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津川家的野望 > 第三十章 东乡家之殇(加更)

第三十章 东乡家之殇(加更)

津川家的野望 | 作者:吉良上总介| 更新时间:2018-07-13 07:5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而此时的东乡城早已经岌岌可危了。㈧ ㈠中文』网

    东乡佑松见松本家的足轻已经冲入城中,快要包围城楼了,不甘的说道:“撤退,往天守阁撤退”

    说完,带着仅剩的3o来个足轻往天守阁方向撤去。

    “哈哈,田中大人,本家的兵势已经拿下城楼了,现在我们冲进城去,杀了东乡佑松,抓住东乡家的家眷,到时候即便津川宗治赶到了,我们也可以用人质来威胁津川家退兵”松本全高见自家的足轻已经攻下了城楼,兴奋的对田中亲吉说道。

    “恩,走吧,抓紧时间冲进去。”田中亲吉也高兴的说道,“田中家的勇士们,冲进去,抓住东乡家的人重重有赏。”

    “嚯”

    ......

    “东乡大人,还有多远才到东乡城啊”津川宗治着急的对着东乡义佑说道。东乡义佑更急,连忙说道:“津川大人,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到了”

    “好,大家加快度,东乡城还等着我们呢”津川宗治点了点头,大声说道,“驾”!

    ......

    “杀啊”已经攻入城中的松本家足轻开始四处劫掠起来。后来赶到的松本全高看见这样的情况大为恼火“一群蠢货,什么时候了还在惦记着这些东西。快追击东乡佑松,别让他跑了”

    “嗨”周围的松本家足轻垂头丧气的说道。

    而此时东乡城的天守内。

    “雪姬,东乡城已经陷落了,你快走吧,我让人护送你趁乱逃走,父亲在这里替你拖延一会儿。”东乡佑松对着女儿焦急的说道。

    “不,父亲,女儿现在还是东乡家的人,东乡家覆灭在即,怎么能逃跑呢。如果父亲死了,女儿也跟着一起死吧。”东乡雪坚定的说道。

    “唉。”就在东乡佑松叹气的时候,一个足轻大步跑了进来,“主公,敌军就快要攻到天守阁了”

    东乡佑松来不及考虑太多,拿起身边的太刀冲了出去。“津川宗治,你快点来啊。”东乡佑松在心里呐喊道。

    “杀”田中亲吉指挥这足轻朝东乡城的天守阁杀去。仅剩的几十个东乡家足轻如何能抵挡住如狼似虎的田中家和松本家足轻,纷纷后撤,不多时就推到了天守阁下。

    这时候,东乡佑松也冲了出来,见到田中家已经打到门口了,连忙大声说道:“东乡家的勇士们,现在到了为东乡家尽忠的时候了,杀”

    随着东乡佑松的到来,场上的东乡家足轻稍微提起了一些士气。勉强的抵住了敌方的攻势。

    看见东乡家还在负隅顽抗,田中亲吉决定亲自上阵。抽出太刀加入了足轻队伍。

    随着时间的推移,东乡家的足轻一个个的倒了下去。

    “都顶住,津川家的援军马上就来了。”东乡佑松声嘶力竭的喊道。“一定要挺住啊,雪姬是我们东乡家最后的希望了,一定要撑到津川家的援军到来”想到自己的女儿担负着复兴东乡家的大业,东乡佑松鼓起最后一股气,再次冲人战场,一连砍杀数名足轻。

    不过,东乡家的足轻越来也是,渐渐的场上的东乡家足轻被分割成一个个小块,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

    “啊”东乡佑松痛呼一声,一个松本家足轻长枪已然刺入他的腹中。东乡佑松挣扎着砍断了足轻手里的竹枪,冲上去一刀砍翻那名足轻。还没来得及转身,又有两名足轻绕道了东乡佑松的背后,将手中的长枪狠狠的刺进了东乡佑松的身体。

    “噗”一口鲜血冲东乡佑松口中喷出,东乡佑松挣扎着不让自己倒下。“呀”东乡佑松知道自己不行了,但是为了东乡家,东乡佑松抽出插在自己身体里的竹枪,抽空身体最后一丝力气,一个横扫,将两名足轻扫翻在地。然后,猛地一用力将竹枪杵在地上,以免让自己倒下去。

    场上的田中家足轻纷纷畏惧东乡佑松的武力,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一旁的田中亲吉见到,大怒道“都在害怕什么?冲上去杀了他”说完,大步冲上来将太刀捅入了东乡佑松的身体。“看你死不死”田中亲吉狰狞道。

    “谁....谁都不要..要想进去”东乡佑松此刻仿佛天照大神附体,扬天大叫到。吓得一旁的田中亲吉连太刀都忘了拔出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好了,不好了,津川家杀进来了。”田中亲吉和松本全高闻言都纷纷变了脸色

    只有一旁的东乡佑松听见这个消息后,欣慰的笑了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混蛋,就差一点了”田中亲吉望着天守外还在死战不退的十多名东乡家足轻,不甘心的吼道。“高桥兴国为什么不再多撑住一会儿啊,就一会儿!”

    松本全高急道:“田中大人,津川家马上杀进来了,让他们围住就不好了,快撤吧”

    “唉”田中亲吉无奈的叹了口气“撤退”

    “撤退,撤退”一声声的撤退声响彻了整个战场,刚刚还攻势犀利的两家足轻,纷纷的转身撤退。

    胜负往往就是那么一会儿的时间,有的人赢得了一会儿,而有的人却永远的失去了。

    ......

    “殿下,田中家和松本家的军势已经撤退了。”小村义景对着津川宗治说道。

    “恩,快进城。找到岳父大人和夫人。快”津川宗治对着身旁的小村义景和黑田家兼说道。

    “嗨”

    东乡义佑早就忍不住了,一马当先朝天守阁的方向奔去。津川宗治也感觉策马跟上,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这个还没见面的妻子现在的情况。

    “兄长,兄长啊!”当隔着老远,骑在马上的东乡义佑看见被自家足轻围在中间的东乡佑松。一把长枪透体而过,脚下偌大的一滩血迹。

    从小跟哥哥感情就十分深厚的东乡佑松在也忍不住了,跳下马跌跌撞撞的跑到东乡佑松的身边。

    “兄长,兄长,弟弟回来了,松波丸回来了,带着津川家的援军回来了,你快睁开眼看看啊。”东乡义佑看着哥哥依然伫立的尸体,泣不成声的说道。

    津川宗治看着眼前的一幕,也动容不已。“快去天守阁内,找到夫人,告诉他田中家已经被本家击退了”津川宗治对着身边的几名足轻说道。

    “嗨”

    几名足轻刚要动身,一道亮丽的身影冲太守内飞奔了出来。

    “父亲。父亲”东乡雪三步作两步的快跑了过来,连木履也跑掉了。“父亲~”东乡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刚刚还活生生的父亲,现在就这样浑身是血的一动不动。

    东乡雪颤颤巍巍的缓步走了过来,此刻,她已经崩溃了。“父亲~”将东乡佑松的身体牢牢抱住,鲜血顿时染红了东乡雪洁白的衣裙。

    “雪姬殿,请节哀”一旁的津川宗治见东乡雪这副模样,也不忍的安慰道。

    东乡雪抬起头,看着站在身前的津川宗治。突然,东乡雪突然冲了过来,在津川宗治的胸口上捶打了起来“你为什么早点赶到!为什么啊!为什么不早点来~呜呜!”

    津川宗治叹了口气,仍凭在自己身上挥舞着小拳头的东乡雪捶打,这时候她需要泄。

    等到东乡雪停了下来,津川宗治才一把抱住东乡雪,歉意的说:“抱歉,是我来晚了”

    一旁的东乡佑松生怕两人之间,特别是东乡雪对津川宗治产生什么误会,急忙说道“雪姬,并不怪津川殿下,我们在路上遇到了高桥家的伏兵,所以才耽搁了这么久。虽然兄长已经去世了,不过看见你还活着我就放心了”说完,东乡义佑忍不住又掉下了眼泪。

    “对不起殿下,刚刚是妾身失礼了”心里逐渐平复下来的东乡雪,挣脱了津川宗治的怀抱,轻声说道。

    “不碍事,别站在外面了,先进去吧。岳父大人我会让人好好安葬的”津川宗治对着东乡雪说道。

    东乡雪抬起头来,看着津川宗治。大声的问道“杀我父亲的都有谁?”

    “田中亲吉和松本全高。”津川宗治如实的回答道。

    “我要他们死”说完,东乡雪转身走进了太守内。或许,她现在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静。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