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55章 战——源起:晓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嘟……嘟……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你稍后再拨……”

    半个小时后。

    “嘟……嘟……嘟……”

    “喂?”电话那头,略微沙哑的声线依旧性感,但严云星却不再有悸动的感觉。

    “喂……这两天我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为什么才接?”严云星有些生气,满满责备之意。

    “我……我这段时间有些忙。”

    “还忙?这都十多年了,魔井试炼成与不成也该有个结果了吧?”

    “我……”

    “行了,你也甭说了,我知道情侣间有个三年之痒、七年之痒什么的,可那也得能“痒”起来吧,你我在游戏里一年都说不了一次话,你觉得这段关系还正常么?”

    “正常,即使不正常我也希望正常!”电话那头的女声突然间十分焦急,似乎并不想放弃这段感情。

    良久的沉默。

    “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告诉我吗?还是我亲自去SH陪陪你?我现在已经回到五毒教了,时间还算宽裕……”

    “不不不……你不用来,我……我自己能处理好……吧……”

    “那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我……我……”女声吞吞吐吐,似乎并不愿与严云星交心。

    “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我给你打电话其实有事找你。”

    “有事么……”

    “对,我打算和赵无极开战,需要你帮我领一支部队,就是原橙色幻想你的属下……”

    “我可能没有时间。”电话那头不待严云星说完便直接拒绝了。

    “可能你不清楚这次南北大战的重要性,我确实需要……”严云星说了半句戛然而止,愣是把“求助”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事关恶魔军团生死存亡,她不可能不明白这次大战的重要性,既是没时间,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忙,或是真的不想帮忙。

    “没事了,你忙吧,挂了。”

    “我……我有一件事……嘟……嘟……嘟……”

    能有什么事比这次南北大战更重要?严云星十分生气,直接把手机扔向了窗外,却不巧砸到了刚从健身房出来的小薇。

    “哎呀!谁这么没公德心啊!”小薇揉了揉头上被砸起的大包,捡起手机待要骂两句,却见是严云星的手机,转而又劝道:“教主啊,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不是?再生气也不能拿东西撒气啊!”

    楼上沉默无言。

    此时白小白也从健身房里走了出来,一边帮忙轻揉着小薇头上的包,一边冲着二楼阳台大声埋怨道:“你怎么能随便乱扔东西呢,要是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不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

    “滚蛋!”二楼一声怒吼,唬得小白一个激灵,下手不稳,疼的小薇倒吸了一口凉气。小白急忙道歉,又小声嘟囔道:“这严云星吃枪药了?这么暴躁……真的是……”

    小薇偷瞄了一眼阳台,吐了吐小舌头,同样小声道:“他这两天尤其易怒,你说会不会是受游戏里腥红鬼眼恶化的影响?”

    小白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我猜他是遇到了别的问题,那也不能胡乱撒气啊,你说是不是?你还疼不?哎……可怜见儿的……”

    小薇翻了个白眼,一把拍开小白的手,直呼“恶心恶心”。小白捏了捏双爪,奸笑道:“你还没见过更恶心的呢,今晚要不要见识见识?嘿嘿嘿……”

    “滚!才不要和你这个……”小薇娇羞的话还没说了半句,眼角余光一扫,却见阳台上严云星正神色严肃的看着她,她急忙拍住了小白使坏的双手,仰头小声询问道:“教主,您还要手机么?”

    “什么狗屁教主,现实中叫他云星就行了。”小白见小薇如此小心翼翼,心中颇有不满,朝着严云星努了努嘴,一脸的嫌弃之意。

    严云星却十分罕见的没与他拌嘴,只和小薇道:“你帮我拿上来,顺便还有些事想问你。”他说罢也不管小白在楼下说他没礼貌之类的云云,一屁股坐到床上,用力地抹了一把脸,想要忘掉之前电话里的不愉快。

    不多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严云星长舒了口气,稍稍平复了心情,“门没锁,进来吧。”

    ……

    傍晚时分,阳台躺椅,严云星嘴里叼着一根香烟,烟头已燃一指,仍不知觉,任由烟灰扑簌簌落在胸前。旁边木桌上的烟灰缸里密密麻麻地全都是烟头,他似乎一整天都没下楼了。

    此时的他眉头紧皱,目光游离,千头万绪怎么也理不清,着实令他心烦。

    与小薇的谈话内容如他所料一般一无所获全都是废话。他问的自然是教内史籍中关于燕云飞一节被抹去的内容,小薇告诉他,从她掌管先知堂以来,史籍中就没有关于燕云飞的内容,即使有提到他,也不是以他为主,比如燕羽的儿子、燕夫人的孝子、常恨天的师父之类。至于殷百战,只提了一嘴是燕云飞的徒弟,十三墓夺宝之后种种,全无记载,显然是被人刻意抹去了。

    “五毒教内还隐藏着有赵无极的线人”,这是严云星能得到的唯一信息,会是一直心怀芥蒂的李玉清么?

    严云星头一个能想到的叛徒便是李玉清,也只能是李玉清,毕竟他杀了李玉清全家,虽然李玉清只知道他杀了自己的父亲。

    严云星这一整天纠结的地方就在于此,此次南北之战,事关重大,到底该不该给李玉清一支部队委以重任呢?

    最后一根烟燃尽时,他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

    远在SH市。

    魔都酒吧内,一群衣着暴露的青年男女正随着劲爆的DJ舞曲摇头晃脑,疯狂乱舞。远离舞池的酒吧台,趴着一位褐色长发的女子,她穿着紧身黑皮裤,瘦身小马甲,只看其妖娆的背影就足以令万千男性为之倾倒。

    这样的美女,且是喝醉酒的美女,从来都不缺乏男性前来搭讪。

    果然,从舞池走来三五个帅气少年,齐齐围到美女身边,其中一位少年语气轻佻的问道:“美女,一个人呐?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美女抬头,果真倾城之貌,绝世妖颜,只是目露寒光,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神情。

    “滚!毛都没长齐也敢来调戏老娘!”女子毫不留情的痛骂一句,又醉汹汹地趴在了吧台上。

    “哎呦……还是朵带刺……哎呀……疼疼疼……谁呀!”少年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保安一把揪住了耳朵,狠狠地甩向了一边。

    那保安冷哼一声,喝骂道:“TMD在魔都混招子都不放亮点?知道这是谁么?你宫奶奶也敢搭讪?”

    “宫NM的奶奶……宫奶奶……宫……宫曦月?魔都老板?我靠……不是……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这就走……”少年慌忙不迭的点头赔罪,拉着同伴灰溜溜地离开了酒吧台。

    醉酒女子正是宫曦月,一年前由于在幽冥山接受魔井试炼,没时间在游戏中赚钱,也便用攒下的钱开了这家酒吧,赚点外快花,平时不怎么打理,也从来没在自家酒吧买醉,然而这一次,她却有不得不买醉的烦心事。

    游戏中,她其实早已通过魔井试炼,《禁天印魔大法》成功突破至第七层,之所以迟迟未归苏州,全都是因为现实中突然发生了一件令她感到万分纠结的事,故此才喝的酩酊大醉。

    不一会,赵萌从舞池中走来,看着醉眼惺忪的宫曦月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他打了电话,说要过来。”

    宫曦月“蹭”的一下抬起头,口齿不清的含糊道:“要回来?我知道他要回来,而且……他也已经回来了。”

    “不是回来,是要过来。”赵萌没好气的纠正道。

    “过来?他过来干嘛?”

    “你喝成这样,人家不得来照顾你么?”

    “谁用他……照顾,当初……当初……”宫曦月说着说着竟低声呜咽起来。

    赵萌看她如此模样,十分心疼,但又忍不住问道:“你还没想好要选谁么?”

    “选谁……选谁……”

    苦酒入喉心作痛,满盏皆是泪珠溶。

    ……

    痴男不痴,怨女怨。

    深夜时分,严云星已然上线。

    两个半月的风雨兼程,疾速赶路,他终于回到了五毒教。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被诬陷种种,心中犹自愤慨。

    之前他出的机关迷城昏倒之后,被从战场赶回的东方救起,醒来时已身处黑木崖,紫衣、姚霜等人皆在身旁,黑木崖下却都是要讨伐他的人,很明显,林傲天他们将血滴等人的死归咎于他的头上了。

    三位死者俱是被毒剑割喉,不仅血液流尽,体内还残存着五毒教剧毒万錾黑金,这让严云星有口难辩,有苦难言。即使问线下的柳絮纷飞三人,也说不出个一二三,只道睡梦中被杀,让严云星彻底背负了“毒杀江湖同道”的恶名,而另一个见证了秦王殿全部经过的阿玖,线下竟联系不到他,即使能联系上,他的灵魂早已失去,下线已久,游戏中的阿玖只是个傀儡罢了,真正的阿玖岂能知道事实?

    也只有五毒教的人和东方、万玲珑相信他了,亲近如苏冰云,也心存怀疑,她倒不是觉得严云星会如此歹毒,而是认为一切都是腥红鬼眼惹的祸,毕竟在东瀛已有过他因鬼眼恶化性情大变而胡乱杀人的事实。

    讨伐严云星的人潮就在山下,畏惧于东方、万玲珑两位寻路人的神威,暂时没有攻上山,严云星却暂时抛开被诬陷之事,问起了当年夺宝之后的事。

    神教圣堂内,东方一点红、严云星两位教主分坐两端,其余人皆被屏退。

    “你想问什么?”东方道。

    严云星整理了一番思绪,开口道:“第一个问题,赵拓是什么时候死的?”

    “夺宝一年后,他突然发疯,投井而亡。”东方简短的回答道。

    “第二个问题,公孙无花去哪了?他有子嗣吗”严云星继续问道。

    “据师叔祖说,曾在北荒见过一次,他孑然一身,并无子嗣。”东方答道。

    “第三个问题,孙无涯为什么会修炼离白坚派的《白马秘术》?公孙无果有子嗣吗?”

    东方思虑片刻,猜测道:“我想他应该是与残废的公孙无果达成了某种协议,至于公孙无果有无子嗣,我并不清楚。”

    “第四个问题,我教教主燕云飞在金星乱象位时发生的故事,你们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么?”

    东方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最后一个问题……”

    “慢。”东方不待他问,打断道,“问完最后一个问题,你就要离开了吧。”

    严云星点了点头,神色严肃的说道:“没错,我要尽快回去备战,先发制人,如同苏南一战,掌握先机才能打赢这场硬仗!”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我就在黑木崖,哪也不去。”东方神情依旧,冷漠的语气似乎只是客套之言。

    但严云星知道东方定会真心相助,只是既做了承诺,还得遵守才是。再说了,他一出手,萩阳门那群老不死的也必然出手,一群神仙打架,不是他能所掌控的局面。

    “东方兄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往后江湖中一切,该有我们试炼者自己掌控了。”严云星抱拳拜谢道。

    “既如此,那最后一个问题?”

    严云星笑了笑,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东方兄的。”

    “哦?关于我的?我倒是听听你有什么好话。”东方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

    严云星神秘兮兮地四下看了一眼,再次确认周围果真无人,这才忐忑不安的问道:“东方兄之前的姓名,是荀孟绮,还是荀梦绮。”

    东方明显一愣,忽又笑道:“有什么区别吗?”

    “有区别的,是‘孟母三迁’的‘孟’还是‘春眠晓梦’的……”

    东方不待严云星说完,直接打断他的话头,他俏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神情异常冷漠。“不管是什么,我现在叫东方一点红,你明白了么?”

    “我明白了。”严云星说罢抱拳,道一声“寻路再见。”便转身快速离去。

    东方久久地望着他的背影,直至消失在了圣堂尽头,方喃喃自语:“从今往后,一路珍重。”

    而在圣堂后殿,传来了万玲珑一声悠长、悠长的叹息。

    “曾有相看两不厌,胜过天长地久时;

    却作分别话残梦,从此相逢不相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