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界仙途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地而先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地而先

幻界仙途 | 作者:沙荷四对| 更新时间:2018-06-06 11:0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住手!!”一声低沉的声音从那商贩身后传来,商贩心中大惊,连忙停止一切,站起身看向身后。他心中骇然,对方离自己这么近,而自己竟然一丝察觉都没有,不过他又强行镇定心神,安慰自己定是方才太过投入,而忽略了周围的一切。

只是他查探对方的修为,却无法看透,这便说明对方的修为乃是在他之上,刻意隐藏修为,而他的修为在何一诺的目中却是一清二楚,不过是玄境巅峰而已。

何一诺的面上的一切皆隐藏在乱魔面具中,他的目光对方更是难以看透,唯有他身上此刻散发出来的煞气却是让人心惊肉跳!

那商贩看何一诺并未为难自己,心道,难不成对方也看上了这个女子?此人修为高深,最可怕的是其身上竟然有如此逼人的煞气,只这一股煞气便让我魂魄出现了难以抑制的恐惧。也罢,本尊便吃一次亏,让他先享用,我再吃他的残羹剩饭,唉,不过当真是可惜了啊,,,

“阁下稍安勿躁,何必为一个女体伤了和气,我看阁下也不是凡人,而本尊亦是善于结交朋友,这样吧,这个极品女子就当见面礼送你了,还请阁下笑纳。”说话间他做出一副忍痛割爱的模样,面上亦是恭敬至极。

何一诺没有理会商贩,而是径直的朝着慕冰语走去,他将她的衣衫简单整理了一下便直接将其抱起转身离开,慕冰语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气息,那一刻,仿佛是穿越在生命中的微光,是一刻命运的升华,她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何一诺的怀中安然昏睡。

“阁下好不懂规矩,莫不问先来后到,抢了我的人却连招呼都不打,实在是不把本尊放在眼里!!”商贩见何一诺欲直接把女子抱走,等于煮熟的鸭子飞了,实是不甘心。

自古,伤敌一万,自损八千,在他看来,对方应不敢轻易动手,只是故作姿态而已,而为了这个垂涎三尺的猎物他愿意冒险一试。

何一诺停下脚步,没有任何回复,只对着依靠在怀中的慕冰语轻声细语道“别怕,有我在!”而后继续走去。

身后商贩眉头一皱,面上凶光一闪,刚欲猝起发难,然他能够做的一切也只是如此,下一刻,他眼前的一切定格成他一生最后的画面,他面色狰狞,目中充满了深深的骇然,灵魂仿佛被恐惧支配。

他双手掐诀,誓要做最后的挣扎,然银白之辉落下,一声惨呼,双臂瞬间被斩断,鲜血喷涌,如若水泉,他再也没有了反抗的信念,唯有深深的忌惮与绝望,他欲转身消失,而双腿却在瞬间被斩断,最终他的头颅亦是在一片银辉之中脱离身躯!

而何一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天际,犯我者,必诛!

他并未停留,抱着昏睡的穆冰语继续向着灵族十三地内陆进军,而在这过程中,他察觉到了有人暗中尾随着他,皆修为高深,皆是幻境大修,而不用想他也知晓这些人的来历与目的。

只是他看向怀中的穆冰语,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忍,他不想她跟着自己遭受这些无谓的伤害。

然他心中亦是感叹,想不到一切早已是冥冥注定,他看向掉落在手中的玉簪,那只熟悉到无比亲切的玉簪,原来,她心中的羁绊竟然是这根玉簪,她回忆中发生的一切竟然是发生在往生界,而她心中始终念念不忘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

造化弄人,在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心中却不是自己,而当自己心有所属之时,才发现一切又回到了开始,何一诺叹了口气,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很快,何一诺便来到了接近灵族第六地边界,虽是地处边界,却依旧繁华至极,且愈往深处,人群修为愈是高深。

而在这楼宇交错间,竟有一间简陋朴素的茅舍佧能够看到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容,随后柔声道“谢谢你,我叫穆冰语,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何一诺发出淡淡的笑容,欣然道“他日我们一定会再相聚,我的名字就当给你个念想了。”

穆冰语嘴角一撇,微嗔道“切,早知道我也不说我的名字了。”

他微微一笑,说道“我还有要事在身,你莫要跟随于我,等我把一切处理妥当,自会前去寻你,切记,不要靠近灵族内三地!”

穆冰语瞥了他一眼,似有些不服气道“谁要跟着你啊,别自作多情了,本小姐才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然她的内心却是有些得意道“哼,我凭什么听你话,你不要我去,我就偏去,再说了,你有要事,我也有要事。”

而正当她离开之际,何一诺忽叫住了她,她心中疑惑,还未反应过来,便只见他将手中的玉簪轻轻的帮她插在了发髻之上,她的心中传来莫名的紧张,同时伴随着无比的欢喜,只是面上却“倔强不屈。”

待穆冰语离开,何一诺的面色便恢复了冷漠,而同时,他察觉到尾随他的那些人已经越来越近。他没有理会这些,自是以不变应万变。

何一诺来到屋舍门口,他并未急于进入,而是恭敬道,“在下斗胆拜见,有一事相询,此事事关重大,与灵族命运密切相关,贸然进入贵舍,若有打扰之处,还望海涵!”

一时之间,四周寂静无声,甚至连过往的路人也少了许多,仿佛是刻意回避。

约莫半柱香而过,屋舍之中传出了一阵苍老的声音,“进来吧,记得把门关上!”

何一诺再次谢过,而后进入屋中,当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白发沧桑的老者,其盘膝而坐,双手掌心向上,平放于膝盖之上,此刻正闭目养神,悠然自得。

屋内与屋外一般,同样简约朴素,除去一些简单生具之外,便是摆放在老者身前的一些物品,卜骨,蓍草,龟壳,罗盘,等一系列占卜所用工具。

“所为何事?”老者缓缓道,只这四字便透出一股历经岁月而来的沧桑。

“在下想询问灵女梦蕊的下落,不知可否告知一二?”何一诺依旧恭敬的说道。

老者依旧双目微阖,淡淡道“恕老夫冒昧的问一句,此事与你有何干系?”

何一诺犹豫了片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因为,当年在玄海边,是我连累了她!”

老者闻及此处,忽双目睁开,其目中深如潭水,空明不惊,他看向何一诺,注视着他的面具,感叹道“好强的乱魔气息!我若是告诉你灵女已逝,你会如何?”

何一诺忽屏住一口气,目中闪过精光,片刻后,朗声道“那我便扭转时空,逆转过去,创造未来!”

老者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而后不再过多询问,而是右手向前一挥,顿时卜骨,蓍草,龟壳似有灵性般在其身前飞舞摆动,而罗盘亦是在其身前悬浮中急速运转。

何一诺看着这眼前的占卜奇术,即便是如他般经历颇多,亦是感叹此等术法的奇妙,占卜一术并非如修道般人人皆可尝试,若非是有过人天赋,独特的命格,那便会适得其反,只因窥视过去未来皆是有违天道之举,故而势必折损生机,不得善终,除非是有奇特命格者。

而在占卜一术上最负盛名的便是隶属圣仙一族的先知族,可窥探过往,亦可预知未来!

然只片刻间,老者的额头之上便已被汗水覆盖,占卜之术固然厉害,却亦是对人的极度消耗。

何一诺静静等待着,他的内心此刻忐忑不安,手心处因为紧张而被汗水浸湿,他渴望着这一刻,却又在逃避着这一刻。

直至三个时辰而过,老者身前的所有器具全部归位,罗盘亦是在运转之中回到了最初的位置。

老者吐了一口气,缓缓道“老夫不敢断定灵女的生死,只是,从卦卜上得知已感受不到她气息的存在,而有一点可以断定的是她现在依旧位于灵度空间的某一处,具体的便靠你自己了。”

何一诺饶是心中已有准备,却依旧是难掩失望之色,而他此刻唯一有所寄托的便是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而后他拜谢老者,便欲离开,然在他离开之际,老者的话语从他身后传出,“无论如何,你要记住,能够解救灵女的只有你,只要有你在,灵女一定会获得重生!”

而就在他离开之后,屋舍之中又出来了一个人,同样是苍老至极,而若是何一诺看到,便能够认出此人,他的模样竟赫然和后生界王家村那个茶馆之中的预知老者一模一样!

“你为何要欺骗于他?”

老者转身看向他,面上有几分复杂,“师兄,先我而做的应该是你吧,迷古之命,又岂非你我之辈能够干涉!”

支持正版,欢迎订阅,首发17k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