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金字神捕 > 第181章 谁比谁心毒?

第181章 谁比谁心毒?

金字神捕 | 作者:假装是大神| 更新时间:2018-07-12 05:4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嘿,林檠离,我还真没发现,你居然是个好人啊……”

    草丛里,白夜行看着李清霖强憋着笑意。

    李清霖嘴皮子有些抽搐,语气干瘪道:“那个平板车的老大爷,可还是热心肠?”

    白夜行:……

    “呸,以后谁要是说我是个好人,我非削死他丫的!”

    白夜行也发现了自己看走了眼,此刻有些气急败坏道:“那我们怎么办?直接冲出去迎难而上?”

    “再等等。”

    李清霖压了压手,示意稍安勿躁。

    那边的老大爷,还在奋力的搬运尸体,将玉米秆堆得很杂乱,想尽量做到天衣无缝。

    以李清霖现在的视力,李清霖奇怪的发现,尸体的伤口有些奇怪。

    按照老人鬼魂的潜意识回演,他是被他的儿子乱棍打死在床上,致命伤主要聚集在头部。

    但,李清霖却看见尸体的脖子诡异的扭曲,肌肉外翻,有一道淤黑的拉伤性伤口。

    伤口不算锋利,但却很深,直接切穿了气管。

    应该是在老人在挣扎的时候,脖子不慎擦过了某种锋利金属物品。

    可是,在老人的床上,为什么会出现锋利的金属物品。

    而且,老人的这对儿媳事前并不知情?

    “咋才三块银元呢?我不是听说别人都是十块的吗?”

    男人从墓穴里爬了出来,搓了搓满是红色泥垢的手,有些不情愿的接过三块银元。

    “你看看这尸体的品相?面目全非的,还是个病死鬼,要不是刚死还热乎,我三块都不想给!”

    老大爷挥了挥手,坐上平板车后,沿着崎岖的小道离去。

    “你去跟上平板车,注意不要暴露了,我马上来追你。”李清霖道。

    李清霖有些好奇,这老大爷为什么要买卖尸体?

    在李清霖的感知中,老大爷并不是修者,皮肤松弛、生理机能下滑,只是个普通的老头。

    当然,也不排除他是隐藏修行,修为远超李清霖的高手。

    但这样一来,他早就该发现李清霖了,没必要继续演戏。

    所以,买卖尸体的动机是什么?接头人呢?

    是否会牵扯出来什么神秘的组织,或者是……邪教?

    自从李清霖搭乘了第二大脑后,脑洞就一直合不上了。

    “你要干嘛?”白夜行问道。

    “答应了人家一件事,很快……”

    白夜行很快就跟着平板车消失在草丛里,李清霖看了一眼,正准备走出去,却突然看见一个背着蓝色随身包,衣服缝缝补补,虽然破旧但很干净的少年远远跑来。

    “哎,放学了啊?”

    男子看见少年,眉开眼笑,下意识的想去摸摸少年的头,但突然想起自己的手很脏,又收了回来。

    “爷爷卖了啊?多少钱?今天师傅说这个月学费再不缴清,就不让我去学了……”

    少年站得笔直,如同一颗松树。

    女人爬了起来,一把夺过男人手里得三块银元,交给少年。

    “先拿着,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你放心的学,家里一定支持你!”

    女人摸过额头上的汗水,看着少年那跟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笑得很甜。

    原来这对夫妇是有苦衷,要给自己的孩子缴纳学费,这才如此贪图老人的遗产,甚至做下贩卖先人尸体这等大逆不道的事啊?

    李清霖明白了事情原委,走了出来。

    “你,你是谁,怎么……怎么在这里?!”

    看到李清霖这个不速之客,男人和女人明显有些慌张,本能的将少年护在身后。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刚才被你们卖的那个人,心有不甘,托我回来看看你们……”

    李清霖笑着,一步步逼近三人。

    属于修者的压抑气势逐渐向三人笼罩而去,男人和女人对视一眼,突然齐刷刷的跪了下去。

    “先生,先生!我们夫妻两罪当该死,但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啊!他还小,什么都不懂……”

    女人嚎啕大哭,如捣蒜般疯狂向李清霖磕头。

    “求求你放他走吧?”

    放他走?

    是啊,上一辈的恩怨,为什么要牵连到无辜的下一代身上?

    在李清霖外放的气势下,夫妻两人想站起来都十分困难,只能神色惊恐的看着李清霖一步步走向了少年。

    李清霖稍稍弯了弯身子,一脸和蔼的对着少年说道:“小朋友,你能跟叔叔说说,你跟师傅学的是什么手艺啊?”

    少年一脸的天真,嘴角有着浅浅的绒毛,眼睛很亮,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师傅是搞金属加工的,我在跟他学刀具的加工、开锋,我以后想去大城市混个名堂出来……”

    李清霖点头,继续道:“那你知不知道乱扔垃圾很危险啊,比如说……扔在床上?”

    “你是说爷爷吧?”

    少年很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李清霖的意思。

    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悲伤和愧疚的情绪,是很干净的一张脸。

    “他都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了,家里本来就困难,还这样拖累大家。我学手艺要花钱、买房子要花钱,娶媳妇也要花钱,怎么还能有累赘?就放了一把开锋的小刀在他床上……”

    说到这,少年有些生气的道:“谁知道爷爷他这么不懂事,假装不知道,要不是爹主动帮了他一把,还不知道爷爷会拖累我们到什么时候。”

    话语坦诚,看不出半点违心,少年从始至终都觉得这些理所当然。

    李清霖点头,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

    “那叔叔现在给你五十银元,但条件是,你必须亲手将你的爹娘葬进棺材里,封棺、钉箱,然后夯土。”

    李清霖笑得很平易近人:“你,愿意吗……”

    跪在地上的夫妻两闻言,眼里十分惊恐,艰难的回头,向少年眨着眼睛。

    “你想想,他们都老了,也给不了你多大支持了。五十银元啊,他们一辈子都没赚这么多,有了这些钱,你就可以走出小地方,去大城市看看,美妙的小提琴、昼夜闪烁的霓虹灯,或许,还有一位姑娘……”

    少年脸色开始十分的挣扎,但在李清霖如同魔鬼的诱惑下,脸色很快平静下来。

    砰!

    砰!

    砰!

    少年很有孝心的朝夫妻两磕了三个响头,语气平静道,

    “爹娘,既然你们这么爱我,那就为我去死,好不好?”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