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马前卒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狂怒的杨致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狂怒的杨致

马前卒 | 作者:枪手1号| 更新时间:2018-07-03 22:0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躺在地上的两个人是千面和雷暴.

    杨致心中凛然.千面虽然武道修为不高,但化身千万,最擅长的本事就是隐匿行踪,追踪潜藏,这样的人,对敌人这样的行为是相当警惕的.而雷暴,武道修为八级上,积年老贼,又跟着自己在战场之上拼杀多年,对危险有着天然的直觉.就这样的两个人,居然无声无息的就让人擒住了,连出声示警也做不到.这份能耐,杨致自忖是做不到的.

    唯一让杨致安心的就是,两个人都还活着,只是被人制住了.

    杨致抬头,死死地看着对面那密密的树林,一个黑衣人正从那边背着手缓缓地走了出来.走过千面与雷暴两人的时候,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两人骤然便从地上被卷了起来,倒飞了出去,也不知撞倒了多少树木.

    “杨家的余孽,想不到真还会出现在这里,哈哈哈!好,好得很!”来人阴测测地道,”不枉我经常来瞧上一瞧,果然等到了,嘿嘿嘿,哈哈哈,杨致,杨家最后一点血脉.”

    “你是谁?”杨致冷冷地问着,气行周身,浑身骨头劈里啪啦的次序响起,悬停在右手边的小剑,此时已经到了左手边,被他敛在了掌心之中,右手握住了背后的黑剑,全副精神都集中在了对方身上.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遇上了生平之大敌.

    “你用不着知道我是谁.”来人冷笑着伸出手掌,缓缓地一根根地捏捏着手指,”不过能在杨一和的坟前干掉他最后留在这世前的一滴血脉,真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想杀我,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能在我爷爷的坟前让他看到我今日的威风.”杨致一分一分地拔出了他背后巨大的黑剑,两手握住剑柄,那柄小剑却是不见了踪影.

    高高的举起了黑剑,一脚前跨,一脚后蹬,杨致狠狠地盯着对方.

    “杀!”

    “杀!”

    “杀!”

    连声暴喝,每暴喝一声,气势便涨上一分,连年军阵厮杀磨练出来的将军胆气,使得杨致的杀气,与江湖人物迥然不同.江湖争斗与沙场决战完全不一样,江湖人物一旦碰上了同级别的沙场宿将,败亡是必然的宿命.

    三声暴喝之后,杨致手中的黑剑重重地斩下.

    九级上的武道好手,这一剑斩下,声势惊人,剑风所至之处,碗口粗细的树木纷纷从中断折.杨致习练的是宗门武功,但走的却是杀伐之道,在沙场之上浸淫得久了,一招一式,无不透着一往无前,有敌无我的气势.这种沙场将军的气概,江湖人物断然是学不来的.

    黑衣人却是冷笑一声,不退反击,手掌轻而易举地便探进了黑剑的笼罩范围,看似若无其事的轻轻一拍,杨致手中的黑剑立时便荡了开去.另一只两指并拢,点向杨致的胸腹.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黑剑被荡开,中腹大开的杨致哼了一声,荡开的黑剑在空中绕了一个圈,不管胸腹之间的威胁,仍然是一剑斩向对方的脑袋.

    而那柄消失不见的小剑,却在此时啉然一声,从杨致的背手闪现而出,迎向黑衣人的两根手指.

    “有些意思!”黑衣人屈指一弹,小剑嗡的一声,冲天而起,黑衣人身形一晃,已是退出了黑剑的笼罩的范围.”万剑宗的御剑术居然被你练到了这个地步,倒也真是颇为不容易,难怪毕万剑像老母鸡护鸡崽子一般的护着你,只可惜,你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真让你到宗师的境界,想再杀你,还真是不容易了.”

    杨致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刚刚的交锋电光火石之间,双方交手数合,却也是摸清了彼此的底细,对方出手,劲气内敛,没有丝毫外懈,与自己出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自己碰上的居然是一个宗师级的高手.

    今日只怕要大难临头了.

    杨致压根就没有生起过逃跑的念头,在一个宗师面前想要逃跑,那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而已.如果此时自己有百余卫队在身侧,自己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一个宗师,但只有自己一人,可就不好办了.

    除了拼命,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杨致蓦然想起了当初的秦风,横甸之战,秦风硬扛宗师邓朴,不就成功地干掉了邓朴吗?上一次与秦风见面交手,他不是也说现在的自己,比当时横甸的他,要强上不少么?眼前这个宗师,也不见得就能比邓朴强上多少.

    秦风行,自己为什么就不行?

    自己当然是行的.

    “我行的,我能行!”大吼声中,杨致再一次的冲了上去,这一次,小剑也不再隐藏行迹,而是啉啉的啸叫着绕着杨致高速飞行,不时如同一条探出信子的毒蛇,窥伺着敌人的破绽,但凡觅得一点机会,便闪电般的刺出.

    杨致与敌交手,往往能利用一切他能利用的东西,但今天,除了一柄大剑,一柄小剑,其它的全都舍其不用了,分力则弱,聚力则强,面对着如此强悍的对手,杨致哪里还敢分心多用.

    翻翻滚滚斗了数合,一声闷响,杨致骤然之间倒飞而出,在空中几个翻滚落下地来,摔得好不凄惨,单膝跪地,黑剑拄地,嘴角鲜血缕缕渗出.

    “刚刚为什么不杀了我?”他恶狠狠地问道.刚刚将自己击飞的那一招,对方完全可以弄死自己的.

    “在杨老儿面前好好地折磨一番他看好的孙子,这可是人生一大快事,哈哈哈,这老儿一辈子强横,现在却连孙儿也护不住,哈哈哈!”黑衣人狞笑着,一步一步地逼近杨致:”等玩够了,我宰了你,然后再平了杨老儿的坟,将你们杨氏一族挫骨扬灰,那才快活.”

    “你敢!”杨致大怒欲狂,再次腾身而起,扑向对方.

    黑衣人哈哈大笑,轻描淡写地应付着杨致一次次的猛攻.

    砰!

    杨致飞了出去.

    爬起来,冲上去.

    砰!

    片刻之间,再一次地又飞了出去.

    沙场之上纵横无敌的杨致,此刻却如同一个皮球一般,被对手玩弄于鼓掌之上.

    当杨致再一次飞出去的时候,手中的黑剑之上已经布满了条条裂纹,在空中不停飞舞的小剑更是被那黑衣人一指不知弹到了何方,杨致再也无法将其操纵而回.

    看到黑衣人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杨致挣扎着站了起来,双手握剑,稍一用力,那柄伴随他十余个年头的黑剑尽然砰的一声,变成了片片碎片坠落下来.

    “玩够了,你去死吧!”黑衣人大笑着伸手,捏向杨致的咽喉,杨致猛喝一声,双手上扬,锁住对方的双手.

    “看起来倒还有几分蛮劲,真气内力修练到了你这个份儿上,还没有看斟破那道关卡,毕万剑未免对你期许太高了一些.”黑衣人冷笑着,手却一分分的向下压去.

    对方手上的力道如同大山沉重,缕缕真气如同一枚枚尖厉的锥子,不断地钻着杨致最后的防御,杨致眼前阵阵发黑.

    “看起来,我已经可以平了杨一和的坟了.”黑衣人得意地笑着,空着的一只手一挥,轰然大响声中,四株大树之间的杨一和的坟墓顷刻之间便被夷为了平地.

    “不!”杨致嘶声大吼,眼见着坟墓破碎,墓中棺木破碎,一根根骨头四下横飞,他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将出来.

    “你去死!”狂呼声中,杨致丹田之中本来已经快要枯竭的真气陡然之间凝结成了一束,自丹田一路向上,沿途汇集了散步在四肢百骸之间狂乱的真气,如同一柄利剑一般,嘶的一声,疾刺而出.

    “咦!”黑衣人惊叹了一声,骤然松手,身形疾退.

    “王八蛋,去死!”杨致狂吼着,纵身而起,直追黑衣人而去,与最开始他出手之时劲气狂暴四散而出不同,此时的他,劲气聚敛,凝而不散于方寸之间,虽然此时他真力比最初之时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但出手之际,威力却是暴增不少.

    生死之际,眼见最敬爱的长辈的坟墓都被毁去,杨致惊怒交加,愧悔交缠,终于突破了最后一道关口,成功地推开了那一扇门.

    杨致虽然成功地推开了那一扇门,但他的对手,却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无论杨致如何不要命的猛攻,对方却都是能轻而易举的化解开他的进攻.

    当杨致再一次被对方震翻在地的时候,他绝望地发现,纵然自己终于与秦风一样,临阵之际,突破了宗师这道门槛,但他的对手这一刻似乎也功力大增,自己在他面前,仍然没有丝毫获胜的可能.

    黑衣人这一次没有再乘胜追击,而是歪着头看着杨致,看着看着,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这一次,他笑的声音,与先前却是大不相同.

    黎明的光线姗姗来迟,正准备再一次出手的杨致,听到这笑声,却是呆了.

    这声音很熟悉.

    黑衣人狂笑着,伸手在脸上一抹,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杨致的面前.

    杨致先是惊愕,接着是狂怒,跳了起来,冲到了那人的面前,劈手便是一拳捣了过去:”老不死的,你敢平了我爷爷的墓!”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