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厨神的投食系统 > 第28章:要帮她

第28章:要帮她

厨神的投食系统 | 作者:千回转| 更新时间:2018-07-08 05: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好想吃祖母做的红豆饭……”

    照片在说话?

    夏安稳得要死的心跳也难免骤然加速,下意识地退开了一大步,不过视线始终紧盯格子上的相框。

    老妪,女子,笑容温馨。

    似乎刚才的变化,只是夏安自己看多了灵异剧的脑补。摇了摇头,他注意到妆台上有一个私人笔记本,表情顿时微妙了,那位房东大妈也说了,这间屋子的女租客因为一起离奇意外死去,像笔记本这样的私人物品,警方再怎么说也会收走调查,然后交给女租客的家人。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私人物品大都堆在瓦楞纸箱里,没人来领走。

    迟疑一下,虽然翻看死者,尤其是一个灵魂滞留现世变成‘地缚灵’的死者,接触她的私人物品,极有可能被惦记上,但这都啥时候了,容不得瞻前顾后的,夏安一狠心,上前翻开第一页。

    谁知道笔记本“唰唰”自动地迅速翻页。

    “一直一直很怀念,永远不会忘记……”

    “那种味道,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人生最弥足珍贵的记忆了,我记得在老宅每一个生日宴上,祖母给我准备的每一碗红豆饭,只有两个人的生日宴回忆起来是很冷清的呢,可是祖母的红豆饭,总有种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温暖……”

    “现在的我已经是个真正的厨师,快了,大岛前辈说要我记住那种温暖的味道并成功带到我个人的菜品里,那样我就会成为一名特级厨师……”

    “我也很想念那碗温暖的红豆饭啊,真希望自己可以快点再快点做出来,我得加倍的努力才行……”

    很快,书页倒翻,回到了笔记翻开的首页。

    一行工整的汉字写着笔记主人的名字:

    神崎千枝子。

    夏安表情震了下,眼睛里写满了不信。

    我的天,准女特厨?

    整个新学园市,包括神奈川学园的师资力量在内,女特厨数量一个巴掌就能数清了,所以可想而知一个年轻女性在风华正茂的时候取得如此成绩,是多么的骄人,放全国亦是业界知名的女名宿。

    她是怎样死的,这样一个准女特厨……

    扼腕叹息啊!

    夏安都为她可惜,可悲,可叹。

    明明就快领悟了‘温暖人心的味道’,对,就是学武或修行,一朝顿悟,那实力得有大恐怖的精进。

    突然,一行血迹在‘神崎千枝子’这个名字下面,形成歪歪斜斜,非常潦草的文字:

    “……帮、帮我!”

    “不想被侵蚀。不想充满恶念!”

    嗷呜!

    小腿上猛地传来钻心疼痛,夏安直抽冷气,笔记本页上的血迹也转瞬消失了。

    低头看了眼一口狠狠咬在自己小腿上的狸猫。

    “握草你干嘛啊?!”怒火中烧。

    “你差点被拉到‘常世’去了。”狸猫松口。

    “常世,与现世相对,就是鬼怪横行的阴界,你弱的掉渣被拉进去保准被吞吃的干干净净。”

    夏安额头也流下一滴冷汗,惊疑看妆台上纹丝不动,根本就没有翻开过的私人笔记本。

    难道刚刚的画面,全是他的臆想?脚底涌上来一股寒意。

    这时候,隔壁的小厨房,传来“啊”的一阵惊骇叫声,将活动室和厨房隔开的日式障子门,索性噼里啪啦碎成了一地的烂木头。

    警部补柳川龙马在破烂中捂住腰,疼的脸庞扭曲,冲厨房大喊:“北条先生!”

    穿和服的老头子,伫立在厨房内,全身冷汗如瀑布直流。

    “打、打扰了!”

    对不起,是真的打扰了。

    姓九条很有气势的老家伙,转身就走,开始步伐还算是大步流星,差不多到玄关位置的时候,那瞬间的加速度,动如脱兔,眼睛一花人就没了,叫夏安和柳川龙马看得目瞪口呆。

    “biu”的一下还有音效,某只被遗忘的木屐鞋,在活动室翻滚了好几圈。

    卧槽!

    夏安眉眼直抽搐。

    所以说,柳川龙马请到了一个假的神官?

    废喵很贱的在他心中嘎嘎狂笑起来:“我就知道,这个老东西就是在装腔作势,连咱这么伟正光明的存在都没注意到,凭什么除魔。”

    得,你还成了奇人异士的过滤器?

    “别笑了,MT拉仇恨的主坦溜了,我们也撤。”夏安迈开脚步,狸猫由他后小腿,爬树一样从身后迅速跳到他肩膀上。

    公寓栅栏门。

    浅野纯满身的汗,身侧放了个两个鼓胀爆满的黑色行李袋,见夏安出来,他兴奋地挥手:“你终于出来了,我行李收拾好了,咱们赶快离开这吧。”

    夏安见他还在门口专门等自己,还挺欣慰的,这家伙也不是那么胆小如鼠嘛,收拾了家当没跑算他有良心。

    柳川龙马、房东大妈紧随夏安出来。

    房东大妈哭丧脸,道:“柳川警官,这世上难道真有那些脏东西吗,我的房子可怎么办啊!”

    柳川龙马出来找不到北条那个老家伙,心情正烦着,被房东大妈一顿比比,简直心态爆炸了,挥挥手道:“那就一把火烧了吧。”

    要是一把火,能把那东西也烧掉,就当真万事大吉了。

    这时,柳川龙马看到与他一同进女租客屋子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很是认真地问:“柳川警官,神崎千枝子是怎么死的?”

    神崎千枝子……

    他嘴巴张了张,却又苦笑着摇头:“一桩奇案,也上本市的新闻了,有一阵子讨论挺热闹的。”

    房东大妈在旁对夏安作了个卡住脖子的手势,伸出了舌头:“是、是这样窒息的……”

    “上吊?”

    不可能的吧。

    看她的笔记,多么善良、阳光和上进的女生。

    有颜值,有身材,有才能。

    简直梦中的完美女性。

    可为何离奇的香消玉殒呢?

    夏安再次暗暗叹息。

    “啊——”这时,浅野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有点惊恐的煞白,“我想起来了,今年冬天市区下大雪的时候,有个女性脚底打滑,摔倒在路边护栏上,脖子卡在了护栏缝里……”

    为了证明记忆没出差错,浅野纯往公路走几步,突然脚踩一个残留在地砖里,切割痕迹平滑的金属桩,“看到了没,当初这整条街道都是有护栏的,出了那种事很多市民都在抨击护栏设计有问题,所以护栏很快就拆除了。”

    下雪,打滑。

    摔倒。

    脖子卡在护栏里?

    滚尼玛的!

    夏安被噎的沉默好久,才握紧了拳头:“就没有路人救一下吗?我不相信连着十分钟都没路人撞见。”

    这回轮到房东、浅野纯、柳川龙马的沉默。

    最终,叹息一声,柳川龙马道:“那几天,暴雪很大,路段监控设备缺失,还原不了当时的画面。”

    “而就算有人看见了却没施救,最多形成道德上的谴责,但人都没了,什么道德至高点上的评论,又有什么意义呢。”

    夏安忽然察觉到了远处的一双眼睛在安静注视他。

    抬头看,由站立的地方,一直向前,到街道前方的一个坡道点,大楼阴影也把那块区域覆盖在内。

    金属护栏如网格,交织扭曲浮现着。

    一个脖子歪斜的魅影,缓缓地从护栏卡缝抬头并站直了,扭过头,对夏安微微一笑。

    她穿着大雪当天的衣装。

    驼色的外套大衣,灰白色的毛衣,长到脚踝附近的英格兰风格子裙,脚上是双短靴,脖子上的黑色围巾同样整整齐齐。

    没有死气沉沉的脸,眼睛澄澈明亮,像是乌云散开的蔚蓝天空,倒映着这一片街区。

    她的笑容更是让人惊艳。

    柔和,温暖。

    所以这就是她一直在寻觅的那种悸动,红豆饭里面的味道吗?

    夏安懂得了些什么。

    可是,他也更喟叹和惆怅了,这什么狗血致郁剧啊。

    这样一个好姑娘,即便他对女性不怎么感兴趣完全不想谈恋爱,可也有种加微信勾搭的冲动,至少交个朋友也是美妙极了。

    但她如烟花消逝了。

    她是个女厨师,她有自己值得珍惜和寻觅的味道,她这样离奇暴毙也完全可以对这个世界充满怨恨,尤其是那个下雪天可能路过却视而不见的人,她也可以“惦记”和报复。

    可她失去生命前,留给这个世界,并传达给夏安的,只是对‘那种味道’的未了心愿。

    夏安相信如果阴世有厨师这个职业的话,那如此纯粹的她,理应得当一个坑位。

    “夏安桑——”浅野纯拍了拍他肩头。

    夏安目视‘常世’的一角缩影完全消散,这才缓缓地闭上眼睛。

    此刻,他心中情绪躁动。

    我要,帮她。

    去往生。

    “红豆饭么……”夏安脑海里浮现那张柔和、温暖的笑颜。

    味道,他隐隐悟到了。

    只是该怎样将他做出来的‘红豆饭’呈给神崎千枝子的地缚灵吃?

    再者,地缚灵是虚无的存在,能吃到现世的食物吗?这种妖怪可不是狸猫,有实体,有消化食物的胃袋器官。

    回餐厅的路上,夏安在心中向狸猫讲诉鬼屋的见闻,双手提行李包跟他回来打算连夜找另一间公寓的浅野纯,人还有点懵,夏安觉得也没必要把更多内情告诉他,让这足球小将的心里阴影面积,再加深一层。

    “嘎,夏安你疯了,招待什么鬼魂哦,有那闲功夫不如做点好吃的给我。”狸猫很嫉妒地说。

    啪!

    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到狸猫头上,夏安冷冷地道:“死神辣条没有了,然后,老干妈限量供应,每天只有半瓶。”

    “不要啊~~”狸猫发出嚎啕惨叫.

    夏安哼了声。

    “有办法,我真的有办法~”

    可以说求生欲很强了。

    此时夏安却在沉吟另一件事,看来,老干妈和死神辣条都不够稳,这废喵精的很,不久可能就会自己拿钱去华人超市采购。

    得发明一种专属上瘾性猫饭,把这废喵牢牢控制住,就此圈养起来。

    夏安内心的轻笑声充满了腹黑味道。

    肩膀上的狸猫,只觉得莫名地被一股恶意笼罩,小身子抖了两抖,黑亮的瞳孔里写着一丝不理解的惊慌。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