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燕南归 > 369:落定

369:落定

燕南归 | 作者:总小悟| 更新时间:2018-10-26 20: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向坤带来的人,其实并不如萧子鱼所言那般都是废物,相反他们的身手都不错。

    这些年来,向家早就生了异心,所以私下做也花了大价钱培养这些私兵。

    所以向坤才会有恃无恐。

    于向坤而言,他带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要对付萧子鱼这样的女流之辈绰绰有余。

    然而向坤终究是低估了眼前的女子。

    他知晓萧子鱼身手不错,却没想到萧子鱼的动作干练、身姿矫捷。

    她在人群里拿着长剑的动作,戾气十足,招招致命。

    这样的萧子鱼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更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罗刹,虽然容貌诱人但是却更嗜血。

    两队人马打的一团乱,而朱三爷和向坤因为手无缚鸡之力,所以只能站在后面干着急。等看着他们带来的人节节败退的时候,朱三爷和向坤也发现他们被逼进了一条长长的巷子里。

    这个时候,巷子外突然丢了几个木桶进来。

    向坤还未来得及反应,这木桶就从里面炸裂开来,冒出阵阵火药的味道。

    本来还在抵抗的人群被被这阵动静吓的失神,他们跟在向坤身边多年,虽然见过了不少场面,却没有见过这样不怕死的人。而且,突然出现的爆炸声让他们想起了西域的大炮,立即自乱了阵脚。

    人心只要一乱,便没有人再往前冲,他们更想往后退。

    在人的潜意识里,只有后退似乎才是最安全的。

    “不好!”向坤在下意识喊了一声,却看见有人丢了火把进来,这木桶立即燃烧了起来,把他们困在里面。

    这下,向坤带来的人开始求饶了。

    没有人不怕死,尤其是向坤这种根本没有吃过太多苦的人。

    尤其是面对大火灼热的气息,他们感觉到了恐惧……

    “救命……饶了我们吧……”这些人开始害怕,全部人都往后缩,然后巷子的另一端不知是什么时候被人用稻草堵住。此时的稻草也被点燃,断绝了他们唯一的后路。

    向坤这时候才彻底的害怕了。

    他借着火光看着不远处的萧子鱼,身子哆嗦的厉害。

    萧子鱼穿着盔甲,所以不知道她是否受伤,但是她那张情秀的容颜上却布满血迹。

    萧子鱼并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觉得夺目的倾国美人,她的眼睛虽有灵气,少了妇人该有的妩媚。她微微眯着眼,身形显得有些凌厉,丝毫没有女子的那种柔美感。她握在手里柄长剑因为离火光近,血迹已经逐渐凝固,泛着一股诡异的暗红色。

    向坤想要求饶,却听见朱三爷大喊,“你们在怕什么?我们可以翻墙出去,若是你们想死在这里,就继续喊救命继续求饶!”

    巷子周围墙壁并不算高,尤其是这样偏僻的寺庙,根本不像其他大寺那样修了高高的围墙。

    只要有人愿意做垫脚的东西,他们还是可以出去的。

    朱三爷比向坤冷静,而且朱三爷很清楚,即使萧子鱼饶了他们的性命,那么他也是活不了了。

    毕竟,在京城的向家怕是不会救他们,反而是会杀了他们灭口。

    本来慌乱的人群在听了朱三爷的话后,开始渐渐的镇定了起来,有人试着想要爬出去。可是周围的墙壁实在太高,而他们有人用了全部的力气攀爬却又发现,墙壁上有人丢石头下来。

    这些石头和普通的不一样,其中还夹杂着燃烧着的滚烫的石炭。

    “啊——”有人发出尖锐的呼喊声,像被掐住了喉咙做出了最后的挣扎。

    向坤头发一阵阵发麻,觉得几乎快要晕阙过去。因为害怕,所以他抓住了最后的希望,他对着萧子鱼说,“求你饶了我这条狗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有很多很多的金银珠宝。”

    萧子鱼站在远处,看着向坤快被大火淹没才淡淡的回了一句,“我想要其他的。”

    “譬如……”她说,“向家忤逆的证据。”

    向坤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若是背叛了向家,那么肯定是死路一条。

    他在犹豫,可等那群疯了的下属抓住他的腿的时候,他立即选择了答应萧子鱼。

    这一场大火让小小的寺庙仿若白日,可周围的僧人们也像是早已经看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似的,深情淡然。

    唯有不远处站着的方丈,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对身边的人说,“她和公主不一样,她会反抗。”

    这一夜韩管事没有休息好,等萧子鱼带着人群抓住了向坤后,又帮着她暗中给京城那边送消息。

    等清晨黎明来临的时候,本该在宫内的周隐竹却出现在了寺内。

    周隐竹似乎没想到一切会如此的顺利,尤其是在他见到萧子鱼的时候,更是被她那一身打扮给惊的走了神。

    他犹记得当年在姑苏的时候见到萧子鱼的时候。

    她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藏在月白色的兜帽里,像是一只有点狡诈且又娇气的小猫。

    可眼前的人,不过是长开了一些,却宛若风雪里挺拔的松。

    “三嫂。”周隐竹走上前,对萧子鱼说,“多谢。”

    萧子鱼怔了怔,“八皇子?我……我父亲……”

    “萧将军很好,很多事情说来话长。”这个时候的他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可周隐竹有他不得不来的理由。

    他必须和萧子鱼亲自说谢谢。

    “三嫂,有些事我能告诉你,有些事不该我来说。”周隐竹想了想,苦笑,“抱歉。”

    萧子鱼没有说其他的,她在得知父亲安稳的这一刻,似乎放下了心里太多的包袱。

    可与此同时,她更担心自己的一切太顺利,害怕失去她最珍惜的东西。

    而她在得知了周隐竹告知的真相后,更没有心思去想更多的事了,大楚国内局势动荡,那么白家虽有周隐竹的庇佑,可生意场上终究会发生动荡。尤其是白渝在得知朱氏做的一切后,更是气的直接晕了过去。

    所有的担子似乎都压到了萧子鱼的身上。

    韩管事非常担心,可他似乎又帮不了什么。

    他太清楚这位萧子鱼的争强好胜。

    也就是这个时候,白家有几位老人突然拜访。

    他们来的目的很简单,“我们想见见小六。”

    他们说的是小六,而并非尊称小爷。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