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947章 又有圣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47章又有圣旨

    而除去掌设之外,在尚寝衙门内还有位置最高的司设嬷嬷。

    赵洞庭微微眯起眼睛,沉声道:“押司设嬷嬷和掌设嬷嬷前来见朕!”

    押这个字,足以表明他心中现在是如何怒火滔天了。

    有禁卫领命匆匆跑出寝宫。

    整个院子都笼罩在赵洞庭浓浓威严之下,寂静万分,便如同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深沉天色。

    很快,有两个年岁颇大的宫女被禁卫押着过来。

    刚到院子里,两个嬷嬷便跪倒在赵洞庭面前,“奴婢叩见皇上。”

    赵洞庭看向那自称掌设嬷嬷的宫女,沉声喝问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朕寝宫檀香之中做手脚!”

    掌设嬷嬷脸色瞬间惨白,几秒之后,便软倒在地。

    赵洞庭又问道:“这绝嗣香,你又是从何而来?”

    他有剑意不自禁弥漫出来。

    掌设嬷嬷额头汗如雨下,竟是就这般晕厥过去。

    但哪怕是晕厥,她显然没法逃过提刑部下大理寺的严加审讯。

    待得赵洞庭将大理寺官员宣来以后,这位畏罪昏厥的掌设嬷嬷便被带了下去。

    这日,她在大理寺后吃了怎样的苦头,鲜少有人知道,但却是牵连出来不少人。

    宫中负责采买的太监数人,以及长沙城内某香铺老板。最终,矛头更是直指被摘去军情处总管之职的吴连英头上。

    赵洞庭得到大理寺汇报以后,脸色彻底冰冷至极。

    看来,那封密信最终能引起赵昺什么反应,已经并不重要了。

    有禁卫赶往吴连英居所擒拿他面见赵洞庭,但是最终却没能将其活着带到赵洞庭院落里。

    这位为大宋宫廷效命数十年的老太监在得知禁卫要押他面见皇上之后,以极为决绝的方式了结了自己的性命。

    一头撞死在了屋内方桌角上。

    大概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幸免,但是,却仍不愿这般招出赵昺。

    而显然,他招不招出赵昺都已经不重要。

    盛怒之下的赵洞庭将掌设嬷嬷以及和此事有关的一众人等尽皆斩首,然后又有一封密信出宫,却是往湖北靖州而去。

    这般杀戮,没能在皇宫内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不过是司设衙门几个嬷嬷,以及宫中几个采办太监而已,实在不怎么上得台面。

    将根子挖到吴连英以后,也就到头。

    夜里,赵洞庭还是和白玉蟾在寝宫院内搞烧烤。

    以他现在心境,不过几个嬷嬷和小太监,自然已是不会在他心中再掀起什么波澜。

    金黄兔肉飘香四溢,油渍弥漫。

    充满灵性的白玉蟾突然说道:“皇上,小道想要开观传道,您觉得如何?”

    赵洞庭微微怔住,然后轻笑道:“你怎的突然有这个想法?”

    白玉蟾道:“时下世间修行之法繁复如星,虽有日渐兴盛之相,却是有道已经和金丹之道背离愈远。本应万变不离其宗,现在却有离宗之相。小道钻研金丹之道至今,悟金丹真妙,又兼之学得皇上所教之天文之事,若不传道下去,于心不安。”

    “噢。”

    赵洞庭轻轻点头,“如此也好。金丹到底是根本,可现在有些魔门秘典却是已经完全背离金丹之道,不是什么好事。”

    在历史上,白玉蟾就曾创下金丹之道。如今,他终于还是生出来这种想法。

    而金丹之道影响深远,赵洞庭自是同意。

    只可惜,前辈子到后世之时,真正的金丹之道已然失传。随着火器盛兴,再无什么武林高手现世。

    也不知道,这辈子自己改变历史以后,白玉蟾所创金丹南宗能不能够永远延续下去。

    白玉蟾忽的笑眯眯,带着谄媚笑容,递了兔腿肉给赵洞庭,“那皇上您是不是给小道安排间道观?”

    赵洞庭哭笑不得。

    大概后世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大名鼎鼎的白玉蟾原来是这般顺杆往上爬的性子。

    不过赵洞庭最喜欢的也是白玉蟾这种稍微没脸没皮的性子,显得真实。

    稍作沉吟后,赵洞庭道:“福建闽清是个不错的地方,等有空,朕着人为你找地方立观。只是道观不会太大。”

    依着史书记载,白玉蟾最后便是在福建闽清创下的金丹南宗道统,赵洞庭不想去强做改变。

    再者,现在荆湖南路境内已有天师道坐镇衡山,也却是不适宜白玉蟾再在这里立教。

    白玉蟾已是心满意足,连连道:“小道多谢皇上。”

    他自己身无分文,要是靠他,莫说是小道观,怕是就连间茅草屋都难以建得起来。

    这夜,两人相谈甚欢,直到深夜时分才各自睡去。

    过四日。

    横山寨内再度迎来皇上使臣。

    不过这回不再是皇城内的公公,而是领方郡郡守,同时也是宾州知州的卜凤茂亲至。

    卜凤茂带着五百宾州精卒从领方郡往西,直到横山寨。

    沿途各地守官得知他是皇上钦差以后,尽不敢拦。

    而他这般阵仗到得横山寨,自是较之当初刘公公入横山寨要引起更大轰动。

    大宋初定以后,境内凡是五百以上精卒调动都必须向皇城提前汇报。谁敢擅自带兵越境,那都是逾越的大罪,更不用说在境内两军对峙。有胆敢如此做者,摘去顶上官帽都是小事,说不得要身首异处。

    又复热闹的横山寨内,无数百姓看着五百布甲精卒拱卫着马车入城,少不得要议论纷纷。

    自从皇上秋风扫落叶般将广南西路、东路、荆湖南路等地尽皆收复以后,国内已是很少能看到有这么多士卒招摇过市了。

    军前有穿着银甲的将军忽然立马,然后对着后头马车里道:“大人,已到横山寨了。”

    马车里面传出颇为深沉的声音,“去广王府。”

    银甲将军便又拍马。

    五百精卒径直向横山寨内而行。

    到得城门前,银甲将军掏出令牌,对着守城士卒喝道:“宾州知州大人奉圣令,前来传旨广王殿下。”

    横山寨内守城士卒中有人跑上前头,不敢怠慢,连忙呼喝众人让开道路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