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焚天路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符王观礼!

第三百三十八章 符王观礼!

焚天路 | 作者:洛神雨| 更新时间:2018-11-07 04: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道金芒之亮,瞬间盖过了黑夜。

    当这道金芒出现,天空中一道阳光破开了黑夜,也随之而落。

    四周寂静,八方无声。所有人看着那块被六条金色神龙围舞的令牌,屏着呼吸。

    这令牌,是紫运宗的象征。这六条龙纹,更是证明着六品符王!

    夜间,开始响起浓重的呼吸之声。

    一道开始,接着第二道。然后第三道,紧接着,几十道浓重的呼吸声同时响起。

    尤其是紫运宗的人,对于这块令牌,更是熟悉无比。

    当一名修士拜入紫运宗,便需要走那清明桥,之后才能给身份令牌。每一块令牌与弟子息息相关,只有那一名令牌的主人才能催动,做不得假。

    “您....是一粒符王?”那位被扇了耳光的化神修士,面露惶恐、嘴角颤动。

    符阵一脉,一共六位符王。其中五位,他们自然见过。六位符王,也就一位他们不曾得见。

    那就是一粒符王!

    一粒符王之名,何人不知?一息破阵,连闯六阵!只是因为修为不够,止在第七阵面前。

    也因他的修为,成为六位符王之中最有希望冲击符皇的人。

    很多人都期待着,待一粒符王成道之时候,再创神话,一举破开第八阵!成为紫运宗第一位符皇!

    这两位化神大能只知道一粒符王十分年轻,不到三十岁载,只知晓他的修为只有筑基境。

    而眼前的白衣男子,修为达到了金丹中期。远远超过了筑基境。

    只是。对方拿出了符王令,且年纪同样很年轻。答案随之而出,这一位、就是那名传闻中的一粒符王。

    “原来你知道我?”楚程收回符王令牌,淡淡道。

    “孙正不知是一粒符王恭驾,罪该万死!”这位化神修士赶忙行抱拳行礼。

    楚程是符阵一脉的符王,是真正的紫运宗老祖级人物,这两名化神修士之前无礼,哪能不慌?

    “你之前不是说,要将本座逐出紫运?”楚程冷笑,语气中透露着寒意。

    “孙正不敢!之前不知是符王亲临.......”孙正更加惶恐不安了。

    自己不过一个化神长老,却说出逐出一位符王出宗门的话语,这实在太可笑了。

    世人都知道,这位一粒符王是符阵一脉公认的符王第一人。这事若是被那五位老符王知晓,怕是直接会被当场镇压。

    这关乎与符王的威严!

    “呵呵。”楚程冷冷一笑,将目光落在另外一名紫运宗化神修士上。

    那位刘姓长老不敢对视,急忙行礼:“修炼一脉孙荣?拜见符王老祖!”

    “宵张以下犯上、辱符王威严,是为大不敬。死罪不可逃。”

    楚程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两位化神修士的耳中,上空那个规则虚界瞬间锁定了他们。

    顿时,他们二人大汗直流。

    在外紫运威严不可侵,在内三脉老祖不可犯,这是几万年来的至理。

    先前他们二人也例入了不敬之中,就算楚程命那虚界轰临杀死二人,紫运宗其他老祖也不会轻易怪罪,毕竟占了一个理字。

    楚程赌对了,他如今是六大符王之最,是真正的老祖级别,杀死一个宵张又算什么?

    一个丹君,就算是大罗域第一丹君也没有一个符王重要。

    宵鸣若想与楚程抗衡,必须成为丹王,这样才有资格!

    两位化神大能低着头,不敢直视楚程的目光。

    一时间鸦雀无声.......依旧只有浓浓的呼吸之声。

    一旁的叶良等人更是张大了眼睛,一脸呆滞的看着楚程。

    他们是化神大能,放在哪里都是一方霸主。这等表情不应该出现在他们脸上。

    但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了。

    楚妄是符王?而且还是那个在大罗域如火中天的一粒符王?

            如今,一粒符王的盛名遥传世间大罗域,不少符阵高手想目睹这位符王的风采。

            世人皆知,紫运宗的符阵门是大罗域最难闯的阵,此人一息破阵,太让世人震惊了。

            但,叶良不会想到,所有人同样不会想到。这传闻中的符王会如此年轻,更不会想到,这位符王竟是楚家那位沦为笑话的废物。

            一个废物,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符王,这太过匪夷所思。

            此刻,叶良的呼吸更加急促了,看着楚程的目光有些火热。

            传闻中的一粒符王竟是楚妄,楚妄是谁?那是天朝楚家嫡系,未来的的楚家族长。

            天朝楚家与东临叶家几十万年来都是共进共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天朝楚家出现一名符王,这是喜事,更何况,这一位符王,其潜力完全可以成为一位符皇。

            届时,楚家出现符皇,那么、将引领楚家再次走上辉煌。同样的,叶家也是如此。

            可以说,楚妄一人,可以带动两个家族再次走上巅峰之路。

            有楚妄在,就算宵张死了又何妨?叶家之所以让叶璇下嫁宵张,就是因为叶家圣人老祖寿元将尽,无人挑起大梁,想求得生木大师的一粒月华丹延续生机。

            如今宵张已死,这条路已经不可走。唯一的便是依靠楚妄。

            “符王说的是,宵张罪该万死。”孙正暗自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好了,你们随我一同回宗,至于宵鸣那里,可以让他来找本座。”

            在同一时间,在宵张死亡的那一瞬间,紫运宗丹道一脉那座洞府中,一声爆炸之声响起。丹房内,烟尘四起。

            一名中年男子猛然从丹房内从出,看到洞府内,那一棵玉树崩碎,脸色猛的大变!

            “是谁!是谁害了我子!叶家!叶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锁魂树会碎!”

            锁魂树,世间奇宝,可锁住修士一缕命魂,就算身死,也可以这缕命魂复活。但此刻,那缕命魂却消散了。

            中年男子便是紫运宗九大丹君之一的宵鸣丹君,此刻目眦尽裂,眼睛都流出血了。

            “宵丹君!”

            此时,外面急走进一名老者,这位老者眉角有些着急,进来时,看到那碎裂的玉树,也是目光微微一缩。

            这位老者,便是追随与宵丹君的那位圣虚强者。

            老者略微沉吟,道“方才孙正长老传讯,宵少爷不敬一粒符王,被当场格杀!”

            “一粒符王?”

            “一粒!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过了许久,宵鸣仰天一吼,神色凄惨至极。他老年得知,其道侣在四百年前寿元失尽坐化,在这世间,只剩宵张一个亲人。

            而如今,其子也惨遭杀害.......

            “杀我宵鸣之子,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要死!!”疯狂的嘶吼传出时,喊声呼啸而起,冲破洞府,直冲云霄,其山震动。

            “宵丹君,此事要从长计议,毕竟这一粒是符阵一脉的符王,若论身份,比您还要尊贵。”这位圣虚强者低沉道。

            “此次大丹试,本座要一举成为丹王,再将其斩杀!紫运宗....有他无我,有我无他!”宵鸣一字一字,铮铮而道。双眼更是有浓浓寒光与杀气四溢。

            “生木大师.......”宵鸣目光一闪,喃喃道:“有夏衍兄为我造势,加上生木大师之名,我就不信那些老家伙,会为了一个一粒符王,不惜与我翻脸!”

            ........

            ........

            当凌晨而来,离紫运宗符王观礼只剩一日。

            虽说只剩一日,但紫运宗已经开始着手最好了准备。

            这一日,八方来聚,当第一缕阳光破开云层,便就有人来到了紫运宗。

            紫运钟声咚咚而响,回荡在紫运宗的每一处角落。

            “万花谷,方黔尊者,到!”

            “七大宗,昊天门西山道人,到!”

            “三大仙门,蓝天阁,玉音尊者到!”

            “七大宗,长生剑宗天道人,到!”

            “朝圣囯,西地阁莫道人,到!”

            “三大仙门!妙秀坊,拈花仙子到........”

            这一日是忙碌的,紫运宗所有女弟子都出动,接引这些尊客。

            四方来聚,八方来贺,只为目睹那位传闻中的一粒符王的风采。更是为了看,紫运宗两位新晋符王的开坛之战。

            这一日,整个紫运宗,洞府中都排满了人。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每一位都是成名已久的大能。

            就连尊者都来七位!

            蓝天阁,玉尊者,妙秀坊拈花仙子,万花谷方黔尊者,西域亿法和尚等等。

            这七位尊者,自然是由紫运宗的尊者亲自迎接。

            本场符王礼,本应由修炼一脉的李复尊者亲自接引,但因为几个月前,因佛帝因果之击重伤,不得闭关修养。所以,本次接引七位尊者的便由绿袍尊者替劳。

            而那些来临的化神修士,便由紫运宗同等修为的长老接引。

            此时,在一条山道上,一名眉清目秀的和尚行走于山间。

            “紫运宗好歹是大罗域第一大宗,为何小娘子如此少?”和尚唉声一叹。

            就在这时,和尚目光一闪,看到前方一位青袍道人迎面而来,顿时露出了笑容。

            “诶哟!这不是西地阁莫道人么,”和尚眉开眼笑道。

            “呵呵,我从十里之外,便看到一个秃头,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万法假和尚。”

            “嘿。”万达和尚依旧一脸笑容,贼兮兮道:“那助生丹的效果咋样?”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