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222章:太闹腾,需要清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么对你的损耗是不是也会加大?”

    “嗯,所以动作需要快些。”这时候,裴真言自然也不会再隐瞒什么。

    识薇颔首,然后直接将裴真言打横抱起来。

    饶是清冷淡然如国师大人,这会儿也着着实实的被惊着了,下意识的撑在识薇肩上,“君君……”整个人看上去好像都是懵的。

    如此难得一见,识薇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谨之你放心,我肯定抱得稳稳当当,不会将你摔了的。你也别想着挣扎了,你现在这样,跟我犟也是徒劳无功,还不如省点力气。”

    因为两个人的身高体型差距,那画面还真不算那么美好,不过,识薇的手确实稳得很。

    又不是第一天认识识薇,裴真言哪能不知道她是什么德性,回神之后垂下眼脸,选择了沉默,尴尬归尴尬,这也的确是目前最行之有效的方式。

    “谨之啊,要走咯。”

    识薇虽然相信裴真言的能力,但是,想也知道,暴露风险越大的时候,遮掩起来耗费的心神自然就更大,正面冲向那些人群密集的地方,多傻缺才会干这种事?

    识薇的速度非常的快,如风似影,即便是在山林间,也如履平地,山石草木在她眼中,好似都形同无物,凭借敏锐的感知,不需要裴真言指路,目的明确,线路精准,之前小心翼翼躲躲藏藏,还要时不时的掩盖一路上留下的明显痕迹,现在,哪怕距离那些江湖人不过几丈远的距离,识薇也不眨一下眼皮。

    最“过分”的一次,离她最近的一个人,还不足一丈,中间就隔了一块半人高的石头跟一棵树,那人愣是都没半点察觉。

    所以说,国师大人真的是居家旅行打家劫舍的神物。

    大概是一路走得太轻松,识薇心里又开始跑马了。

    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在专注跑路,但是,国师大人好歹算是这方世界最了解她的人,伸手戳捏了捏她的脸,“君君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识薇瞧了他一眼,笑而不语,只是那笑,怎么看都有点不正经。

    裴真言倒也没有寻根问底,他只是因为身上的伤痛,以及精神上的疲惫,想要稍微的转移一下注意力,以前,另一个自己也是经常作妖,裴真言倒也没在意,只是这一次,让他难得的滋生了些许情绪波动,不过,好在君君是没事,也就不跟他计较了,否则……

    确定安全了,识薇才将裴真言放下来,小心的扶着,“谨之,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裴真言微微颔首,“君君的伤势如何?”衣服还是那一件没换过,太明显了。

    “还成,恢复能力似乎有点超乎想象。”这是识薇在昨天半夜发现的情况,原本她也挺糟糕的,在昨天半夜的时候,身体却轻快起来,直至今早,再看身上的伤,比较浅的伤口已经完全结痂,而比较深的,看上去也还不错,红肿情况完全消失了。

    这身体太身体天生神力不算,现在发现恢复能力也这么给力,识薇点头表示满意。

    不过谨之的身体情况就着实叫人担忧了。

    “我们是不是要尽快回去?只是你现在的伤势……”皇城不仅是国师大人的地盘,也算是识薇的地盘,能有最好的养伤环境,其他需要的东西也就张张嘴的事情。

    “暂时不行。”国师大人还秉承着良好的素养,不会像尊主一样,没脸没皮的将身体全部的重量都压在识薇身上,因为想要尽量远离,反而耗费了更多的力气。

    识薇伸手,环住裴真言的腰身,颇为蛮横的将他压在自己肩上,“身为伤患,就该有伤患的自觉,这会儿就别想着你的风度了,不该逞强的时候,还是别硬撑。这么一说,”识薇笑得有点小坏,“在这方面,还是另外一个你,更可爱一点啊。”

    裴真言的眼神有一瞬间的变化,然后倒是乖乖的靠在识薇身上。

    识薇满意了。

    “说起来,谨之,你是主人格,他是副人格吧。”识薇一边说,一边扶着他有目的的继续前行。

    裴真言虽然不知道“人格”是什么意思,但上下联系,大致也能知道识薇的意思。

    “要说这双重人格表现出的就完全是两个人很正常,只是谨之你们在身量上也存在着差异,为什么?”这也是导致识薇丝毫没能将国师与尊主联系起来的原因之一。

    “身量上的少许差异是因为缩骨功,至于头发,我改印国国运,似乎并未对他产生影响,他‘初生’在数年之前。”裴真言垂眸解释道。“君君,我们要去哪儿?”

    识薇侧头看了裴真言一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家美人好像不是很想提到另一个自己。“据我观察,附近应该有人家,估摸是个小村子,去瞧瞧,能不能暂时落脚。”

    裴真言颔首,“方才我注意了一下,他的人应该已经动手了。”

    裴真言没指名道姓,但是识薇也知道他指的是谁,也确定错觉不是错觉。识薇自认为是个体贴的人,既然自家美人不乐意,她也就不再提及。

    接下来的事情都很顺利,不知道是这百姓真的淳朴善良,对他们二人如此明显的穿着都没有多想,就那么接纳了,还热心的准备他们需要的东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反常得如此明显,如何不叫人怀疑。

    “别担心。”裴真言在识薇耳边低语道。

    识薇眼中闪过三分诧异,所以这又是她家美人用了什么小手段?!识薇倒是放宽了心思。

    只能说,这次的事情,识薇对裴真言的信任上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识薇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对于外伤的处理却相当的娴熟,没办法,孰能生巧嘛。

    因为一身伤,不方便洗浴,识薇仔细的给裴真言擦拭,这时候的裴美人也没拒绝,坦荡接受,换上一身粗布麻衣,依旧不损身为国师大人的非凡气度。

    外伤可以处理,内伤却叫人束手无策。

    “无碍的,君君无须担心,养养就好了。”

    如此云淡风轻,不知道是已经习以为常,还是性情使然,万事都不能让他动容。

    当隔着距离去看这个人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性情,其实都无所谓,但是,真的放在心上之后,裴美人这样,就叫人不那么心情愉悦了。

    识薇蹲在坐着的裴真言面前,单手搭在他的膝上,仰头看着他,“以前经常这样?”眼中的情绪有些抑制不住的翻涌。

    裴真言垂眸与她对视,似乎不太能理解识薇的反应,片刻,“也不是经常。”

    “我能认为这是你的退路吗?可是,依照你的能力,完全可以不用受伤的,虽然可能取巧了些,可是,只要目的达成了,何须在意过程。”

    “君君,”裴真言眼神格外的专注,“有些事情,他能做,我不能。我某些能力虽然特殊些,却不是万能的,国师的身份已经叫某些人忌惮非常,若是还知道我控制着强大的江湖势力,那么那些人会如何呢?”

    狗急跳墙,不若如此。

    裴真言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识薇的鬓边,“不过,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识薇笑了一下,顺势坐在地上,将头靠在他膝上,“真言之言,我自然是信的。”识薇体谅他重伤在身,没精力应付她,一直都乖乖的,没有可劲儿的撩人。

    要说村子里进了陌生人,必然会引起关注,然而,半天时间,这个村子的一切一如既往,多出来的两个人,好像隐形一般。识薇再度忍不住感叹,她家美人啊,真的是杀人越货的神器啊,在大周的时候如果有他在,她不知道多轻省。

    当晚亦相安无事,次日,天微亮,睡在床外侧的识薇豁然起身,手握剑柄,随时都会出鞘,目光盯着窗户所在的位置,格外锐利。

    裴真言按住她的手,“自己人。——事情办妥了?”

    识薇眼眸微眯,看着自家美人,那说话的语气跟尊主如出一辙,身上的气息也改变了,然而,识薇很清楚,他还是他,不是另外一个,改变,只是一种对外人的伪装。如果不是在眼皮子底下,识薇自觉也会被骗过去。

    想归想,识薇还是扶着裴真言,让他借力坐起来。

    “属下等办事不利,来迟了,还请尊主恕罪。”

    长久的沉默,隔着一堵墙,外面的人也大气不敢喘,单膝跪在地上,好似要化成雕像。

    如果不是靠在一起,自家美人身上伪装的气息也未曾改变,识薇都要以为他又睡着了。

    “江湖上太闹腾了,清洗一下,让他们安静一点。东西留下,可以滚了。”

    “属下遵命。”

    战战兢兢地放下东西,战战兢兢的走了。

    没办法,对于他们犯下的错误,作为老大没有给予明确的指示,这心里可不就七上八下的,一日没有结论,那小心脏就始终是悬着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完成尊主交代的任务,一个个眼中都杀气腾腾的。

    等人走了,识薇翻出窗外,将地上的包裹拎进来,衣服,伤药,银票,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准备得倒是挺齐全的。“谨之,他们是怎么找来的?路上也没见你做什么。”

    “是一种香,人闻不到。”

    识薇了然,没再继续询问。

    在她看来,国师跟尊主同为一体,记忆理所当然是共通的,国师能指挥尊主的人,不是理所当然嘛,所以,有些事情,压根就没有去深思。

    然而,如果尊主但凡有一点点的意识,这会儿只怕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在尊主的认知里,他跟裴真言虽是一体,但记忆不通,所处领域没有交集,就如同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然而,裴真言此时所作所为,像是对尊主的事情不了解吗?

    尊主不会知道,所谓记忆不通,所谓不了解,其实都知道单方面的,裴真言不但有他所有的记忆,对他的所有事情更是了如指掌,甚至可以说,有些属于尊主领域中的东西,尊主不知道的,裴真言都知道。

    印国国师裴真言,如果不是他自己显露出来,那么,谁都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可怕。

    别人不知道事情,裴真言不介意让识薇知道,但是,识薇没有主动问及的事情,他也不会主动去交代什么,不是不愿意,而是……没必要。

    裴真言的能力,跟他的野心,并不成正比。

    天明之后,裴真言让识薇带着他离开了村子,而那可以用来追踪的香,也被处理了,之后,之所以如此,一方面尊主以往都是这么做的,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他们二人的安危,尊主的人既然出现了叛徒,谁也不能保证就没有另外的心思叵测之辈。

    裴真言一头银发太过于标志性,于是一顶帷帽,连同那张脸也被识薇给遮了起来,识薇才不承认,她是占有欲发作,不想让太多人瞧见。

    识薇跟裴真言也没走太远,虽然江湖人还在寻找他们,不过,很快就没那精力了,有人开始疯狂清洗江湖各方势力,小鱼小虾没当回事,目标瞄准的全是各大势力门派家族,不论正邪,但凡是在江湖上有名望的,都是他们下手的目标。

    养了几天伤,识薇带着自家美人溜溜达达的前往宛城,一路上,听了不少江湖上的风起云涌,却半点没影响到他们二人,那些人当乐子说,识薇也当乐子听。

    颇有几分闲云野鹤的惬意。

    到了宛城,稍微打听一下,识薇就知道,许宣和还没离开宛城回皇城,不知道是在等她,还是身体状况不允许。

    “谨之,离开皇城之前,你说过,崔宣和并无生命之忧?”

    裴真言颔首。

    “那晚上去瞧瞧他,让他跟崔家人回去吧。”她跟她家美人的仇恨值都太大了点,防止江湖人狗急跳墙,还是不要明目张胆的现身比较好。

    “君君还不想回去?”裴真言低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