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04章 彼此约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我知道自己有点自恋,经常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

    庄蝶舞柳眉一掀,斜视道:“只是有点么?”

    “非常,非常自恋好吧。”枫林晚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小声咕哝道:“你这也太严格了……”

    “哦……我严格,那你既然知道自恋是你的缺点,为什么还不改?”庄蝶舞像是幼儿园老师一般,小脸严肃的“责问”着枫林晚小朋友。

    “这算缺点吗?”枫林晚强行辩问道。

    “这不算缺点吗?”庄蝶舞又将这个皮球踢了回去。

    枫林晚皱了皱眉,沉思良久,手探入怀中想拿出铁扇装装比,却掏了个空,这才意识到陪伴了二十七年的装比利器已经掉落深渊。他手足无措的挠了挠额头,却不小心触动了左脸的烧伤,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那龇牙咧嘴的模样逗得庄蝶舞“噗嗤”笑出了声。

    “你没了铁扇装比,是不是就不会正常交流?”庄蝶舞笑问道。

    “怎么会,开玩笑!我好歹也是徐家大少爷,京城……”枫林晚说着说着像是痰卡住了喉咙,戛然而止,神色也突然落寞了许多。

    庄蝶舞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小姐,但也知道徐若凡的名头,不过这些她都不Care,游戏里他就是一个人傻钱多的土豪罢了……这是枫林晚给许多人留下的固有印象。

    她斜眯着眼看着枫林晚,想听他能嘣出什么装比的屁话来,枫林晚却没如她所愿,叹了口气道:“哎……徐家少爷又怎样,还不是得不到她的芳心。”

    “那你还不改改自恋的毛病,说不定她就是嫌弃你经常一副装比样呢?”庄蝶舞随口开导道。

    “哎……感情这种东西不能勉强,自恋不自恋,装不装比,这些东西你是说不清的,就像你明知道苏冰山对你百般宠溺,你却偏偏与她作对,你能说出原因吗?”枫林晚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了庄蝶舞身上,让她有些猝不及防,期期艾艾的辩解道:“我……我那是看不惯她,这算原因不?嗯……这就是原因!”她十分确认的点了点头。

    枫林晚摇了摇头,笑道:“其实你最初只是嫉妒她,嫉妒她得到姬月、姬香的宠爱,嫉妒她总是胜你一筹,拿到了黑白双煞。但这种小孩一般的嫉妒之心又能维持多久?到后来她几次舍命相救,你的嫉妒早就化作了感恩,只是碍于身份、面子以及那可笑的自尊心,这才没给她好脸色对不对?”

    “你放屁!”庄蝶舞被枫林晚戳中了心思,恼羞成怒,气的浑身直哆嗦。

    枫林晚却毫不在意,继续道:“其实从苏冰山讲你之前故意拖沓,耽误了谜团儿的救援时间,我就观察到你的神色颇有些后悔,严毒妖那牲口更是七窍玲珑心,早就看穿了这一点,这才处处维护你,你对苏冰山的‘忘恩负义’,我们都看在眼里,却毫不避讳依旧与你同行,你就没扪心自问一哈,这到底是为什么吗?”

    枫林晚的直言不讳,让庄蝶舞汗然无语,原来大家早就知道我是放不下脸面与冰山握手言和,原来他们都把我当做耍公主脾气的小姑娘,处处袒护我,只有我一人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年了,我真的对她有什么解不开的死疙瘩吗?没有,一直都是那可怜的自尊心在作怪,接受了她的宠溺却又不屑于她的怜悯,我到底是作的什么妖啊!

    其实庄蝶舞并不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不然严云星几人也不会与她为伍。她本性醇良,从当年出声维护唐韵香、燕夫人便可知一二,之所以独独对苏冰云不假以辞色,只是因为一直以来的攀比心理作祟。就好像她本来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到了这个世界一切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所有的优待与宠爱都给了苏冰云,心里难免会不平衡,累积越多妒心越重。到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这种少时的嫉妒心已荡然无存,但却有了成年人的自尊心与脸面,苏冰云几次相救她不是不感动,只是话到嘴边总是变了一个味,致使矛盾越积越深,这才到了今天这般田地。

    十四年前她令阿童木与严云星为难,只是单纯的嫉妒苏冰云与严云星的关系,凭什么她对我的宠爱被另一个人剥夺?当然她明白那是所谓的爱情。这次当她听说严云星北上要与苏冰云为难,她也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并没有真正想落井下石,如果苏冰云真被严云星逼到城破人亡的那一步,她有想过挺身而出,帮苏冰云一把,化解两人这么多年来的恩怨。

    虽然在科技世界她只有十八岁,但心理年龄也已经四十几岁了,不再是一个小孩子了,有些事情她早就想开了。

    说白了,她只是一个骄傲蛮横的小公主罢了。

    “你为什么要与我讲这些?”庄蝶舞沉声问道。

    “呵呵……”枫林晚咧嘴一笑,模样怪丑陋,笑着解释道:“其实你姐妹俩打的头破血流与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算我得不到你们的地盘,我也能看个热闹不是?我只是觉得此时我们深陷危机,命在旦夕,讲一些真心话也无妨,说不定呆会机关移动,我们就命丧火场了呢?再说了,你不是说别人不要我,你还要我呢嘛,我总得开导开导你这位小娘子吧。”

    “噗嗤……”庄蝶舞抿嘴一笑,甩了个娇俏的白眼,揶揄道:“你不要你的小宫宫啦?”

    “那不可能,我还是要争取一下下的,而且你对我来说,啧啧……”枫林晚低着头瞄了一眼娇俏的小姑娘,砸了砸嘴没忍心说下去。

    庄蝶舞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飞机场,抬手就是一个爆栗,娇斥道:“去你的,本小姐今年才十八好不好!”

    “所以说你太小了嘛,我没有别的意思啊……”枫林晚面不红心不跳的摊了摊手,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

    凡是争论此类问题,小姑娘总是会吃亏,毕竟脸皮薄,要是换做宫曦月那样的妖精,估计一句话就能呛的枫林晚自己跳下深渊,我还嫌你“小”嘞……

    不过宫曦月也不可能和枫林晚开这种玩笑,妖精是只对严云星开车的小污婆……

    庄蝶舞自然没在那个问题上争论下去,又把话题转到枫林晚身上,问道:“诶,宫妖精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你说你都没机会了,怎么还死追着不放啊?”

    “哎……”枫林晚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看看,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了不是?你为什么就拉不下脸与苏冰山和好呢?我为什么明知自恋是缺点还要装比呢?等等此类问题,你能说得清吗?这些都是我们心里的一个结,你说你恨苏冰山恨的咬牙切齿?还是我喜欢宫曦月喜欢的死去活来?没有,这些都只是我们心中的一个念想罢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想呢?”

    “对呀,为什么呢?”庄蝶舞歪着小脑袋娇憨憨的问道。

    枫林晚背过身去,负手而立,又开启了装比模式,长叹道:“可能是我们害怕被遗忘吧,怕被关注的人遗忘,怕被周围的人遗忘,怕被这个世界所遗忘吧。”

    幽风吹拂着他破烂的衣带,徐徐鼓动,虽然面部表情与悲凉的语气都很到位,但大腿上几根扎眼的腿毛还是破坏了装比的氛围,惹来围观者一阵银铃般的娇笑。

    “没想到你还挺能洞悉人心的嘛,看的很透彻啊!”庄蝶舞打趣道。

    枫林晚臭屁的扬了扬眉,趾高气昂的说道:“那……那不是我吹,我只是不屑于说不出罢了。”

    “哇……你好厉害哦!”庄蝶舞十分配合的鼓着掌,又忽闪着纯真的大眼睛歪着脑袋问道:“那你这么厉害,苏南一战怎么还败给了严云星?”

    “额……那,那是我大意了好不好,我只是……我只是……”枫林晚半拉脸涨得通红,这个比实在装不下去了,突然转过身来,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垮着脸哀怨道:“你这小姑娘,怎么专门揭人短呢……真的是……”

    “咯咯咯……”庄蝶舞捂着小嘴娇笑道,“承认技不如人很难么?严云星于诡谋、战局的把握、人心的掌控,确实比大部分人都厉害呀,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嘛。”

    枫林晚瞥了一眼庄蝶舞,垂头丧气的说道:“行……我承认我不如他,那你和苏冰山道个歉和好很难么?”

    “哼!很难!”庄蝶舞突然又变了脸色,“就像你追宫妖精那么难。”

    庄蝶舞句句扎心,丝毫不给枫林晚留脸,枫林晚快被气死了,心说这小姑娘怎么这么犟呢?

    “这样吧,你也别嘲笑我了,我们做个约定怎么样?”枫林晚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动了坏心思。

    庄蝶舞饶有兴趣的问道:“什么约定,说来听听。”

    “唔……两年之内,修炼世界的两年哦,你能与苏冰云冰释前嫌,我就放弃宫曦月,怎么样?”

    庄蝶舞当然也不是好哄骗的主,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啦,如果我们谁做不到,谁就归于另一人麾下,这个好处怎么样?嘿嘿嘿……”枫林晚奸笑数声,笑着笑着又扯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他直抽抽……

    庄蝶舞低头思考了一阵,觉得这个赌注还不错,枫林晚实力强这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他徐家有钱啊,能解决不少资金方面的问题。但他的约定有一个漏洞,让她觉得还是不妥,又开口问道:“那我怎么确定你是否还有追宫妖精的念头?这是你的想法,我总不能挖开你的脑子去看吧?万一你硬说你放弃了宫妖精,让我投至你麾下,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诶……这点你放心,我枫林晚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一言九鼎,做事坦坦荡荡,你还是不相信的话,这样吧,我以我真名徐若凡的名头发誓,如果我骗你,就让我穿肠烂肚,不得好死!怎么样?”枫林晚拍着胸脯保证道。

    庄蝶舞仔细想了想,枫林晚虽然油嘴滑舌,待人多以钱来打交道,但好像也从来没失信于人,这点倒是和江湖上其他几人挺像的。人无信不立嘛,不然他也不会被怜花海看中,混不到盟主之位。

    “我想再加一条。”庄蝶舞竖起食指,慎之又慎的说道。

    “你说。”

    “两年内你不仅要放弃宫曦月,还得改掉了自恋、装比的臭毛病。”

    枫林晚咬了咬牙,把心一横,毅然道:“没问题!”

    “那要是我们俩都做到了呢?”

    “那皆大欢喜啊,我们不都解开了各自的心结吗?”枫林晚摊了摊手道。他断定庄蝶舞一时间拉不下脸与苏冰云和好,开玩笑,二十七年都解不开的疙瘩,两年?呵呵……

    “就这么定了!”庄蝶舞给出了最庄重的承诺。她同样觉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对,是狗改不了吃屎……

    枫林晚心里暗暗窃喜,但一想到目下的境况,又长叹一口气,道:“哎……可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呢,前面还有那么多怪柱子,你也会有力尽的时候啊!”

    庄蝶舞一听此言,也耷拉着小脑袋,双马尾一晃一晃,心里十分的不高兴。

    就在气氛突然凝结之时,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极其空灵的呼喊,喊的乃是枫林晚,却让他感觉万分尴尬。

    “孽徒!还不快给为师滚出来!”

    “徐若凡,你把我师妹拐到哪里去了!”

    “枫林晚,老远就闻到你装比的气息了,别装了,快出来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