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最强逆袭 > 第四百零八章 一声外婆

第四百零八章 一声外婆

最强逆袭 | 作者:关中老人| 更新时间:2018-11-07 08:5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第四百零八章   一声外婆
    (迟来的第二更,这章写的有点久,也让大家等久了)
    虽然挂了电话,可思念从来不会挂断。
    秦升舒服的躺在座位上,脸上满是笑容,甜的能融化了冬天的积雪。新年新的开始,林素的这个电话让秦升对这一年充满了期待,至少这一年不会再颠沛流离,这一年也不会独孤无助。
    林家庄园里,躺在床上的林素也是同样的笑容同样的心情,期待着秦升几天后的到来,好像寒冷的冬天即将迎来第一丝春风,好像漫长的黑暗迎来第一缕黎明,只等着春风拂面暖阳高照。
    不过,林素想的更多的是,秦升这段时间又经历了什么,他是怎么找到亲人的,又是怎么如此的有底气,他去上海又干什么,不会去找严朝宗报仇吧?想到这,林素又担心起秦升,开始患得患失,不过紧跟着就自嘲的笑起来,秦升可不会那么的傻,再者如果让秦升选择报仇还是接她,想来秦升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真没想到,我弟弟还有如此肉麻的时候,什么时候给姐姐也说句我爱你啊”等到秦升打完电话了,秦冉回过头故意打趣道。
    后面的闹闹这会终于精神起来了,嘻嘻笑道“冉冉阿姨,我爱你”
    秦升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姐,你就别拿我打趣了”
    秦升刚才在打电话,虽然大家都在避开,可自然都听在耳朵里,有些不好的他们知道,那些好的他们也当然听见了,朱庆远是对那个林家越来越感兴趣了。
    “好了,逗你玩呢,脸都红了,姐知道你们两个多月没见面没联系了,这都是人之常情,要是其他人早都疯了,而你们倒是耐得住寂寞”秦冉好笑道。
    秦升饶有兴趣道“姐,那你呢,有喜欢的人么,什么时候把你嫁出去?”
    “呦,好小子,有没有良心啊,这刚刚回来就开始赶我走了,是不是怕我赖着不早啊,再说你媳妇还没进门呢,我不开心了”秦冉故意很生气的说道。
    秦升连忙趴在前面座椅后面认错道“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怎么舍得你啊,从哪去找如此疼我的姐姐?二十多年了,人品爆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亲姐姐,我巴不得一直陪在我身边呢,再说了,还真不知道有哪个男人能配得上我姐?”
    秦冉听完以后这才心满意足,但还是故意逗秦升道“那你这又是说,我嫁不出去了?”
    “完了,这下把你得罪死了,说什么都不对了”秦升一脸无奈的说道,果然不能得罪女人啊,女人心海底针,跟女人讲道理或者是吵架,一开口就是输啊。
    秦冉瞅见弟弟的囧样,眼睛笑的都快眯成一条线了,她就差回头捏着秦升的脸蛋说声,你这个傻弟弟啊。
    二十多年的等待,秦升如今回来了也有两个月了,秦冉觉得姐弟俩的感情似乎已经回到了小时候,只不过小时候总是弟弟保护着她,如今长大了,也该轮到她保护弟弟了。
    可是,她终归是个女人,是女人就得嫁出去,不可能一辈子守在秦家,那样就算是弟弟和老头子愿意,弟弟未来的媳妇也不愿意,再说她也没想着不结婚。
    所以,秦冉叹了口气,有些欣慰道“是啊,你回来了,姐姐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该嫁人了,再不嫁就真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了”
    “姐,别这么说”秦升有些心疼道,正如他之前所想的,他看似这二十多年过的很艰难,但更可怜的是这些亲人们。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亲人,但这些亲人们却知道他的存在。只要一天找不到他,亲人们就会难受就会伤感就会备受折磨,特别是比如姐姐这样打小就疼他的亲人,他们比自己要更委屈。
    秦冉转过身,温柔的看着秦升,淡淡的笑道“傻弟弟”
    车内的气氛有些淡淡的忧伤又有些淡淡的温暖,朱庆远看着这对时隔二十多年才相见的姐弟,没感觉到任何的隔阂和距离,这感情看起来从来没有失散过似的,这或许就是亲情吧。
    两辆车从浦东机场顺着高架桥向着老太太所住的地方而去,秦升以前在上海的时候,这条路就走了无数遍,周围的建筑都早已经熟记于心,但这一次的感觉是最不想同的。
    记得前年刚回到上海的时候,那是他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回上海,站在黄浦江边,望着这座越来越繁华的城市,秦升意味深长的说出了那句:总有一天,这座城市会记住我很多年。
    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老天爷狠狠的打脸了秦升,最终他狼狈离开。毕竟这座城市有上千万人口,说过这种豪言壮语的不在少数,任何有野心的男人,在进入这座城市后,都想出人头地,特别是那些从小地方来的男人们。
    可是,结果呢,最终有多少人扎根在这座城市,又有多少人出人头地,像秦升这种让一座城市记住的,又有几个?
    绝大多数人最终都被现实打败,要么苟活于这座城市,要么狠心无奈离开。
    前往九华山的时候,秦升并不知道那就是他最后离开上海的时候,但在厦门的时候,他告诉过自己,迟早有一天他还会回去的,再回去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报仇了。所以在杭州的时候,秦升才会那么的拼命,似乎任何机遇都想抓住,不管是曹达还是吴三爷亦或者是那位地下拳场的胡老板,还有刘老等等。
    但是结果呢,他再次狼狈离开了杭州,这次比上次更加的落魄,至少上次身边还有林素,这次却孤身一人。
    那个时候,秦升早已经忘记了曾经初到上海时说的那句话了,他唯一的希望就是,积攒足够的实力回去报仇。
    可是,老天爷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玩笑开的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他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正大光明的再次回到上海。
    “上海,我真的回来了”当下高速的时候,秦升忍不住又再次说道。
    思南路68号,思南公馆的斜对面,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纪念馆的正对面,朱家老太太就就住在这里,这里距离复兴公园很近,几步路就走过去了,又紧挨着瑞金医院,老太太身体不太好,一旦有突然紧急情况,立马就能送进医院。
    这栋老洋房,是老太太哥哥的遗产,因为老太太的娘家当年就住在这附近,只是后来那边拆迁了而已。老太太的哥哥不愿意去别的地方,他的儿子就买下了这栋洋房让父亲颐养千年,老太太每次回上海都住在这里。
    再后来老太太的哥哥去世了,老太太的侄子没敢卖这栋老洋房,知道姑姑每次回来都喜欢住在家里,所以就重新修缮了次,老太太就一直住在这里,并没有和小女儿住在一起。先不说她熟悉这里的环境,更愿意住在这里,其次她也喜欢安静,不愿意被别人打扰,最重要的是,小女婿的身份比较简单,如今更是越走越远。
    老太太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后来参加了革命就离开了上海,在根据地的医院认识的朱家老爷子,从此相知相恋了一辈子。朱老爷子当年在上海工作的时候,老太太家里也没少帮忙。
    这栋老洋房,大多数时候只有老太太住着,配有两位保姆以及一位专业的医护人员和一个警卫,小女儿倒是每天都会过来,有时候就住在这里。每到周末的时候,那些孩子们也会过来看她,所以老太太并不会感到孤独。
    这几年,老太太大多时间住在上海,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更不愿回北京,因为总会被很多人打扰,老太太又不能拒绝,所以只好躲在上海。
    “闺女啊,这都几点了,冉冉他们怎么还没到呢,怕是都要饿坏了吧”客厅里,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对着不远处刚从厨房出来的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唠叨道,老太太看起来很是消瘦,脸上满是皱纹,穿的却很是精致,头发梳的很是整齐,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老人。
    这时候坐在老太太旁边的一个年轻人道“外婆啊,你这半小时都问了六遍了,我表姐表哥他们都多大人了,又不会走丢”
    “你这臭小子,怎么和你外婆说话呢,你外婆还不是担心你表姐他们么?”中年妇女瞪着年轻人道,这是她不学无术的小儿子,到现在都没个正行。
    沙发的那边,又有一位穿着灰色毛衣裙的漂亮女人笑道“外婆,我才打了电话,这会已经下高架了,估计再几分钟就到了”
    老太太又不放心道“闺女啊,你去看看厨房,饭菜用不用热热?”
    “妈,我这就去”中年女人又转身走进了厨房,她当然知道妈妈最疼那位外孙女,何况还有她最疼爱的重孙女也来了。
    漂亮女人看向老太太又问道“外婆,表姐说这次来给你带了一份特殊的新年礼物,还说你一定会喜欢的,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外婆还真不知道了,那丫头怎么问都不说”老太太哭笑不得道。
    年轻男人嘟囔道“一会不就知道了?”
    这时候,秦升他们的两辆车已经顺着复兴中路拐进了思南路,秦升若有所思道“姐,还得多远啊”
    因为这条路他太熟悉了,他远远就看见了思南公馆,要知道上善若水就在思南路上,只不过距离淮海中路更近点,但是韩冰的公司最开始却在思南公馆里面,他经常过来接韩冰,只是后来搬到了新天地北里那边。
    秦冉指着前面的老洋房道“就在前面”
    秦升再次震惊,没想到外婆就住在这里,他曾经距离外婆如此之近,保不准还见过外婆,只是彼此不知道身份。
    生活啊,真是黑色幽默。
    当两辆车开到老洋房门前后,别克商务按响几声喇叭,紧闭的灰色大门便从里面被打开,老洋房自然也就听到了动静。
    “外婆,表姐他们来了”那位漂亮的女人连忙起身道。
    老太太也想起来,却被女人给拦住了,好笑道“妈,你就坐着吧,让两个孩子出去接他们吧,又不差这一会”
    穿灰色毛衣连衣裙的漂亮女人带着那位玩世不恭的年轻男人走出了房子,出门去接他们的表姐表哥以及孩子们了。
    当他们出来的时候,秦冉和朱庆远等人也刚刚下车。
    “闹闹,快过来,叫阿姨”漂亮女人看见闹闹后,娇笑道。
    闹闹显然和漂亮女人很熟,一点都不害羞,直接小跑了过去,被漂亮女人直接抱了起来,吓的秦冉的大表嫂连忙喊着小心点。
    年轻男人看向秦冉以及朱庆远打招呼道“表姐,表哥,你们总算是到了,再不到啊,老太太就要问第就遍了”
    秦冉听到这话后,没好气道“朱嘉佑,你是不是皮痒痒了,那怎么不见你去机场接我们?”
    “表姐,可是你不让接的啊,现在又怪我”叫朱嘉佑的年轻人嘿嘿笑道。
    这时候漂亮女人转身向秦冉以及朱庆远都打招呼,秦冉这才放过年轻人。只不过漂亮女人和年轻人同时看向了秦升,一脸疑惑道“表姐,表哥,这位是?”
    秦冉故意卖着关子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这让两人更加的好奇,忍不住打量着秦升,秦升却很是淡定,只是笑着点头。两人心里不禁怀疑,难道是表姐的男朋友,这也太意外了吧。
    当众人走进客厅看见老太太后,闹闹就想要挣脱漂亮女人,漂亮女人顺势将她放了下来,于是闹闹直接跑向了老太太,用稚嫩又可爱的声音喊道“老奶奶”
    老奶奶是老太太让重孙重孙女们喊的,所以看见闹闹后,老太太高兴的喜笑颜开,一脸慈爱笑道“我们家闹闹又长高了”
    “奶奶你也长高了”闹闹抱着老太太笑嘻嘻道,童言无忌的话,直接惹的老太太以及众人开怀大笑。
    当老太太看向秦冉的时候,秦冉已经和小姨打过招呼,这才撒娇道“外婆,我都快想死您了”
    “外婆也想你啊”老太太慈爱的说道,老了以后她最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听他们说说笑笑很是有趣。
    朱庆远和媳妇带着大儿子这时候也给老太太和小姑打招呼拜年,老太太和中年女人自然夸了几句。
    这时候,中年女人抬头看向了站在远处的秦升,不知道秦升是谁,紧跟着又愣住了,因为她看着秦升多少有些熟悉,好像什么时候见过,却又想不起来了。
    老太太这时候也看见了不远处还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她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啊,不禁纳闷道“冉冉啊,这孩子是?”
    “外婆,这就是我送给您的新年礼物,你猜猜他是谁?”秦冉看向秦升又看向老太太,意味深长的说道。
    秦升走进客厅后,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一脸慈祥的老太太,他下意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秦升看着眼前无比苍老的老太太,心情很是难受,这就是曾经最疼爱他的外婆啊,这就是朝思暮想了他二十年的外婆啊。秦升记得前段时间在照片上看见过外婆的样子,当年他离开北京的时候,外婆看起来还很精神,如今二十年过去了,外婆真的老了,而外公再也等不到再见他一面了。
    想到这些的时候,秦升的心里真的很难受,他看见老人以及众人都在盯着他,这时候秦升紧咬着牙齿,终于缓缓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在所有的注视下,毫无征兆的跪在了老人面前,然后重重的磕着头,同时颤抖着喊道“外婆,升儿回来了”
    一声外婆,一句升儿。
    老太太瞬间老泪纵横,全身颤抖不已……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