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68章 再起兵锋(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68章再起兵锋(五)

    赵洞庭轻轻摇头,“朕不想太后、你们,还有朕的将士们白白送掉性命,投降,兴许还有活路。”

    正说着,岳鹏已经回来,拱手道:“皇上,末将已召集五百精兵,随时可以出城。”

    赵洞庭不再说话,跳下墙垛,朝岳鹏走去。

    数分钟后,南面城门吊桥缓缓放下,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五百持盾骑兵团团护着赵洞庭,向城外驰骋而去。

    岳鹏一马当先,持着银枪,威风凛凛。

    赵洞庭被护在中间,却是躺在乐婵的怀里。

    乐婵、乐舞、颖儿都要跟着出城,他没能阻止。和乐婵共骑,是他执意要求的。

    此行出城能不能活着回来,还说不准。他只想着,若是死了,死前能够享受享受乐婵的怀抱,也算没白白穿越来到南宋这趟。

    乐婵见小皇帝缩在自己怀里,嘴角还兀自带着几抹微笑,只觉得心头古怪。

    她想不明白,这个小皇帝怎么好似对自己格外的亲近,那种感觉,又好似是种依赖。

    城外护持、护州两军的将士本来都已经坐到地上休憩,此时见得有骑兵出城,慌忙站起身来。

    步卒连忙捡起地上兵刃,骑兵翻身上马,弓兵弓拉半月。

    一众将领神色肃穆,准备迎战。

    虽然他们甚至算不得正规军,但到底也训练有些年月,战斗力如何尚且不说,反应倒也不慢。

    待得瞧清只有数百骑兵,其后再无人马之后,他们的神情才逐渐又放松下来。

    不到两分钟,五百骑军便到两军阵前百米处。

    岳鹏举起手中银枪,众骑军齐齐勒缰止马,军容齐整。

    赵洞庭让乐婵驱马到最前面,高声喝道:“我乃大宋皇帝赵昰,护持军、护州军将领何在?”

    他从陆秀夫的嘴里得知这些军队的番号。

    雷州军卒听得他是皇上,都是懵住,但他们早生降意,是以也没人动手。

    当然,那时候的弓也鲜少有能射到百米的。

    陆续有十余名两军的将领驱马到阵前,惊疑看着赵洞庭,并不说话,也不参拜。

    赵洞庭又高声喝道:“你们既到得城外,何以不率军攻城?”

    出列的将领中没有人答话。他们中间有的人是心存忠义,还有的是士卒不听使唤,迫于无奈。

    作为低级将领,他们看到穿着皇袍的赵洞庭,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虽然赵洞庭只是个孩子,但他那身皇袍,就代表着绝对的权威。

    过几秒,军中忽有人喊道:“我们乃大宋士卒,岂能倒戈攻打皇上?”

    护持军弓箭手阵中有一士卒缓缓走出阵来,正是那个放冷箭射死吴温礼的独眼箭手。

    他刚刚喊出来的话,让得不少人心生摇曳。

    “好!”

    赵洞庭又是大喝,“看来我大宋即便危亡在即,仍有不少忠义勇士!”

    说着,他的眼神从两军阵前扫过,声音更是拔高几分,“你们,可是我大宋的忠义勇士?”

    要说这鼓舞士气、煽动人心,赵洞庭还真是把好手。他上辈子开传媒公司是靠什么吃饭?那就是靠嘴吃饭!

    他手底下那些刚毕业的大学生们,总是能被他煽动得嗷嗷直叫。

    这话他喊出嘴来,可谓掷地有声,气冲云霄。

    连他身后的乐婵、旁边的乐舞、李元秀等人都不禁动容,可想而知本来就生出降意的雷州军是何感觉。

    他们只觉得胸膛里面有股气,好似不吐不快。他们被迫来到碙州岛攻打禁军,心里本来就不是滋味了。

    突然,军中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喝道:“大宋护持军士卒张三,叩见皇上!”

    他这声喊,将无数士卒心中的忠义催发出来。

    “大宋护持军士卒李四……”

    “大宋护持军士卒王五……”

    一时间,高喊声不绝于耳,护持、护州两军的士卒接连成片单膝跪倒在地。

    乐婵喜不自胜,赵洞庭心中也是重重地松了口气。

    这些雷州军到底还是心向着大宋的。

    前排的将领们见到士卒如此,心知无法改变大局,也先后翻身下马,向赵洞庭遥遥跪倒。

    之前想降又不想降,想攻又不敢攻的那些人,现在也随大势所趋了。

    赵洞庭心知时间紧迫,立时又道:“好,那诸位勇士这便随朕入城,助朕抵抗逆贼!”

    听他这话,有些人迟疑起来,怕城中有陷阱。

    但也有的人已经彻底决定倒戈,站起身来,向着城中走去。那些其实不太想降的将领们也不敢阻拦。

    赵洞庭怕迟则生变,率领着骑兵又向城内冲去。

    再回到城头时,只看到下面已经有连绵的雷州军卒向着城门涌来。

    不论是古人,还是现代人,骨子里总有种随大流的想法。有人带头,自然是越来越多的士卒入城。

    张世杰看着赵洞庭短短时间就劝服这么多雷州军入城,眼中不禁满是佩服之色。

    赵洞庭摊开自己手心,低头瞧瞧,手心上已经满是汗水。他刚刚的紧张,只有他自己清楚。

    东面定海军和破敌军的斥候见到南面军卒入城,连忙禀报统帅,可两军的统帅又哪里敢去阻拦?

    见识过地雷阵的威力,他们现在连靠近城墙的勇气都没有。

    他们知晓护持军和护州军是哗变了,纵是有心去拦,也怕自己被那些哗变的士卒砍死。

    等到革离君、张弘范他们率领军队终于赶到行宫城外时,南面城墙外几乎已是空空如也。

    革离君满是疑惑,问旁边军师道:“我们的军队呢?”

    军师也是满头雾水,讪讪道:“这、这,大人……我也是不知啊……”

    革离君重重地哼了声,正要派斥候去叫各军的将领前来集结,却见前面有近十骑呼啸而来。

    现在整个南面城墙外,护州军和护持军的将领士卒加起来也不过千人了。

    到得近前,革离君看清楚有几人是自己安排到两军中为将的亲信。等他们过来,便连问道:“你们的士卒何在?”

    那些个将领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低下头,不敢答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