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盛唐高歌 > 404 西市考察录

404 西市考察录

盛唐高歌 | 作者:炮兵| 更新时间:2018-07-13 00: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吃完早饭,郑鹏带着郑冰出门,阿军、小音,还有两个健仆驾着马车跟在后面。

    西市离这里有点远,要穿过五个坊,郑鹏早早让人备了马车。

    几个女的摩拳擦掌要大采购,一会也好让马车拉回来。

    “哥,这里的房子好有趣,感觉都是一个样式,还有路也是,我们家的路,很多是弯弯曲曲的,这里的路又大又直又平坦。”郑冰一脸兴奋地说。

    昨天太累了,又是坐在马车里,没怎么细看,现在跟着郑鹏边走边看,郑冰感到长安好新奇。

    郑鹏耐心地解释道:“很多城市,多是慢慢发展而来,一边发展一边规划,所以显得有些杂乱无章或不够规范,长安城不同,还没建就做好了详尽的规划,并作了严格的规定,小冰,你说房子像一个样式并不奇怪,官府在这方面有要求,什么样的人修多大的宅子、几进几出、几间门房、门楼多高、大门什么样式都有规定。”

    “原来是这样”郑冰恍然大悟,然后拉着郑鹏的衣袖:“哥,我们走吧,免得林姐和郡主等急了。”

    “不急,市鼓还没打呢。“

    “哥,去找林姐和郡主,跟鼓有什么的关系?”

    “长安是京城,跟其它地方不同,一到晚上就宵禁,日落关门,日出开门,以鼓声为令,小冰,昨晚和今天早上听到鼓声没?”

    郑冰马上点点头说:“听到了,敲好久呢,还以为是京城大官多,一个个都敲鼓开路,一敲就敲个不停,原来是这样,哥你刚才说市鼓,市集开市也要敲鼓吗?”

    还敲鼓开路呢,想像力真不错,郑鹏都忍不住笑了,不过还是开口解释道:

    “长安有两个大型的市集,分别是东市和西市,市场位置的不同,所经营的商品种类也略有区别,东市由于靠近三大内,也就是西内太极宫、东内大明宫、南内兴庆宫、周围坊里多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第宅,故市中四方珍奇,皆所积集,经营的货品,多是上等奢侈品,以满足皇室贵族和达官显贵的需要。而西市则距三内较远,周围多平民百姓住宅,市场经营的商品,多是衣、烛、饼、药等日常生活品。”

    “两市设有市署,午时敲鼓开市,日落前七刻,敲锣三百下,店铺关门,客人各自回家,就是等鼓声响起我们再去也不急,那三百下鼓声没敲完我们就到了。”

    郑冰看看宽阔的街道、漂亮的宅子还有人来人往的人群,有些感叹地说:“哥,长安比元城繁华多了,我没看过这么多人呢。”

    “那当然,长安可是京师,元城就是一个小城,两者没得比。”

    兄妹很少在一起,郑鹏有机会尽可能尽兄长的责任,陪她聊天,给她介绍长需要注意的事项。

    “这不是郑将军吗,有些日子没见了,升官又晋爵,恭喜了。”

    正走在路上,突然一个穿着公服的人走过来,一边走近一边笑着恭维道。

    郑鹏看了一下来人,认出是宜阳坊武候铺的铺长张怀山,礼貌地回礼:“原来是张铺长,同喜同喜。”

    看到张怀山饶有兴趣地看着一旁的郑冰,猜到这厮又猜是不是自己在“猎艳”,干咳一声:“这位是舍妹。”

    “原来是郑小姐,失敬”张怀山连忙行礼。

    郑冰躲在郑鹏身后,有些羞涩地回礼。

    张怀山对郑鹏行了一个礼:“郑将军,某还有公务在身,就不妨碍了。”

    “请便。”

    等张怀山走后,郑冰有些惊讶地说:“哥,你在长安也这么有名气吗?”

    感受到妹妹崇拜的目光,郑鹏有些得意,昂首挺胸地说:“那是,也不看看你哥是谁,在长安城,名声是一等一的好。”

    刚说完,一个少年看到郑鹏,高兴地说:“飞腾兄,最近去哪了,没你在,去青楼喝花酒都索然无味,找个时间一起聚聚。”

    说话的是一名姓王的世家子弟,叫王守信,在户部担任一名小吏,以前跟郑鹏喝过几次花酒,也挺谈得来,关系还算可以。

    “这个...有机会的。“

    王守信打量了一下郑冰,眼前一亮地说:“没想到飞腾兄换了口味,喜欢玩雏,这就是豆蔻枝头二月初吧,嘻嘻。”

    什么事啊,郑鹏连忙解释一下,然后拉着郑冰往前走。

    妹妹太小了,这些儿童不宜的事,还是少让她知道,免得教坏她,也破坏自己的美好形象。

    “哟,这是不是郑公子吗,左教坊的姐妹们,一直想念着郑公了呢。”

    “还记得奴家吗,奴家是金翠儿,郑公子,你好久没找人家了?”

    “郑公子,听说群芳院有新人上位,叫玉朵儿,可是一位有西域风情的美人儿,一起去尝尝鲜?”

    ......

    一路上,不少人跟郑鹏打招呼,大多是讨论关于女人,有的说话含蓄,有的说话露骨,要是平日郑鹏还能一笑而过,说不过还洋洋自得,可今时不同往日,妹妹在身边,感觉很别扭。

    最后,郑鹏也不走路了,直接上马车,坐车去西市。

    “小冰,刚才哪些人,就是喜欢开玩笑,你不要当真,出门在外,有很多时候需要应酬一下。”在马车上,郑鹏斟酌地说。

    本想不解释这件事,可不知对妹妹产生什么影响,郑鹏对这个懂事又乖巧的妹妹还是很疼爱,想了又想,最后还是解释一下。

    “知道”郑冰点点头:“出门在外是这样,二叔以前也经常要应酬,去喝花酒也没什么,不去别人还会笑话呢。”

    郑鹏有些意外,不过很快把话题岔开,豪气地说:“一会到了市集,喜欢什么只顾买,不用担心钱,你大哥别的没有,钱多的是。”

    还是古代好,女子思想保守,但对男子格外宽容,就以娶妻为例,后世的妻子,看到丈夫看一眼别的女人也会醋意大发,说不定回去又打又闹,可在大唐,要是一个男子不娶偏房纳个妾什么的,别人就会说女主是善妒,很多女子成亲后,主动替丈夫张罗纳妾的事,以示自己有教养、不善妒。

    有点像岛国,男人下班后直接回家,会被妻子认为是无能的表现,而下班后喝花酒,喝得醉焉焉回家,妻子反而觉得丈夫有本事。

    在大唐,要是一个人不应酬不喝花酒,别人就说他没见过世面的表现,小地方出来的土包子。

    没想到郑冰也是这样想。

    “哥,不用,我有很多衣裳,穿个二三年再置也行。”郑冰小声地说。

    算了,让她去花钱,还是大笔花,肯定不敢,一会让林薰儿替她拿主意好了。

    从宣阳坊到西市并不远,穿过崇义坊、开化坊、通化坊、通义坊和光德坊,就可以看到西市的牌坊,郑鹏一行到西市时,正好听到市鼓响起的声音。

    趁着敲鼓的功夫,郑鹏汇合在松月楼享用完早饭的兰朵和林薰儿。

    “郑鹏,你就不能早点来?本来还想请小冰一起吃早饭的,松月楼刚来了一个苏州的厨子,那点心做得漂亮又好吃。”兰朵有些不乐意地说。

    “市鼓还没敲完呢,现在去吃,吃完了晚一点再逛西市不行吗?”郑鹏毫不相让地说。

    不知为什么,兰朵这小妞,老是看自己不顺眼,一大早又玩起了针对。

    “那不行,这次要去买胭脂,去晚了,好的都让人挑光。”

    郑冰马上说:“不用,兰朵姐,我跟大哥吃完早饭才出来的,一点也不饿。”

    兰朵有些得意拿出一个食盒:“你家里可没这些点心,一会我们一边逛一边吃,可以吃到美食,也不怕让别人抢了先。”

    说到这里,瞄了郑鹏一眼,有些得意地说:“郑鹏,食盒太小,装不了多少,没你的份。”

    郑鹏耸耸肩,示意自己不介意。

    看到郑鹏没跟自己计较,可兰朵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郑鹏,上下打量了一下郑鹏,有些担心地说:“带足钱了没有,你可说过替我们付帐的。”

    “放心吧,早准备好了”郑鹏说话间,指着黄三和二名健奴说:“一会他们几个会跟着,替你们拿东西、付帐,我去三宝东市分号转转,买完就到分号找我就行。”

    兰朵惊讶地说:“什么,你不去?”

    林薰儿连忙拉住有些不高兴的兰朵,小声地说:“郡主,我们一会给小冰妹妹买东西,然后我们也要买些胭脂水份、衣服什么的,少爷是一个男子汉,让他跟在后面去这些地方,不太好,也不方便。”

    兰朵一想,也对,一会还要买些亵衣亵裤一类,郑鹏跟在后面的确不方面,也就同意了。

    商量完毕,三个女一队,郑鹏一队,各自带着下人在街口处分开。

    长安治安很好,可以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郑鹏也不担心她们的安全,兰朵是突骑施的郡主,以她的重要性,朝廷肯定派人暗中保护。

    郑鹏带着阿军,在西市转悠了一会,这才朝三宝号设在西市的分员走去。

    西市比长安最繁华的朱雀大街更热闹,道路两边全是店铺,货架上来自天南地北的商品琳琅满目,而道路上人来人往、接踵摩肩,各种议价声、叫卖声交织成一片。

    一开市就是高潮。

    在西市西北角有一间中等门面的店铺,也是客似云来,店铺上的牌匾上写着“三宝号”三个斗大的字,然后右下角标明:西市分号。

    为了保证产品的质量,提高百姓对三宝号的信心,郑鹏规定所有出售三宝号商品的店铺,都要挂上三宝号的牌匾,只是在右下角注明是哪里分号。

    三宝号的产品,绝大部分是交给郭可棠处理,郑鹏在郭子仪的建议下,让人寻找好地段,直接售卖三宝号的产品,收入能多一些,也多一层保障。

    要是货全交给郭可棠打量,哪天一翻脸,三宝号就很被动,有自己的销售渠道,有什么事也不用那么慌,也不怕经销商恶意压价。

    “少爷,进去看看?”阿军看郑鹏一直站着,半天没动,小声催促道。

    郑鹏摇摇头:“不急。”

    就当阿军有些疑问时,只见郑鹏身形一动,拦住一个老头的去路,拱拱手说:“老丈,你好。”

    “小郎君好,不知小郎君有什么吩咐?”老者看到郑鹏衣冠楚楚,说话也有礼貌,停下来回礼。

    “不敢”郑鹏指着老头手里抱着的凉得快说:“老丈,你抱着那是什么啊?”

    老者上下打量了一下郑鹏,有些奇怪地说:“小郎君可是外乡人?”

    “刚到长安,老丈真是好眼力。”

    “也不是什么好眼力”老者笑着说:“这可是好玩意,叫凉得快,长安没人不认识的,风大,又好用。”

    郑鹏故意问道:“凉得快?质量怎么样?价钱公道吗?”

    “三宝号买的,质量肯定没问题,价钱感觉贵一些,不过还可以接受。”老者开口表示肯定。

    “原来是这样”郑鹏听到老者这么说话,继续问道:“老丈这样说,对三宝号很满意,对吗?”

    阿军这才恍然大悟:自家少爷没直接进去,而是拦住从三宝分号买了东西的顾客问,这是在侧面了解三宝号的经营情况。

    “满意?一般般。”

    郑鹏有些意外,连忙问道:“是不是里面卖东西的博士(伙计)态度不好?”

    “那倒不是,他们挺热情的,还给椅子坐,就是三宝号里的东西太少,这不,一买到凉得快,还要去别的地方凑要买的东西,又累又浪费时间,要是东西多一点,最好一次就能凑齐,不用跑来跑去找,那就好了。”老者有些遗憾地说。

    阿军闻言有些不以为然,觉得这个老头有点罗嗦,西市就这么点地,那么多货品算不错了,还说三宝号只是一般般,还异想天开地想一间店什么都有得买。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郑鹏闻言眼前一亮:一次就能把想要的东西都凑齐,不用这店买一样、那店买几样,很浪费时间,老者提出的设想,不就是后世百货大楼吗?

    大唐还没有这种概念,最多就是卖一些针头线脑、油盐酱醋的杂货店,要是自己把这事做成,那可是没有对手啊。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