客栈,也是他命不好,在往来茅厕的路上被雇佣军联盟第四师的“探眼子”发现,探眼子,顾名思义,是Duke自己设立的一排兵士,专门负责给他找眼子。南宫瑾少年英俊,气宇轩昂,自然被探眼子给盯上了,Duke当时暗中观望,一下子就被其俘获,他准备亲自上阵,将南宫瑾纳于身下。

    只是那段时间,他伤体还未痊愈,单纯的虐杀还好,真正的动情却不行,这一见南宫瑾,回去不免龌蹉了一阵,又是崩坏伤口,差点死在了床上。

    待到伤愈,再去找人时,南宫瑾已经离开了,Duke为此茶饭不思,与陈涉暗中相告,让其照顾自己的产业,他要出一趟远门,但陈涉开出了条件,让他先去丐帮办一件事,尝试与谢杞贤接触沟通,他自然满口应承,在得到手下探眼子的消息之后,直奔扬州而去。

    这一找,又是几个月过去,皇天不负有心人用在他身上,简直就是一种侮辱,但他确实没被皇天辜负,他终于找到了。

    紧接着便是长达几天的尾随,他心里有结,怕再遇上姚霜那样的厉害人物,因此也不敢直接出手,直到蒋家镇,好不容易等到了南宫瑾自己昏倒的机会,命中的克星——姚霜却出现了,他很谨慎,虽然并不知道桃雨相就是姚霜,但他还是先行撤退了。

    再之后,姚霜担心的情况终究还是发生了,蒋五六全家被他折磨致死,而蒋五六本人也被他施以残暴手段,逼问出了姚霜二人身份,正是至尊联盟的两大军师。

    唯一值得庆幸的一点,便是姚霜二人的真实身份他并不知晓,他只知道华声香是一个少女假扮,以此推测桃雨相也是易容之后的假身份,但真正是谁,他并不敢上门去打听,因为他心里那道阴影始终挥之不去。

    没了南宫瑾的消息,他只能先行去丐帮,这一去不要紧,办了正事不说,还暗中得到了两个帮手,那便是小十长老和桃花二人。

    三人之间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Duke在办陈涉交给他的正事时,也并没有那么疯狂,更何况丐帮的地盘还容不得他为所欲为。三人其实就是做了个很简单的交易,小十长老帮他找南宫瑾,他给二人传授“枪击术”,就这么简单。

    看着一脸正气的Duke,小十长老二人心里暗暗高兴,这次怕是捡了大便宜,帮他找个人就能学习到这种神奇的枪法,再加上之后的降龙十八掌,那他二人岂不是从此笑傲江湖独霸武林?到时候什么“南宋第一人——银”、“南宋实力第一人——血刀”,统统要被他二人踩在脚下!

    但小十长老并不知道的是,与这个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下场,将会惨不忍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