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火神?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火神?

天国的水晶宫 | 作者:流血的星辰a| 更新时间:2018-06-30 02:0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倒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情。陆希和贝尔基尔嘴炮过,互殴过,追杀过,碾压过,以及S(喵)M过,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和这家伙并肩行走在一条阶梯上。虽然自己无时无刻地在寻找着对方身上任何一个值得下刀的地方,但居然还能愉快地聊天,陆希觉得自己真的完全有充分的理由为本人的涵养而点一下赞。

    漫步在由无数精美雕像和版刻的高山阶梯之中,就仿佛是身处艺术的最高殿堂中,感受着另外一个世界的真实一般,觉得自己的精神和灵魂都得到了洗礼和升华似的。可事实证明,人类之所以愚蠢,就是他们往往会对着一件事物的表现自嗨罢了。而文青之所以是人类中最愚蠢的存在,即便是他们在知道了事物真实的时候,也只会捂着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然后继续自嗨。陆希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但是愚蠢的人类而且还是腐朽反动的资本家,但总还是觉得自己比文青是要高上那么一点点的……所以,此时此刻,再看着这视线之中无数栩栩如生的“艺术品”,陆希便连半点的感动和震撼都感受不到了,只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和悚然。

    平心而论,如果真的知道自己将会被以雕像和绘画的形式承受永久的禁锢和折磨,陆希觉得自己一定是会自我了断的。然而,现在,火神赫萨已经陨落,但是这神国还在,于是这个让人听得魂不附体的监狱也还在运作着。

    现代人一提起远古的神话时代,便会以繁荣、富足、和平、安定等等美好的词汇加以修饰。可只要理解了远古诸神维系其地位的手段,陆希觉得自己应当是会成为那些反抗者的一员了。而同样的,他也越来越理解菲茵女神当年的做法。

    ……虽然依然觉得那女神姐姐还是有点傻白甜便是了。

    “火神赫萨依旧陨落,但因为这座监狱是由洛菲打造的,其地基是建立在赫萨和玛拉大神共有的神域之内的,会在两万年后的今日也在继续运转,这倒是也是说得过去的。那么,照你的意思,这里面的狱友,也就是这些‘浮雕’和‘版画’,其实都还活着咯?”陆希对贝尔基尔道。

    “不,我的小朋友……(呯)哎呀!”贝尔基尔捂着被冷不丁轰掉了半边的脑袋,一边任由阿斯莫之灵的力量将自己剩下半拉脑袋给重新长了回去,一边露出了哀伤的表情“……所以,我现在是说什么话都会激怒您了吗?”

    “不,我只是单纯最近解锁了不少新的姿势,遇到您这样怎么玩都玩不坏的练习对象,总是忍不住见猎心喜的。”还是那句话,这家伙之所以没有和自己开打,那怎么都不会简单和自己翻脸的。陆希觉得自己至少还能多玩上几个小时。

    “当然,反正你也打不死,可以继续讲下去的。不用介意我,真的!”

    我不介意才怪了咯,又不是只有七秒钟记忆的鱼。就不怕我真的跟你翻脸吗魂淡!

    好吧,贝尔基尔到底是不是这么想的,我们其实不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依然挤出了一张嬉皮笑脸,用漫不经心的口气道:“我们都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个体都能承受这样长达成百上千年,甚至于万年的折磨,这已经几乎相当于是永恒了。也只有那些有着最坚定意志,最顽强精神,再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希望和抗争的强者,或许才能勉强存在下来吧。大多数的囚犯,在这样看不到尽头的禁锢之中,都将渐渐地失去了生的希望,选择了让自己的灵魂灰分湮灭,选择了这最为惨烈的自我了断。然而,既然他们已经被束缚在了这囚笼之中,想要彻底湮灭自己的生命,回到帕洛涅的领域之中,却又谈何容易呢?放弃了抗争,当然也就相当于是放弃了最后的骄傲,当然便会彻底沦为赫萨的玩物,最终将会变成比雕像和壁画更加悲惨的存在呢。”

    “哦,是这样吗?”陆希又扫视了两边的岩壁画卷,决定再为对方多同情个几分钟。反正啊,所谓往事已矣,神话时代的神祗就是这样的行事风格,陆希就算是再为他们抱不平,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做下去。更何况,这毕竟是阿斯莫德斯的一家之言,他的话当然可以作为一定的参考,但陆希依然决定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火神赫萨陨落之后,他的神格被几位活着的子嗣瓜分……”

    “你的大老板,也是赫萨的好基友,拉姆希德可是瓜分了最大的第一块,也就是恶魔的起源神、守护神和信仰神的另外一半。”陆希插了一句。

    “哎呀,陆希老弟,这我就必须要好好和你说道说道了!的确,我们这些深渊魔裔,赋予身体和血脉的自然是大君给予的,灵魂也的确是来源于赫萨。可问题在于,最早将下层界的位面碎片稳定起来,形成一个同一世界的大君,在深渊之中寻找到了孕育出我们这种新族群的是大君,将族群信仰凝集稳定而成力量通道的,也是大君。火神赫萨只是在最后帮了一点点小忙……嗯,这就像你开商会,明明找场地跑关系招员工出钱出大力的都是你,但一个后来出现的合作伙伴,只是提出了一个创意,就要分走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能够接受吗?就算当时不得不接受,待到时机成熟也一定会想办法把对方踢出局的吧?”

    “嗯,就算人家是出的大头也不奇怪,这终究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嘛。”陆希非常认同地点了点头:∽趾腿庇蜗返母呤郑茨敲闯裟亍!br />
    “哎呀呀,陆希老弟……”他发现陆希对这个称呼没什么反应,决定以后都这么涌了:“我们炼魔的江湖名声之所以那么臭,是因为我们虽然工于心计玩弄文字游戏,但其实很有契约精神,做事做人也非常坦率,从来都不会特意隐瞒自己的目的,有一说一。这样或许会让大家很不习惯呢。”

    “哦呀?那么,你这一次,之所以在这里等我,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坦率地告诉我吗?”

    他沉吟了几秒钟,指了指山峰顶端的神殿:“好吧,现在就让我说一句绝不掺任何杂质的实话,我其实并不清楚你来此的原因,但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自然是想要在这座亚特拉斯的十万大山中能有所得……我们都不是傻瓜,不可能在大山之中做大海捞针那样的蠢事。那么,现在那位身处神殿之中的存在,就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对手?”

    “嗯,任何的远古遗迹都是有守护者,这特喵也快要成标配了吧?这倒是一点都没毛病。”陆希冷笑了一声:“不过,那个守护者居然是这么强大的存在吗?你这个万年老魔都需要等待一个帮手,哪怕是和敌人合作?哎呀呀呀,我以为,作为这个世界上鲜少能够和本少爷打嘴仗的存在,你哪怕是靠着这条能满足所有坐地吸土的深闺怨妇的舌头,都能让所有的敌人五体投地吧?”

    “……至少不是所有的对手,陆希老弟。您看,我们都相信语言的力量,这代表着我们并不迷信蛮力,懂得审时度势,更懂得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我愿意和任何人合作,只要是能够解决现在的问题。这个守护者确实非常强大!强大到我根本就没有挑战对方的意愿。是的,即便只不过是一个幽灵,一个残片,我也完全不想要和这样的存在战斗!这个时候,您忽然出现,就仿佛是命运对我的眷顾!”他将自己的手放在心口,口气就像是在念叨一些三流诗人写的咏叹调,视线又在小心翼翼地跟着陆希身后的肥雪豹身上迅速地一扫,笑容顿时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分。

    “是的,这可真是命运的眷顾啊!我们甚至用不着继续战斗……”

    这家伙或许真的是仗着自己不死身,想方设法地挑战着自己的底线啊!当然,更有可能这家伙只是一个单纯的抖M。要不是这时候大家已经真的走到了神殿前,陆希或许还会再打掉对方半拉脑袋吧?

    “另外,我从来没有把您当成自己的敌人,只不过是暂时有那么一点点的理念不合吧了。我其实在迫切地期盼着,我们有真的能够互相了解的那么一天。那时候,便是万物和平世界和谐的一天,世间最美好的一天……”

    陆希觉得自己还是再打烂他一边的脑袋玩耍一下比较好,然而,没等到他挑好使用什么魔法,这时候,随着一阵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却又一瞬间消失不见,快速得就如同的错觉一样。陆希的心沉了下来,他已经猜到自己有可能要面对的对手的身份了。

    “啊呜……”肥雪豹躲在陆希的身后,又一次开始瑟瑟发抖了,整个身子完全蜷成了一个不断颤抖的大面包。他的精神力和感知力远在正常的成年真龙之上,第一时间便也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那如山的压迫感。要不是他现在还躲在陆希的背后,恐怕早已经开始落荒而逃了。当然,更有可能是被对方的气场所震慑,连逃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身影便这样从神殿的正门中走了出来。那神殿的正门应该是超过了十米高,已经算得上壮观了,但那巨人走出大门的时候,还完了一下腰,这才没有让脑袋撞在门廊上。

    那是一个披着色彩华丽灿烂,甚至有些浮夸的金色甲胄的巨人。他暴露在甲胄外的头脸肌肤,却是鲜艳而甚至有些刺眼的红色,宛若正在肆虐的火焰一般,眼眶之中没有眼仁和瞳孔,而依然是一团燃烧的火焰,只是比起皮肤的颜色更加夺目璀璨而已,这倒是和巴洛炎魔这样高等恶魔一模一样。他没有毛发,但皮肤之上的火气却直接汇聚在了头顶,形成了一团炽热的流动气息,不断跳动着,燃烧着,沸腾着。那明明应该是无形无相的,却在头顶形成了一团肉眼甚至无法直视的浑浊波动,形成了一团仿佛用炽热的气流形成的长发。

    当然,明明是这样一个造型浮夸虚化,但却又让人望而生畏的红色金甲巨人,手里却杵着一柄很让人出戏的武器——亦或者是单纯的装逼道具。那是一柄长度超过了那巨人腰间的权杖,同样也是和铠甲一样的浮夸金色。杖体整个呈现的是树枝般不规则的造型,每一个不自然扭曲的结点上,并没有多出枝丫或者树叶,却是一对羽翼。杖头则是一朵巨大的蔷薇花,和四轮马车的车轮差不多大小,乍一眼看去,层层叠叠仿佛有着上千片花瓣,衬托着中央花蕊上的立标神徽。

    蔷薇花啊!居然是蔷薇花啊!要知道,这已经是最符合陆希审美观和撸点的花朵了,不想玫瑰那样非把自己抱得那样一层又一层仿佛绿茶婊一样的装X,也不想月季那样含苞待放悬吊吊的半吊子,而是大大方方地把最美的姿态开放给别人,同时也把刺隐藏在华美的花瓣和鲜嫩的叶子之下。这难道不就是一种肆无忌惮的腹黑和昭然若揭的抖S吗?这难道不正是大家都可可望而不可求的真正的(女)王者之风吗?

    是的,陆希确实很萌蔷薇,这和自己继承的是奥鲁赛罗老师的七彩蔷薇纹章关系不大。他的胸甲上的蔷薇纹章是卡琳让最优秀的奥克兰工匠用黄金雕纹的,法袍上银丝的蔷薇和藤蔓花纹也是马拉萨的顶级卓尔织师最顶级的手艺,其实在旁人看来还是相当骚包的,但陆希却一直都甘之如饴。他对自己的颜值气场和气质都非常有自信,骨子眼里都认为果然只有最华丽的主角才能配得上是最骚包的佩饰。

    然而,在这一刻,陆希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蔷薇纹章其实和对方权杖的浮夸造型微妙着有着很多相似处,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想要抱头蹲的羞耻感。

    这家伙的造型确实是浮夸得让人完全不忍直视,如果换成其他完全hold不住这一身的装束的家伙,感受到了羞耻感的陆希一定会往对方脸上糊上一发大火球吧?

    ……然而,至少到现在是可以确定的,火球对这种家伙是真的没什么卵用。

    “这个是……赫萨?”陆希望着这个仿佛从自己的历史图鉴上跑出来的家伙,蹙紧眉头。对方似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敌意,于是陆希也没有亮出兵刃,但他已经微微沉下了肩膀,随时做好了作战的准备。

    ……嗯,我居然不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这难道是因为人格开始分裂了?

    “不,确切地说是……”贝尔基尔想要解释。

    “神魂碎片和神域中残留的规则,外加上某些混沌扭曲出来的产物,某种意义上,也是神孽的一种了,是吧?”陆希已经用氪金狗眼照出了对方的跟脚。

    “圣明无过您,我的朋友。”炼魔倒是一点都不在意被打断,笑眯眯地点头,“诚心诚意”地夸赞了一句。

    好吧,虽然是神孽的一种,但毕竟不能算是真的神孽。他身上虽然明显有着混乱和混沌的感觉,但也不算是完全无法沟通的。他慢慢地走到了两人的面前,微微躬下了身子,直接一屁股做到了平台上,居高临下,用倨傲的目光打量着一人一喵外加一魔,就如同打量几只能引起他兴趣的蚂蚁似的。

    过了几分钟,他似乎是终于打量够了,这才慢吞吞地开口:“你等来了另外一个挑战者吧?拉姆希德的小崽子,那么,就按照规矩来吧!”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