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346章 面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火儿“情深意长”,从她决定参加“以武会友”,一探白鹭书院究竟的时候,她就在等,等着一百零八门徒,等着七十二门生,等着三十六老师,到后来却发现他们都只是徒有虚名,虚有其表罢了,只不过会吟两首诗,写两手好字,就把自己捧到了天上去,诚然,在文采方面,她自认造诣不深,但在江湖中,这一零八、七十二、三十六的名头,就真的太装了。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这一次,等到的九大先师、十二弟子,还算有点东西。

    火儿在不知觉中把自己的身份压得太低,从来只听白鹭书院这个称号那个称号,无形中有点仰望的味道,可能也是她做了这么多天的颜如玉,快忘了自己的身份,同为大势力,自由军团的三大护法之一,又岂是门徒门生老师之流可相比的?

    文华殿外,这场淅淅沥沥不间断的秋雨中,火儿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那个充满自信的、狡猾伶俐的天妖女身份!

    周周见其先声夺人,谦卑温驯,也不好摆个恶脸给她看,毕竟这里是文苑,双方都是有教养的儒学弟子,而作为十二弟子中最受欢迎最有脸面的周师兄,自然更不能失了儒士风度。

    “颜兄,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要对郑师弟施以杀手?”周周剑眉紧皱,出声问道。

    王敞这边还在关心着裴飞鸾,一听周周此言,气的吹胡子瞪眼,怒声道:“还和他废什么话!这小畜生武功如此厉害,定是严毒妖派来搅乱我文苑……”

    “欸……”周周未等王敞说完,直接打断道,“王先师不可妄下决断,没那么严重,这只不过是正常比赛遇到的比赛安全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存在,那还要我们这群负责人干什么?再说了,就算颜兄真是自由军团的人,远来是客,我们白鹭书院也不能失了礼数不是?”

    王敞被周周一番话当场噎住,嘴里哼哼两声,没有再说话。虽然他是九大先师之一,职位比周周高,但周周的实际地位却不比他差,甚至还要高过他一头,是以他并不敢出口教训,只能任由他去。

    “好一个远来是客!”火儿大赞一声,继而说道:“颜某也不是无理之人,只因郑在勋、裴飞鸾二人欺人太甚,逼不得已我才出手,如果我只是一味忍让,今天我可能就躺在这文华殿外,长眠不醒了。”

    火儿嘴上冠冕堂皇,心里却暗爽不已,她不管认真做事还是玩耍时候,都不忘了找点乐子,她就喜欢这种不撕破脸皮的交流,你分明恨得我牙痒痒,却拿我没丝毫办法的憋屈与愤怒,才是最令人开心的。

    “是我们白鹭书院失了礼数,这一点我周周向你道歉。”周周始终保持君子风度,未曾流露出丝毫负面的情绪,但郑在勋就不爽了,凭什么我都快被他杀死了你还要向他道歉?

    虽然周周此言让郑在勋十分不满,但他绝不敢在此时拂了周周的脸面,就连王敞也只是恨恨的瞪了火儿一眼,没有出声。

    可裴飞鸾就不一样了,他刚刚被王敞安抚清醒,还未清楚前后局势,便听到了敬爱的周周师兄道歉的话,心里既委屈又愤怒,一想起自己父亲兄弟的血海深仇,更是怒火攻心,脱口而出质问周周道:“周师兄,我们都快要被他杀死了,你还要帮着他说话,你还是我们的师兄吗?”

    “闭嘴!”王敞拍了裴飞鸾后颈一巴掌让其住嘴,周周回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雄浑的嗓音低沉道:“若不是颜兄手下留情,你二人早死够一万遍了!”

    周周恨铁不成钢,心里对裴飞鸾大感失望。十二弟子中,欧阳豪之后属裴飞鸾天赋最高,也被众师兄弟集体看好,但这次表现却令人大失所望,技不如人倒还可以靠天赋以及努力来补足,但情商不够性格缺陷就真的没办法了,在这一点上郑在勋表现的显然要比他好的多得多。

    裴飞鸾毕竟年少,又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一时想不通周周对颜如玉的“暧昧”态度,只是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委屈,他捡起自己的判官笔站起身便往文华殿后门走去,临走时还瞪着火儿出言威胁道:“别以为你能活着比完赛,我白鹭书院有的是能灭掉你的人!”说罢便消失在了雨幕深处。

    火儿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转而冲着周周拱手道:“周兄大公无私,丝毫不袒护自己人,是位明事理的英雄豪杰,颜某很佩服,只可惜比赛还未完成,不然颜某定要大摆宴席,与周兄把酒言欢……”

    “呵呵……”周周微笑道,“颜兄客气了,时间紧迫,颜兄还是尽快去寻找文宝吧,待颜兄赛后,周某定会亲自登门拜访,到时可不要嫌弃周某叨扰啊!”

    “哪里哪里,周兄言重了。”火儿回应一句,转而说道:“时候也不早了,颜某这就先行告辞了。”

    “保重。”

    火儿扫了王敞、郑在勋、王禾三人一眼,与羊诩转身离去,文华殿外的一场争斗,就这样在安全负责人周周的调停下,悄然化为无形。

    整件事在许多人看来,定会认为是周周处事不当办事窝囊,在自己地盘上都不能为自家人出头,着实让人感到心寒。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中,就有王敞、郑在勋。

    火儿羊诩走后,为了不影响比赛的公平,同时也为了避嫌,王敞与郑在勋简单的聊了几句,便同周周离开文华殿,回到了孔圣庙内。牛祖安等人为二人换了干净衣物,奉上热茶,之后全都出庙四处巡逻去了。

    此时四下再无旁人,王敞终于能一吐苦水了。

    “周周,你方才为什么不直接出手?”王敞白眉紧皱,语气中透露着十分的不满。

    “出手?身为安全负责人,以什么理由出手?”周周不是不知道白鹭书院与自由军团之间的仇隙,但说实话,一个门徒的性命还不足以让两方彻底翻脸,裴飞鸾是天赋不错,周周之前也很看好他,但他的弟弟裴飞镰怎样与否,是生是死,和他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是他自己找死,惹了严毒妖还让白鹭书院替他强出头不成?

    说白了,裴飞镰的死根本无足轻重,如何把握好书院与自由军团之间微妙的关系,才是他们高层应该考虑的事。

    周周考虑的是大局,王敞却要为爱徒伸冤,出手帮自家人对付仇家,还需要任何理由吗?

    “理由?他自由军团的人如此猖狂,在我们地盘威胁到我们弟子的性命,这条理由还不够吗?”王敞愤愤道。

    周周听此一言,紧接着便问道:“敢问先师,‘颜如玉是自由军团派来的’,这一点你有十足的把握或者足够的证据吗?”

    “这……”王敞一时语塞,思考了半天,强行解释道:“希望学院不就是自由军团名下的吗?他是希望学院的人,自然就是……”

    王敞一句话还未说完,周周直接打断道:“就算他真是自由军团潜伏到希望学院的人,就刚才那种情况,你能出手么?呵……郑师弟要是真死了,或许也就能如你所愿了。”

    周周此言意味颇深,王敞沉声思考了良久,总算是明白了周周的意思,颜如玉的武功之高,他二人在门外早就瞧的一清二楚,其实力绝不在先师之下,要杀死郑在勋、裴飞鸾二人,也只是分分钟的事,就算二先师来了,在那种情况下也根本阻止不了,而且颜如玉完全可以找个僻静之所速战速决,事后还不会留下任何把柄,但他并没有那样做,这是他给白鹭书院留的脸面。

    不只是江湖人讲面子,文人更注重脸面,颜如玉既然没有下狠手,那这面子无论如何是要给的,就算他二人都可以不讲这些,强行出手或重伤或杀掉颜如玉,那现场还有羊诩、王禾,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这件事一旦被传出去,白鹭书院颜面何从?

    或许可以再做的狠一点,将羊诩、王禾通通灭口,但纸真能包得住火吗?这还是最理想的情况,更遑论颜如玉能否被他们成功灭口,万一他的武功还在二人之上,从白鹭书院逃了出去,那迎来的就不仅仅是自由军团的怒火,还要承受江南无数士人的口诛笔伐,这对于以文人立足的白鹭书院来说,是根本不能接受的事情。

    所以周周才说出那句话,因为只有郑在勋死在颜如玉手里,他们才有足够的理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出手制裁他。

    想通了这一关节,王敞心里总算舒服了许多,颜如玉背后是自由军团这一点,很明显已经成了白鹭书院所公认的事实了,不然周周不会如此谨慎处理,至于他说的那些所需要证明颜如玉身份的证据之类的话,不过是一道幌子罢了。

    这个周周,不愧是青年一代翘楚,心思深沉思虑深远,是位掌控大局者!王敞瞥了一眼靠在长椅上闭目养神的周周,心中没来由的感慨一阵,自己或许真的老了吧……

    “那个王禾,你怎么看?”王敞感慨了半晌,脑中却突然想起另一件事,郑在勋方才与他聊过王禾的条件,王禾加入不是不可以,这个主他还是做的了的,但他还是想要和周周商量一下,让他给出点建议也不错,毕竟收进来就是自己的人了。

    周周听此一问,睁开眼淡淡说道:“每位先师不都有自己的收人名额吗?您自己看着办就好了。”周周说完这句,却觉得有些不妥,因为王禾此人,虽然重利轻义,较好掌控,但其武功实力,实在有点让他捉摸不透。

    他有心劝告王敞要小心谨慎些,但转念一想,自己能想到这一点,王敞也定然想到了,先师们培养自己的势力,这种事情他还是不要多嘴为好。

    这么想着,周周也没有再多言,起身告辞了王敞,出庙门巡逻去了。

    天色越来越晚,群英会的比赛即将进入黑暗,火儿与羊诩出了文华殿便直奔武院而去,找到陆游之后,与其细说了一番打斗过程,陆游很快便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这个周周不简单,不过我觉得还是师侄更胜一筹!”

    “哈哈哈……”火儿畅快大笑,她知道陆游所说为何,没有杀郑在勋,就还没有撕破脸皮,这就是最让周周气闷的一点。

    若是换做以往,火儿这样狠辣的性格又怎会留下郑、裴二人的性命,必定杀之以绝后患,但在别人地盘,火儿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考虑,不只是为了不撕破脸皮,或许还有更多,但已不足为外人道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