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都市剑说 > 第218节-死亡笔记

第218节-死亡笔记

都市剑说 | 作者:华表| 更新时间:2018-06-30 20:5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焦头烂额的三省交警部门找到了罪魁祸首,压力陡轻,公安部门又打了一个漂亮的联合作战。

    警察们该立功的立功,该领赏的领赏,该养伤的继续躺在床上,与庆功会上戴大红花的同事件与有荣焉。

    总算让精神病患者暴li出逃事件彻底落下帷幕的钱江省湖西市第七人民医院躲过了新闻媒体们的口诛笔伐。

    大部分火力都让出差的李白给领去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湖西市又恢复了风平浪静。

    新闻媒体们的口水全部喷到了空处,就算李大魔头知道了,恐怕他也是一头雾水。

    最终第七人民医院得到了一份通报表扬和一份通报批评。

    通报表扬是因为治好的郑老爷子的精神病,华侨家属多多少少有一些社会影响力,通报批评却是因为这次的患者出逃事件。

    尽管实际上第七人民医院十分冤枉,谁能想到被废了武功的王继杰会突然变得这么生猛,恐怕连邵老先生都没有料到自己的“五百钱”居然会失手。

    不过患者逃跑总归是事实,而且也造成了非常恶劣的社会影响,找人顶缸是不可能的,这样做太不厚道,所以第七人民医院无论如何都得担这个责任,因此这份通报批评不可避免。

    周大院长一脸苦笑,正因为功过不相抵,这两份传真件几乎不分前后脚的一块儿到了他的手上。

    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甜枣,还是先给一颗甜枣再挨一棒子,第七人民医院对这两份文件完全没有拒绝的权力,除非是不想在医疗界混了,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以后要是再碰到像王继杰这样的武疯子,第七人民医院到底是收呢?还是不收呢?

    这个飞来横祸的问题光是想想就让人头大如斗!

    周真人好想掀桌。

    (╯-_-)╯╧╧

    -

    返回重症看护区的女学霸周雪雁又给了李白一个惊喜,准确的说,更像是惊吓。

    李白大方的满足了对方的要求,提供了电脑和网络,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数字密文的结果还没出来,周雪雁却提出了想要出院的要求。

    这女疯子特么的不会是疯了吧?

    等等!

    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

    李白反对!

    王婆婆同意!

     So,反对无效!

    年轻人到底还是Too-Young!Too-Simple!

    王婆婆亲自负责,耗费三个小时,确诊周雪雁已经痊愈,以往非常严重的精神病彻底痊愈,心理健康状态正常。

    这个诊断结果其实非常容易理解。

    周雪雁的病根众所周知,由人渣前男友汪武一手造成。

    如今渣男被辗成肉饼,不得好死,周雪雁的心魔随即失去了依存的寄托,自然而然的不药而愈。

    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被称为冷宫的住院部重症看护区连续痊愈了两位患者,这样的治愈效率足以载入史册。

    在通常情况下,重症看护区的患者往往永远也看不到痊愈的希望,等同于被困在病房里养老,直至生命尽头的这一天。

    例如年纪最大的郑克敌老爷子,他和他的家人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够有像正常人一样走入社会的这一天。

    这会儿的大洋彼岸,洛杉矶国际机场LAX的海关入检口。

    像波斯猫儿一样甜美的金发海关女工作人员,在入境签证文件上盖了章,递还给穿着一身铁灰色中山状的郑克敌老爷子。

    “e- to- the- United- States!”

    “嗯,谢谢!太祖万岁!”

    “……”

    -

    持续观察了一个星期,再次复检,诊断结果同上次一样。

    任何人都没有理由阻止已经恢复为正常人的周雪雁出院。

    这位普林斯顿数学系女学霸将一身复古式的花格布拉吉连衣裙硬生生穿出了现代时尚的味道。

    她将笔记本电脑与厚厚一大叠A4纸装在一只大大的无纺布袋里,交还给了李白。

    “我该走了,这些东西都还给你!谢谢你的招待,还有那些香草蛋筒。”

    因为不想给李白免费白干活儿,周雪雁总是会提出一些小要求来补偿自己,例如奶油冰淇淋蛋筒,姑苏市的狮子头,无花果什么的。

    当然,她最喜欢的就是香草味儿的奶油冰淇淋蛋筒,每天都会要求李白给自己带一支,美美的舔食干净最后一点奶油,再把含有巧克力内层的蛋筒嘎吱嘎吱全部吃掉。

    突然喜欢上了吃零食,也是精神病痊愈的一个征兆。

    “周姑娘,祝你一路平安!”

    李白收下了东西,也真心为女学霸能够走出重症看护区而感到高兴。

    住院部被戏称为后宫,一入宫门深似海,说的不止是高墙内外与世隔绝,同样也是入得却出不得的意思。

    能够从重症看护区出院,不啻于再世为人。

    “那些数字的秘密,就由你来继续探索,祝你好运!”

    周雪雁不再留恋,冲着李白摆了摆手,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出四五步后,突然回头。

    “李白,那天你真的把毒药喝下去了吗?”

    冷不防对方会在临走的时候突然这么问,李白却含笑点了点头说道:“香草味儿的,略甜,很好喝!”

    周雪雁不再有疑惑,这一次走的干脆利落,再也没有回头。

    毒药的滋味儿,她也尝过,正是略甜的香草味儿。

    之所以那么喜欢香草味儿的奶油冰淇淋蛋筒,与其说是喜欢,倒不如说是一种回味。

    犹如人生一样,有些甜美之下往往暗藏着致命的杀机。

    “又送走了一个瘟神!”

    望着女学霸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李白长长吐出一口气。

    重症看护区原本有三十七位患者,如今只剩下了三十三位。

    两人痊愈出院,一人转院,还有一人被警察爆了头。

    治愈率50%,死亡率25%,还有25%弃权,这在重度精神病患者的治疗案例中,也算是不错的比例数据。

    李白拎着手中的无纺布袋,正准备找地方把它放起来。

    他刚走了两步,却突然停下,提起手中的无纺布袋,脸上露出了疑色。

    等等,刚才周雪雁的话里有玄机。

    女学霸打起机锋,一般人未必能够参透。

    李大魔头明显不属于一般人的范畴,恐怕周雪雁也是刻意暗指。

    李白拎着无纺布袋,一头钻进了重症看护区的医生办公室。

    这里原本是付至毅和王婆婆共用的办公室,如今又增加了李白一个人。

    也不接电源,直接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除了常用功能和软件快捷方式外,屏幕桌面上还摆着一个记事本图标。

    李白将其打开,扫了一眼,迅速皱起眉头。

    他琢磨了片刻,终于一脸恍然大悟。

    周雪雁自始至终都没有提密文解密的事情,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提出出院,而是已经把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所代表的秘密完全解开。

    记事本内放着一个网盘链接地址和帐号,循着帐号李白又找到了一个TXT纯文本文档和一个压缩包。

     TXT纯文本文档内列着一个特殊的公式,压缩包内的文件是配合公式的“密码表”。

    黑封皮软面抄里面记录的那些数字可以通过公式推算出“密码表”内的真正位置。

    最后将一个字符一个字符串连起来,构成完整的解密语句,它们才是软面抄的真正秘密。

    周雪雁已经通过公式和“密码表”对照出了一些文字,只是这些内容却有些触目惊心。

    李白突然理解了那个患者为什么要用过了蜡的牛皮纸和保鲜膜仔细包裹多层,然后藏入床垫内,重新缝合起来,即使被人发现,也依然坚决矢口否认。

    黑封皮软面抄是一本足以在钱江省官场内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死亡笔记。

    李白想起了周雪雁离开时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祝他好运?!

    女学霸不是痊愈出院,而是出逃躲灾啊!

    与转院的9号病房患者如出一辙。

    高智商人的几乎句句玄机,稍一大意,说不定就错过了。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