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他是一只猴子 > 第三篇

第三篇

他是一只猴子 | 作者:灶前生米| 更新时间:2018-10-07 00: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三篇

    金蝉子如约把我送到了三星洞。

    可是三星洞的石门紧闭着,叫了半天没人应。

    金蝉子说,他只能帮我到这里。

    他临走前指着石门侧边竖着的一块石碑告诉我,只有领悟那面石碑,石门才会打开。

    石碑上写着“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我在人间逗留了十年,我认识那些字,也懂这几个字的意思。

    灵台、方寸都是指心灵。

    斜月三星也都一个“心”字。

    这是三星洞名字的由来。

    金蝉子要我参悟这面石碑,多半就是要我解开这个“心”字的奥妙。

    可是。

    我是石猴。

    石猴是没有“心”的。

    在花果山的时候,有人说我是“石心”,铁石心肠。

    我见惯了生死,目睹了枯荣往复。

    我如一个旁观者,我无法像他们那样体会恐惧,感受悲痛。

    他们指责我冷漠。

    只有小草告诉我,我是石中之灵,没有“心”的。

    我凝望着石碑。

    一个无心之人,一处“修心”之所。

    我们的相遇。

    要么,这是一场莫大的讽刺。

    要么,这是冥冥之中早有的一场注定。

    我仿佛又变回了花果山的一块石头,和石碑面对面。我看着它,它也好像有一双眼睛,看着我。

    我们一动不动。

    时间从我们身边流过。

    朝阳,暮日,星月,春雨,夏雷,秋霜,冬雪……

    我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的,还是浑噩的,或者是夹在清醒和浑噩的中间。

    那石碑忽然裂开一道缝,白炽而强烈的光从裂缝中迸出,我下意识地伸手遮挡。然而那光像水一样,汹涌地袭来,无处不在,将我包围。

    我的胸口忽然张开了一个洞。

    那如水一样的光争先恐后地挤进胸口的黑洞里。

    如同万箭穿心。

    我痛得死去活来,满地打滚,那光依旧源源不断地冲进我的身体。

    等我精疲力尽,奄奄一息时,光水退去,我出现在了一处山雾迷漫的林子里。

    一个水灵灵的小丫头片子背着一只药篓和一个清瘦的驼背老郎中从林中走来。

    小丫头叫着,师父,看,有一个人。

    老郎中纠正道,阿紫,他是一只猴。

    小丫头又叫道,师父,他的心没了。

    我沉沉地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

    我躺在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上,被褥床单被洗得发白。

    阿紫有一双紫色的眼晴,眼中藏着烟波流转。

    她见我醒来,兴冲冲地喊来老郎中。

    她问老郎中,师父,他还有救吗?

    老郎中说,不管有没有救,我们都不能见死不救。

    她又问,可他没有“心”。

    老郎中说,可我们有,医者父母“心”。

    老郎中把阿紫支开。

    他又找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站在床前。

    我感觉到了寒意,凶狠地瞪着他。

    他呵呵一笑。

    他说我不该死在这里。

    然后,他扬起匕首一把刺向……他自己的心口。

    他将他的心,塞进了我空洞的胸口。

    我活了。

    他死了。

    阿紫看见了匕手,又目睹了倒在血泊中的老郎中,她失控了。

    她捡起匕首,用她那弱小的力量往我身上砍。

    一刀,两刀,三刀……只要我不阻止,她就不会停歇。

    匕首落在我的身上,不落半点痕迹。

    我是石猴。

    身体比匕首还坚硬。

    我没有还手。

    习惯性地作为一个旁观者。

    可仅仅看着她哭,看着她拼命,就有一种及人的痛。

    我的心第一次感觉到了“痛”。

    六岁的阿紫成了孤儿。

    山下的村民帮她办理了老郎中的后事后,却不约而同地没人提及收养阿紫。

    阿紫开始在山里挖野菜,在溪里捉水鱼,她留在山里的茅草屋里,一个人坚强地求活。

    我依然远远地旁观着。

    偶尔出手赶走一些对她意图不轨、凭她的年纪又无法应对的毒虫猛兽。

    我仿佛置身于时间之外。

    十年过去了,阿紫长成了大姑娘。

    我的模样依然旧,不同的是,我成了这一方大山的王,所有的大虫猛兽都被我收拾得服服帖帖。

    阿紫继承了老郎中的衣钵,时常下山行医换点生活所需。

    她的生活己经无忧。

    我也到了该离去的时候。

    可是,我不知道该去哪。

    十年来,我大概摸清楚了,这里不是我原来所在的时代。

    这里大概是一千年前。

    这是过去。

    我两眼一抹黑。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有一个叫金蝉子的和尚因为置疑他的师尊,而被罚禁闭五百年。

    还有一个叫猪刚鬣的年青修士离开师门,只身参军去。

    大泽里的一只水妖兢兢业业地修行了三千年,终于功德圆满,飞升为仙,做了玉帝跟前一名端茶送水的小仙史。

    龙族日渐衰落之际,西海龙王教闰添了一子,取名敖烈。

    我决定,我得去找三星洞。

    时间变了,但地方不会变。

    只有找到了三星洞,才能解开眼前的困局。

    在我准备启程离开的那一天,我打算最后看上阿紫一眼。可下山行医的阿紫直到太阳落山一直未归。

    我心神不宁地下了山,在山下的几个村里找了一圈。

    我拨开了一群议论围观的村民,找到了阿紫。

    可是,她满脸的污血。

    她的眼睛被挖了,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

    那时,像是有一道闪电轰中了我。

    我的“心”疼得几乎令我背过气。

    我把她抱起,回山上的茅草屋。

    她安静地伏在我的背上。

    我的后背湿了一片。

    不知道是阿紫的眼泪还是鲜血。

    她躺在床上,问我:

    是你吗?

    我第一次和她对话,说:

    是我。

    她笑了,又很快睡着了。

    黑夜中。

    一只和我一模一样的猴子出现在我面前,只是他身上捆着一条一条的锁链。

    他说他叫“六耳”,是我的“心”。

    他问我,想不想报仇。

    我说,想。

    他说,我帮他解开他身上的锁链,他就帮我报仇。

    我问他,怎么解。

    他说,只要我愿意,锁链自会解开。

    我趁夜返回了那个村子。

    村里有一户人家叫郝仁,是四邻八乡的大善人、大孝子。他老母惹了风寒,他请了个大夫,本想着吃副药就好了。谁知病没好,反倒把他娘的眼睛治瞎了。郝大善人一怒之下,要以眼抵眼,命人挖了那大夫的双眼,并放下狠话,谁都不许帮那大夫,不然就是和他郝仁过不去。

    那个倒霉大夫叫阿紫。

    我踹飞了郝仁家的大门,见人就杀。

    解开了六耳身上的锁链,我的身体里一下子充满了无穷的力量,眼前的凡人就像纸糊一样,我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撕裂。

    郝仁吓得屎尿齐飞,说自己是好人,哀求我放过他。

    我一脚将他的脑袋踩得稀巴烂。

    我又找到了他瞎眼的老娘,一板凳砸得她脑浆迸裂。

    那一夜,我第一次杀人。

    一连杀了十四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