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仙侣情侠传 > 源远流长

源远流长

仙侣情侠传 | 作者:飘柔01| 更新时间:2018-10-26 09:1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是花易玄在少林寺养好了伤,一回武林盟便召集诸宗,各大门派驻事议事,并将自己的决定说了。令花易玄没失望的是,江湖门派虽犹豫者众多,但大部分驻事皆响应花易玄号召,争取禅宗入世。武道诸宗皆沉默了,这一次诸宗又输给了江湖门派。他们刚刚消化完当日出钱的自作主张,面对这个提议,诸宗无人敢答应。当下皇甫依当众表态,陈述了诸宗对于七宗定侠的投入过大,难以分身,同时诸宗需要七日的时间考虑,并向江湖门派躬身致歉。冥宗东宗之主亲自致歉,这个面子让江湖门派极为受用,诸宗愿放下身份,遵守武林盟盟规,大势之下,江湖门派也不会刁难。毕竟七宗定侠的摊子何其庞大,江湖门派虽众,亦难以达到如此地步。

    花易玄没有逼迫,再而提出七宗定侠诸宗投入过大,不宜长久。需得度势缩减态势,并时常化,以达十年禁方之效。同时诸宗之间构建盟网,以应对与杀手天下黑榜等七家的极端报复。面对如此提议,隐宗曹九公提醒道:“有些事盟主尚需海涵,诸宗得隐于市才能源远流长。此番入世,当是犹豫再三,故而错失许多良机。诸宗构建盟网,本意虽好,但投入将更大。也许钱对诸宗来说不是问题,但诸宗连成一片,分歧依旧在,这种构建随时会崩塌,得不偿失。朝廷更不会容忍此等事情发生,届时将破坏朝武的关系,不得不虑呀!”花易玄点点头,应道:“前辈不必担忧,盟网只是联合关系,不存在同化,取名盟网非是彰显武林盟之势而是诸宗相盟,任何一宗,或者数宗,随时可以脱离。”器宗驻事宇文杰躬身说道:“诸宗得显于武林早已成为异端势力,杀手组织,以及朝廷的觊觎。大显人前本不利隐匿,且杀手组织已在各大派之间乱派拜帖,意图分化诸宗与江湖门派。盟网若成其势吞天,虽能成禁方之用,却也惊骇朝廷。一旦盟网运作过久,各方势力顺藤摸瓜,与诸宗皆极为不利。盟主可有解法?”花易玄自信应道:“问得好,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只不过这话由武林盟来说,总有些不妥。”仙宗驻事齐嫣然调侃道:“能够让盟主说出不妥二字,诸宗无不心惊肉跳。”花易玄淡淡一笑,抱拳敬了一礼,续道:“诸宗稍加点缀,所谓备用即是如此。”花易玄话尽便即住口,皇甫依终于忍不住了,说道:“盟主所言果然令人心惊肉跳,诸宗这下又要出血了。”齐嫣然笑道:“盟主特意让我等溶于武林盟统筹之中,再出言点拨,以此做的滴水不漏,好妙的计策。”花易玄反口应道:“你以为我会承认吗?”诸宗驻事,以及各门派驻事皆忍不住掩口闷笑。让人心甘情愿的吃哑巴亏,从诸宗的语气上看,花盟主这一提议已成功了一半。如今诸宗融入武林盟的事物当种,渐被感染,相互之间平日武学探讨,吃酒饮茶,畅聊武林大事,国家盛事,好不融洽。

    仙宗驻事齐嫣然,问道:“备用虽解盟网后患,但诸宗付出的财力不可谓不小。今日只是面对杀手,他日若异端势力,朝廷,或者杀手组织不再顾忌所谓的信誉,如此下去,诸宗即便富可敌国,也会被拖垮的。况且朝廷那边盟主能压得下麽?”花易玄朗声应道:“当然。但盟网若成,相对于诸宗,竟是最少的投入,亦是最大的回报,且自始至终可用,难道不是吗?”皇甫依淡然一笑,应道:“如此说来,诸宗当无拒绝的理由了。”花易玄正色道:“这本就是一场不遗余力的战争,诸宗还想有多少的保留呢?又能保存多久呢?”皇甫依道:“竟是如此,那盟主此议,冥宗允了。”花易玄赞道:“好气魄。”冥宗当先表态,一直未说话的药宗驻事徐德厚叹道:“今日得闻盟主所言,属下不禁想起了张副盟主。七宗定侠本意是诸宗参与,修养于江湖门派。不知盟主又有多少保留呢?”花易玄哈哈一笑,应道:“没有江湖门派参与的七宗定侠何其壮哉,连朝廷都对此默认,朝武联合何等气魄。我等只是河流中的虾兵蟹将,参与如此庞大的势力运作,焉能保得根基?没有江湖门派的存在,诸宗又能大隐于市吗?”徐德厚摇头道:“属下愚钝,盟主之熟虑天成难望项背。”花易玄应道:“多谢天成兄赞美。”哗然,自量殿中诸多人再也忍不住失声而笑。本来众多人以为花易玄统筹全局,每日会忙碌无比。但此番瞧来,其身上的担子越多,便越能显现前任武林盟主陈坦秋的影子,越遇事便越精神,毫无退缩。要知道,自其坐上武林盟这个位子,面对或明或暗的敌方偷袭已不下百起,只是极少有人知晓罢了。其能够将各宗门驻事聚集于此,并能安稳安顿,这份能力便是诸众的认可。眼见大事将成,张副盟主的传竹筒已到了武林盟,花易玄当众翻阅之下,只感无奈,却不由赞道:“好气魄。”殿下诸众皆不解,花易玄应道:“此刻传进来亦是缘分,诸位且看我武林盟副盟主清白兰君张少英的风采吧!”说罢,让九届卫张贴于抬榜之上,由两个九届卫自殿下来回走动,让诸众观看。

    这一看之下,诸众皆惊骇不已。当初幽魂想借黑榜十大资励左右江湖局势,只因诸宗参与其中理智应对,才不至于大乱。如今十大资励中,太祖密诏传言让副盟主给了异端势力,西门名册已无用,传国玉玺已入宫,剩下的七大资励依旧能够使人疯狂,尤其是杀手天下黑榜七家。这些东西皆是至宝,任得其一都能获益匪浅,也许不会出现蜂涌的情况,但打主意的人绝对不会少。为了让那些人安心,选择让武林盟盟主花易玄做公证人,当是天下最适合的人选。只是如今的张副盟主在不仅身份复杂,性格更复杂,以致于清白兰君的名号虽响彻武林,但诸多事迹与副盟主牵连起来,诸人越来越觉得副盟主与这个名号都是那般不匹配。

    而花易玄引动了诸宗,便要去拜访三山,但如此太耗费时日。当下只得遣三山驻事回信,请三山前来。花易玄只需去寻儒门各派,并带上武道诸宗与江湖门派的联名血书。至于纵横派,武林盟与横网的牵连仍在,一封书信便可,相信张少英不会缺席。届时诸众入宫,大事一旦成,便是最极端的面对,凭着朝武的联合,策划得力,无论是异端势力,还是杀手组织都将难挡天威。

    九月,秋分已凉。

    武林盟副盟主清白兰君张少英被森狱杀手步氏三兄弟重创,被御留香劫走,自此下落不明,纵横派掌门人已发出追踪令,让天下武林帮忙找寻张少英。这一次森狱这个杀手组织再度惊艳红尘,也让武林盟诸众意识到,杀手黑榜上的杀手组织虽被拔掉十之书上奏依旧,但相互之间各执己见,渐趋乱象,斗殴之事频频发生。三坛建制渐乱,七月的月收本该八月上旬便到,今已中旬,三坛月收都迟迟未上缴。为此三坛幕僚司,监察司不住催促度支司上缴,但度支司没有新任正坛主的验字与令印,亦不敢乱了规制。当此时刻,许多分坛主开始动摇了,原本大家只是想逼迫男主人撤回更革,脱离纵横派只是口头上的威胁罢了。但新任尾坛正坛主百里鸿对于脱门似乎很积极,截收月收亦是其暗中提出来的,其意为,诸众为纵横派出生入死,这次月收将予以保留,犒赏中下层人员。虽说百里鸿此举是为人心,但月收上缴是纵横派百年来的规制,如此坏制,这已是真正的反了。叛门之下,纵横派的镇压手段是纵横派弟子不敢想象的,倏然醒来的一些分坛主开始怀疑副坛主百里鸿的居心。

    质问之下,百里鸿以僭越之罪将几个分坛主撤了下来,并送往大幕司。百里鸿没有杀人,一众分坛主也不好说甚麽,却异口同声的请百里鸿三思脱门之言。百里鸿叹了口气,闻言劝慰道:“诸位皆以纵横派为家,包括我在内,谁愿意叛离家门?更革谋划由来已久,这短短几年内,纵横派伤亡弟子已三万余计,便是纵横派人多势众也难以承受如此巨大的代价呀!还将那些不听话的,看不顺眼,老顽固都派来打仗,死的皆是纵横派多余的。此等行径,如何不令人心凉?”尾坛三十六分坛主躬身说道:“这些皆是在私下里的言传之语,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属下认为能够促成今日局面的,除了战争的伤亡,尚有油水这一不在台面上的暗流。”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