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抱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楚相玉

第一百一十四章 楚相玉

抱剑 | 作者:梦入秋水| 更新时间:2018-10-06 13:5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光微亮,司马温公的老宅如今已是残垣断壁,一片废墟,激嚣的尘埃还未散去,乍现一道剑气飞袭而出,直指那以掌压人的安云山。

    望着如此一剑,关七无敌之资仍在眼前,强以安云山也不免心生忌惮。

    一掌震退毫无还手之力的诸葛正我,安云山木杖化作一片急影,瞬息如仙人指路般指出,二者碰撞的一瞬,僵持不过刹那,安云山木杖顶端的那颗龙眼大小的明珠便已传出“咔咔”碎裂的声音。

    “嘭!”

    那碎裂纹路转眼便已蔓延而下,木杖砰然裂开。

    冷哼一声,安云山撇去手中半截木杖,说时迟那时快,他须发怒张如一头白毛狮子,双脚一跺地面,便已凌空扑来,人未落地,手中如山倒的浑厚掌劲已如怒涛般涌来。

    孟秋水首当其冲,他手中剑身一抖,就见一缕无形剑气霎时横击而出,单足随即一顿,整个人已似片飘叶向后翻飞,直挺挺的飘去,可他手里却不闲着,手持剑,隔空一刺,便听清越剑吟声声入耳,一起的,还有一缕缕可怖剑气。

    安云山双手不停震散着那些剑气,见孟秋水从不与他硬碰硬,沉声开口相激,不怒自威。“妄你习得关木旦的奇功绝学,莫非连一战之心也无?”

    孟秋水面容平淡无波,他又岂会上当,即便他已多了一套神功绝学,但内力境界的差距终究还是不可逾越的鸿沟,焉能托大,而且还是面对这可化人内力为己用的邪功,说不得一着不慎,便是身死命消的下场。

    他一面腾转挪移,一面不咸不淡道:“对我而言,我只要成王败寇的结果,生死之分的下场,至于手段,如果我是和你同样的境界,我会考虑和你公平一战。”

    孟秋水轻功身法诡谲多变,安云山每每要触到的一瞬,总是差那么寸许,再听孟秋水反讥之语,老匹夫像是动了真怒,他双足一顿,浑身已使了千斤坠的法子,双脚轰然踩踏入地面中,凹陷下去一个大坑。

    遂见。

    一股惊人吸力以安云山双手掌心陡生,顿时飞沙走石,掀起漫天尘土。

    本是灵动飘忽的孟秋水就觉自己的身体像是陷入泥沼地里,变的滞缓起来。

    “我能有现在的境界,归根结底,还要归功于你那儿子。”孟秋水一身剑气狂涌,体内功力再提十成,然后,他松开了手中的古剑,准确的说是被他弹指间送了出去,在空中急旋。

    可惜,不知是太慢,还是变化太过明显,竟被安云山避了开来。

    而他自己,回身一转,翻掌迎上。

    掌劲相撞时立起莫大惊人气浪,可让人诧异的却不是如寻常那般一处即分,而是紧紧的好似粘在了一起,一股吸力从二人两掌相交的地方骤起,好似一个无底洞,吞吸着孟秋水的内力。

    “噗!”

    浑厚功力如万顷重压而来,孟秋水口中当即吐出一口血红,可他眼中并无痛苦之意,而是有种令人发寒的沉着与平静,看的安云山都是心头一跳,生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竟是故技重施,血箭出口。

    而几在同时,他身后,一道流光已无声无息的折返飞回,乌青的古剑,赫然斩向了他的肩头,然后,在他的目光下削向他的右臂,一声低沉的疼痛惨叫如怒狮咆哮。

    “离手剑?”

    “嗤!”

    空中就见,一根手臂齐根而断,坠落在地,“锵”的一声,古剑插入地面,晃颤不止,他避过了血箭,却避不过这道剑气。

    一臂断,孟秋水的右臂顿时空出见机并指如剑,隔空已是一道剑气朝安云山打去。

    “轰!”

    只是对方吃了如此大亏已早做防备,一身内力宣泄而出,宛如惊涛骇浪。

    孟秋水本是与其对掌的左手当即血管经脉根根暴露于表,看起来狰狞无比,如同一条条鼓动扭曲的蚯蚓,颤抖不停。

    感受着丧失知觉的左臂,孟秋水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巨浪拍飞的鱼儿。

    也就在此刻,恰在此刻,孟秋水的身上,一道青色细影不知从哪忽窜了出去,在安云山的右手上一顿便又折返而回,快如闪电。

    安云山正要追击,可半步还未迈出,脸上便已升起一股黑气,他看了眼自己的断臂沉声道:“好个心思深沉的小子,我儿死在你的手上看来死的不冤。”

    说完,竟是毫不犹豫的转身而逃。

    只剩孟秋水伸手接过爬回来的青蛇,任由其绕上自己的手腕。

    他拔起地上还在晃颤的“青霜”,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一脚便把那只断臂踩成烂泥,走到了正缓缓起身的诸葛正我面前,沉默稍许。

    “诸葛先生,别来无恙。”

    听的孟秋水的声音,诸葛正我苦笑连连,却又像在意料之中。“孟兄弟,果然是你啊,以你的心思武功,如今再加关七的绝学,已是潜龙出渊之兆,日后成就,不可估量。”

    他说着,苍白脸色又是一变,一把抓住了孟秋水。“快……快去救皇上……”

    孟秋水闻言提起诸葛正我,身形几个兔起鹘落,已直奔皇宫而去。

    一路上,就见一些宫廷护卫倒在血泊中,显然早已死去多时,或是一地冰渣,或是焦灰。

    两人急朝皇宫掠去,直到最深处,赫然就见追命等人正与一人激斗不停,合四人之力,竟仍是略显不敌。

    那人一身血色鲜红劲装,脸上挂着淡笑,竟然看不出一丝高手气势,俨然已达神华内敛之境地,居然是半步宗师的高手,离宗师只差临门一脚。

    可倏然,他笑容一散,目光一滞已如刀锋般划来,落到了诸葛正我的身上,身体一晃,竟似化作了一团红色的怪风,如同被血染红,眼看血影就要飞坠而下,却见诸葛正我身旁面容冷淡的青年拂指一弹剑身,一道无形剑气刹然显现,逼退了汹汹来势。

    “啵!”

    那想来人居然生生硬受了一道剑气,脸色变了变,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诸葛正我在旁开口。“他修的是“冰魄寒光”和“烈火赤焰”两种奇功,内力已至化境,自成护体罡气,刀剑难伤。”

    孟秋水如今内力虽不说大进,却也今非昔比,手中所提长剑,剑身之上,立时覆了一层流转青芒,本就看着比寻常长剑要长的青霜登时再长几寸,在脚下的大理石上留下了一道可怕孔洞,如同滴水穿石所磨而成。

    他缓声道:

    “你就是楚相玉?让我,送你一程吧。”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