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幸存父老求复仇

第七百四十四章 幸存父老求复仇

东晋北府一丘八 | 作者:指云笑天道1| 更新时间:2018-07-03 20: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骑兵面带喜色,连忙回过了头,握着弓,找寻起自己的猎物,姚兴的眼中杀机一现,突然抽出鞍上的马刀,手起刀落,那个骑兵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是一蓬血雨喷起,而他的脑袋,顿时滚落草地。

    姚兴的脸上溅满了细密的血珠,他跳下马,捡起那个首级,往自己的鞍上武器勾上一挂,看着在一边,面带讶色的尹纬,平静地说道:“这就正好五十个了,血冷心硬,尹司马,多谢你的教诲,我们可以回去了。”

    姚兴说完,头也不回地策马而去,尹纬看着姚兴远去的背影,嘴角勾了勾,喃喃道:“继大王江山者,世子也,败大王天下者,亦世子也!”

    赵氏坞,秦军大营。

    杨璧的脸色通红,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哭天抢地的二十余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眼中的泪光闪闪,说道:“各位,各位三原父老,你们的苦难,仇恨,本将全都记下来了,你们且先在营中安住,本将会安排士兵送你们回长安的。”

    一个为首的老者抬起了头,眼中尽是泪水:“将军,我等劫后余生,从羌贼的刀下逃得一命,连亲人的尸体都来不及掩埋,就来到大军之中,不是为了逃一条性命的,还请将军能速速发兵,为我们全村遇难的乡亲们报仇雪恨啊!”

    另一个浑身是血迹,一只眼睛已经变成了一个血洞,看起来格外吓人的中年妇人哭道:“杨将军,您看看我们吧,十几个村子哪,就只剩了我们这些人,那些羌贼们说了,他们说,他们说因为前日里大军围困羌贼时,我们村里出人去帮忙挖壕筑围,所以他们要报复,说所有跟着天王的人,全都得死。可怜我家男人和两个孩子,小囡子才七岁啊,也给这帮天杀的狗贼害了。杨将军,我们全村就因为向着天王,遭了这等大祸,你可千万要为我们报仇雪恨啊!”

    杨璧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各位三原父老,你们的仇,本将一定会报。只是天王现在率军讨伐鲜卑反贼,一时难以顾及这里,他临走时,下了严令,让我等只守不战,等他回来,再破羌贼啊。军令如山,本将也不能违令行事!”

    那个中年妇人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指着杨璧破口大骂:“这算什么狗屁理由?你们是军队,是军人,你们就是应该来保护我们这些百姓的!你们身上的甲胄,手中的刀剑,嘴里的粮食,哪样不是我们百姓供给的?我们辛辛苦苦一年到头劳作不休,交税出役,不就是图你们能保护咱们吗?前次你们与羌贼交战,我们这些百姓凭什么冒着风险为大军效力?不就是想要你们讨平反贼,还我们一个太平吗?可你们倒好,不仅保护不了我们,连报仇都不敢了!还说什么是天王的命令?!狗屁!天王在这里的时候,只会大战羌贼,这些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休想要骗我们!”

    这些劫后余生的百姓,一个个也群情激愤,从地上跳了起来,跟着这中年妇人一起,指着杨璧,破口大骂起来。

    一边的副将徐成眉头一皱,站出来道:“各位三原父老,杨将军没有骗你们,他说的是真的,天王回去之前,确实下了这样的命令,我等现在也是奉命行事啊。”

    为首的老者咬了咬牙,说道:“就算天王下了这样的命令,也一定不会想到羌贼如此凶残,趁着他离开就在这一带抢粮屠村!老朽相信,如果天王在此,一定不会让羌贼如此放肆,荼毒百姓的!乡亲们,咱们走,既然杨将军不敢出击,咱们找天王去!”

    二十余名乡人齐声应诺,跟在这老者身后就要出帐。

    杨璧一言不发,双拳紧握,身子都在微微地发抖,这些乡人刚刚走出军帐,帐外又传来一阵喧嚣之声,一阵密集的脚步之声,伴随着盔甲上甲片碰撞的声音,飞快地向这里奔来,而值守中军的亲卫队的喝斥之声随之传来:“站住,这里是中军帅帐,你们不能进去!”

    杨璧心中一动,走出了帅帐,只见几百名全副武装,手持武器的军士,头缠白色孝带,身上挂着麻片,腰系黑带,甲胄之外,一副孝服打扮,而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泪水在每个人的脸上流淌着,为首一人,正是杨璧手下的一个偏将,名唤杨风环。

    杨璧讶道:“杨偏将,你这是什么意思,聚众哗变吗?”

    杨风环一下子跪倒在地,而身后的几百名披麻戴孝的军士也随之下跪,杨风环的声音哽咽而悲怆,透出冲天的恨意:“杨护军,我等皆是三原百姓,应征从军,本想助天王平叛,保国卫家,可不曾想,叛乱未平,家园却遭羌贼屠戮,末将年迈的老母和两个弟弟,还有我家那婆娘,三岁的娃儿,尽遭其毒手,全村一百三十七口人,只逃出来潘伯一人!而我身后的兄弟,没有一个不是被羌贼害了亲人的!”

    说到这里,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而身后的将士们也受这情绪感染,哭天抢地,这些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周围守着他们的上千中军战士,都为之默然。

    杨风环抬起了头,抹了抹眼泪,大声道:“杨护军,咱们都知道天王的军令,不敢劳杨护军违令行事,咱们自己的仇,自己报。还请护军准许我们出营,反正全家老小死光了,剩咱一个也没用,我们就这样冲击羌贼大营,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只求杨护军给咱一个报仇的机会!”

    杨风环身后的将士们齐声大吼:“报仇,报仇,报仇!”

    杨璧叹了口气:“你们不过数百人,羌贼可有数万之众,又有大营为阻,营中守备严密,天王在时,几万大军都无法强攻,只能这样扎营对峙,你们过去,除了送死,没有任何意义啊。”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