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碎星物语 > 十四章 辗压

十四章 辗压

碎星物语 | 作者:罗森| 更新时间:2018-09-07 20:1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霓苍翼君的表现,不但惊呆了两名妖尊,同样也让全场妖族呆若木鸡,睁大眼睛都不敢相信看到的东西。?  ?? ?

    ……天阶之间的差距,真有那么大?或者,这就是上族对下族的优势?

    相同的困惑,出现在每个妖族的脑海,而接下来生的事,更大大乎它们的认知。

    “……柔体软骨克雄强,确实是一个思路!”

    仍受箝制,武苍霓冷笑道:“但你所结合的法则,是柔之道吗?背离本身之道,只顾着挥血脉异能,虽然身成天阶,思维却留在地阶层次,你的技巧不含法则,不过徒具其形,根本挥不出应有力量!”

    “哼!你……”

    古犀妖尊待要反唇相讥,体内所承受的巨力,让他意识到对方不光是说说而已,连忙运劲压制。

    先前,柔体软骨,吸收、化解所承受的力量,非常有效,让敌人的巨力打在空处,无用武之地,但此刻,柔体软骨依旧,瞬间狂涌而来的力量,却狂暴得过吸收量,明明还在持续吸收、化解,可过负荷的力量,哪怕有整个内天地来承受,仍满溢出去。

    “你……”

    古犀妖尊一声未完,只看见对方锐利的眼神,凶悍得令人胆寒,跟着,身不由主,被武苍霓整个举了起来,平移横砸出去。

    武苍霓的劲,双爪正击在她要害的大鹏妖尊,第一个感知到,而为了将敌人压制住,他全力劲,暗忖自己扣着对方要害,难道还会被这小子翻出天去?

    可是,想法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哪怕对面的脑门、背心在自己爪下,但输出的力量,却像碰着一面坚壁、一块屹立在怒海中的巨岩,自己无论怎么劲,都撼动不了,被对方轻易挣脱出去,如蚍蜉撼树。

    “荒、荒唐!”

    大鹏妖尊脑子里唯一剩下的念头,就是“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可事实摆眼前,自己非但压制不住对方,那边脱困之后,更回臂一击,连同死抱着武苍霓手臂的古犀妖尊,一起击来。

    横臂扫风云,万军辟易,在扫中的一刹那,风骤停,万籁寂静,两名妖尊与周边的无数妖族,隐约听见龙吟、象鸣之声,心里怵。

    龙象之力!

    无可匹敌的大力,将死抱着不放的古犀妖尊,当成一柄大槌,砸中大鹏妖尊,他毫无悬念地被打飞出去,冲上云霄,晕头转向,直至高空之上,这才靠着法界展动,定住身形。

    身形一定,大鹏妖尊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先行内视,现内天地的星宇,已经崩碎一角,在刚才那一击之下,受到实质的损伤。

    ……好、好猛的力量!

    ……隔着古犀,力量已经被吸化,过滤掉一层,仍强劲若斯,倘使直接打中,那还得了?

    ……这就是力之大道?

    恐惧压过了屈辱、怒恨,大鹏妖尊心下骇然,对此最感同身受的,却是古犀妖尊,但紧绷的心,很快就安定下来。

    “哈……哈哈哈哈~~~”

    古犀妖尊放声大笑,“你胡吹大气,说什么我徒具其形,结果又如何?你能打飞大鹏,却奈何不了我!一物降一物,我的血脉之能,正是你力之大道的克星!”

    “是吗?下妖!”

    武苍霓冷冷一句,“下妖”这词,*裸的蔑视,古犀妖尊仿佛被当众打了一耳光,成就妖尊后就不曾有过的羞怒,烧红了他的脸颊,让他怒从心起,想下杀手,可体内的气机却陡然一变。

    之前,霓苍翼君的力量,像是一条大河,奔流不息,自己的柔体软骨,则如海绵,将承受的力量吸纳,虽然面对过大的力量,吸纳不下,水会满出,但也只是如此,满出的水只会波及外物,没什么伤害。

    但此刻,那条力之河流生变化,反向而内缩,控制了力的流向,不再泄出,开始凝聚、压缩,再凝聚、再压缩,从一条奔腾的河流,变成了一块体积小小,却重量异常惊人的石头。

    朴石无华,不见锋口,古犀妖尊却生出一股莫名惧意,感到这股凝炼之势,比先前更危险得多。

    跟着,就是一拳!

    武苍霓的整条手臂,仍被变异的妖尊血肉层层包覆、重重封锁,虽能以龙象大力将之举起,连同挥动,手臂本身却没有多少活动空间。

    可在力量的极度凝炼下,武苍霓的一拳,方寸之间的短距移动,凭空爆出强大爆劲,正面承受这股力量的古犀妖尊,眼前刹时一黑,而在场的所有妖族,耳边都莫名听见一声爆响,个别妖族甚至被这声爆响震晕。

    爆响中蕴含的力量,就连身在高空上的大鹏妖尊,都阵阵心惊,当其冲的古犀妖尊,伤害只会更重十倍,朦胧的星宇世界,登时一角崩碎,更开始迅蔓延,直接导致的,就是耳、口、鼻都有鲜血渗出,最终……压制不住。

    “哇!”

    一声痛嚎,古犀妖尊鲜血喷呕,再没能力缠困武苍霓,承受爆炸性力量的身躯,像是被吹起的气球,一下膨胀数倍,跟着就成了有了破口的气球,被轰飞冲天,坠向天的尽头。

    无匹威势,看得空中的大鹏妖尊心惊胆颤,阵阵寒意直透脊椎,不敢想像若是自己挨了这一下,会是什么结果?

    ……力之大道的战能,委实骇人听闻!

    ……但己方并未全输,妖君曾交代二套方案,依计行事,大有翻本的希望,只是这套后手一旦动,就是不死不休,有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需好生斟酌不下。

    正感为难,大鹏妖尊察觉到冰冷的视线落在身上,只见霓苍翼君目如冷刃,俊美的面容倨傲无双,睥睨看来。

    “……下妖!你还以为自己能挣扎什么?”

    具有屈辱性的称呼,固然令大鹏妖尊狂怒,可要为了尊严做到什么地步,是否赌上性命,那就是大问题。

    更何况,透过霓苍翼君,可以窥见上族之能,别说今天未必杀得了霓苍,便算真的杀了,又或者仅是伤了,消息传回上界,九凤部的天阶寻仇过来,不单是自己要死,自己的部族会被屠灭,甚至五藏妖界所有生灵,都可能被血洗一遍。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前例的!

    “……借过!”

    不合时宜的一句呼喝,在这时间点上莫名其妙响起,大鹏妖尊未及细思,下意识地侧身让道,当那阵飙风从身旁掠过,这才反应过来。

    ……什么人物?哪里来的?我为何全然不觉?

    ……我的法界,笼罩周遭,怎么可能有人忽然出现,我却不知道的?若他一上来就偷袭,那我岂不是已经殒落?

    惊骇莫名,大鹏妖尊看着眼前出现的魁梧巨影,厚实的背部,青色的皮肤,高大身躯仿佛撑天老树,充满存在感,就这么从眼前一掠而过,对自己视若无睹,仿佛自己这名妖尊,在其眼中全然没威胁,堂堂天阶者,什么也不算。

    ……这位就是霸天妖尊?

    原本还想着要有所行动的大鹏妖尊,胆气登时一弱,不敢乱来,眼睁睁看着神奇出现的霸天妖尊,带着红衣的美少女,从天而降,直直落在霓苍翼君面前。

    “哦!霸天,你让我好找啊,刚才你没看到……”

    “可耻!”

    不打一声招呼,温去病骤然出手,一记重拳,狠狠击打在武苍霓的小腹,将她整个打得飞了起来。

    事出突然,妖族们看到霸天尊者降临,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没想到他竟然攻击霓苍翼君,那一声“可耻”,话声虽短,却充满怒气,似是愤怒至极,而在这一击之下,本来与双尊战斗,犹大占上风的霓苍翼君,大口吐血,倒地不起。

    “……与下妖动手,战上半天,一个也没能干掉,霓苍!你真是上族的耻辱!”

    霸天妖尊的壮语,完全配得上他的豪拳,震慑在场诸妖,这也是实在见证,何谓一山还有一山高,刚才两名妖尊,又是针对克制,又是痛击要害,霓苍翼君仿佛被挠痒一样,全然不当回事,可霸天妖尊上来,起手一击,就把力之大道的铁壁防御打破,霓苍翼君呕血晕死,这……是什么武力?

    ……妖与妖,真是不能比啊!

    温去病打晕了武苍霓后,斜眼看天,目光扫过空中的大鹏妖尊,虽然一语未,目光中传出的讯息,大鹏妖尊却能清楚收到。

    ……下妖,过来!

    大鹏妖尊心头直怵,刚才重击在霓苍翼君身上的那几下,换了打在自己身上,不死也要重伤,那份恐惧感仍未散去,现在霸天妖尊上来一拳,就大败霓苍,明显远远胜之,若自己下去对上……

    ……就算用上预藏的后手,恐怕也是死路难逃。

    对方是上族,就算逃跑,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大鹏妖尊一转头,展翅飞走,瞬息已在数千里外。

    青水两侧众妖族,见证两名妖君的狼狈败退,登时欢声雷动,全然不顾及这么削落妖尊面子,日后可能遭到报复,这简短的两场战斗,强悍而直接,符合妖族对强者的崇拜,也让他们更为笃信,将到来的一战必胜。

    ……如果真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扛武苍霓在肩上,温去病无声慨叹。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