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十绝山 > 第三章 冲突-1:翁家学剑

第三章 冲突-1:翁家学剑

十绝山 | 作者:沙漠老胡杨| 更新时间:2018-10-18 13:1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天枢老人走了,也没告诉他们关于这个神秘天枢门的任何信息,尽管这回比上回好一点,教了他们十天,但教过他们之后依旧让他们自己练,没有人指点,也没有人监督,这对两个十岁的孩子来说绝对是一个考验。

    虽说练的还是基础,但这练经脉不像练气那么简单,提升的已经不止一个层次,它需要全神贯注,凝神静气,以练气为出发点,找到气感,气沉丹田,才可以通过意识控制内息,沿经脉慢慢巡行各个穴位。

    人乃天地造化之完美的神灵之体,各条脉络无不感天应地自成体系,而各条经脉又相互贯通构成更大的系统,与外在的身体器官和内在脏腑相对应,使得整个肌体具备强大的功能。但这些功能只是一种潜力,未开发之时所有功能只能自然表现出很小的一部分,这就是普通人正常的生命状态,要想变得强大,就要通过淬炼身体的经脉,激发出体内各个角落的潜能,这也是道家顺应天地的练功方法,据说练到极高境界,不仅可以成就金刚仙体,还可与天地同寿,长生不老。达到这种境界的只是上古的传说,但因此练成绝世武功却是每个时代都看得到的事,这也使得道家功法流派纷呈,传播很广,道门三圣门就是这些门派中近乎于道的神秘所在。

    虽然拥有天地造化的每个人都可以去激活体内潜能,练就神功,但这需要法门,需要艰苦的淬炼,无异于改天换地,难度可想而知,这就是为什么修道之人如此之多,但真正能达到极高境界的人却寥寥无几,以至于被尊为天人。所以淬炼经脉比练气更费时间,更需要努力,它不但练的是道法自然的心力,更练得是坚持不懈的恒力。

    好动是孩子的天性,在动中学做游戏,他们会学得很快,甚至是无师自通,但要放下天性而去做自身修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开始几天,翁锐郑青这哥俩的新鲜劲还在,都还想着要怎么超越对方,在家里偷偷地练,出来放牛放羊一空下来,也是找地方就练,看起来还像那么回事,但是十多天下来,他们就有点坐不住了,心气也浮燥起来,数次强迫自己入静不成,翁锐就首先放弃了。

    他看到郑青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看着在周围吃草的羊群,无聊地甩着手里的牧羊鞭。

    “你怎么不练了,嘻嘻。”看到郑青也练不下去,翁锐倒没了太大压力,嬉皮笑脸的过来骚扰他。

    “没意思。”郑青白了他一眼,扭头又去甩他的鞭子。

    “你这怎么行呢,”翁锐像个小大人:“你将来可是要做将军的,不练怎么行?”

    “你怎么不练啊?”郑青道。

    “我没关系,”翁锐道:“我又不想当将军,练成什么样都无所谓,今天不练明天还可以练。”

    “你说我们这么练行吗?”郑青忽然问道。

    “你不是很相信师父的吗,”翁锐道:“难道你怀疑这么练不对?”

    “我不是怀疑师父,”郑青道:“我是说光练这个行吗?”

    “那我们练踢腿玩摔跤怎么样?”翁锐其实心里早就这么想了。

    “那好吧。”郑青道。

    玩对孩子来说是个永远的诱惑,特别是有人陪着一起玩就更不用说了,两个孩子先比马步,看谁扎得时间长,然后又是踢腿压腿活动身子,最后才开始摔跤。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磨练,郑青在这方面进步很快,他人高腿长,很快就赶上了原本根基就不是很深的翁锐,两个人现在摔起跤来几乎旗鼓相当,但郑青今天似乎是心不在焉,在第三次被摔倒之后就躺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

    “起来呀,继续,”玩性很足的翁锐以为郑青因为输了而丧气,故意激他道:“这回我让你。”

    郑青是个很要强的孩子,哪怕是输,也绝不要对方让他,要是平时翁锐这样说,他早就跳起来继续和他战斗了,但今天一点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并且连嘴都懒得还。

    “你到底是怎么啦?”翁锐被郑青弄得有点沮丧。

    “还是没意思。”郑青说完,一翻身把头埋在了草地上,看来他真的没有情绪。

    “哈哈哈,”不远处传来一阵浑厚有力的笑声:“玩都没意思,哪啥有意思呢?”

    “祖父,”翁锐一听,就赶紧迎了上去:“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放牧啊,哈哈哈哈。”

    来人正是翁锐的祖父翁檀老将军,他已经暗地里观察这两个孩子好几天了,自从答应了天枢老人要代他给俩孩子授艺,翁老将军一直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他知道他们天性好玩,一味地强迫他们修练内功会泯灭他们的天性,动静结合才是自然之道。这俩孩子现在刚刚接受天枢老人就是他们的授业恩师,对他传授的功法自然敬若神明,但天枢老人现在却无意告诉他们这是天枢门的剑法,那他就得找机会接近这俩孩子,假装无意中传授给他们,也算是应人之诺,成人之事。现在看着这两孩子受不了这练功的单调乏味,已经开始懈怠,他觉得这是时候了。

    “郑青,这是我祖父,”翁锐赶紧介绍道:“他是郑青,就是我那个结拜兄长,嘿嘿。”

    虽说是兄长,但翁锐从来没有把这个当回事,还是一个劲的郑青郑青的叫着,而郑青也从来就不在意,给祖父说是兄长,翁锐倒首先不好意思起来。

    “嗯,”翁老将军点点头:“既然是结拜的兄长,就应该以兄长称之,怎么能随便直呼其名,没大没小,呵呵。”翁老将军笑着责备翁锐。

    “是,兄长。”翁锐很夸张的给郑青行了一礼。

    郑青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一直傻愣愣的看着翁檀老将军,在他心里,这种能上阵杀敌,并且打败过曲周侯郦寄的人,简直就是他心目中的神人,就是他的偶像,激动之下竟不知说什么好,翁锐怪里怪气地叫了一声的兄长,才使他缓过神来。

    “晚辈郑青拜见翁老将军。”郑青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哈哈哈,”翁老将军笑道:“郑青,你既然和翁锐结拜为异性兄弟,也当称我为祖父才对。”

    翁檀老将军这么说,是为了拉近和这孩子的距离,日后传他们剑法更随意方便一些。郑青这孩子也不傻,一听老将军这么说,不由心头一热,立马跪倒在地,叩头便拜。

    “郑青叩见翁家祖父。”让这么一位自己无比崇拜的老将军做自己的祖父,这是郑青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这一个头磕下去,他立马感到离他的将军梦近了一步。

    “呵呵,好,好,”翁老将军连声说好:“起来吧,孩子。”

    翁檀老将军已经从翁锐那里听说过这个孩子的身世,从心里很有些为郑青鸣不平,今天再亲眼看到这个孩子,见他虽说有些单薄,但看骨架身形,确实是个练武的苗子,还有这孩子眉宇间流露着一股沉稳刚毅的气息,这么点孩子,说话落落大方,不慌不忙,确实是一个可以塑造的将才。

    “你们为什么刚才不玩了?”翁老将军明知故问。

    郑青看看翁锐,觉得他们的理由说不出口,意思是你说吧。

    “嘿嘿,”翁锐又开始嬉皮笑脸了:“我们觉得玩的东西都没意思了。”

    “这么快就没意思了,”翁檀老将军道:“你们不是要每天练功吗?”

    “天天坐着练功也没意思,”翁锐道:“练得怎么样自己也不知道,练着练着心就慌了。”

    “呵呵呵,真是个孩子,”翁老将军笑道:“你们还小,不要着急,每天练气一两个时辰也就够了,不要贪多,每天都练一点点,每天进步一点点,日积月累,这也是不得了的。等你们有了一定的基础,进境会越来越快的。”

    “那我们每天还有很多时间做什么呢?”郑青看来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比任何人都渴望自己的功夫快点成长。

    “你们可以练剑啊,”翁老将军道:“你们俩不是每人都得到一件礼物木剑吗?”

    “是我们练您教给翁锐的那个剑法吗?”郑青道。

    “哈哈哈,”老人一阵大笑:“当然不是,那只是给翁锐活动身体用的,算不上啥剑法。”

    “那谁教我们呢?”郑青道。

    “我这里倒还真有一套剑法,”翁老将军道:“如果你们喜欢,我就传给你们。”

    “祖父,你真要传我们剑法?”翁锐道,他以前可没有少缠着祖父教,可祖父就是不同意,只教给他一些最基础的招数,根本就算不上剑法。

    “这还有假,”翁老将军道:“这可是一套真正的剑法,是一套道家的入门剑法,叫做‘混元剑’,学会了之后你们就可以互相切磋,日子也就没那么枯燥了,呵呵。”

    “谢谢翁家祖父。”郑青一下子来了精神。

    “谢谢祖父。”翁锐也十分开心,随手捅了郑青一把,两个孩子会心一笑。

    “传你们剑法可以,但我有个要求,”翁老将军道:“每天要练的基本功,每天要读的书都不能少,每天内功的功课不能拉下,你们能做到吗?”

    “能!”“能!”两个孩子同声答道。

    “这样吧,”翁老将军道:“我每天传你们三招剑法,然后你们自己练,练好了第二天我再传你们三招,如果没有练好就继续练,直到你们练好了再教。”

    翁老将军说完,顺手从旁边折下三根树枝,稍作处理,给了他们一人一根,自己手里也拿了一根,道:“今天先用这树枝代替,以后你们可以带着你们的木剑来练。这‘混元剑’的前三招剑法,第一招起式、第二招立阳式和第三招分天式,这第一招起式也叫遥祭三尊,这既是一招向对方行礼的招数,也是一招用来防守的招数,练得好了用它进攻也颇具威力……”

    翁檀老将军很耐心的给两个孩子解释每一招每一个动作的用意和点划路线,并亲自演示各招的本招及变招,直到两个孩子都听懂了,开始自己尝试演练,他才站在一边观瞧,还不时指点纠正他们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这种代人授徒的做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