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异世荒野直播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生活是一个圈

第二百六十七章 生活是一个圈

异世荒野直播 | 作者:黑潮3| 更新时间:2018-10-29 10:2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刚吃完鲜香俱全的法式蜗牛饭,还没来得及有任何缓冲,就看到了这么一群丑爆了、恶心爆了的吊死鬼,实在是给了人不小的精神伤害,尤其是看到有些吊死鬼的舌头都已经彻底腐烂、坑坑洼洼的,黑红色的血水混合着黄绿色的脓水一起向下流淌,即使是在腐烂之地生活了上百年的零号,胃里都不由得一阵翻江倒海,捂住嘴巴,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没有吐出来。

    以她的意志力尚且如此,就更不要提直播间里的一众水友了,此时弹幕里已是哀鸿遍野,被成串成片的‘呕吐’表情占据了!

    “凌、凌老师!你好毒!”

    “这反差也太强烈了吧?!上一秒还是美味到让人流口水恨不得舔屏幕的焗蜗牛,下一秒就成了这些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吊死鬼!我的小心脏啊……”

    “赔钱啊凌老师!我被蜗牛饭勾引的馋虫大动,起床泡了个面,然后你们吃一口我吃一口,拿你们的大餐画面下饭,假装自己也在陪你们吃。没想到泡面还在嘴里嚼着,屏幕里就蹦出一个吊死鬼!吓得我泡面都从鼻孔里面喷出来了!赔钱啊!”

    “原来倒霉的不是我一个啊!刚才吃下去的东西,这会儿又重新回碗里去了!我就想问问凌老师能赔我只碗吗?”

    “赔什么赔?你以为凌老师是一般的小主播?能让你看就已经是你的荣幸了,八大绝地核心区域的内部生态环境啊!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不想看请转台,就怕你舍不得!”

    “这话说的,八大绝地核心区域,又不是只有凌老师进得去,咱们人族也有不少强者以及他们的团队,都在八大绝地里面搞研究吧?”

    “那么问题来了,处于这种魔力压制区域,他们自保都有些困难,有那个闲工夫和凌老师一样开直播给你看吗?”

    “确实是这样!我刚才忽然想起来,要是以后大陆上修武道的人多了,不受魔力压制作用的影响,咱们人类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开发八大绝地里资源的事情了?想想都激动!毕竟八大绝地至少有五分之一个大陆那么大呢!”

    “别做梦了!梦里面啥都有!最多能开发一些边缘区域,毕竟比起魔力压制,最大的威胁还是那些可怕的八级魔兽啊!”

    “哎,有的时候都在想,为什么魔兽的分类里面,八级和七级之间的战斗力差距那么大?这两只巨型蜗牛,好像是叫‘归牛’的吧,应该就是七级魔兽吧?这种魔兽派一支千人的普通法师部队都能搞定,而八级魔兽派十几万部队加几座浮空城都是送死的命!”

    “七级魔兽也分强弱,同一级里,也分下位、中位、高位、巅峰,这蜗牛显然是七级下位魔兽,最弱的那一档!”

    “前面的胡吹大气,这蜗牛派个千人队肯定搞不定!先不说能不能打烂蜗壳,光是那一招白线就没人挡得住!而且这只是一种七级魔兽,根据现在已经探明的资料,大陆上存在2400多种不同的七级魔兽!看清楚是‘种’,不是只!”

    “前面的说的没错……如果大陆上所有的七级魔兽都联合起来,人族直接就被灭了!当然,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只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咱们人族,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强!”

    “我一直都很好奇一点,有没有吊大的能给我解一下惑?”

    “水友‘腰里缠着我的本钱’打赏给主播一个流星火雨!同时留言道:吊大的在此!有什么问题说吧!”

    “咱们成天说人族这不强大那不强大,各种魔兽、古神以及那些八级的存在都能把咱们灭掉,那为什么整个大陆上,还是咱们人族占得地盘最多呢?”

    “这……我擦这问题角度刁钻啊!”

    “原本没注意到这一点,现在忽然想到之后,还真是特别想知道!有没有知道的?”

    “肯定有人知道!但知道这些秘密的人估计没闲工夫看直播!”

    “……”

    注意到弹幕里开始热火朝天的讨论这个问题,甚至有的人都开始幻想人族有无数隐藏力量,可以拳打安徒恩脚踩金色要塞,分分钟杀穿元素位面的时候,凌默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有些无语说道:

    “行了,水友们,你们别意淫了,据我所知人族是有不少的隐藏力量,没有向社会大众公布,但绝对不会太多,也绝不可能比摆在台面上的实力强大多少,想要虐杀八级魔兽还是省省吧。在以后的直播里,我也许会涉及到这些方面,现在还是别讨论这个了,很没意思。”

    说完之后,凌默再次指了指那些行动无比迟缓的吊死鬼,面对希伯莱,再次问道:“你不解释一下吗?那些被你们圈养的吊死鬼是怎么回事?”

    “哦呵呵~~!居然圈养人类的灵魂,以便自己在灵魂能量不足的时候随时吸取,这居然是一直标榜自己是正义、仁慈、公正的裂空教派的教徒们做的事情,还是裂空教派中以遵守教规闻名世界的惩戒骑士们干的,更过分的是为了防止这些吊死鬼逃跑,还制造了一截这么长、这么高大巍峨的城墙!”零号多少消化了一些食物,不再打嗝,立刻抓住机会嘲讽道:

    “身为一个服从教派的小小教徒,我真是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感到震惊!最震惊的是这居然是那些天天追在我们屁股后面高喊着‘邪教异端格杀勿论’的正义人士们堂而皇之的干下的,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勇气称我们这些服从教派的良民为‘邪教异端’的,梁静茹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提梁静茹,但零号还是说出了这个名字。”

    “你懂什么!你这个邪教的圣女!”拉娜娅当即大怒,腾的一下站起身,双手都冒出了一截吞吐不定的灵能之刃,似乎想要用这玩意跟零号讲讲道理。但此时吃饱喝足的零号哪里会害怕她?当即一个挺身站了起来,眼中满含挑衅,毫不示弱的与之对视着——

    然后两人都因为起身的动作过于剧烈,抱着吃撑的肚子重新倒了下去。

    没有理会这两个蠢女人的表现,希伯莱听到凌默的问话,长叹了半声,随后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呛咳,抹了抹沾血的嘴角,希伯莱低下头,下意识的往兜里掏了掏,摸了几下没摸到东西,随后抬起头向凌默问道:“这位先生,有烟吗?”

    随即他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凌默又不是自己那些惩戒骑士同伴,怎么会有烟?自嘲的笑了笑,正欲开口,没想到对面这个男人竟真的丢过来一小截圆柱体,下意识的接在手里一看,居然是一只做工非常精美的手制雪茄!

    之所以说精美,是因为这只雪茄很有质感,里面烟叶金黄中略带一丝焦褐,透出一种韵味。卷烟的纸也非常讲究,外面一圈圈的波浪纹饰,充分显示出这根雪茄的制作者,在卷制的时候有多么的耐心与细心。最打动人的地方,在于烟尾稍稍靠上的位置,暗褐色的纸上,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注意不到,那里居然有一行黑色的娟秀小字:

    当这些字都成灰烬,我便在你胸口了。

    “这……?”希伯莱拿着雪茄,脸上显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些雪茄是我的前女友帮我制作的,以前我有抽烟的习惯,后来烟里被她下了毒药,就戒了。”凌默淡淡的解释了一句,同时提醒道:“烟丝是‘深渊极乐花’的叶片烤制的,劲儿很大,体质差抽了,事后对身体损伤很大,不过你都快死了,也无所谓了吧?”

    “说的也是。”见凌默并不介意,希伯莱也不矫情,手上闪现出一丝小火苗,将雪茄点燃,美美的吸了一口,脸上露出享受畅快的表情,如同漏气的风箱般的喘息、以及剧烈的呛咳居然慢慢停了下来,呼出一口蓝色的烟雾,希伯莱挑起大拇指,对凌默说道:

    “先生,从这口烟里面,我就品出了你前女友对你用情之深,如果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就复合吧,能有个女人这么爱你不容易。”

    见凌默并不接茬,希伯莱尴尬的笑了笑,又抽了一口烟,在变幻不定的蓝色烟雾掩饰下,才淡淡的开口道:“这些吊死鬼,不是我们圈养的,我们也从来没有在它们身上吸收过任何灵魂能量,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这些吊死鬼,是我们惩戒骑士的‘伴生魔兽’。”

    “伴生魔兽?!你tm的骗鬼呢?!”其他人还没说话,布偶熊当先不乐意了:“你是说,你们和这些吊死鬼,就像犀牛和千鸟、大豆与根瘤菌、白蚁与鞭毛虫、奥特曼与小怪兽一样,是谁都离不开谁的关系吗?”

    “我可没这么说,你理解的太复杂了。”希伯莱吐出一个烟圈,看着那些从城墙缺口处越涌越多的吊死鬼,说道:“我的意思是,它们是和我们一起诞生的,准确的说,是一起在腐烂之地,成为鬼的。”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最少也有五级魔兽的实力,而这些吊死鬼,连一级魔兽的实力都没有啊?这种伴生也太不魔法了吧?”

    “因为……”希伯莱的目光有些涣散:“因为这些鬼,生前就是被我们惩戒骑士吊死的啊。”

    “!!!”零号和布偶熊脸上同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拉娜娅满脸痛苦,只有凌默若有所思。没有卖关子,希伯莱语气平淡,继续解释道:“我们惩戒骑士,遵循着‘惩戒’之名,对违反裂空教派教义的行为予以纠正,对违规人进行惩戒,对于严重违反教义、罪大恶极的,抓到后就把他们吊死。”

    “我们一直坚信,自己的行为是正义的,自己在为大陆变得更加美好、在为主的荣光传播更远而奋斗;我们也坚信,无比恪守主的教义的我们,死后一定会升华,抵达伟大的主的座下,和主一起归于永恒的平静。”

    “然而等我们以最英勇的姿态战死之后,再次睁眼,围绕我们的不是神的荣光,而是……那些曾经被我们吊死的,每一个异端者的灵魂!这些灵魂攀附在我们身上,它们几乎没有任何神智,只知道机械性的向我们要吃的,看向我们的目光,仿佛一只只嗷嗷待哺的雏鸟,在看向自己的父母一般!”

    说到这里,希伯莱平静的表情有些维持不住,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死后,竟然和自己亲手吊死的‘异端’复生在同一个地方!原来在主的眼中,我们和他们居然是一样的吗?!让我们和他们伴生,就是主的旨意吗?!当时我们‘复生’的惩戒骑士共有一百二十多人,面对这黑压压一大片的吊死鬼,有一大半的人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精神崩溃,当场捏碎了自己的魂火,彻底烟消云散了。只留下我们四十几个人,一直照顾着这几千吊死鬼。”

    “你们误会了,这里面根本不存在什么主的旨意,有的只是自然规律。”见希伯莱有些说不下去,凌默接口道:“那些你们口中的‘异端’,生前没有作什么恶,只因理念不同就被你们吊死,怨念当然很大,这种怨念对你们的灵魂有‘锁定’的作用,死后变成鬼去找你们没什么好奇怪的。”

    “是这个道理,和我们讨论的结果一样。”希伯莱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继续讲述道:

    “死后的这几百年,我们一直在为他们捕猎,算是赎罪吧。这些吊死鬼空有庞大的精神力,却根本没有任何自理能力,更别提捕食了。开始还好,后来,这里有一大批美味的、不会反抗的食物这件事被越来越多的魔兽知道,我们的日子就愈发的难过起来,为了抵御越来越强的魔兽来袭,我们不得不修建了城墙。打退了几波强大的魔兽群,最后终于引来了归牛这种可怕的怪物。”

    “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如你所见,我们惩戒骑士已经死干净了。所以……能不能请求您,在我们死后,为这些吊死鬼们,找一块能够生存下去的栖息地?”

    说出这个请求的时候,希伯莱一个身高近两米的肌肉英汉,竟然跪倒在地,满脸希冀的向凌默乞求着,那模样又落魄又可怜,让一旁的零号都有些不忍。然而凌默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平静的拒绝道:

    “用不着,放心死吧。你们一死,这些吊死鬼没了憎恨你们这个执念,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