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天下第一医馆 > 第464章 本帅就是威胁你

第464章 本帅就是威胁你

天下第一医馆 | 作者:贵族丑丑| 更新时间:2018-07-04 01: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面对国朝安排的“座位”,楚若才试图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想要强行挽回脸面。

    然而林华耀的反应,却是完全不同。

    他根本就没去和墨白或者与任何人去争执辩论的意思,在这国朝的金銮大殿上,浑身威严绽放,他直接就一句话,今日,有谁敢让他坐末位?

    此言一出,几乎顷刻之间,整间大殿不管是皇子,还是百官,甚至高坐上首的六尊道门大能都没忍住豁然变色。

    这一刻,别说是他们,就连林华耀身边的那几位同盟军阀,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望着林华耀的眼睛,满是惊色。

    毫无疑问,林华耀这句话,是在太过强势,太过狂妄,太过……骇人了!

    站在国朝金殿,当着满殿诸公的面,他林华耀竟敢目视龙椅,胆大包天的问谁敢让他坐末位?

    这简直就是在公然挑衅,不,不止是挑衅,这是威胁!

    一个反贼,站在金銮殿上,威胁满殿诸公,这是在逼国朝至尊大帝向他服软!

    这一刻,便是他的同盟,又如何能不惊?

    不错,他们敢上京,敢站在这金銮宝殿,敢站在定武帝面前,自然是有国朝不敢动他们的把握。

    但就算拿联合抗蛮的事,压得国朝不敢善动,却也不代表,他们就真的能视定武帝如无物,更别说,如林华耀此刻这般,公然在天下势力面前,直接与定武帝撕破脸皮。

    这一刻,国朝群臣的心,难以抑制的悸动!

    就连那百岁前相眼中的混浊也是豁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骇然。

    他盯着此刻威严无限,让人不敢直视的林华耀,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现出曾经与林华耀共事一朝时的画面。

    两相一对比,他心底狂澜四起,他不得不明白,如今的林华耀,真的早已今非昔比。

    这位百岁前相,放在桌案下的手,微微颤抖,他知道,此刻百官之中,正有很多人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希望自己这位曾经的相爷,能够站出来与林华耀对峙。

    但是,他最终还是慢慢低下了头,放在桌案下那早已湿滑的手,不住颤抖。

    面对此刻,气魄滔天的林华耀,他……不敢!

    殿宇内,鸦雀无声!

    气氛紧张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许久,终是无一人敢出声,林华耀目光缓缓从龙椅上移开,看向了满殿诸人。

    从三位王爷开始,再到宗师,再到百官,他双目圆瞪,眸中威势骇人,目光所到之处,竟当真是无一人敢压其威!

    林华耀的威势在狂澜,在扫视每一个国朝之人。

    坐在末位同样没有吭声的墨白,此刻也在随着他的目光而动。

    他看到了先前曾被他教训过的三位亲王,脸色铁青,却最终还是没敢有丝毫动作的画面。

    他也看到了那前相低着头,就好似真的早已昏聩,并不知此刻情形的模样。

    他更是看到了那些先前还曾嘲讽过林华耀的官员,此刻竟脸色发白,再也不敢发一言。

    墨白面无表情的收回了视线,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波动。

    其实他明白,这时候满朝上下,竟无一人敢接林华耀方才之问的原因。

    因为他们知道,此刻开口,与先前面对林华耀的手下楚若才等人根本不同。

    林华耀已经撕破了脸皮,摆出了态度,国朝便是要了他的命,也休想让他南军真受此辱!

    这时候谁敢开口,就得承担联合谈判破裂,甚至……内战再起的罪责!

    群臣不傻,谁都清楚,就连陛下也只是想要借羞辱林华耀的手下,先前由礼官出面,打压一番他手下人,只是向外界表达一下国朝对于逆臣的态度,灭一灭林华耀的气焰罢了。

    但却不能真的就将林华耀逼到退无可退的地步。

    经过先前楚若才被墨白一顿狠削,这对国朝来说,结局其实已经可以说是刚刚好了。

    让林华耀吃了个暗亏,面子里子都没了,他自然也不敢再提此事,来自取其辱。

    国朝这边,占了便宜,也就够了。

    不可能真的太过分,超出了底线,这件事到这里结束,对国朝来说,算是刚刚好!

    只待今日之事传出去后,必然会成为天下笑谈。

    可是,又有谁能料到,已经尘埃落定的事,竟会又生波折?

    ………………

    ……

    站在帘幕后,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定武帝,脸色几乎是刹那铁青,他握紧拳头,盯着在他的宝殿上逞威的林华耀,眼中炽盛的火光在不住明灭,隐隐有压制不住要爆发的趋势。

    站在他身后随同他一块来的张邦立,感受到陛下的愤怒,面色大变,连忙低声道:“陛下,还请千万息怒……”。

    定武帝转头看向他,张邦立没有说太多,却是不住摇头,示意定武帝一定要冷静。

    局面已经如此,若是定武帝滔天一怒,与林华耀直接干了起来,那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嘶!”定武帝眼中怒火狂澜,杀意四散,看的张邦立心惊肉跳,冷汗直流而下。

    好一会,定武帝才深吸一口气,微微闭目,再缓缓睁开,眸光再次看向殿中。

    却是不再看那林华耀,而是远远看向那坐在角落处,身影显得有些模糊的白发青年。

    看着他,定武帝眼中刚刚压下的杀意,又是陡然惊起,让他身旁的张邦立都不由一个寒颤。

    张邦立连忙顺着陛下眸光看去,见得墨白,他心底也是骤然波动难平,眼中复杂万分。

    虽然他们君臣未见得全部,但就只是刚才那一幕,他就很清楚了,如今这棘手局面,就是墨白搞出来的。

    若非墨白刚才开口逼得林华耀发作,才让国朝这边难以应对。

    此时,国朝若强势回应林华耀的威胁,那林华耀必死,联合谈判将化作子虚乌有,内战必再起,国朝更当承受民心惊变的后果。

    如果弱势,那岂非让一逆臣在金銮殿逞威,此事传之天下,国朝又还有何威严存在?

    张邦立敢肯定,墨白绝不会不明白,他这样做的后果。

    君臣二人脸色皆是无比难看,他们知道,墨白是故意的!

    “乱臣贼子,该杀,该杀,该杀……”定武帝牙齿缝里,一脸三个该杀。

    “陛下……”张邦立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狂澜,缓缓附在定武帝耳边,不知在说些什么。

    而此刻,在定武帝身后却还有着皇后等一众人。

    包括林素音也在其内,他们还搞不太清楚殿内之事,但方才林华耀那一声气势高昂的强势质问,却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此刻,透过帘幕,她们也隐约所见殿中那诡异的场景,同样是惊讶不已。

    但紧接着,一众后宫诸人的眸光,便是落在了皇后身上。

    不,应该说她们看的是皇后身边的林素音。

    林素音同样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这一刻也无需太过清楚,只看眼前,只听方才父亲那一句,便足以知道,此时此刻,林氏与国朝之间将要出大事了。

    林素音身形不由自主的连颤了两下,看着殿中那威严毕露的身影,她脸色顷刻煞白。

    不管她对林家曾有多么失望,但此刻殿中之人,那是她生身之父,站在她前面的定武帝此刻爆发的杀意如狂澜般电闪,林素音又怎能感觉不到?

    她的心仿佛一刹那就被揪成了一团,冷汗刹那花了妆容,眼中满是惊惧与不安。

    突然,她只觉有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林素音下意识低头,只见是坐在椅子上的皇后正握着她。

    皇后见她醒神,微微摇了摇头,随即松开了她的手,然后目光看向了殿中。

    林素音低着头,看着皇后似乎还镇定,心里却更是难受,再次抬起头,看向殿中父亲的身影,今日是皇后寿诞,而此刻,她的父亲,却在大闹寿诞……

    身边那些盯着自己的各种目光,林素音已经理会不了,她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能做什么,或许什么也不能做。

    前方,张邦立在定武帝耳边耳语几句,显然是在说此刻应对的事,待他说完,定武帝眼中再次明灭几下,终于还是迈动了脚步……

    …………

    ……

    而此刻,殿中气氛持续僵持,林华耀眸光绕场一周,威势尽显。

    最后见无人敢接他话茬,方才终于将目光重新放在了墨白身上,眼中威严不减。

    墨白面无表情,亦是缓缓抬头,与他对视。

    两人目光对碰,更是让场中气氛越发紧张。

    终于,林华耀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再如先前激动,但其中的气息却深沉到了极点,再不似之前那般即便怒火高涨,话语间也是风轻云淡,这一次,他的声音沉重而又威严:“明王,本帅今日怕是必须奉劝你一句,些许捕风捉影的谣言,你最好还是斟酌再斟酌,否则造成的后果你怕是承担不起!”

    墨白闻言,并没愤怒,只是轻声道了一句:“是吗?林帅这是在威胁我?”

    “忠告而已!”林华耀毫不动容,话音一落,竟又道:“当然,你若认为这是威胁,本帅也不否认!”

    此刻的林华耀,表现出来的气魄,的确不凡。

    墨白听完,脸上依然毫无表情,却是轻轻点了点头,目光没有看向林华耀,却是在满场绕了一周后,微微低头,轻声道:“不知林帅有没听说过,本王从来不受威胁!”

    “殿下,今日,便到此为止,如何?”此言一出,林华耀还没说话,他身边几位却是变色,同时气势展开,眸光若电直射墨白,显然是担心墨白敢乱来。

    “无妨!”然而,他们的话音落地,林华耀却是直接抬手,反而踏前一步,紧盯着墨白,双手负后,声音镇定至极,眼中威严四射:“本帅倒的确曾听说过明王之威势,向来无人不敢杀。本帅没有你杀人如麻的气魄,但本帅今日既敢长身一人站在这里,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若想动剑,那大可来试一试,本帅会否皱一下眉头……”

    “无需在本王面前说这些,你是一人在前也好,千军万马在后也罢,本王若要杀人,这些毫无意义!”墨白面色不变,却是一抬手,直接打断道:“不过,你也无需担心,本王已经说过,今日乃是母后寿诞,本王不会动杀机,不过!”

    说到这里,墨白却是豁然抬头,身形也突然站起,眸光陡然凌厉,盯着林华耀:“不过,你敢威胁本王?你当真以为,就凭你南军大帅的身份,就能在本王面前张狂?想和本王比胆量是吗?好,很好。谣言是吗?本王承担不起后果是吗?本王数三声,三声之内,你若有胆,便别服软,本王便让你看看,本王所言到底是不是谣言,本王和你究竟谁先死?”

    此话一出,林华耀那威严眸子深处,瞳孔当场一缩!

    几乎同时,他身边那几位军阀也是同样面色大变,更别提满场官员大惊失色的模样。

    墨白的意思在清楚不过,林华耀不服软,墨白虽不杀人,却要将林华耀逼死!

    方法很简单,只需将这座位之事彻底撕开闹大,便可。

    不待众人心惊肉跳,墨白便已声若雷霆:“一!”

    “明王!”军阀几人当即一步上前,抬手便喝道:“明王切莫为一时意气乱来,我等入京,乃为民族生死之存亡,明王当真要因一时之气,令我华夏一族,灭种亡宗不可吗?”

    墨白一步踏出,已不在原地,而是落在大殿中央,眼看着那几位老帅,声音冷漠:“你们大可放心,一战过后,外敌能诛绝,也必须诛绝的只会是在座这些当权者而已。我华夏百姓亿万,莫说区区旗蛮一国,便是万国来袭,也不可能灭绝我百姓。但有星火流传,我等诸人死绝又有何妨,待十年、百年、千年后,自会又出英才之辈,光复往昔荣耀。”

    诸军阀听闻,当场面色剧变!

    而墨白却根本不待再有人开口,直接毫不犹豫的扬声:“二!”

    这一次,林华耀的脸色终于变了。

    或者说,满殿再无一人能坐得住。

    全场起身。

    就连那六位真人尊者,也再沉不住气,几乎同时开口:“明王息怒,阁下乃我道家,应劫而生之气运之子,当为天下苍生解难,请阁下为天地仁心计,万万三思!”

    这番话,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着实让人发愣。

    但此时此刻,却没人有心情去讥讽他们,反而心中愈发紧张。

    “天心难测,本王从道,修的便是本心。本心所在,当一往无前。诸位道友,无需担忧,若本王当真乃是应劫而生,那今日本心所为,便是应劫!”墨白说完。

    面色陡然平静下来,盯着林华耀的眼神陡然平静下来,再没有半点波动。

    这一刻,林华耀脑门上刹那见汗,他在墨白眼中看不见任何一丝忐忑。

    “疯子……”他眼神里的执着,再难以维持,但他不得不维持,根本就低不下头。

    事实上,墨白就没给他低头的机会,如此大庭广众,他如何低头,低下了头,他这南军之主,还如何面对天下悠悠之口?

    他的眼睛红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落到这一步。

    他盯着墨白,杀机再也不掩饰半分,他不信,不信墨白真的是疯子。

    逼死南军之主,便是逼散联合抗蛮,便是再开启内战,便是天下所不容……

    墨白真的不懂?

    不,林华耀不信,他不信墨白不懂,联合抗蛮是墨白所开启的。

    他战天斗地,也只为抗蛮之战,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亲手毁了这一切?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敢这么做。

    然而,在他眼前,墨白却已经张开了口,毫不犹豫的就要喊出来最后一个数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