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唐咸鱼 > 第十六章 风紧,扯呼

第十六章 风紧,扯呼

大唐咸鱼 | 作者:手撕鲈鱼| 更新时间:2018-11-03 13: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这么强悍的一条大汉,跟妹妹说话的时候却分明带上了一点谄媚的意思,难道这位是个传说中的宠妹狂魔?

    不过这些都和慎独没什么关系了,收拾好了东西,背上背架,慎独还得去采购些东西呢。

    至于和尉迟宝琳的缘分,大概也就到这了吧,慎独可不觉得卖了东西给人家,就会被上赶着结交什么的。

    自家人明白自家事,他一个平凡的农民,顶多看着和其他人的气质稍有不同,又不是真的自带王霸之气,哪会让人一见就升起结交之心啊。

    而平民和勋贵之间的差距在那明摆着的,慎独除了有点类似见到名人时的小激动,也不会主动跑上去,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真个想要让自己的朋友圈牛叉起来,还是先把自个提升起来比较靠谱。

    因此这点小插曲,慎独转身就给抛在了脑后,还是去采买一番更让人心情舒畅,毕竟刚有了这么多进项,不花点出去心里痒痒啊。

    慎独先跑去找了些手头还没有的蔬菜和粮食种子买下,把刚得到的那些个零碎的绢帛先用掉,又去到香料行和药行买了各式香料,尽可能选择那些可以当种子用的货色,尽管这样的非常少见。

    不过在药店里,慎独倒是见到了一味了不得的药材。

    这东西他原本以为现在这个年代是绝对不会存在的,起码不该在大唐见到,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买下一点尝试过以后,才敢肯定竟然真的是他想的那种东西,于是毫不犹豫的把所有的存货都给买了下来,寄希望于自己能在空间里养活这种东西吧。

    对他来说这个真的是最大的惊喜,即便花出去的绢帛多了一些也毫不心痛,这可是久违了的味道。

    而有了这种大杀器,慎独对自个的计划也更有信心了。

    心满意足的从店里出来,趁着太阳还只是西斜,慎独准备直接回家了。

    他这会收获满满,就有点归心似箭的意思,或者说隐隐的想要回去显摆一下。

    狗肚子里盛不下三两油,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了。

    这次慎独也没心情再去仔细观赏长安城的建筑了,反正以后肯定还是要常来的,直奔城门就去了。

    当然出西市以前肯定也是交过税的,市署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急着赶路的慎独却没发现,自己身后其实已经跟上了几个尾巴,谁让他这会心情激荡呢,两辈子都没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警惕心还是差了一些。

    在城门口少不得又给兵士解释了一下自个的行程,这才被放行。

    “兀那小子,停下!”

    正在官道上一心赶路的慎独,猛然听到背后传来的大喊,忍不住抬头看了下周围,这才发现这段路上好像就只有自己一个小子,都见不到别的人影了。

    “是叫我吗?”慎独对后边追上来的几个大汉问道。

    这几位有的凶悍,有的猥亵,浑身都散发着混蛋的气息,摆明了不是什么好路数。

    慎独这才意识到自己肯定是大意了,不由得开始了暗暗戒备。

    “看你小子这趟赚了不少啊,就是不太懂规矩。”一位疤脸大汉瓮声瓮气的说道。

    “什么规矩?”慎独边拖延时间,边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不论是打还是跑,总要先搞明白路线才好应对啊。

    同时也在打量着这些人,看他们身上到底有没有凶器。

    心里免不了也稍微有点后悔,自己有点托大了,哪怕带上白猿一起来,应对起来也会从容的多,可白猿让自己留家里陪秦怀玉了。

    又或者当时没有推辞村正的好意,让慎建业他们几个府兵跟在身边的话,也是压根不用怕这些个青皮的。

    府兵可以佩戴兵器上街,而且这时候的府兵都是很能打的家伙,打老了仗的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这些青皮多半也不敢造次。

    可是慎独为了用空间时方便些,又有卖粮食的计划,就拒绝了村正,说是自己出来历练下。

    村正也是见过他和白猿对练时的情形的,最后还是无奈的同意了慎独的想法,这不眼下慎独就只能独自面对这几个混混了。

    “要么你小子借我们点钱帛花花,要么我们几个一起教教你什么叫规矩。”另一个像是屠户一样的胖壮汉子高声喊道,说完和其他几个同伙一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小子身上没钱啊,又怎么借给几位呢?”慎独耸了耸肩,装作无奈的说道。

    出城以前他就把东西陆续塞进了空间,到了官道上就剩下背架和筐子,以及T型木杖这套用来遮掩的家什,这么说倒也不算坑人。

    他甚至还把背架拿下来,给对面几个混子看了看,以示自己所说属实。

    “不可能啊,我刚才明明看到你去香料行买了许多东西,好几匹绢帛花出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而且我这一路都跟着你呢,怎么可能没东西了。”一个瘦弱的家伙有些不信的说道。

    得,看来还不是卖东西的时候露了富,而是买东西的时候让人盯上了,谁让他当时心思浮躁呢。

    “说吧,你小子把东西藏哪去了,今个不给我们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叫你竖着来,横着走。”

    当先说话的疤脸大汉,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有些急眼的抽出了解手刀,其他人也是同样的动作,对着慎独就围拢了过来。

    慎独知道这下是真的没法善了了,这帮混蛋都亮家伙了,这要是还认怂,怕是真的要非死即残啊。

    这时候也就顾不得太多的后果了,慎独这就准备抽出空间里的玄铁剑来,先下手弄死这帮混蛋再说。

    “你们这群混球挡着某的路了,赶紧死开,要不然某定要让你们几个好看。”就在慎独准备动手的时候,在青皮们身后又响起了一个打雷般的声音。

    “彼其娘之,哪个……”疤脸大汉被打扰了好事,有些怒不可遏的痛骂一声,随后转头看去,本来准备继续骂人的话,硬生生的就这么憋在了喉咙里。

    “碰上净街虎了,风紧,扯呼……”另一个大汉看了一眼骑士身后的马车,看到上边的印记后,低声跟同伴说完,掉头就往旁边跑去,甚至连句狠话都没敢撂下。

    “你们几个青皮也敢在某面前嚣张,竟然还敢骂人,给某死来!”马上的黑脸骑士举起手中的马槊,就准备冲过来。

    旁边几骑一看就是护卫,也分出了四人,端起长枪和战刀,将那黑脸骑士护卫在了中间,准备一齐发动冲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