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410章 初代印现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个半时辰过去了,联军还是没有攻下最后的盟主府衙,只因白鹭书院的加入,双方再一次爆发了惨烈的巷战。

    白鹭书院虽然实力受损,但损失的都是高层几位先师弟子,毕竟还是杭州城最大的江湖势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书院学子何其多,有好几次拉锯战,他们都将联军成功逼退至驻地外。

    这其中给联军造成很大麻烦的有三人,一个是萧寂,南宋最早崛起的五位试炼者之一,其实力与枫林晚几乎不相上下,不过他的对手是镜阳神宫宫主成之文,因为枫林晚已经被另一个人承包了,那就是东方一点红。

    试炼者十余年的苦修,照着枫林晚的天赋,按理说足以与东方大妖一战,只是不知为何,他总是处处受制于东方,他的所有招式都完全被东方所窥破,没有一招是完完整整施展出来的。不过东方也没有穷追猛打,总是在他狼狈逃窜的时候,收招后撤。两人的打斗完全不像是生死之敌,倒像是师徒之间的切磋。

    说到师徒,两人之间还真有那么一点关系。幽隐宫当年有三大弟子,东方一点红就是东方意这一脉的徒孙,而枫林晚则是怜花海的弟子,所以按照辈分来讲,东方一点红还应该称枫林晚一声师叔,不过枫林晚显然并不知道这段往事,不然以他酷爱装比的风格,定要叫嚣着狠狠奚落一番。

    这两人的打斗还比较平静,最后一位联军的“大麻烦”可就不同了,他是真正给联军推进造成最大阻碍的绊脚石,他就是毕昇。

    毕昇武功之高强,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他一人就把雇佣军联盟的一众头领打的屁滚尿流,Toys他们大部分都是远程攻击,对阵普通人可以说是群战大杀器,但对上毕昇却是瞬间哑火了,所射出的子弹总是莫名其妙的于半空中跌落,就好像他面前有一堵空气墙一般,Toys几人苦不堪言,都不明白他是怎么使出这种古怪招式的。

    尽管毕昇三人占尽优势,但联军毕竟人多势众,一次又一次的杀回驻地,几经折损,白鹭书院最终也露出了颓势。

    联军再一次将毕昇等人逼退至盟主府衙,白鹭书院也没有反扑之力了,此时已是巳时,阳光洒满了大地,却给不了恶魔军团翻身的希望。

    一夜战斗,萧寂等人筋疲力尽,但他们还是全力防守着最后的府衙大门,准备殊死一搏。

    然而这一次枫林晚学乖了,由他做联军临时的指挥官,自然是要大显一番身手。他没有命令联军强攻大门,而是分三处进攻,他领枫林联盟于正面对敌,雇佣军联盟、西城势力分别于东、北两侧架梯爬墙而入,然后三方夹击,就算毕昇几人有三头六臂,也绝对坚持不了多久。

    枫林晚的计策奏效了,他将联军“人多”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又财大气粗,以金币为诱惑,激励盟众奋勇向前,这一招是他最拿手的,十多年前五毒山一战,就屡试不爽。

    其实跟着枫林晚这样的土豪玩游戏,真的是十分惬意了,只需要适应他经常性装比以及盲目自大这两点,其余的无不是最极致的游戏体验。不打仗时,可以随意在他名下的酒楼赌场妓院吃喝玩乐,打仗时只要杀了人,就有奖励,就算战死,也有一大笔“抚恤金”。进入枫林联盟,就相当于有了“铁饭碗”,这样豪爽的土豪大佬,谁不愿意跟他混?

    所以枫林晚之所以能在扬州站住脚,不是没有道理的,就算宫曦月再努力扩张,也永远抵不上强大的枫林联盟。

    有钱可捞,联军个个奋勇争先,视死如归。恶魔军团一方也很快做出了对策,毕昇领唐闳、周周、甄传一以及白鹭书院部分弟子去往府内东侧阻挡雇佣军联盟,萧家兄弟、恨情夫妇带领一部分人于北侧狙击西城势力,东方大妖则与两护法、双星兄弟正面抵挡枫林联盟的强攻,三方三处战斗很快打响,陷入了白热化状态。

    最先动手还是正面的枫林联盟,守在大门口的敌人人数大减,这让枫林晚很是高兴。其手下十二大军团军主,来了六人,这个时候全都派上了用场,三人对阵两护法,三人对阵双星兄弟,而他则继续与东方大妖周旋。

    之所以还有勇气与东方对战,是他认为东方一点红也没什么厉害手段,除了能看穿自己招式破绽之外,并没有任何超强的攻击方式。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是守护雅典娜的最后时刻,东方又怎会手下留情?

    若不是看在怜花海的面子上,之前早就痛下杀手了,可枫林晚却还不自知,硬要与东方打太极,东方怎能如他所愿?

    一连串极快的穿针引线,东方一点红出招了!

    他用无名指与大拇指轻轻捏住针线,小指与食指伸出呈现兰花指式样,食指作为剑诀,指向了枫林晚,赫然便是六道绣花针带着飞线刺向枫林晚周身几大要穴!枫林晚心头大惊,之前见他只是用针,并未用过线,这一次却是针线并用,看来这招十分不简单!

    枫林晚急忙运转心法,铁扇飞速旋转于周身,这一次依旧是防守,飞针尽皆被铁扇抵挡。然而此招针头带线,并未落地,东方一点红急速变招,中指与拇指轻轻夹住针线,暗运一口内力,赫然五指张开,枫林晚身前的飞针仿佛活了一般,全数袭向他的下盘。

    枫林晚不敢大意,使出最熟练的一招“白云”,单手撑开铁扇挡于下身,双手做交叉状着攻向东方一点红。“叮叮叮叮……”他见飞针又被铁扇抵挡,即刻以肉掌轰出一招“白云秘印”,一团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猛然袭向了东方身前,东方目露不屑之色,左手拇指与中指夹住右手所有针线,只轻轻一搓,六道针线好似绷紧的琴弦一般,轻微的波动,将白色雾气震荡全无!

    东方“光君”、“六合”、“飞弦”三招刚结束,便又是一招“随风”使出,用拇指与中指拈着针线,猛地向前伸出手臂,只见远处六道飞针犹如疾风一般将枫林晚全身围住,枫林晚大喝一声,急忙用功抵挡,周身闪出一圈白雾内力墙,东方见飞针去势被阻,又一次变招,右手分左手三根针线,双手同时做兰花指状,赫然五指张开,六道白色丝线顺着针线已闪电般的速度袭向了白雾内力圈。

    “叮叮叮……”东方这一招“空蝉”,不仅姿势十分优美,其威力也不容小觑,六道针线有内力的加持,尽皆破盾而入,向枫林晚周身要穴刺去。

    枫林晚脸色大变,慌忙施展《隐宫秘诀》,将铁扇变成一把泛着红色雾气的红扇,最强一招“枫林晚”使出,浑身内力激荡,红扇犹如煮沸的水一般,成了虚无缥缈的扇形水域。紧接着他单脚撑地,单手挥扇,身体犹如陀螺一般疾速旋转一周,红扇水域触及第一根针线,直接将针线熔化扯断,第二根针线同样熔化,到第三、四根针线却只是将飞针击落,第五枚飞针更是穿过了扇柄间隙,在即将刺入他胸口时,被震荡的内力硬生生逼落。

    防住五枚飞针,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最后一枚飞针他怎么也挡不住,细针飞刺入右腿腘窝深处,即刻被东方于远处扯出,他当即右膝跪地,半截腿完全失去力气,说什么也站不起来了。

    枫林晚一跪倒,其身旁的一众手下急忙挡于他身前,将其拖出了战圈。败于东方之手,终于让他认清了自己的实力,比之大妖,确实还远远不及。

    他并不知道对方之前为何手下留情,也不想知道,现下只他一人难以处理,何不使用人海战术?他已经战了一夜,总会有完全脱力的时候!

    “全都给我上!弓兵先给我齐射,耗尽他功力再与他近战!”枫林晚下了一道群攻命令,一众手下终于不再看戏,一道道箭雨射向府门,东方双手并用,纤细手指变幻出各种优美的出招手势,用飞针将箭雨全数挡在了身前,几轮齐射过后,他终是露出了疲态,似水双眸也越来越黯淡无光。枫林晚明白时机已到,即刻下达了近身战的命令,众喽啰挥舞着兵器嗷嗷叫着冲向了东方身前。

    而在不远处,两护法、双星兄弟的战斗也渐渐落入了下风,都是一方之军主、一盟之护法,人数的差距决定了胜败形势。三对二,多出一个人便多受一份力,更不用说周围还有许多小喽啰时不时的干扰。恶魔军团一方败势已露,彻底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了。

    正面的战斗异常艰难,北侧花园战场同样如此,许多敌人已经跃过了围墙,进入了府内,恶魔军团几乎快要抵挡不住了。

    一者西城势力围观了一夜,早上才加入战斗,这股生力军与疲惫不堪的恶魔军团战斗,自然占了体力上的优势;其次便是成之文的厉害之处了。

    兵对兵将对将,萧墨与恨情皆已精疲力竭,只能联手对付廖晓媋,而风情虽然歇息了半夜,但她挺着个大肚子,实在是发挥不出全力,只能与跳墙而入的小喽啰周旋,这可苦了独战成之文的萧寂,因为这个成之文的兵器,实在是太诡异了。

    萧寂之前在府外也领教过他的手段,他的攻击方式是使用镜阳神镜反射太阳光至对手身上,如果仅仅是阳光那权当补充维生素D了,他的厉害之处在于可以将独特的内力融入镜面反射的阳光之中,从而灼伤对手的身体。萧寂在府外与他对阵时就吃了亏,阳光只在肩膀停留了一秒,肩头衣物就被彻底烧毁,露出了通红的肌肉。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天上的太阳越来越温热,反射的阳光也就越来越炽烈,萧寂拼命闪躲,奈何体力不支,一次次被他镜面反射击中身体,衣服几乎被烧光,浑身冒起了黑烟,只片褛碎布遮住了男人的象征,浑身散发出呛人的羊绒味道。

    萧寂从来没有这般窘迫,虽然很羞愤,但他也没有一丁点办法,因为他完全近不了身。成之文就像一台探照灯,身旁有无数的手下保护,只要萧寂近身出剑,那群手下便不要命的上前拦截,勉强杀死一个,便是一道光束射来,烧的萧寂痛苦不堪,就这么打下去,变成“烤乳猪”只是一时半刻的事了。

    而萧墨、恨情联手对阵廖晓媋,也落入了下风,对方的双刀实为鸳鸯刀,本来就十分适合以一敌二,更何况萧墨二人皆已力尽,落败同样只是时间问题了。

    此时在府内西侧假山,白鹭书院与雇佣军联盟的战斗,却是三处战场中唯一处于均势的战场。毕昇到此时才显出了真实本领,尤其是面对敌人零零散散跳进墙内的情况,无异于在给他送人头。

    这位引领书院派崛起的一代枭雄,创造了《活字神功》的绝世高手,完全不是寻常人可以仰望的存在。他的武功神鬼莫测,最主要的是堪比镜阳神镜的诡异兵器,也就是他背上的那块石碑。

    不,不应该叫石碑,它有自己独特的名称,景慕落、大先师称之为“母印”,而毕昇更喜欢叫它——初代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