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偃者道途 > 第4章 剑修逃奴

第4章 剑修逃奴

偃者道途 |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 更新时间:2018-10-11 14:1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是真正的战斗傀儡!”

    李尘看着车边伫立的两个人影,不禁心驰神往。

    其实他所作的四旋翼飞行器,也可说小型傀儡,但论功能与复杂程度,远远无法和这种可堪用在实战的战斗傀儡相提并论。

    它们是由万千机关器和零部件组合而成的器道杰作,偃者手中的征战利器!

    《偃者传》中所记载,“尝造机关甲人以为倡,趋步俯仰,巧若真实,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就是傀儡之中的顶尖造物!

    其物傅会革,木,胶,漆,白,黑,丹,青之所为,内则肝胆,心肺,脾肾,肠胃,外则筋骨,支节,皮毛,齿发,无不毕具,乃是一种拥有人类外形,人类功能,人类智慧,甚至感情和生命的终极造物!

    这是偃者追求的大道,其中蕴含长生不朽手段,能与天地长存,与日月同在,经历万世而不朽。

    当然,师匠赵斌也只不过是偃者多级之中,第二级别的小人物,他现在以“撒豆成兵”手法召唤出来的傀儡与之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以学徒们的眼光都可以轻易看出,它们只是利用部件组装而成的机关人,似是为了省材节用,整体如同被剥去外皮的怪人,并未在外蒙上昂贵而不耐用的画皮。

    李尘目光在两具傀儡之间巡弋:“稍显臃肿的那具,是赵师匠自己采买部件,组装改造的傀儡‘甲士’吧,较为匀称的那具,应该是造化宗给任职山长者配发的‘锐士十型’。”

    “这种傀儡,才是师匠手里真正可靠的力量,战力堪比炼气十重修士!”

    炼气十重是来自其他大陆的说法,也是李尘前世所熟悉的修士境界划分,在低端的超凡力量当中,应该算是处在比较顶尖的位置。

    “锐士十型”拥有堪比炼气十重修士的战力,这是经历多年战争检验出来的结果,如同公理一般可信可靠,至于赵师匠自己组装改造的“甲士”拥有几重战力,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时候,赵斌身上再生变化,却是身影如同闪烁,渐渐变得透明起来。

    他纵身跳下驰车,身形隐去,只留余声叮嘱众人:“都在车上坐好,不准乱走!”

    李尘微怔:“这就是偃者匿息藏身的本领?利用珍贵的隐身法衣,施展匿息之术,尽力隐藏自己,而傀儡暴露在外,如此胜则可追,败则可遁,简直无往而不利……”

    偃者战斗,可不会贸然亲自上阵,一般而言,都是潜隐在侧,伺机而动。

    “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有妖魔来袭?”

    学徒们有些慌乱。

    斋长起身道:“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只是学徒,无法帮上师匠的忙,但也不应给师匠添乱。”

    他的安抚稍稍起了作用,但李尘却无心听他说话,目光紧紧盯住爆炸声音传来的方向。

    突然,春风吹过,竹枝飘摇,簌簌的声音中,似有利箭破空,一道快如猎豹的灰白身影急闪而出。

    骤然见到这边有辆驰车,那身影似乎顿了一下,随即便毫不犹豫的扑了上来,速度更胜之前几分。

    李尘眼睛微眯,在对方离开竹林的一刹那,也终于识破了他的身份。

    剑修!

    其他人也惊呼起来:“是剑修!啊,脸上还有刺字,定是逃奴无疑!”

    “剑修逃奴?”

    “还真是剑修逃奴,这可真不多见啊。”

    须臾之间,对方来到近处,终于看清车内的情况,车内众人也看清了他。

    那是一个二十多岁,青年模样的剑修,身上穿着异大陆风格的玄青剑袍,左脸被人以墨刺字,一个寸许大小,如同铭印的“奴”字清楚分明。

    他的袍子被刀剑撕开多道口子,早已血迹斑斑,其上还沾上许多泥土和灰尘,显得破旧而褴褛。

    但是李尘看到,对方眼睛黑白分明,直勾勾的看着驰车这边,如有火芒,灼热人眼。

    他虽然胸膛起伏,气息粗重,脚步却依然平稳,整个人如同一头发现猎物的健豹,展露出了锐利的爪牙,气势令人敬畏。

    惊呼的众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整辆驰车都仿佛被一层浓厚的阴影所笼罩,气氛压抑得几乎令人喘不过气。

    “这一定是顶尖的炼气境修士,真正的高手!”

    李尘此世曾在襁褓之中就见识过战场和杀戮,但面对这般气度的顶尖高手,依然心弦牵动,不由自主的为之而紧绷。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忽然跃出,扑在那青年剑修面前。

    有人低声惊呼道:“是师匠的傀儡!”

    的确是“甲士”,藏在暗处的赵斌出手了。

    “铮!”

    李尘还未看清楚,就见一道金青剑芒一闪而过。

    那青年剑修食中二指并拢,手掐剑诀,隔空朝“甲士”直刺出手。

    寒风把青年的发梢吹动起来,袍袖猎猎,宛如旌旗招展。

    但他身躯定住,在这矫若惊龙的动静转换之中,凝若实质的锋芒化成虚影,如同真正宝剑刺入甲士身躯。

    甲士胸前有一抹豪光迸射,旋即便是黑油若血,飙射而出,但是这里显然并非它的要害,动作依旧猛如饿虎,直扑青年。

    青年变指为掌,罡风四溢之中,重重拍在甲士胸口,在甲士傀儡将要顺势抱住自己之前,忽又旋踵急闪,躲过后方而来的锐士十型偷袭。

    众人这才看清楚,他的后背竟然一片血肉模糊!

    那是被雷火霹雳弹所射铁砂打出的伤口。

    突然,青年剑修不顾身边还有两大傀儡纠缠,朝驰车车头扑了过来,面容狰狞:“哈哈哈哈,一起死吧!”

    众学徒见状,不禁惊叫失措,如堕冰窟。

    哗啦!

    风屏破碎,玻璃乱飞,这青年剑修竟然直接杀了进来!

    这是一个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亡命之徒,决心就算要死,也得拉几个垫背的。

    但青年剑修刚刚踏上车头,身躯就僵滞了一下,原本连贯的动作出现巨大破绽。

    噗呲!

    锐士十型的腕刃从后穿插,破胸而出。

    “贱奴,简直痴心妄想。”

    赵斌冷冷的声音在他身后传了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