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78章 斩杀降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78章斩杀降将

    军需官倒有些见识,接过图纸,“皇上,这好似是蛮夷之物?”

    这个年代,在北方已经有马蹄铁出现。

    赵洞庭道:“管他什么蛮夷不蛮夷的,有此物,能够大大减少我军战马的损失。”

    军需官闻言,连忙领命去了。

    赵洞庭让文天祥多多休息,也没再打扰文天祥,让人安排房间,便去了房间里。

    奇袭元军大营可以算是他首次亲自战场冲杀,其实到这个时候,他的心情都还有些没有平复下来。

    文起和王怡源本来也打算离开,却被文天祥叫住。文天祥对王怡源嘘寒问暖的,又问及王文富的情况,说着以前两人订亲的事,直让得王怡源和文起这对小年轻都羞涩得不行。

    到房间里,赵洞庭虽然疲累,但还是不忘修行房中术和内功。

    男人嘛,总希望自己那方面能力出众的。

    翌日大清早,就有士卒在外禀报,苏将军、岳将军等人求见,且已将元军诸统帅都押解过来。

    但是,赵洞庭寝宫内竟是没有应答声。

    侍卫有些发懵,莫非是皇上还未醒?

    他回头瞧瞧苏泉荡他们,顿时觉得两难。让他打扰赵洞庭休息,他不敢,可不禀报,貌似也不行。

    “贼将都在此处?”

    好在这时,赵洞庭的声音从房顶上飘落下来。落在侍卫的耳朵里,可谓是有如天籁。

    苏泉荡和岳鹏等人,还有那些被押来的元军将领都抬头往屋顶上瞧去。

    苏泉荡他们勉强还好,知道赵洞庭修习剑意的事,表情没有扭曲,那些元军将领则是有些傻眼了,止不住思量宋朝小皇帝这是抽什么风。

    想着想着,便又止不住悲愤起来,因为他们竟是完败在这样疯疯癫癫的小屁孩手里。

    天理何在啊?

    此时赵洞庭手执长剑,神色淡然。而他旁边的乐无偿,比他更要淡然,这组合,堪称诡异了。

    饶是苏泉荡,以前没见过这场面,也不禁是微微愣住,然后才作揖道:“回皇上,除去蒙古部将都已被斩首外,其余诸族部将都在此处。”

    “噢……”

    赵洞庭答应一声,眼帘下斜,扫过元朝众将。

    他们中间有些人摆着满脸愤慨,或是大义凛然,直要慷慨赴死的模样。

    这让得赵洞庭有些不爽了。

    难道还求着你们降?

    这画风有点不对吧!

    略做沉吟,赵洞庭突然改变主意了,道:“既是如此,还押他们来见朕做甚?全部带下去斩杀了事。”

    “啊?”

    在场众人又是全懵了。

    苏泉荡心里直嘀咕,不是你让我先押着他们的么?怎的又要直接杀了?

    他登时生出些圣意难测的荒唐想法。而荒唐之处,则是在于这个皇帝才不过十来岁。

    不过皇上说什么便是什么了,苏泉荡当即挥挥手,对士卒吩咐道:“将他们全部推出去斩首,首级示三军将士,让士卒们好好看看,元贼也不过如此。”

    一众被五花大绑的元军将领全都瞠目结舌。

    这不对劲啊!

    按照常理,宋朝小皇帝不是应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服我等这些人纳降,然后我们顺势拜倒,高呼几句皇上圣明,愿意效死的吗?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要推出去斩首算怎么回事?

    这些将领都不是蒙古人,有些以前家国就是被蒙古大军给屠过的,忠心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

    在元朝,多数外族将领其实都是屈服于元朝的威势,为求活命,不得不降。

    登时,有些压根没想死的将领站不住了,跪倒在地哭喊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只有些是真心归降元朝,有心求死的将领兀自昂脖子站着,不屈地怒瞪着赵洞庭。

    赵洞庭心情爽落几分,觉得这才是该有的画风,却仍是拿捏道:“你们是元贼将领,犯我大宋疆土,屠我大宋军民,朕为何要饶你们?”

    有心眼活泛的降将立时听出来有戏,连道:“我等愿意以待罪之身为皇上效命!”

    “哼!”

    那些极有风骨的将领则是冷哼,满脸极为不屑的表情。

    赵洞庭心里,自然还是佩服这些有风骨的将领的。但是,佩服和国事却是两回事。

    他很明白,这些人纵是愿意投诚,也需要费很多的唇舌,而现在,他并没有这个功夫,也没有这个闲心。因为纵是劝降他们,到时候也仍是得花心思防止他们再度倒戈。

    在碙州岛上吃过一次亏,赵洞庭不愿意在同样的坑里再次栽倒。

    当然,更主要的是,这些降卒问题已经让得他颇为不耐烦了。

    当下,赵洞庭淡漠道:“既然如此,暂且先将他们留下,让他们去劝说士卒。至于这些不愿效忠于我大宋的……”

    他没继续往下说,但苏泉荡已经会意,士卒们立刻将那些兀自站着的元军将领给押了下去。

    有两个见机得快,连忙跪倒,倒也暂且保住了命。

    赵洞庭仍是持剑立着,仿佛对刚刚的事情并不放在心上。

    其实,他的内心并不是特别平静。若是可以,他当然愿意全部招降,但世上,显然没有这样的好事。

    到得近午时分,文天祥匆匆差人来报,说王文富已到府衙中,正在他的卧房内。

    赵洞庭知晓文天祥的意思,王文富曾是南宋国子监祭酒,自然是才华满腹之人。文天祥这是想让他去劝说王文富重新出仕。

    而现在,南宋雷州正兴办学业,朝廷中也的确缺少这样的人才。

    于是稍作犹豫后,赵洞庭便带着乐无偿去了文天祥的卧室。

    王文富正在和文天祥交谈,见到赵洞庭进来,连忙拜倒:“草民王文富叩见皇上。”

    文起和王怡源也在,两人脸上都有些羞色。看来刚刚文天祥和王文富两人有商议过他们的婚事。

    赵洞庭亲自将王文富扶起,笑问道:“两位这是在商议文起和王姑娘的婚事?”

    文天祥笑呵呵答道:“多谢皇上关心,老臣与文富兄决定等我朝收复广西,再为两个小辈举行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