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逍遥县令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三观都被毁完了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三观都被毁完了

逍遥县令 | 作者:长歌子| 更新时间:2018-06-30 17:2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师姐,温师兄已经走了。”等到温兆云走远了之后,那个弟子才缓缓走上楼来,在她的面前,是一个神情清冷的绝色女子。

    但是那个女子此时并没有看着她,而是坐在楼顶的栏杆上,整个人朝着远处望去,层峦千叠尽收眼底,此时已经是傍晚,但是落日余晖的惨淡却丝毫不能掩盖那个女子身上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清冷。

    等了许久,那个女子似乎才回过神来,淡淡地说道:“嗯,我没事,小师妹你忙你的去吧。”

    “好的,那师姐你要是有什么吩咐再叫我。”

    那个女子已是不再回话,整个人似乎都迷醉在了远处的景色当中。

    那个小师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形,自顾自地退了出去,与其说清璇师姐是陶醉在远处的风光里,倒不如说是依恋于自己的世界当中不愿清醒,因为那远处的风景看了七年,总该看厌了的。

    等到小师妹离开了之后,南宫清璇才拿起手边的一本书,朱唇轻启,在看到书中的内容是,眼神当中才微微焕发出一些光彩。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本是无意间念起来的一首词,但是南宫清璇却觉得颇合她此时的心境,

    伫立高楼,细风迎面吹来,极目眺不尽的愁思,黯黯然弥漫天际,夕阳斜照却照不进自己的心窗。

    本想尽情放纵喝个一醉方休,只是举起酒杯时,才感到勉强求乐反而毫无兴味。

    “说得倒也没错,相识不过两月有余,何苦为他消得人憔悴?”南宫清璇低声轻叹,但是合起书来,却见泪水滴滴落下,“只是这情之一物,说不清也道不明,当你想去了解的时候,也就是深陷其中之时了。”

    南宫清璇放下书回到房间里面,在她的心中,除却思恋,占据更多的却是悔恨,是自己轻信了温兆云的话,将他带到墨谦的身边,可以说,墨谦若是死了,那么自己的责任是占了一大半的。

    “不管你是在天上还是人间,希望你过得安好吧。”南宫清璇轻声说道。

    …………

    …………

    一直磨蹭到傍晚,墨谦终于将这群已经被吓软了腿的家伙们送走了,这一个个失魂落魄的,看起来就受了很多的刺激,不过这也难怪,这在尧乐村逛一圈,不但让他们受到了肉体上的摧残,最重要的就是墨谦把他们的三观给毁了个稀巴烂。

    让他们体验了一把山谷漂流,还是挺满意的,这种程度能接受,最后墨谦强烈建议几个人去试试蹦极,在前面已经有了好的开头的情况下,对方对墨谦的信任度当然还是不错的。

    于是也没问蹦极是什么东西,就跟着墨谦兴冲冲地跑了过去,但是当站到那里听说是用一根粗大的绳子捆住把人往下面扔的时候,一群人几乎是逃也似的撤了。

    的,这个家伙实在是太疯狂了!

    墨谦看了看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正想着用什么理由赶紧把这群家伙送走的时候,忽然村口处出现了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地朝着打谷场的方向走过来。

    “那人好像是受了伤。”沈澄碧远远眺望,然后说道。

    墨谦的睡意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面色严肃地说道:“我们过去看看。”

    等到走进了一些,却见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披头散发的,很是健壮,但是可惜右胸却是划出了一道大而深的伤口,明显是被利器所伤,此时正血流不止。

    沈澄碧一看见这个汉子的模样,赶紧走上去搀扶住对方,“魏大侠,你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是谁偷袭了你?”

    那个汉子抬起头来,原本一张古铜色的脸,此时却是煞白煞白的微微张嘴却没有力气说出话来。

    “是……是云楼的人。”那个被称作是魏大侠的汉子似乎是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说出来,说完之后又狠狠吐了一口血。

    沈澄碧急促地问道:“云楼?可是扬城的云楼,所以情况到底是怎么样?”

    墨谦见状嘴角一抽,有些无奈地说道:“我说沈兄,这个时候你就别问了吧,你看他现在哪还有力气回答你的问题,再问就没救了。”

    “这……”沈澄碧愣了一下,他想说这都已经伤成这样了哪还有救,他也是因为知道这个情况所以这般急促地问。

    但是想到伤患还在自己的身边,这样说于情不合,所以将话憋了回去。但是思索了一会儿,却发现墨谦说的话里面有些不对劲,于是有些试探却又满带希冀地问道:“墨兄弟你的意思是,魏大侠还有救?”

    墨谦没好气地说道:“你别晃了就有救,赶紧把人抬进来吧。”

    很快,人就被用担架抬进了庄平贵的宅子里面。

    墨谦撕开对方身上的衣服,却见一道刀伤深可见骨,而且创口极大,大约有一个巴掌左右,此时还在泊泊流血。

    “这么大的伤口,确实有点难办啊……”墨谦喃喃自语,随后对着岳瑶说道:“去,把酒精拿出来。”

    这个时候那个被称作魏大侠的人微微缓和过了有了一点意识,听见墨谦的话,以为是自己没救了,于是咧开嘴惨淡一笑,“对,这个时候我正好需要酒,大喝一场,人生在世不过白驹过隙,死又有什么可怕的。”

    墨谦被气得跳起来,“喝你个大头鬼啊,你还想不想活了!”

    这个时候什么跟对方温柔说“你不会死的”此类的话都是毒奶,反而墨谦这抱怨一般的话语却激起了那人的信念,对方一愣,“什么?我死不了?”

    但是话音刚落,他却疼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却是墨谦将酒精倒在纯白棉花上,放到自己的伤口处涂抹。

    “墨兄弟你这是在干什么?”沈澄碧有些奇怪。

    “当然是消毒,不然伤口会发炎的。”

    沈澄碧一愣,没听懂啊,但是看见墨谦也不准备解释了,只好作罢,转而问道,“但是他现在的伤口这么大,很难愈合啊。”

    “那有什么,缝起来就是了。”转头就看见墨谦拿着一根绣花针放在蜡烛上烤,面无表情地说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